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
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夜鸢君墨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安墨染

主角:夜鸢君墨麒
主角是夜鸢君墨麒的书名叫《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它的作者是安墨染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包子君司琰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妈咪时,夜鸢从天而降,飘然若仙,宛若天人。小包子对她勾勾手指,霸气的说:“美人,你等我十年,十年后我一定娶你!”君墨麒冷眼一眯,拎着他的领子,用身高碾压他,“她是你老子看中的女人,小家伙,叫妈咪。”君司琰傲娇冷哼:“妈咪是我的,爹地靠边站!”夜鸢内心OS:这是哪家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大小两只神经病?赶紧抓回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8-11-15 12:00:42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9章少主东方

死神总部,地下负三层。

夜鸢从电梯中走出来,面无表情的向她所在的作战部门走去。

没走几步,遇到了刚好要出门的东方。

“安琪儿,你回来了。”

冷厉如冰封的男人,对夜鸢说话的语气却异常温和。

眸中点点寒冰融化,身上的冷厉也在缓缓散去。

“嗯。”夜鸢点了下头,“少主,你要出去?”

“本来打算出去,不过你回来了,当然是陪你更重要。”

东方很自然的上前走了几步拥住夜鸢,低头在她的额头上烙下一吻:“干得漂亮,任务圆满完成,晚上我给你庆祝。”

“不用了,我没心情。”

夜鸢推开东方,对于他的暗示假装没有看到。

东方对她有意思。

但她对他并没有意思。

他是死神的少主,引她进死神的人。

是死神中,最照顾她的人,在她最危急的时候,给她最多的帮助。

她明知道他的心意,却不好拒绝。

“为什么没心情?”

东方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

“组织里有人想除掉我,我怎么能有心情。”

“谁!”东方的声音沉冷如碎冰,带着无边杀意。

敢动他的女人,找死!

夜鸢的视线向他身后看去,看到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不禁挑了挑眉,“露西雅。”

“露西雅?”东方的语气,有几分怀疑。

露西雅怎么会对安琪儿动手……

“你胡说!”

夜鸢还没有说话,露西雅已经忍不住。

她快步走过来,一脸委屈,“东方哥哥,我没有!”

“安琪儿,你凭什么诬陷我,还在东方哥哥面前抹黑我的形象,你最好拿出证据来!”

露西雅是娇弱型美女,柔柔弱弱的外表,一张如同白莲花的脸,楚楚可怜的那种。

娇小的身形,柔弱气质。

夜鸢最讨厌的,就是她无时无刻不在装柔弱的作样。

分明是一个心思狠毒,手段也狠毒的心机婊,却一直装小白花,还收买了一群眼瞎人的心。

靠——

她的战斗力分明排在组织前五十以内,到底哪里柔弱了!

那群人真是傻缺!

夜鸢神情转冷,唇角勾勒淡淡嘲弄:“我的战机出故障,不是你动的手脚?”

露西雅咬了咬嘴唇,“你的战机出故障,就扣在我头上?安琪儿,你是不是被害妄想症,认为你身边出现任何意外,都是别人想要害你?!”

夜鸢凉声反问:“难道我不该这么想?欧阳管理我的战机,每次飞行前,他都会检查一遍,有问题的战机他会让我开出去?”

这些年,她在组织里走的如履薄冰,踏错一步就万劫不复。

她能走到如今,除了东方的庇护,更多的是来源她的谨慎与小心。

她在组织,不相信任何人,就算东方,她感激他,却没有多信任她。

自从七年前夜家灭门那一天起,她只信她自己!

“那你不找欧阳,说我作什么?是他没有检查到位,忽略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夜鸢看着她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淡淡的说:“在他检查战机的时候,能够和他一起上战机的,只有你。”

所以,她才会在知道她的战机出故障的时候,第一个怀疑的人选就是露西雅。

而欧阳自己也确定,除了露西雅,没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底下动手脚。

露西雅看起来单纯无害,但那只是表面。

死神中,又有哪一个成员是没用的。

没有几项绝技,又怎么会被留在这里。

夜鸢的话,让东方的眉心微蹙在一起,露西雅看到东方表情的变化,顿时脸色发白。

“东方哥哥,你真的怀疑是我在安琪儿的战机上动手脚?我要去找欧阳,他会证明我的清白!”

露西雅捂着嘴,两只大眼睛中溢着泪水,转身向外跑。

夜鸢嘲弄的勾勾唇角,每次都是这一招,她玩的太溜了。

是不是会哭,会示弱的女人总会惹来男人的保护欲而忽略了她本身犯的错?

东方从露西雅身上收回视线,凝视夜鸢:“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

“随便,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习以为常。”

东方捏住她的胳膊,“安琪儿,你说清楚,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经常遇到?”

他不会经常留在死神总部,但他一直在关注夜鸢的情况。

她的身边,有人嫉妒她,排挤她,这些他都知道。

但敢违背他的意思,对她动手脚的……

夜鸢看着他放在她肩膀上的手,淡淡说道:“我累了。”

“我送你回去。”

夜鸢暗暗挑眉:可以选择不用吗?

她没有说话,东方改为牵着她的手,去她的的住处。

露西雅的事,她不会就这样算了,但在这里,她无法动手,尤其是,东方也在这里。

露西雅是组织里的小公主,就连东方,对她都会宽容几分……

“少主,我到了。”

夜鸢没有要请东方进她的房间的意思。

她的私人领土,向来不会让别人轻易进入。

东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无视夜鸢眼中的不欢迎,推开门,闯进她的房间。

夜鸢在原地停顿了几秒,脸上划过一抹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向房间里走。

客厅里早已经没有东方的身影,她向卧室走去。

刚走到卧室门口,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住她,几个错步间,把她抱到床铺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少主!”

夜鸢推住他低下来的头,清凉的视线,与他相视:“少主,你说过,不会强迫我……”

他身体的变化,她有最直观的感觉。

强烈的雄性荷尔蒙,让她察觉到危险。

“安琪儿,七年了,你还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我对你的心,到了现在,你还不相信?”

低哑的音调,透着欲念。

东方的手撑在她身侧,居高临下凝望她。

“少主,我也告诉过你,没有报灭门之仇前,我不会考虑男女感情。”

夜鸢的表情平静无波,声音沁凉如冰,眼眸中染上丝丝的冷狠。

“血仇不报,我没资格接受任何感情。”

“不接受感情可以。”东方表情如故,大手在她领口轻缓下移,“不许抗拒我要你。”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