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来生一定要爱我
新上小说《来生一定要爱我》免费全文阅读

来生一定要爱我卿九

主角:西泠容潇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来生一定要爱我》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卿九创作的仙侠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他是高高在上的仙界战神。她是他养在莲池中的小鲤鱼。她爱上他的冷清、孤寂。他贬她下凡:“六根不清,便是最大的错。”成仙度劫,天雷轰顶,她元神俱碎,忘记了那些静默纷扰的所有哀梦。半世轮回再次开启,她误落凡尘,与那前缘未尽的人相逢陌路。“西泠,若有来世,记得一定要爱......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19-08-21 17:23:4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青鸿一大早地就来服侍江浸月起床,依旧是那套水蓝色珞纱裙,似乎她**上,青鸿这辈子也不得心安一般,江浸月乖乖就范,任她在自己腰间摆弄。

那是一套十分淡雅的衣裳:水蓝色轻纱为主,浅白色镂花为辅,水袖束腰,远远看去,整个人像是从深海中走来,全身都招惹了海的清泠之色。有种洗尽铅华的味道,带着绝于尘外的游灵之感,仿佛时空不再远隔,在她身上就能听到来自大海最尽头的浅唱低吟。不得不说,司徒珞允犹如误落凡尘的仙子,一个转身,便是清新飘逸。

“小姐好美呢!”青鸿赞叹。江浸月喜滋滋地笑,突然为着拥有了这样一副躯壳感到自豪。

青鸿边为她打理头发,边闲磕道:“小姐知道主公受伤之事吗?”

“他怎么了?”江浸月佯装惊讶,心想还是先不让她知道自己就是罪魁祸首。

“听说主公的伤口没有及时处理,今天整个额头都肿得不成样子。主公功夫了得,真不知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将他伤成这样。”

江浸月干笑了两声:“兴许是别人不小心伤了他吧,没想到他那么一个大杀手,竟处理不来自己的伤口。”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主公闯荡江湖少说也有个十年,哪次受伤不是自己打理的,这次却由着不理,真是好生蹊跷。”

“或许他以为自己百毒不侵呢。”江浸月继续干笑。青鸿沉默了好久,突然问:“小姐,你恨他么?”

“为何这样问?”江浸月疑惑。

“奴婢听说主公他......杀了小姐的生父,所以......小姐为着报仇才从翼州来到忻菏。”

“的确如此,可这毕竟是当初的想法。”现在或许不是了,因为她并非司徒珞允,江浸月在心里补充道。

“那小姐还会报仇么?”青鸿显得有点激动。

“鸿儿似乎很关心这件事。”一个清扬的声音响起,江浸月和青鸿同时向门外看去,是宋凡。

青鸿脸上顿时红云翻飞:“奴婢怎敢,奴婢只是巴结了小姐,想多与她谈心。”

“那就好,记得以后少说话,多做事。”宋凡露出一抹宠溺的笑。

“嗯。知道啦......”青鸿娇羞道,听得江浸月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司徒小姐,宋凡今日是因主公的伤而来,主公莫名受伤此事非同小可,不知小姐是否知情,或者昨日夜里可有听到什么声响?”

这人都亲自找上门了,自己还有不承认的道理吗?况且阁中也只有她的嫌疑最大:“不用查了,云冰祁是我砸伤的,他没有告诉你么?”江浸月说。

宋凡摇摇头:“他只道自己没事,人却恍惚得几近昏迷。”

“这么严重?”愧疚感立刻淹没了江浸月,真不晓得是她下手太狠还是他脑袋太脆弱。不过既然他伤得那么重,昨晚为何还悠哉悠哉地坐在灯下看书等我去找水呢?想增加她的负罪感么?不!他大抵是被砸傻了。

“敢问小姐用的是什么误伤了主公?”

“石砚啊。”

“石砚?”

“小浸小浸!”鹤顶红便在此刻冲进了房间,他一脸受**般愤懑加悲哀,旁若无人地扬了扬手中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向江浸月咆哮:“你居然用这么大个石块砸我!多少年的感情了啊?!若不是别人替我挡下我就真死在你手上了!”

她揉了揉耳朵,一脸歉意:“这不没砸到你么?”鹤顶红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宋凡抢了先:“孟公子可否将石砚交与我细看?”

鹤顶红二话不说便将石砚递给了他:“这么重这么大的家伙,真不知那鬼丫头是从哪弄来的。”

宋凡拿在手中摩挲了几下,神色蓦地一变:“司徒小姐是在何处取到这石砚的?”

“枕头下面啊。”江浸月补充道,“晚上就搁那了,我以为是青鸿用来给我垫枕头呢。”

“奴婢不知情。”青鸿辩解道。

宋凡的脸色变得更加深邃,说了句:“在下还有急事,先告辞了。”然后形色匆匆地转身出了房间。

想来确实对不住云冰祁,江浸月便拉着鹤顶红打算去探探情况。踏出门槛,发现云冰祁的门口守了四个丫鬟,一个个皆是满面的担忧和谨慎。她拉了个为首的丫鬟问:“你们主公他还好么?”小丫鬟扫了一眼她身后的青鸿,低声回答道:“主公还在昏睡。”

云冰祁依旧那样安静地躺在床榻上,不同的是此次他的面容染上了苍白之色,再加之睡去也不忘保持副清冷模样,所以更是冷若冰霜。看来他这次即便没有生命危险,多少也是脑震荡。

“你看你把人砸成啥样了!”鹤顶红唏嘘道,“不过幸亏我天性属火,否则迟早都会被他冻成大冰块儿!”江浸月恍悟:“难怪你们一见面就能干起来,缘是水火不相容呀。”

“小浸你不才是水么,他属冰的。”鹤顶红纠正说。江浸月琢磨片刻:“小红言之有理,你们冰火一块儿干架总能引发我这个水的崩溃。”

鹤顶红分外淡定:“如若水崩溃了,泛滥成灾,咱不都得死么?”

“......”

直到江浸月准备离开时,青鸿都还定定地望着云冰祁江浸月从未见过她如此奇怪的眼神。“青鸿我们该走了。”她唤道。青鸿这才如梦方醒地回过神,恢复为往常的无辜懦弱模样:“是。”

“你刚才怎么了?”江浸月问。

“就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鹤顶红接过她的话。

“奴婢......奴婢还不是担心主公的伤势么。”青鸿埋头,隐藏了脸上所有表情。

对于江浸月的失误,夏雪纤并未责怪,她屈指施法,光影移流间有两个玲玲珑珑的瓶子显出形体。“这是荷尖仙露,可以治疗一切创伤,去疤于无痕。他以前一直习惯以此疗伤,凡间的药想必不适应。”

江浸月住这个小瓶子,心中流淌着不知为何的情绪:如果没有劫难,她和云冰祁会不会就是对令人羡煞的神仙眷侣了呢?

“哎,这么好的东西仙子那还有吗?也送我几瓶呗。”鹤顶红总不忘讨点小便宜。江浸月使劲瞪他:少在那丢人现眼!

从醉莲池回来的路上鹤顶红一直在和她说青鸿:“你看她当时那仇恨的眼光,小浸你可要当心了,说不定改明儿就把你杀了为她的主公报仇呢。”

“我可是她主子,她有那个胆量么?”江浸月自信满满,凭借青鸿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就知道她并无恶意。

“这可不一定。”鹤顶红说,“搞不好她爱上了自己的主公呢。被仇恨熏红了眼的女人最可怕,特别是那种你伤了她最爱之人的女人,定会千方百计地找你报仇,把你碎尸万断。”

江浸月一脸诧异地瞅了瞅他:“你不会又想起了那卖猪肉男人的老婆了吧?”

他揉揉鼻子:“幸亏我懂那么点法术,否则早沦为她刀下亡鱼了。”

江浸月表示很淡定,鹤顶红的遭遇总是那么非同凡响,似乎天生就长了张与那些彪男悍妇不共待天的脸。她撇撇嘴:“谁让你招惹的不是卖猪肉的就是刽子手呢?再说你一身大红如血,叫谁没有想宰你的冲动?”说着便伸手去推云冰祁的房门,奇怪的是门却丝毫没有要屈服的意思,或者说被反锁了。

难道云冰祁醒了?不就脑袋被花淅包成了颗粽子么,有这样见不得人?江浸月俯身从门缝中望进去,隐约有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一黑一白。她登时一个激灵回头冲鹤顶红吼:“快撞门,黑白无常来勾云冰祁的魂儿了!”

于是只听“咚”的一声,房门展开犹如帷幕地退去,呈现出一场精彩的武打戏。眼前的黑衣人蒙着面,只露出一双黑亮亮的眼睛,他手持一把利剑,闪闪寒光逼得人睁不开眼。黑衣人剑锋一扬,凌空拉出几圈眩目剑光,犀利如暗夜的星,惊破似离弦之剑,直直刺向白衣人的心脏。白衣人侧身躲闪,那张清冷的面孔瞬间占据了江浸月所有的视野,她这才明白过来这不是黑白无常之间的战争。

此刻的云冰祁镇定从容,虽无兵器且负着伤却并不在下风。于他而言,黑衣人此举不过是以卵击石。几番白练交错缠绕,云冰祁便夺下了他的剑,速度快得几乎叫人看不真切。

云冰祁就着夺来的剑直指黑衣人喉咙,眼里的温度冰冷刺骨:“要么自刎,要么死在我剑下,你选一个。”

江浸月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黑衣人的眼里涌出了泪,那是她所见过的最忧伤的眼神,不同于江衔月遥遥无期的期盼,不同于夏雪纤义无反顾地付出,他的眼中带着遗恨与不甘,悲恸与绝望,像刹那枯萎的花凋零的叶,只觉肃杀一片,仓促得让人来不及怜惜。但这并未动容云冰祁的心,他就那样端端指着他,孤傲,冷漠,暴戾。

那一刻,他的心定然结着厚厚的冰。

小说《来生一定要爱我》 第十四章 黑白交错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