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 > 八方来鬼
精品小说《八方来鬼》秦川秦怡徐小慧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八方来鬼雪月

主角:秦川秦怡徐小慧
小说主人公是秦川秦怡徐小慧的小说叫《八方来鬼》,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雪月倾心创作的一本风水秘术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秦川,生于鬼节,乃是纯阴体质,与师兄经营一家名叫“八方鬼事”的门店。在我十四岁时与表嫂结下六年之约,而我这表嫂不是人,六年后差一点要了我的小命,从此我开启了没事给人算算卦,给鬼看看病,再不济就驱驱邪,打打僵尸,盗盗墓,破破风水局,倒买倒卖凶宅的妖孽生活。而在我的生活当中时常充满着一丝灵异的恐怖,恐怖之中又带有一点悬疑,悬疑之中还带有一点神鬼•••••••••...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19-08-11 10:16:3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就在表哥表嫂死后的第三天,村上的大壮就离奇死亡了。

大壮是那天闹洞房最起劲,也是最欢腾的那一位。

他的死很是诡异。

大壮家是我们村上打铁的,由于交通不便,秦家村的农具都是大壮家修修补补的,那一天,他与往常一样,上山替他父亲去捡干柴,结果这一去就没有回来。

结果当天晚上,我们村就发动了人员上山去找大壮。

大壮的尸体就在村口的一个小山丘上找到的,当时找到大壮他已经不成人样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大壮四肢健全,只不过早已与身体分离,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撕开的。

照理来说,大壮在死前会是很痛苦,结果,他的表情却是在笑。

没错!就是笑!那个笑容相当的阴邪,仿佛与我表嫂死时的表情一样。

而就在父亲检查大壮的尸首时,他的肚子上被人用他上山砍柴的刀刻上了一行血字。

“你们都得死!”

父亲这下意识到大事不妙,连忙回家取了一个半块风干的饼,交给我大伯,让他连夜启程赶往省城,去找一个叫做赵先生的人。

至于大伯还想询问父亲,这个赵先生是什么人时,父亲只是一个劲的催促他上路,说是回来再说。

自从大壮死后,村上的人都开始变得紧张兮兮,每一个人都不敢过多谈论这件事情。

不过,就在三天之后,正是我表哥表嫂的头七,大伯不在了,这法事还得操办,自然就变成了我父亲来弄,可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

之前闹过洞房的那些愣头青,可能因为大壮的死,心里害怕,他们竟然一个个很是自觉的披麻戴孝的跪在了我表哥表嫂的灵堂前,一个个哭的那叫一个惨啊。

在做法事的过程当中,有一个环节,是要将一根扁担放在地上,道士在上面跳来跳去,预示着道人带着亡魂过奈何桥,让其放下身前的因果羁绊,安心前往地府。

但是,不料就在道士左右不断来回从扁担上跳过时,突然,扁担断裂,一头将道士直接打死,另外一头飞了出去,竟然砸在了二狗子的身上。

二狗子也是闹洞房的一位。

扁担砸就砸了,不巧的是,砸中二狗子的那半截扁担,正好是断裂的毛边,如同锯齿一般的毛边直接**了二狗子的喉咙里,鲜血沿着扁担凹进去的那一面,咕噜咕噜的直往外冒。

就在我们众人的眼中,二狗子此时的表情竟然不是痛苦,而是在傻笑,那样子别提有多恐怖了。

头七的法事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加上就连道士都死了。

村民们一个个慌不择路,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而就在这时,遗照上的表哥表嫂竟然出现了一种恐怖的笑容,流下了两行血泪。

血泪流淌到灵台之上,汇聚成为一行歪歪斜斜的血字,写的又是“你们都得死!”

这一下,父亲不淡定了,抓着我,连带吓得早已双腿发抖的虎子夺路而逃。

一路上我俩被我父亲一只手提着一个人直接冲回了家。

到家之后,父亲二话不说,将门窗紧闭,甚至还用黄符将其封上。

这时候虎子算是缓了过来,他一再央求我父亲收留他,可能是因为我家是做白事的,他以为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在我们家会安全一些。

而父亲考虑到当日闹洞房的人中,现在也只留下了我与虎子两个人活下来,要是表嫂的诅咒是真的,那么接下来要出事的人,不是我就是虎子了。

就这样虎子也算是在我家安顿了下来,只是,从这一天起,我家上下如临大敌,父亲不让我们出门,每天我们都窝在我的房间当中,一日三餐都是我妈送进来的,而我父亲则是每天对着门外翘首以盼,希望能够看到大伯与赵先生的身影。

但是,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记得很清楚,就在又是三天之后的晚上,虎子出事了。

当时,我睡得正迷糊,虎子却推醒了我,说是肚子痛。

农村不像城市,房中没有卫生间,要上厕所只能去后院的茅厕。

由于父亲再三关照我们不能出屋,而我又睡得迷糊,虎子肚子疼得厉害,我扭不过他,就给了虎子一根蜡烛,关照他速去速回。

结果,等着等着,我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直到我父亲来查房看到虎子不在,把我叫醒,我才发现虎子已经去了好一会。

当我与父亲两个人在茅厕找到虎子的时候,他脖子上缠着一条肠子,这肠子正是虎子自己的,而他眼珠子瞪得老大,脸上依旧是挂着那诡异的笑容。

当我与虎子四目相对之际,突然,我只感觉双眼一阵恍惚,随之脑袋一涨,眼前的场景却回到了虎子上茅房的时候。

只见虎子蹲在那边,身下噼里啪啦的,就在这时候一只惨白的手从粪坑当中伸了出来,瞬间插入了虎子的身下。

虎子来不及叫喊,脸色一抽,我就看到那双手拽着虎子的肠子出来了,而这时候虎子身后慢慢站起了一个红衣女子的身影,再一看,这人影正是我的表嫂。

她一点一点将虎子的肠子缠绕上了虎子的脖子上,随之,就像是打了一个死结一般,双手用力这么一抽!

我就看到虎子舌头一伸,眼珠子这么一翻,一瞪,脸上的神情从痛苦之中慢慢舒展开来,变成了那副诡异的笑容。

表嫂在勒死虎子之后,她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之中带有哀怨,甚是恐怖,吓得我两腿一软,我这时候发现自己怎么都动不了。

“川子,你醒醒,怎么了?”

就在这时候,父亲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感觉被人推了一下,眼前的景色突然消失不见,我再一看,虎子还蹲在那边,嫂子的身影不见了。

难道刚才是幻觉?

正当我想告诉父亲我看到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这时候虎子身下的血迹中又出现了一行诡异的文字。

“今晚,你们都得死!”

这一次的字与之前不同,多了‘今晚’二字,父亲同样看到了,他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我与父亲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听到了磨刀霍霍的声响,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不知何时我母亲已经拿着一把菜刀正蹲在不远处磨着。

“不好!快走!”

见状父亲知道大事不好,拽着我就往屋后的祠堂跑去。

一路上,父亲不断的关照我,躲在祠堂里供奉祖先牌位的灵台之下,说着什么希望祖先能够保佑我。

而当我刚刚被父亲藏入其中时,祠堂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母亲拿着菜刀破门而入,她的脸上挂着表嫂死时的笑容。

她的目光呆滞无力,朝着我缓步走来,每靠近我一步,我就感觉她的笑容变得越发的狰狞一些。

就在母亲举着菜刀走到我的跟前时,我此时已经被吓的哆哆嗦嗦,口中不断语无伦次的叫唤着:“妈•••••••••妈••••••••••”

这时候,就在母亲举刀要向我砍下来的时候,父亲紧紧的抱住了母亲的身子,朝着我大声疾呼道:“川子,快跑!”

可是,我现在早已是被吓的双腿发软,哪还有力气跑啊,就在这时候母亲手中的菜刀砍向了父亲的手背。

一刀下去,父亲的手被划开了一条口子,鲜血狂喷不止,而母亲这时候的目光始终是锁定了我,一眼都没有瞧过父亲。

“妖孽!”

就在这时,突然,大伯领着一个道人冲了进来。

他身穿紫金道袍,一手持剑,一手拿着铃铛,样子很是威武。

此人正是赵先生。

只见赵先生飞速的摇晃着手中的铃铛,于此同时,猛地将手中的桃木剑往地上一插,口中念念有词道:“逆吾者死,敢有冲当!刀插地府,由我真阳!急急如律令!”

顿时,屋内狂风大作,灵台上的牌位被刮倒一片,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

而这时候,母亲突然脸上的笑容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狰狞,望了赵先生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朝着赵先生扑了上去。

“妖孽,大胆!”

赵先生突然怒目一瞪,手中的桃木剑被他顺势拔起直接对准扑上来的母亲就是一剑刺出,说是迟那是快,一剑刺中,赵先生随即手中的铃铛被摇的飞起,而母亲这时候嚎叫一声,发出了本不属于她的声音:“不及黄泉吾魂不散,六转寒回汝子扶棺!”

小说《八方来鬼》 第二章 六年之约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