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海豚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妾不如妻:王的最后一个宠妃 > 第一卷我也认了

第一卷我也认了

吴眉婵 2019-05-24 17:24:38

  好几日,琅邪王都闭门不出,但凡有文臣武将来拜会的也一概推辞。甚至从小跟他最要好的七皇弟来,他也没与之相见。

  七皇子生母地位极其卑微,直到他长大才勉强被老皇帝封了一个名分。

  母亲低贱,儿子的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

  所幸他生性风流,最是喜欢吃喝玩乐,荣华富贵。

  他不乐意打仗,从不上战场,对于做英雄毫无兴趣。

  他细皮白肉,但凡王孙公子会的玩意儿,他统统都会,什么蹴鞠、斗鸡、蟋蟀、蝈蝈……样样精通。他雅好声乐,豢养了梨园三千弟子,擅长琵琶,能亲自填写大型宴会的舞曲。

  这样一个没有野心的人,自知对于皇位绝对没有觊觎的份,手头也没有一星半点的兵权,自然也不受到任何人的防备。

  饶是如此,琅邪王依旧没有和他相见。

  看了半晌兵书,他起身,悄悄地往里间走。门旁一个暗孔,他悄然掀开,总是不动声色的观察她。。但见里面朱红的斜榻靠着窗户,换了一身鹅黄色鲜嫩衫子的少女趴在窗户上,从背影上看,竟然在说些什么。

  琅邪王屏住呼吸,听得她的声音含含糊糊的:“再见……再见……”

  他立即转身,抄道外面的走廊,从这里看下去,窗外是一条极其宽阔的走廊,集训的时候,曾有士兵经过这里。

  明面上的官道,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来来往往。

  他暗忖,难道素女在这里还有内应?

  这样的手势是想传递什么秘密出去?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按照这个原则,如果间谍利用这样的场合,事先约定好暗号,的确是完全可以不动声色地把信息传递出去。

  琅邪王早已松懈的警惕立即死灰复燃。

  又是愤怒,又是伤心,下意识里,竟然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情。

  可是,素女的行踪实在是太过诡异,也由不得他不信。

  他不动声色,连续三天,都看到素女在同样的时候做同样的动作。

  她的声音很小,模模糊糊的,但手势异常明显。

  看得懂的人自然会懂。

  那么,看不懂的人呢?

  琅邪王不懂,但是,他已经把四周监控得水泄不通。

  就看这个演技派到底能玩出些什么花样儿。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不是么?

  看来,太子大人下的功夫真是非同小可。

  可是,他一层层的排除之后,发现一个怪现象:素女做这个奇怪举动的时候,有时大道上有稀稀疏疏的人影,有时候,则根本就空无一人。

  有人还好说,那么没人的时候呢?

  她做给谁看?

  难道奸细是藏在自己根本发现不了的地方?

  琅邪王难以想象,在那么严密的监控之下,没法想象有人密会却不被人发现。

  除非是鬼影子?

  这一想到鬼影子,就连琅邪王也有几分不寒而栗,益发觉得素女行为古怪。

  到第四日,琅邪王终于忍不住了,当看到素女做同样的动作时,他掀开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素女的肩头,厉喝一声:“你每天都在跟谁说再见?”

  他厉声逼问:“快说,你的同伙是谁???你到底在跟谁说话?”

  素女待得看清楚是他,就不那么害怕了,惊奇地看着他发怒的样子:“公公啊。”

  公公?

  琅邪王一听,简直头皮都要炸了,难道有死太监混进来了?

  “哪个公公?!”

  “太阳公公啊。”

  他一怔。

  抬头看去,但见斜阳在天,芳草萋萋,一轮红日正一点一点地从天际隐去。

  而素女每天正是这个时候趴在窗户上面挥着手,念念有词。

  “你看,太阳公公又要离开了……他明天才会再来呢……”

  他不可遏止,哈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去,捧着肚子几乎蹲下去。

  纵然他半生戎马,无论多么狡诈的敌人都经历过,可是,做梦也想不到是这样的情景。

  纵然素女是装疯卖傻,他也认了。

  素女的眼珠子又黑又亮,又带一点儿奇怪的蓝色,惊讶地问:“你笑什么?”

  他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上气不接下气:“素女,你为什么跟太阳公公说再见?”

  “我最喜欢太阳公公了……有太阳公公,就不冷……没有太阳公公,就冷……好冷……”

  她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抱着手臂,尽管此时早已锦衣玉食,仍旧畏畏缩缩,这种寒冷,决不让人怀疑,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

  他心里忽然一酸。

  仿佛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块被击中了。

  这个**一样的少女,显是家庭窘迫,衣食不继,骨子里和别的穷人一样,最爱的是太阳公公。

  穷人最害怕的便是冬天,没有温暖的棉袄,不能吃饱喝足,雪花飘飞的夜晚只能瑟缩在破烂的棉絮堆里打抖。

  所谓阳春白雪根本换不来一碗热呼呼的汤面。

  当富人们穿着貂皮大氅在雪地里欣赏腊梅盛开的时候,却是他们最最难熬最最残酷的时刻。

  他们的庇护神唯有太阳——它对人类没有任何的索取,也没有任何的要求,只是每天大公无私地出来,给予他们温暖,给予他们光明——所以,很多人才把它尊称为“太阳公公。”

  他拉住她的手,声音温柔得出奇:“素女,你以后不会再受冻了。”

  她歪着头,疑惑地看他:“真的吗?”

  “真的。这一辈子你都不会挨饿受冻了。”

  尽管阳光很温暖,他还是伸手将她的翠绿色的衫子拉得紧一点,又将她紧紧搂住:“素女,还冷么?”

  那样的拥抱,完全发自内心,几乎不曾有半点的虚伪矫饰。

  就连**也感觉出来,温情脉脉——不,也许是**,才最能明白什么是一个人最本真的东西。

  长期浸淫于伪饰的,反而忘却了这样的感觉。

  “不冷……不……”她咯咯地笑起来,搂住他的脖子,“你真好……真好……”

  他盯着她的眼睛,看着里面天真无邪的光芒,时间久了,几乎能看到自己的倒影——

  那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也变了——

  堆积了满满一心的权谋、阴险,就如被一场大雨冲洗过。

  他长长叹息了一声,这世界上,是不是唯有什么都不懂的**才可能真正心静明亮?

  “经过了媚药的考验,骑马的考验……素女,如果你真的是刺客,能伪装到这个地步的话,我也认了!”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卷刺客第一卷心经第一卷“刺客”是个傻瓜第一卷不是杀手第一卷琅邪王是不是变了一个人?第一卷我也认了第一卷殿下驾到第一卷赐婚第一卷谈笑释兵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