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海豚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妾不如妻:王的最后一个宠妃 > 第一卷琅邪王是不是变了一个人?

第一卷琅邪王是不是变了一个人?

吴眉婵 2019-05-24 17:24:38

  摇曳之间,如梦似幻。

  **也被这一场春梦给吓住了。

  手也伸出去,抚摸在镜中人儿的面上,喃喃自语:“奇怪……真奇怪……”

  琅邪王被她逗得笑起来,伸手拧了她的面颊:“奇怪什么?真是个小傻瓜……”

  她靠在他怀里半晌,不看镜子了,又说一句:“你很暖和。”

  琅邪王哈哈大笑,几乎从懂事起就开始使心机的人,第一次觉得如此无拘无束。

  看来,聪明的人,要和**才能真正和谐相处。

  他的声音温柔得出奇,将她的身子转一下,面向自己:“素女,你想干什么?”

  她的眼珠子又大又黑又明亮,没有一丝水意,干净纯粹得如一块黑色的水晶。

  他的鼻尖几乎碰触到她的鼻尖上,甚至她嘴里香甜的糕点的残余也一个劲地往他嘴里钻。

  这时候,她变得很干净,比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还要干净。

  琅邪王觉得嘴唇很干,嗓子也快要冒出烟来,舌尖一卷,舔在了她的唇上。

  这一舔,简直一发不可收拾,少女特有的那种体香扑鼻而来,嘴唇就像最最上等的玫瑰,柔软极了。

  他一低头,就覆盖在了她的红唇上。

  有好一会儿,她透不过气来,身子不停地乱扭,终于挣脱了他的亲吻。

  她完全意识不到即将发生什么,脸侧着,贴着他的脸,就连她的心跳,他也听得清清楚楚。

  琅邪王生平女人无数,但从未有过如此奇怪的感觉,那是超脱情欲之外的一种怜惜的感觉——

  小人儿就那么躺在地上,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双颊红得就像一只刚刚开始成熟的苹果。

  她不懂。

  一点也不懂得他将要干什么。

  催花的辣手,软了下去。

  他忽然不忍心,不知怎地,下不去手。

  他低低头看她,眼里水雾迷蒙,从她清澈的眸子里几乎能看到自己的倒影。

  就像一个纯洁的少年,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上战场之前的往事,那时候,太子还不是太子,兄弟还是兄弟,下雪的下午,就会一起到母后的宫殿里吃热乎乎的点心。

  失神之间,听得素女的声音:“我……我割草……”

  她想起什么,又要跳起来:“我要割草……割草……”

  腰肢再一次被搂住,琅邪王将她拽住,转身就往外面走:“不许闹,不许挣扎,乖乖地跟着我,等一下就有好吃的……”

  她吞了吞口水,在喉头很响亮地滑动了一下,乖乖地就跟他出去了。

  门外,侍女通报:“王爷,你叫水红姑娘来,她已经等着了……”

  水红?

  是哪里来的路人甲?

  是太子送来的犒劳的一众美女当中最最漂亮的一个,温柔秀美,吹拉弹唱都会,尤其是腰肢柔软,跳起舞来,如在掌心里旋转的赵飞燕。

  之前,她是琅邪王最宠爱的一个。

  甚至动过心思将她收为小妾。

  琅邪王本是召她来侍宴陪酒的,但此时,他压根也没这想法了,挥挥手:“打发她一百俩银子,让她离开。。”

  阳光如此明媚,白杨树绿得出奇,宽阔的广场上马匹俊朗,长长的鬃毛煽动,显得异常的华丽而可爱。

  马的嘴里呼呼地散发出热气,琅邪王伸手拍了拍马的背,素女也学他的样子去拍拍马的背,可她刚一伸手,马忽然嘶鸣一声,她吓得后退一步,踩着自己的裙摆,咕咚一声摔倒在地。

  漂亮的衣服沾染了泥巴,她怯怯地匍匐着不敢起来。

  琅邪王哈哈大笑,一把将她拽起来,“素女,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额头都撞红了”。

  “疼,好疼……”

  “不疼,我给你吹一下……乎乎……乎乎……”

  跟在后面的秦舞阳和周向海,眼珠子都突出来了。

  他们自六岁起就跟在琅邪王身边,这样的情况,可真是从来不曾见过。

  别说是对普通玩物,就算是对他以前的王妃,他也从不曾有这样的好脸色。

  琅邪王这是这么了?

  二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怀疑琅邪王是不是变了一个人?

  他怎么对一个女人如此有耐心了?

  “走,素女,我教你骑马……”

  “怎么骑?”

  “上去吧,很简单……”

  他亲自把素女扶上马背,耐心地示范了好几遍:“拉住马缰,坐稳……你看,就是这样,双腿夹住马肚子……这样……嗯……就是这样……我放手了……”

  他一拍马**,马脱缰而出,素女惊叫起来:“救命……救命……”身子在马背上筛糠似的,跑出好远,终究拉不住,重重地摔倒在地。

  这次,就连跟在后面的秦舞阳等人也完全看出来了,这个女人绝非刺客,她连骑马的基本要领都不会,坐姿,手势,神情,四肢的摆放……如果一个绝顶高手,能把自己伪装成这样,那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一干武夫,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演技派。

  想是这一跤摔得极重,好半晌,素女才缓过气,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她哭泣也是小孩子的样子,扑在地上,狗啃泥一般,弄得满头满脑都是泥土。

  秦舞阳压低了声音:“王爷,这女子是个**?”

  琅邪王哈哈大笑,大步上前一把将她扛起来:“素女,不要哭了,回去我给你吃好吃的……”

  她呜呜咽咽的,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又是蹭,又是磨,很快把他华贵的王爷袍服蹭得乌七八糟。

  “素女乖,不要哭了……走,我们吃糕点……我叫人给你准备了好多的糕点……还有许多花衣服……走啦,别哭啦……”

  “我的脚好疼……这里也疼……还有这里……”

  “我给你揉揉……不疼了,不疼了……来,我抱你走,抱着就不疼了……”

  两名侍卫目瞪口呆。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卷刺客第一卷心经第一卷“刺客”是个傻瓜第一卷不是杀手第一卷琅邪王是不是变了一个人?第一卷我也认了第一卷殿下驾到第一卷赐婚第一卷谈笑释兵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