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战之神殿
《战之神殿》小说阅读 白平白天小说

战之神殿西西漫步

主角:白平白天
主角叫白平白天的小说叫做《战之神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西漫步创作的玄幻奇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战士的天堂,人心的黑暗,利益的贪婪为仇恨,他血腥天下;为天下,他毅然与魔抗争,巅峰之上,他是传奇不甘为天地之刍狗,劈下反叛天地的刀锋。周折追杀之中,一番机遇遇到了他百年窘迫,百年回归,仇恨再现,他再一次向天地挥下手中的刀锋,他仍是传奇问君,问君,问君刀下,魂飞魄散新书等级:战者,战士,人级上阶战士,地级下阶战士,地级中阶战士,地级上阶战士,天级下、中、上阶战士(尊者,圣尊者,帝尊者),神尊战士...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11-13 09:43:55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白恨杀意不作丝毫掩饰,瞪着白凡,脸上早已乌云笼罩,刹时怒喝道:“白凡,你今天打伤我儿,你准备向我怎么交代?”

在白恨的怒喝声中,夹杂了些许战力,白凡的身子不免向后退了几步,才勉强停了下来。嘴角因伤势地加重,溢出了更多地鲜血

白凡没有产生任何的惊恐,依旧双眼瞪着白恨,忍着重伤后地痛楚,艰难说道:“白进龙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我只是合理反抗而已,难道白叔叔要责怪我,对我动手吗?”

白恨本就在怒意相生上,在听到白凡这一番话,怒气更是再添三分。双眼狠狠地瞪了白凡一眼,怒骂道:“畜生,你打伤我儿,还如此般地强词夺理,别以为仗着你父亲为你撑腰,你便如此狂妄,今日,就算你父亲在也救不了你。”

白恨话落,不待白凡做出任何反应,径直向白凡闪身而去,其手上运足了战力。

回神之时,白凡只捕捉到了白恨的一道残影,心中自然明白白恨定不会放过自己,只认为白恨因白进龙之事,将自己教训一二,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白恨对自己已经动了杀心。

虽白凡不知其意,但在白恨战力落到其身上时,却也明白,如若任由其攻击落到自己身上,自己肯定受不了,也可能为之重伤。

想及此处,白凡在瞬息之间,利用起身形,向身后退去,但奈何实力不足,仍是让白恨的大半攻击落到其身上。

在攻击落身的瞬间,身子一下被其向后方抛飞,口中,在空中喷出一道鲜血。接着,身子重重地跌落在地面之上,口中又是吐出些许鲜血,伤势好似很严重。

缓了缓身上的伤势,白凡艰难的撑起上身,双眼刹是仇恨地看着白恨,好似要将白凡活吞了。

白恨对白凡的目光完全的无视,双眼依旧满怀仇恨地瞪着白恨。

白凡虽然还小,但从白恨对自己出手地力度,不难知道,白恨明显不是出手教训自己,极有可能动了将自己除去的心思。

想及此处,白凡不由得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心中却没有惧意,看了看对面傲然站立的白恨,在心中倔强地嘀咕道:“你既然对我下杀手,我虽实力不足,但也不是任人欺辱之人。”

刹时,白凡眼中迸出两道不为之所惧地目光,看向白恨。

白恨见白凡以此与自己对视,其心中对之甚为地不屑,他根本不会将白凡放在眼中,更不会为之在乎什么。

白凡的一切举动在他的眼里不过是垂死的挣扎,他想要除去白凡也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但他却不会那么做,他要讲白凡彻底地虐杀,让之在无比恐惧中死去,来为自己的儿子出气。

白凡已知白恨的心思,没有任何的惧意,在心中下定心思,他要尽自己的力量反抗。

白凡不知什么是命,只从父亲那里受教过,天地不是一个怜悯世人地慈善机构,也不会可怜世人。在危难之时,能够靠的就只有自己。于是,白凡将心神集中,甚是警惕地盯着白恨,其手上以及其身体所摆的姿势,与之对峙,其眼中充满了昂扬地斗志。

正是此时,在白凡的身上,却有一种只属于强者般傲气之气势,在白凡的身上迅速地攀升。这气势不是因其实力而产生地气势,而是其一个人本身的气质,更是一个人内心本性地体现。

感到白凡那似强者般地傲气,其中夹杂着一丝让人感到压迫地气势。

哪怕是白恨与白凡的实力是天差之别,但白恨却仍感觉到了一丝让之极为不舒服地压迫。

白恨不由得看了看其脸上没有一丝一毫惊怕之色地白凡,心中更是明白,白凡今日的表现太让人感之意外,也让人为之称奇。

这一切,放在任何人的眼里,谁都不敢相信是一个十岁孩子应具有的。

此时白恨对白凡的杀意更为浓厚,心中更容不得白凡的存在。但在其内心地深处,他也不得不叹息:“此子若不是我非除去不可,我也不会动如此心思,虽然我白恨没有什么本事,也不知看人之术,但此子却非池中之物,他日的成就,也绝对不是我可以比之。”

正所谓“蛟龙非池中,一遇风雨,雷鸣电闪,必将化龙”。

想到此处,白恨便抬头看了看天空,深吸一口气,在其心中叹道:“地之中阶战士他是肯定会触及,就是不知其极限在何处,是地之上阶战士,还是天级下阶战士,或许是更远。”

想及,白恨深呼几口气,在心中狠狠地嘀咕道:“不论你将来的成就如何,那都是以后的事,而你今日却会命丧于此,也不在有什么以后,你若不甘,就怪你生在了白家。”

白恨不愿再白凡拖延时间,手上运足战力,向白凡闪身而去。这一次,白恨彻彻底底地动手了。

此时,白恨的怒气与战力的弥漫,让整个院子都充满了压迫感。白凡处身在压迫之中,拖着重伤地身子,吃力的扛着。

看到白凡满脸痛苦地表情,以及其额头地汗珠,便知白凡已经竭尽全力,虽是如此,其实力的差距终是无法弥补的。

在全力的抵抗中,白凡的身子依旧不停地向后退去,口中不间断地大口大口吐出鲜血。

白恨是意欲用气势压迫白凡,让白凡为之服软,更是在心中产生恐惧,然后将白凡除去。

白凡早早感受到白恨的杀意,只想作鱼死网破之举,哪怕他的举动没有任何地意义。

白恨见白凡如此以对,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也不愿再拖下去,其手上运足战力,正欲以雷霆般的手段将白凡解决,一股比自己差一筹的战力与气势夹杂进来。

瞬间,白恨以为是三长老前来,也只有三长老白平才会出手援救白凡,在一瞬间又加大战力的输出,以求在来人的阻挡下将白凡除去。

“大哥,是我”,一男声传来。

白恨听闻此声,不由得手中地战力收回,心中不免宽慰的些许,白凡因此躲过一劫。

但两位实力高深的人交手,仍是推着其重伤地身子向其身后退去,直至背靠在院墙之上,其身子才勉强地借力停住。

白恨心中知道来人是谁,心中仍有几分不乐意,他现在是看一眼白凡就不舒服,再说,他对白凡已经下了杀手,事情也没有了任何回转地余地,哪怕是白天在此出手相阻,他只得硬着头皮向白凡出手,何况来人是找白凡的茬,或者是来凑热闹?”

容不得白凡多活一秒的,正欲再次闪身而上。一声带有几分沙哑地声音传入白恨的意识:“大哥,不要心急,此子今日必须由我来解决亲手解决。”

白恨听闻,明白来人是来找白凡的茬的,也不心急,但心中却是疑惑,不知来人与白凡有何仇怨。

一时不明,便不做多想,反正有人为之代劳,其心中也不在意。在白恨思绪刚落,一道身影便出现在白凡的视线中,白凡看了看来人,入眼地正是那白进阳的父亲——白家二长老白威。

白恨见白威前来,再观其一脸怒意及不加以掩饰地杀意,白恨心中不由嘀咕:“这白威怎么了,好似与这小子结了很大地仇怨?”

几作猜想,却是不明。正欲向其问些什么,却不料白威向其急声道:“大哥,你来之时可见过我的阳儿?”

在白威急切地目光之中,白恨是摇了摇头。在这瞬间好似扑着到了什么,正欲开口,却听躲于白恨身后地白进龙有几分担惊地说:“二叔、父亲,我•••知道•••知道进阳••在哪里。”

白威一听这话,心中顿时性急,向白进龙喝道:“进龙,你告诉我,阳儿在哪里?”闻言,白恨也连忙问道。

白进龙在听完二人的话后,却没有向性急地白威回话,好似回想到了什么让之恐惧地事,其脸上地表情也是为之一阵扭曲。白威见白进龙一时不言,急的满脸通红,不停地踱着脚,白恨见之,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在白威的性急下,终于迎来了白进龙的回话:“二叔,进阳他•••他•••他被••被白凡打死了,现在正躺在那里。”

白进龙花落,白威早已顺其指向看去,来不及作何细看,便冲身而上。顷刻便到了倒在血泊中地孩童身边,在看到其面容的一刹那,其眼中顿时溢出泪水,面容好似苍老了许多。

白威一下子地将那孩童拥入怀中,不停地向其体内注入战力,却是没有丝毫地反应。此时白威心中地最后一丝侥幸随之烟消云散,闯入众人心中的,只有白威甚为心伤的哭声。

白也在白进龙花落的瞬间,为之发愣瞬间,好似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事。

在白恨的心中,看到白威对白凡的杀意时,也猜想白进阳肯定被白凡欺负了,而且是欺负的很惨,不然白威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怒气,心中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进阳竟然被白凡给杀了。

由此,也不为白威的那份杀意感到意外,心中为白进阳的死而感到难受。

白恨看到白威无比伤心地摸样,心中深深的为之同情,再想到自己若来迟一丝一毫地时间,白进龙便有可能被白凡杀死,心中杀意更是浓厚。

白凡此时已经感觉到了两人具有压迫之力的杀意,心中也明白,一个白恨都能将自己瞬息除去,现在多了一个白威,自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其除去。

自己将白进阳打死,白威自然必杀于自己,白凡不知白威将如何对付自己,心中不免没底,但想到自己横竖都是一死,心不由得坚定了几分,双眼之中,没有因死亡的到来而感到有丝毫地恐惧。

因为他想起了一句话——“男儿身死不足惜,可死当自强;男儿不惧身死,却死而立天地。”

人未成神,总有身死落土之时,但身死可以,却也要死得其所,死的坚强,更是要死得有意义;在其作为战士,更是要死在战场之上;作为战士,若身死之时未在战场,将是一生的后悔悔,更是死得没有任何意义。

白凡心中慢慢的地平静,调节好身体的各个部位,忍受身上的伤势,以面对接下来那不可能取得一丝一毫侥幸地战斗。白恨看了看沉浸于痛苦之中地白威,正欲向其说些什么,以向其安慰一二,却不料白威好似想到了什么,猛的将脸转了过来,其双眼泪流,面容近似疯狂地瞪着白凡,杀意在此时,又进一步的加深,白凡感到地压迫感瞬间大幅度增加。

白威却没有急于出手,回头沉浸于对儿子的思念之中,以及失去孩子的痛苦之中。

对于白威,其夫人生下白进阳不久,也因故去世了,将白威父子抛弃在这个世上。白威与白天一样,都与儿子子相依为命,从小对白进阳甚为惯养,白恨也是如此,自然明白白威心中的痛楚。

不知道白家是怎么了,在白恨这一辈,除了白平的夫人还好好地活着,自己、白威都是在其夫人生下孩子不久,无缘无故地去世了,而白天的夫人云儿,更是在生下白凡就去世了,便留下孩子与之相依为命。今日白威白发人送黑发人,白恨、乃至白天都能够理解白威心中地感受。

原本,白威正在其房院之中的一处凉亭喝茶,却不料一直照顾白进阳的婢女,匆匆将白威从享受中惊醒,白威见之,不免顿时愤怒,正欲向那婢女质问之时,却听那婢女向其急声道:“老•••爷•••老爷,进阳少爷跟白凡少爷打起来了••••••。”

不待丫鬟说完,白威便大笑道:“阳儿拿那废物出气,就当是教训一下,顺便扫扫他老子的面子,不是很好吗?”

那婢女听白威如此说,有几分不敢作语,但一想到事情地严重性,也只得顶着头皮向白威道:“老•••老•••老爷,不是那样,而是白凡将进阳少爷打成重伤了,也是•••是晕厥过去了。”

婢女花落,白威好似本能的起身,是瞬间流露出担心之情,看其眼中更是有水雾弥漫,好似牵扯动了其心神。不待婢女作何反应,更不再问些什么,只是一手将那石桌怕了个粉碎,其双眼通红,近似疯狂地闪身向白进阳所处地院落闪身而去,其口中也是怒喝:“白凡,阳儿如若出了什么事,我定让你为我儿偿命!”

此时白恨将心神平复下来,看到已将白进阳好生放置地白威,在其转身向白凡瞪去浓浓杀意地眼光,知道白威要出手,脸上不由得有几分期盼,显然是期盼白威将白凡除去。

白威此时瞪着白凡,向其狠声道:“白凡,你将我儿害死,你可有话好说?”

白凡听闻,

小说《战之神殿》 第七章白凡之危[上]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