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永生诡话
最新《永生诡话》桑青萝钟岩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

永生诡话燕歌莺

主角:桑青萝钟岩
小说主角是桑青萝钟岩的小说叫《永生诡话》,本小说的作者是燕歌莺创作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不在了,跟我相依为命的只有外公。外公开了个古董店,里面卖的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多是一些破铜烂铁或者几块钱的小玩意儿,加上他时常不在家,天南地北地跑,用一句门可罗雀形容都是高估了他的生意。...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6-21 11:55:54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不在了,跟我相依为命的只有外公。

外公开了个古董店,里面卖的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多是一些破铜烂铁或者几块钱的小玩意儿,加上他时常不在家,天南地北地跑,用一句门可罗雀形容都是高估了他的生意。

可是奇怪的是,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从他口中听到没有钱这种话,让我一度以为他的古董生意好得很,或者是他为了让我过上好日子,到处奔波。

通过研究生复试的那天,我迫不及待地跟他分享这个好消息。除了高兴,我还听出了他语气中的犹豫。

“外公,怎么了,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外公同我说话很少这样支支吾吾。

电话那头的外公叹了口气,说:“阿萝,有些事,是应该告诉你了。”

我听着他的语气很是郑重其事,心里隐隐有些发毛,不安地问道:“怎么了,您别吓我。”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没在你面前提过你的父母吗?”他问。

这件事其实对于我来说,小时候很在意,后来慢慢长大了,听到周围人的那些议论后,我就渐渐懂了外公的用心了,我要懂事,外公只有我了,所以我不问。可是他突然主动提起这件事,不由得让我产生了好奇。

“你是我从沪江桥下捡来的。”外公说得缓慢。

“您开什么玩笑呢?”我不信,大人不都喜欢说这么些玩笑话吗,说孩子是充话费送的,垃圾堆里捡的,桥洞下捡的,我从小到大听了多少这样的话。

他的语气却格外地严肃,“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说完他还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照片上有两样东西——一串赤色的玛瑙手串和一块绣着绿叶黄花的手帕。两样东西都精美得很,饶是我从小跟着外公见过不少文玩古物,也不得不感叹这两样东西做工精美,价格不菲。

他料我应该看完了图片,才接着说:“这两样是捡到你的时候你随身携带的东西,我看他们价值不菲,想着肯定跟你的身世有关,所以一直没跟你说。”

从外公的语气中,我能听出,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骗我,有很多信息慢慢回到我的脑子,那些邻居的议论,嘈杂的声音让我逐渐怀疑,难道我真的是捡来的吗。

小时候我心脏不好,外公总是带着我去医院,一个老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本来就不方便,可是他还是无微不至地给予我爱和关怀,没有父母,可是外公却竭尽全力给了我他所能给的。

我定了定心神,说:“不管我是不是您捡回来的,您都是我的外公。”

想着最近反正没什么事了,我又说:“我明天回来看您,回来了您再跟我说吧。”

其实我也是需要时间消化这样的消息,虽然他嘴里没有说其他的,但是相处那么多年,我能看不出来他想的什么吗。

挂了电话,我一直心神不宁,于是立马定了明早的动车。从学校到家要坐两个小时的动车,这几天快毕业了也没什么事了,回家看看外公,顺便还有他刚才告诉我的事。

晚些的时候,舍友知道我复试通过,都替我感到高兴,非得拉着我出去庆祝一下。我想着是应该请他们吃个饭,没想到她们却说早就定好了地方。

晚上过去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下午在笑些什么。除了我们四个人,还有三个男生,有两个是舍友的男朋友,还有一个,我有些头疼。

他叫吴淞玉,是考研的时候自习室认识的,有时候我们会互相占个位,有时候也会吃个饭,聊聊天,可是最近我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味儿了,他想要亲近我的欲望越来越明显,我都不着痕迹的避过了。我知道他的意思,可是我对他并没有那种暧昧的感觉,所以最近也渐渐跟他疏远了起来,没想到再见竟是这种场面。

室友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开我跟他的玩笑,从他们的话语中,我才知道这顿饭都是他订的。这家餐厅的环境优雅,一看就价格不菲,我原本就想着自己割肉请他们吃一顿好的,可是现在竟然是有些尴尬。从他们的言语中,我隐隐猜测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中途我借着上厕所的名义溜了出来,准备去把账结了。要是对人家没有那个意思,还是离得远些好。

结完账往回走的时候,另一侧的包厢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一个年轻男人狼狈地在我面前倒下,像是喝得有点多,有些站不稳。里面的人出来,也是一个男人,一身装束板正,比地上的男人显然要大一些,仔细看还能看出来两人眉眼间有些相似。

我不想惹麻烦,准备绕过地上的男人走了,没想到他突然站起身来,堪堪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只好停在原地,就在我以为他要进去的时候,他一拳挥向另一个男人面门,两人很快就打成一团。我不知道里面为什么没有人出来制止,走廊上也没什么人,我彻底被堵住了去路。

堵住去路是小,被误伤是大。果然,担心什么来什么,就在我准备往后退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是谁的拳头,一下就击中了我的鼻梁骨,那拳头力道大得很,在那一瞬间,我没有感到疼痛,只觉得有些眩晕,然后就没有了意识。

小说《永生诡话》 第1章 赤乌手串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