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免费阅读 泽清长泽的小说免费试读

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墨流

主角:泽清长泽
新书推荐,《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由墨流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主角泽清长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是强大温暖的灵族灵女,一个却是跻身黑暗污秽的小妖王。泽清始终记得自己临世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浑身脏乱,追着蝴蝶误闯灵族圣地长泽湖的小妖王,她从他的身上窥见了不可语破的天机。“小妖王,跟我回灵族去吧,以后这圣湖长泽,便是你的名字。”长泽以为泽清会是他一生的救赎,可她却为平息自己的父亲引来的灭世天劫而牺牲,灵力身躯化作四件灵器,唯余一颗灵心被封九渊十万年。自此,长泽开始了长达十万年的执念。他是长泽,也是灵轩台的上弦。“九渊深处,尽为恶鬼,既然天道杀她,我也不必顺从。”...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4-28 02:07:23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9章

泽清再次走进灵轩台,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了。

上弦,这个奇怪的家伙再次只用一个眼神就让泽清难以自控的想要去探究清楚他的一切。

与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感觉不同,今日的灵轩台似乎格外的冷清。

泽清并未见到上弦的身影,这里的一切都收拾的井井有条,除了桌子上的两只一样的博山形香炉。

一只香炉半开着,里面的香灰被收拾了一半,剩下的还在香炉里冒着很淡的残香。

泽清闻出来这是她第一次到灵轩台时点的熏香。不知名的香,木质的香气中带着几分甜味,很温暖的感觉,与现在另一只香炉中燃着的香味想成巨大的反差。

是柏子香。

滞涩清苦的味道,把一个在密林青山中独行的背影带到了泽清的脑海里。

泽清惊讶于自己对这种香的反应,明明最喜欢的是前面那种,可为什么,最熟悉的却是后者呢?

灵轩台后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园子,各种各样的花热闹的挤满了整个园子,甚至在正厅转角处探出头来,只一眼便吸引住了泽清的目光。

上弦果然在这里,一动不动地坐在正中间的小凉亭下,望着这满园子的热闹,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嘴角蓦然噙起了笑,眼睛里迸出来的光让泽清想到了那天他看向自己时的眼神。

炽热的灼人,却又带着自持隐忍的希冀的光芒。

泽清移不开了眼睛,这样的他让她觉得熟悉的奇怪,却又陌生的让泽清不得不一次次推翻自己的猜测。

太阳的光很温暖的泼洒在了他的身上,光束中一颗颗小尘埃紧挨着欢快的跃动着,恰好风也吹了过来,风中裹挟起凋零在地上的花瓣,沾着泥土的气味,在风里共舞,她们是彼此的玩伴。

他只有他自己,坐在太阳下,坐在清风里。

坐在一片热闹中,却把他淡淡的欢快显得更加落寞起来。

他既不去主动拥抱温暖,也不去刻意的感知周围的美好。

他有着他自己的世界,而周围的一切只是那个世界的衬托。

“泽清?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上弦知道泽清过几日会找他来修复心火石,商议回一趟灵族的事情,却不曾想她会来的这么快,快步起身向她走来。

泽清看得出,上弦脸上的欢喜远大于对于她突然到来表露出来的紧张。

“怎么?我想见你了,就来了?”

“......没怎么。”上弦不自然地想要扯出一个笑,却又意识到了什么,瞬间变了表情,“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吗?横渠呢,他怎么没有送你一起来啊?”

“我一个人来的,最近有小妖在人族作乱闹事,你家横渠兄去解决了,还有问题吗?”

泽清边说边拉着上弦的手腕走进了凉亭一起坐下。

“我啊,在九渊里封了十万年,所知所感,不是死物便是邪灵,像这样有个地方可以去,有个人可以去找,就像今天这样,偶尔可以慢慢的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一路上,温暖的太阳,满眼的鲜活,即使这些都不属于我,也与我无关,可就是感觉很美好,平淡的美好。”

泽清的眼睛里藏着光芒,是对这些向往的光芒,她柔柔的看着眼前的同样用温暖的目光回望着她的上弦,她说的话很长,带着俗世的真挚。

上弦的双眸映着她眼中的光亮,也变得柔和了起来,脸上慢慢挂起了带着淡淡的笑意,耐心的听着这样的,闲话家常。

“上弦,你或许不能理解,我却很是欣慰,十万年前牺牲的不只有我一个,只是我的死亡,比较漫长罢了。”泽清目光不散,语气仍是带着暖意,并无任何悲苦。

“十万年前面对浩劫时,我们灵族选择牺牲自己承担重责,把未来的希望寄托给更加温良坚韧的人类,现在看着她们这样的欣欣向荣,一派繁盛,有自己的文明,自己的世界,上弦,这样的天地,即使不再有灵族,也很不错。”

泽清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带着花香的空气。

她突然想,就这样只是养养花,喝喝茶,晒晒太阳,再有几个不多的好友或亲人爱人坐在身边,好像生命和时间或长或短,也没有那么多计较了。

睁开眼又毫无意外地撞上了上弦独有的那种复杂灼人的神情。

“......上弦,说话。”

“说......什么?”

“说说我说了这么多,是要教给你什么?”

“你是想说,想说天地恒久远......”

“小灵使,这可是你家的祖宗对你苦口婆心,谆谆教诲的第一堂课,你可要认真回答,不然,可是有惩罚的。”

“泽清,大火有烟瘴,大水有阴沟,这世间万物皆有缺陷,你能从缺陷里面感知美好这样很好。”

上弦说的一本正经,角色转变之快,老成到让人咂舌。

“就像是人类,本来并没有什么力量,甚至一直被认为是三族最弱的,但是现在,却也只有人族和这天地共同繁荣着。灵族的选择是正确的,真正的强大并不是力量的高低多寡,而是在于他的心志是否坚定,弱水亦能穿石,为了心中的那份守护而坚定下去,永远都是正确的。”

“嗯,你说的很好,孺子可教嘛。”泽清不自然的眨眨眼睛,还握着上弦手腕的一只手的食指不自觉的在上弦手背上摩挲着。

上弦说的,好像有些文不对题,但又是十分有道理的感觉,能怎么办呢,当然是也要接下去啊。

“这里的人,很不错的,这样存在着,很伟大。”

“这里的人确实很好......”

上弦的嗓音透着压抑,用空着的一只手给泽清倒着茶,另一只手极不自然的抽动着自己的手腕,原本以为泽清一定会像以往对他的逗弄一样,反手再次握住。

可是泽清却是察觉到他的动作之后,很快的松开了手,接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拿起斟好的茶细细的品着。

上弦看着泽清,一时失语。

最后还是忍不住细细的嘱咐着,“这里的人确实很好,但是毕竟你刚到这里,还不熟悉,灵轩台距离祭灵司还很远,人多车急的,你在路上万一磕了碰了,你又不能施展灵力,但时候你一个人可怎么办?”

果然,话题又被他扯回来了。

“上弦,即使在人界,我也是祖宗辈的呀,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么狼狈?”泽清反驳道。

“在这里,你的灵力确实很强大,但不能施展出来,就和普通的小姑娘没有什么两样。”上弦寸步不让。

“......好吧,下次,下次我一定注意。要是哥哥实在没时间,可否劳烦灵使大人亲自去接我啊?”

“你,很喜欢这里吗?很喜欢灵轩台?”

上弦的眼睛里带着对答案的期待,不论是这大到难寻边界的人族,还是这方寸之地的灵轩台,都是他花费了十万年亲自为泽清建下的。

这天地间的每一处都有他为她留下的痕迹。

“嗯,喜欢啊。”

泽清并未去看上弦眼睛里的郑重,只顾着环顾着四周,每一处都是她恰好喜欢的样子。

这才注意到从亭子再往里面看,还有一方小小的池塘,欢喜的走了过去,池塘里养满了锦鲤,这样处处的热闹,实在与上弦的性子不相符。

“上弦,这里很好。”泽清笑意盈盈的看了一眼一起走过来的上弦,随后背身弯下腰拨弄了一下池塘里的水,惊动了几条小鱼。“我很喜欢这里,喜欢到,我都不想回九渊了。”

泽清最后的话半开玩笑似的说出后,便开始逗弄着池塘里正游得欢快的小鱼,身后的人良久没有声音。

泽清想,上弦既然是灵使,对她刚才的话应该是责备和不敢苟同的吧,即使是玩笑似的说出,身为灵圣的她也不该有半分这样的想法。

“泽清,你喜欢这里的话,可以一直住在这里。”上弦蹲下身去,和逗弄鲤鱼的泽清平视着,认真地说着任谁也不会赞同的话。

“你不想回九渊了,就在地面上自由的生活下去吧。”

上弦的眼神坚定虔诚,仿佛他说的这些都是可以轻易得到的,认真地让人不能轻易地去质疑。

泽清回望着上弦的眼睛,他这次,没有丝毫的闪躲。

不论是十万年前还是再次临世的现在,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她说起这些词语,喜欢,自由和生活。

上弦的这双眼睛时而空洞,时而热烈,却都是那样的神秘,像是一个有着强大吸力的黑洞,让人忍不住想要进去探究一番。

她感觉得到自己内心陡然升起的火苗,同样和上弦一样,总会在某个瞬间把她的心烧灼的滚烫,她必须尽快扑灭。

按照自己喜欢的在地面上自由的生活吗?谈何容易?

妖王不弥的封天柱已经松动,若是不及时找回四件灵器,不仅没有谁再有能力封印妖王,到时候再次引来灭世大劫,就是她再可以幸运的留下一丝半缕的灵力回到九渊,都不会有任何的作用了。

“......上弦,我们还是先修复心火石吧。”

上弦并不再多言,凝聚灵力,重新召出心火石,泽清感觉到,上弦的灵力很浑厚,一定不像他平时展露出来的那样。

“上弦,你说像你这样可以随时召唤出灵器,是因为这心火石是我收好交给你的,可是那个打开灵柱封印顺利召唤出灵器的神秘人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泽清注意到正用灵力托起心火石的上弦的手不住一抖。

只是很微小的一个动作,更正常的应该是手上突然聚集起来的灵器的灵力引起的,可泽清却偏觉得与她的问话不无关系。

“应该,也是凭借某种媒介吧?”

“哦,对,那应该就是那块来自灵族的紫晶石了。”泽清带着试探的眼神看向上弦,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声苦笑,手上开始灌注灵力于心火石的裂纹之上。

“倒是我离开了十万年不长见识了,从前只知道灵族长泽湖里的晶石都是透明的冰白色,那这同出一脉的紫色晶石又是从何而来啊?”

上弦实在不知道再回答什么了,只能沉默的注视着心火石内部一点点充盈起来的红色光晕。

他又能回答什么呢?

说他就是那个十万年前的小灵侍长泽吗?可是他却从未有能力保护好她,甚至十万年之后也只能卑劣的选择抹去她的一部分记忆?

还是说那块承载了她的力量的紫晶石,是他自己擅自拿走的。可这块紫晶石为何找到了他?还能为他所用?

若能重回十万年前,这个问题,他同样想从她那里找到答案。

泽清却并不明了上弦这些因为心虚而引发的弯弯绕绕的小心思,只以为上弦不答话,还是因为她无视了他刚才的安慰。

毕竟十万年了,这小灵使并不知道他的话有多幼稚,但也是好心,实在不应该就这样装作没听见着小后辈好心安慰的话。

泽清凝神聚力,准备以最快的速度修复好心火石,她已经很久没有回灵族了,心火石的机会她不愿意拖下去。

“你不要这样急切,毕竟你现在的灵力并不浑厚,这裂缝修补完都不知道要何时才能再次凝聚,你这样着急灌入,小心伤了自己。”

上弦看着急速注入心火石的灵力,知晓泽清的心思,无奈的叹了口气,在此时,即使他能够帮她,也不能动手。

消耗泽清的现有的灵族的力量,也是他计划的一环。

泽清的本体灵力化作了四件灵器,即使灵心在九渊能够重新凝聚灵力,可和另外半身的邪灵鬼力相争,还要修补灵器,找到另外的三件,却也是自顾不暇了。

泽清并没有反驳,很听话的开始重新调整,闭眼凝神,开始慢慢的给心火石灌注灵力。

“上弦,给我准备一个果子,一会儿我想吃了?”

“......什么?”上弦看着面前的泽清,以及凉亭石桌上摆着的一盘苹果,一时间有些无语,只能听话的拿起一个,一边仔细的削着一半的果皮。

一边看着心火石的裂缝慢慢开始消失,直到再次恢复了她原本的光泽。

泽清缓缓地睁开眼睛,过度的灵力消耗让她一时间有些无力。只能示意上弦再次收好心火石。

上弦看出她的虚弱,不动声色的收好心火石,把削好了一半的红色近乎鲜艳的苹果递到了泽清的手边。

“上弦......”泽清推过上弦递苹果的手,把红色的苹果送到他的嘴边。双臂又撑在石桌上,即使是到这自己极度虚弱的时候,泽清还是选择要抓住机会。

倾身前移凑近上弦的一边,抬起头仰视着他。

声音因为一时的脱力而变得湿润软糯起来。

“这个你吃吧。”

“为......为什么,这个苹果是给你的。”望着眼前明明虚弱却仍是不忘逗弄她的姑娘,上弦还是难以抑制的觉得实在是难以抵抗。

“嗯,我知道啊。可是,我不爱吃红果。”

泽清说着就腾出一只手拿起盘中摆在最下面的唯一的一个青苹果咬了起来。

“可是,泽清......”上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红果更甜更好吃啊。”

“很奇怪,当然是红果更好吃了,但是,我却偏爱青果。”

上弦看着眼前把涩味的青果也能啃得可口至极的泽清,眼底的欣喜和恍然慢慢的蔓延开来。

十万年前,那个还是灵女的泽清说了同样的话。

他当然知道青果的晦涩,所以也只当是泽清为了安慰他,哄他开心的玩笑话罢了。

可是,竟然是真的吗?

即使青果晦涩难咽,她却也是真的喜欢。

小说《小祖宗她撩人不手软》 第9章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