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阴狐妻
《阴狐妻》小说主角胡初霜封青冥全文章节免费免费试读

阴狐妻羽落辰汐

主角:胡初霜封青冥
主角是胡初霜封青冥的小说是《阴狐妻》,它的作者是羽落辰汐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家三代与狐结怨,姐姐出生只笑不哭,长了一张狐狸脸,夭折入土那天来了很多狐狸。我出生时全家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到一只红狐窜进了家门,我出生的时间不对,或者说……我压根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我的命,是借来的。当一纸成契时,他和劫一起来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11 11:39:2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瞎子婆住在后山,深更半夜那后山阴森的树林里不知道什么动物在咕咕地叫,我心里挺害怕的。

硬着头皮跟他朝着后山树林走,到瞎子婆院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着的,里面黑布隆冬的,啥也看不见。

在院门口的时候我冷不丁朝他看了一眼,但他好像目光并没有放在我身上,我犹豫了下,还是把房门轻轻地推开了。

我想张嘴喊,但竟然没发出声来,而且踏过院门的时候浑身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也不知道怎么。

我觉得进门后就跟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里面感觉阴气森森的,特别寒冷。

后山没有通电,而且村里都知道瞎子婆不喜欢灯,平时屋子里也都是用蜡烛,进了院门后整个屋子里都是黑漆漆的。

不过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村民向来睡得很早,瞎子婆应该早就睡觉了。

我心里还挺疑惑,他为什么要让我来这里。

不过这时已经到了房门口,我现在门口正犹豫,但房间里刷的一下就亮起来了,给我吓得,脚绊住在门槛上。

我头顶上一个鼓鼓囊囊贴着奠字的影子伸张着就朝我扑下来,虽然来的很快,但我还是看清楚了。

寿衣,那是死人穿的寿衣!

那寿衣就跟悬挂在门梁上一样,一下笼罩下来盖在我的头上,我吓得大叫,慌里慌张的扑腾,但那寿衣就好像活过来一样。

不管我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挣脱,我就说觉得它在使劲的拉我,缠着我……

更让我绝望的是在后面,我好不容易挣脱寿衣,但是看房间里的情景时,我当时直接就傻眼了。

房间的四壁挂着穿衣镜,从那镜子里居然反射出来几个红影子,昏黄的蜡烛飘飘忽忽的摇曳。

房间忽明忽暗,而在我的身上那件蓝色的大寿衣挂着,就趴在我身上的那种,在镜子里我的脸苍白如纸。

身后有人叹了口气,那蜡烛就像是突然有什么东西给吹灭,也就是是从那昏暗进入那铺天盖地黑暗的时候。

我最后一眼看见面前的镜子上照出在我头后面杵着一张煞白的脸,像是扑着面粉一样,嘴角夸张的往上勾着,就在那寿衣上吊着,在对我笑。

当时看到这幅场景,我直接两眼一黑就吓晕了过去。

我醒过来的时候头昏昏沉沉的,有点晕乎乎的不知所以,但外面的天已经大亮,我妈让我喝几口老母鸡汤。

但是我看到里面黑乎乎的还飘着灰烬,就挺不解地看向我妈,想问话,但就在这时候瞎子婆走了进来。

“二丫头,给你招魂用的,你昨晚吓着了。”瞎子婆拄着拐杖走进来,咧嘴冲着我笑着。

喝下去后我感觉好了一些,我妈问我昨天发生啥了。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头皮有些发麻,下意识的朝瞎子婆看了一眼。

不过转念一想,我昨天晚上是怎么回来的。

我把疑惑问出来,没想到我妈就说,“昨天晚上你在院门口喊两声就没音了,我跟你爸出去的时候你就躺在门口。”

我妈说完后膜就懵了。

昨天晚上我不是跟他在一起,而且是去了瞎子婆家里吗?正是因为在瞎子婆家里我被吓到了,然后就人事不省。

难道是他带自己回来的?

我心里胡思乱想着,我妈补充了句,“霜,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看到我妈脸上急切的表情,我余光看瞎子婆,正当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时候,瞎子婆打断说,“昨个是我二丫头去她奶奶坟头上香的。也怪我这个老婆子考虑不周,她阴气盛,八成是冲着坟地里的东西了。”

说着,瞎子婆从兜里摸出一张叠成三角形的黄符递给我,说道,“你把这辟邪符戴上,只要不离身,一般的东西就不敢靠近你了。”

我道了声谢,接过了瞎子婆手里的符,不过想到瞎子婆屋子里我看到的场景,还有些心有余悸。

房间里的气氛不知道怎么,一下安静了。

我能感觉到屋子里充满了凝重的压抑,看我妈低头不语,我察觉不对,就问道,“妈,怎么了?”

我妈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你奶奶的遗像,又变了。”

我当时愣住了神,但随后心里有些发紧,虽然心里很好奇奶奶遗照变成什么样,但我这次没去奶奶家。

我妈说奶奶遗像比前两天变得更诡异了,相貌布满了白毛,而且嘴里隐隐地有尖牙露出来,那模样别提多渗人了。

瞎子婆是咱们村唯一的神婆,我们家现在发生的事全指望她,我跟我妈都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瞎子婆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我妈看出她有话,但好像在顾虑什么。

我妈直言不讳的开口道,“婆婆,有话你就直说吧,没什么可避讳的。”

瞎子婆沉默了会儿,叹了口气就说,“本来这些话我是不想说的,大妹子,我说的这话,你可不要往心里去啊。”

我妈默不作声,但还是点了点头。

瞎子婆继续说,“你们找上我,这也是天意,况且这件事又刚好发生在咱们村,既然让我碰到了,肯定不能坐视不管。”

虽然话这么说,但是瞎子婆的脸色很不好看。

“要是前几天我还不敢断定,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二丫她奶多半是成了不好的东西了。不然遗照也不会成那样。”

听到瞎子婆说这话,我心里挺不好受的,我妈低头不语。

这段时间她精神上也受了不少**,而且咱们家出的邪乎事,加上奶奶坟头寸草不生,我看得出,瞎子婆说这些话,我妈是相信的。

只不过相信归相信,我妈觉得委屈,低声说,“她活着的时候咱们对她好好的,你说她为啥去世了还要这样,难道就因为去世的时候我没喊霜儿回来吗?”

瞎子婆轻轻拍了拍我妈的后背,安抚道,“大妹子,你别这样。二丫她奶去世的时候虽然有些怨气,但按正常来说,死了不会这么折腾自家人的。”

瞎子婆意味深长的补充地说了句,“她现在变成这样,这里面恐怕还有其他的原因啊。”

小说《阴狐妻》 第十一章辟邪符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