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一章龙王流泪全文免费阅读(萧十三夏彤) 完结版

第一章龙王流泪陈十三

主角:萧十三夏彤
热门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是陈十三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十三夏彤,书中主要讲述了:二十年前,大伯离奇失踪,小龙滩海水一片血红......我爹说,他要去找寻真相,可等他回来时,只留下一具漂浮的干尸。二十年后,我大学毕业了,还是一头撞了进去.........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12-23 00:50:11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二章血红的海水

虽然我大伯接受了十几年的科学教育,但是村子里的故老传说,却深深的扎根在他的骨子里。

一听说龙王爷落泪,我大伯也有点傻了。

面对着跪倒一地的老人,我大伯有点犹豫,但是在他的背后,还有年轻一辈不甘于现状的村民,和耗了无数个日夜的建筑公司的人。

我大伯知道,绝对不能这么半途而废。

不过龙王爷流血泪,这件事对于村民来说,非同小可。我大伯带着村民和建筑公司的负责人,马不停蹄地来到龙王庙,果然见龙王像的双眼里,流下两道暗红色的泪水。

建筑公司的负责人说道:“一定是那些老人不愿意我们动工,故意装神弄鬼,做的手脚。”

一听这话,我大伯有点不悦,但是一个雕像眼里流血泪,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就事实来看,那建筑公司的负责人说得的确也有道理。

我爷爷拉着大伯的手,说道:“顺和呀,你看看清楚,因为这小龙滩,龙王爷都流血泪了,要是再不收手,龙王爷降下罪来,十里八乡都要受到牵连啊。赶紧住手吧,不能再错下去了。”

但是我大伯固执的性格与我爷爷如出一辙,不同的是,两个人一个封建传统一个崇尚科学,就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见我大伯不同意,我爷爷大怒道:“顺和,你要是再敢打小龙滩的心思,我就当场撞死在你面前!”

爷爷这话说得声嘶力竭,连建筑公司的人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爷爷以死相逼,工程只好停了下来,但是我大伯却从来没有放弃过改造小龙滩的信念,因为这是带领村民致富的惟一途径。

工程队的负责人带着礼物几次三番来找我爷爷,我大伯也做着他的思想工作,但是我爷爷就像铁了心一下。

“什么都好商量,但你们要炸掉小龙滩就是不行,小龙滩被炸掉之时,就是我跳海之日。”

面对我爷爷的油盐不进,工程队的负责人和我大伯偷偷地商量了达成了一个计划,那就是趁着夜晚偷偷出海,等村民发现了,船已离港,他们谁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

一开始大伯担心爷爷的安危,并不同意,但是工程队的人告诉我大伯,现在如果半途而废,损失太大了,之前投入的那些钱,就全都打了水漂。

更何况还有几个蛙人失踪,不管生死,总要找到才行,不然家属那边没有办法交代。

听了这话,大伯方才咬了咬牙,点头答应。

说到底,大伯是不相信爷爷真的会为了小龙滩跳海的,小龙滩的改造工程如果成功,爷爷必然能原谅他现在的行为。

当晚,大伯带着同村的夏老六还有工程队的人,开着装好炸药的工程船就出了海。

码头的响动早就惊动了熟睡的村民,当爷爷带着大伙来到码头时,几艘铁皮船已然离港,气得爷爷吐了一口鲜血。

当晚,海面上的海水全都变成了血红色,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气,十里八村都闻见了。

爷爷和村民在码头整整等了一夜,却并没有等到爆炸声,直到第二天下午,出海的船也不见回来。

从来到码头,爷爷就没有说过话,此时,他坐在石头上,看着天,众人发现他脸上老泪纵横,心里咯噔一下,都知道,可能是出事了。

直到傍晚时分,血红的海水慢慢变得淡了,远远看到海面上回来的一条铁皮船。

虽然去了五条船,回来的只有一条,但是这足以让等在码头的村民欢喜雀跃。

等到那铁皮船靠在码头上,大家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那船上居然没有人!

村民们跳上船去寻找,每个角落都找遍了,终于在船舱里发现了全身是血的夏老六。

他早就昏迷多时,众人七手把脚地把他从船上抬了下来,放到爷爷身前,把他救醒。

夏老六醒来第一句话就厉声大叫道:“龙王爷发怒啦,龙王爷发怒啦!”

叫了这两声,又昏了过去。

这两句话,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傻了。

从夏老六口中得出的信息,足以说明,剩下的人,全部都被龙王爷给收走了。

当下,所有人都向着海面跪拜,连连磕头。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提炸毁小龙湾的事情,不仅如此,连后来出海的船,也都远远绕过那个诡异的滩头。

后来有人统计,就那次事件,死亡的人,足足有二十七人,到今天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而夏老六恢复了意识之后,把进入小龙滩的经过忘得一干二净,别人问起来,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过他当时的那句“龙王爷发怒了”,像一个魔咒,压在所有村民的心头。

从此之后,爷爷就变得沉默寡言。

从那件事发生之后没多久,我就出生了。

那一天正是十二月初一,小龙滩区域的海水,通红通红的。

当时爷爷用我的生辰八字掐了一卦,立马脸色大变,把写着我生辰的红字往桌子上一按,而后取笔在家谱上写了两个字——“十三!”

我是辰时出生,正好那年还是龙年,但是爷爷却把我在家谱上的生辰改为卯时。

当时我听我妈跟我这么一说,非常奇怪。但是爷爷知道之后,把我妈数落了一顿,而后语重心长地告诉我,这件事不能跟任何人讲。

自我出生以来,就感觉爷爷的性格有点怪异,很少说话,大多数时候,就是坐在南门口的小凳子上,看着天,抽着烟,一抽就是一天。

年幼的我实在想不明白,爷爷这是在看什么,有时候问,他也不回应。

每每在这种时候,我妈就会把我叫到一边,不让我打扰爷爷。

虽然不明所以,但也习以为常。

说来也奇怪,虽然爷爷的性格孤僻,似乎从不愿与他人来往,对人的态度也冷淡,但是我家的客人都一直不绝。

几乎每天都有一些人来我家,陪着爷爷坐在院子里,随意聊着什么。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沉默着看着天,抽着烟,一抽就是一天。

我爹和我三叔每天都驱着爷爷用了一辈子的木船出海,随着潮涨潮去出海作业。小时我很奇怪,我们家的船为什么跟别人家的不一样。

而且,别人家的船每次回来,都满载海货,把船压得海水都能没过甲板。

而我爹和我三叔却不是那样,每每都是怎么样去,就怎么样回来,船上连半条鱼虾都没有。回来后就跟我爷爷关在一个屋子里,不知道说什么,说到半夜方才出来。

虽然如此,但是我们的生活并不拮据,反而相比其他人还要宽裕许多。

这一点在长大之后,我就越发好奇,想不通每天的花销是哪里来的。

但是只要生活习以为常,怪异的事情就会被觉得稀松平常。

直到我十三岁那一年,我们村发生了一件大事。

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二章 血红的海水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