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我娘是个傻女
【爆款新书】我娘是个傻女 秦玦胡端公小说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我娘是个傻女舞独魂灵

主角:秦玦胡端公
独家小说《我娘是个傻女》是舞独魂灵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悬疑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玦胡端公,内容主要讲述:十八年前,我娘顺着黄河流浪到了九星湾,村民都把她当做傻女,将她糊里糊涂的许配给了村里的老光棍。结婚没多久我娘就生下了我,生我当天因难产而死。没有人知道我娘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她怀的到底是谁的孩子。十八年后,我为我娘开坟,在她的棺材里找到一片龙鳞.........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3-20 14:07:41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求助

捞尸遇见了死倒抬棺,让水猴子怕的不行。

死气白咧的想留在店里过夜,直接被胡端公拒绝了。

  “老胡,那可是八个死倒啊,你确定我能熬得过今晚?”水猴子可怜巴巴的问道。

  “死倒忙着抬棺,哪有功夫搭理你。”

  水猴子还行多问几句,胡端公打开门把他赶了出去。

  等水猴子走后,我问胡端公死倒和棺材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倒是水下八仙。”

  “那棺材呢?”

  “水下八仙,黄河行棺,棺材里是谁还用猜吗?”

  “难道,棺材里是黄河大王?”

  “嗯。”

  胡端公一直相信坎卦的另一水是黄河大王,却怎么也找不到证据。

  现在,水猴子的故事恰好验证了他的推测。

  死倒怨气深重,如果村民只是被洪水淹死,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死倒。

  更不可能毫无理由的去抬一口棺材。

  黄河大王被白塔镇压了不知道几百年,日夜承受着村民的诅咒,天天看着对岸黄河娘娘的香火,必然怨气滔天,也只有它才能把人变成死倒。

  胡端公说,黄河大王现在被困在棺材里出不来,只有找到黄河令它才能破棺而出。

  “黄河大王能找到黄河令吗?”我问道。

  “不可知。”

  别说黄河令,我们到现在对黄河大王到底是什么精怪也还是一无所知。

  白塔没有任何线索,当地也没有流传下来与之相关的故事传说。

  “那现在我们打算怎么做?”我问道。

  “兵行险道,先把那口棺材捞出来。”

  “棺材捞出来之后呢?”

  “把黄河大王重新镇压。”胡端公语气坚决的说道。

  “咳咳......胡端公,这事你做不来吧?”

  胡端公有鳞做的罗盘,锁定棺材的位置他可以做到。

  只要锁定了棺材的位置,他也有对付死倒的手段,但是封印黄河大王他就真没办法了。

  要是有镇压黄河大王的本事,当初他也不会在李家被柳青漪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这事必须请人出手,这个人就是黑衣女人。

  “她,真的能镇住黄河大王吗?”我有点担心的问道。

  “其实我也不太确定,能与不能,你今晚去和她谈谈就知道了。”

  “为什么是我去谈?”

  “哼,当然是你,除了你,还有谁请的动她。”

  胡端公要我先去眯一会,等到了晚上再和我一起去请黑衣女人。

  可是,想到要去和黑衣女人见面,我哪里还睡得着,不到十一点就催促着胡端公出发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正是九星湾。

  到了地,胡端公在河岸上摆上香炉,要我先上香。

  “烧几根?”我问道。

  “随便你烧几根都行,只要是你烧的香,就算烧错了她也不会怪你。”

  我想了想,还是迟迟拿不定主意。

  烧香最忌讳烧错,烧错了香不仅不会得到回应和祝福,还会因为对神明不敬惹祸上身。

  除此之外,烧错香有时候还会给祭拜的对象带来业报。

  譬如你拜得是去世的人,也就是鬼,烧的却是敬神的香,那么他不仅不会因你的香火得到好处,还会因你的香火不得安宁。

  最终,我想了又想,依着我的本心取出了三根香**了香炉。

  神三鬼四,三根香代表神明。

  黑衣女人没有影子,胡端公又说她不是鬼,那么在我心里她就只能是神。

  神无影鬼无踪,神也是没有影子的。

  还好,香火正常燃烧,没有丝毫异状。

  我跪在香炉前,手里握着她送我的玉佩,安静的等待她的出现。

  今晚的月色很好,照在水雾上,像是笼上了一层烟沙。

  在水猴子的故事里,午夜的黄河阴森可怖,可在我面前的黄河,似乎变得格外温柔。

  等了约莫一刻钟,我听见黄河深处传来轻轻的水声。

  黑衣女人撑着乌篷船在水雾中缓缓现身......

  一切就和我梦里的一样,船靠了岸,她依旧站在船头。

  深邃的眼神,透着一丝疲惫。

  第一次见她,她给了我很大的压力,让我感到害怕。

  等到第二次在古墓见她的时候,我就没那么害怕,甚至还有种亲切的感觉。

  今天是我第三次见她,那种亲切感更加强烈。

  我不知道她是谁,也没见过她的样子,但是她却知道我娘的事,因着这一点就令我对她生出亲人的感觉。

  “你来找我,何事?”黑衣女人开了口,和以往相比语气温和了许多。

  “为了黄河大王。”我说道。

  “这事与你何干?”

  “如果不把黄河大王重新镇压,一旦给他找到了黄河令,两岸百姓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人类的死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黑衣女人冷冷的问道。

  “胡端公说,你传我阴阳之道就是为了帮我逆天改命,要逆天改命就要立功德。如果能把黄河大王重新镇压,功德也会算我一份。”

  “这功德你可以不要。”黑衣女人依然不为所动。

  “上天有好生之德,灵物修行尚且知道济世救人,我身为人类,难道就能眼睁睁看着两岸百姓生灵涂炭吗?”

  我一口气把话说完,但是她的眼神却越来越冷。

  “我从来不知道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只知道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回去吧,这件事我不会答应,除非你自己有危险,别人的死活与我无关。”

  说完这些话,乌篷船掉头驶向河心。

  直到乌篷船没入寒雾消失不见,也不见她回头再看我一眼。

  胡端公早在我上香的时候就远远的避在一边,看到乌篷船离开,走到我身边问道:“她答应了没有?”

  我摇了摇头。

  “走吧,凡事不必强求,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胡端公还是坚持要把棺材先从黄河里捞出来,与其放它在黄河里成为潜在的致命威胁,不如趁它还没有找到黄河令之前,让它离开黄河。

  无论黄河大王到底是什么,有一点可以肯定,它绝对离不开黄河。

小说《我娘是个傻女》 第十六章 求助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