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豚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在我们村有个很深的忌讳
经典小说《在我们村有个很深的忌讳》全文免费阅读

在我们村有个很深的忌讳夜白

主角:石晓晓饶夜炀
主角叫石晓晓饶夜炀的小说叫《在我们村有个很深的忌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夜白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在我们村,清明节时家里成年的小辈都要去上坟,还得在坟头压纸,可我给奶奶上坟的时候,却把纸压错了坟头……...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2-01 13:44:16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 章节目录

我抱着布包,茫然的站在门口,搞不明白爷爷为啥突然让我去看脏。

“快走吧。”爷爷跟那对夫妻说:“你们的情况耽误不得,”

那对夫妻也是真信爷爷,听爷爷这么说,赶忙拉着我走了,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出了村子。

夫妻两个敬重爷爷,对我也很讨好,我都没法说出我啥都不会的话来,只能应着头皮跟着他们走。

路上,他们跟我说了自己的情况,男人叫孙立学,这次出事的是孙立学的妈妈。

“我们家一直供奉着仙儿,听我妈说这仙儿还是你爷给请回来的,逢年过节的上上香,也不用干别的。”孙立学说:“前几天我妈晚上睡觉做了个梦,梦里有个人说自己我们家的仙儿,他跟我们家约定的时间到了,让我们给他上柱香,烧点纸钱,然后把他的牌位给烧掉,它就能从我们家离开。”

供奉家仙,有的跟我家一样,弄张红纸或者黄纸写上家仙的名字贴在墙上,有的就需要正经找个牌位,把名字写到牌位上,像是供奉先人一样。

一般来说,如果孙立学按照那仙儿说的去做就不会出事,现在出事肯定他们没照办。

果然,孙立学叹口气,苦着脸说:“请仙儿不容易,我信这个,有个仙儿在家总归心里踏实,我不想让他走,就好好给他上了香烧了纸钱,不过没舍得把牌位烧掉,我想着不把牌位烧掉的话他没准不会走。”

我忍不住皱眉,“那孙奶奶出事跟这事有关?”

按辈分,我得管他妈妈叫一声“奶奶”。

他点头,“大概三四天前我妈就开始头疼,全身没劲,但是老人年纪大了,有个头疼脑热的挺正常,我也没往别处想,就带她去县医院拿了药。”

说到这里,他的表情变得惊恐起来,“昨天夜里我正睡觉呢,孩子突然嗷嗷的哭,我拉开灯一看,我妈盘腿坐在床上,一只手掐着我闺女的胳膊,恶狠狠地盯着我,说我害她错过了时间。”

孙立学打了寒噤,“你是没见到当时我妈那发狠的样子,硬生生的给我闺女的胳膊上掐出来一道紫印子,还说让我们来找你爷爷,让你爷爷赶紧把他送走,不然就要掐死我闺女。”

我眼皮一跳,诧异道:“他主动让你来我爷的?”

“对。”孙立学笑着跟我套近乎:“听我妈说,这仙儿还是你爷爷给请回来的。”

我心头一跳,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大对,可到底是什么不对我又没个思绪。

孙立学家离我家还挺远,他们夫妻俩骑自行车轮流带着我,两个个多小时后才到他家。

进门后,我就看见孙立学的母亲正躺在床上,看孙立学回来了,问他:“石三根没来?”

孙立学指着我说:“石叔说他有事来不了,所以就让他孙女过来了。”

孙立学的母亲一听是我爷让我过来的,立马冲我笑了,问我该怎么办?

我心想:我哪知道怎么办?

“有空屋吗?我得准备点东西。”正为难的时候,我想起爷爷给我拿的这个布包,先看看这里头都有啥再说。

孙立学把我领到西屋门口,我进去后把门关上,窗帘也都拉上,然后打开褐布包。

布包里面放着几张画的乱糟糟的黄纸,纸下头是个塑料袋,装着一袋子土,土下压着一枚桃木扣子和一张皱皱巴巴的作业纸,纸上详细的写了怎么用那些东西。

黄纸需要在晚上九点的时候,在孙立民母亲的头顶烧掉,黄纸烧完后再烧点之前然后就着纸钱的火把牌位烧掉就成了。

塑料袋里装的是那仙儿的坟头土,得让孙立民天黑后把坟头土扬在那仙儿的坟前。

牌位烧完之后,孙立学的母亲要是还不行,就把桃木扣子摁到她的后脑勺上。

我仔细的看了好几遍,确定爷爷只写了这三步,这也太简单了,孙立民自己就能干,爷爷为啥非得让我大老远的过来一趟?

我不敢跟孙立学一家说太多,怕被他们看出来我啥都不会,一直在屋子里熬到晚上八点多才出去。

我按照纸上写的方法,先让孙立民把坟头土送回去,等他回来后就开始烧黄纸,然后烧牌位,在烧牌位的时候,孙立学的母亲就开始捂着肚子在炕上滚,嘴里哎哟哎哟的喊着疼,等到牌位烧完,她满头是汗的瘫在炕上。

这应该不算是异常吧?

我刚要把桃木扣子装进兜里,孙立学的母亲突然扭头看向我,直挺挺的坐起来,双手掐着身上的被子,青筋都爆出来了,嘴巴开开合合,在无声的说着啥。

我听了半天才听清楚,她在说:“你爷爷要出事,快回去。”

说完这话,她翻着白眼摔到床上,而在她倒下的时候,鬼仙那张带着面具的脸在她身后的窗户上一闪而过。

是鬼仙在提醒我?

我瞬间紧张起来,连忙给孙立学的母亲检查了一遍,确定她只是晕过去就拿上布包,边往外走边说:“你家的仙儿已经送走,我先回家了。”

孙立学追上来,热情的说:“天都黑了,你住一宿再走?”

我说了几声“不用”,实在是没心思跟他解释,直接甩开他的手往村外跑。

想着爷爷这段日子的反常,我心里愈发急躁,恨不得立马就能回到家。

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嗓子干的都快冒烟了才停下。

周围黑漆漆的,两边都是庄稼地,前后也看不见点灯光,不时有夜猫子叫唤两声,我咽口唾沫,搓着胳膊,后知后觉的开始害怕了。

“仙家?”我试探着叫了声。

“我在。”随着声音,他走到我跟前,在我的背上轻拍两下,道:“别怕。”

我大喘口气,有他在身边,心安了不少,重新拖着跟灌了铅似的腿往前走,问他:“你说,我爷爷是不是故意把我支走的?”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事不对,只是当时脑子乱糟糟的想不明白,直到刚才才有些明白,爷爷是借着这事把我支走。

他今晚肯定是要在家里干啥事,想到这里,我心里更急了。

鬼仙不远不近的跟着我,闻言颔首道:“是,他今晚就要用他养的小鬼对付黄皮子。”

我脚步一顿,惊道:“今晚?为啥是今晚?”

爷爷咋没告诉我呢?

“石三根养的小鬼就是红丽流产的那婴儿,今晚是那婴儿的头七。”鬼仙看向我。

小说《在我们村有个很深的忌讳》 第011章 头七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