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凤倾天下:狂妃来势汹汹

更新时间:2018-12-04 17:10:22

凤倾天下:狂妃来势汹汹 连载中

凤倾天下:狂妃来势汹汹

来源:微小宝作者:南宫锦分类:言情主角:叶蓝茵宋诸铭

主角是叶蓝茵宋诸铭的书名叫《凤倾天下:狂妃来势汹汹》,它的作者是南宫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天下是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松了口气,正好她也确实有话想跟他说,便往前走了几步,“王爷深夜唤小鱼来此,定是有事要交代?”

“你确实聪慧!”宋弈晟点头,指了指边上的凳子,“坐吧!”

“奴婢不敢!”

“有什么敢不敢的,如今在这王府里,什么奴婢,什么王爷!”他讥讽的说,“让你坐,便坐!”

他都这样说了,蓝茵便在一旁坐了下来。

烛光摇曳,映衬着他的脸,忽明忽暗。

“安福说,你让把所有的餐具都换成银制的?”他淡淡的问。

“王爷已经这么做了!”她微微一笑,他比自己还要先想到。

他沉默了会儿,忽然开口道,“你是想要将落穄子带入府中吗?”

听到他这样问,顿时蓝茵大惊。

这件事,除了她自己以及落穄子本人,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晓,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太过震惊,掩饰不住脸上的惊讶,宋弈晟轻笑,“能让落穄子做出这样两幅人皮面具,本王不知道你与他有怎样的交情,但是你这么有信心要调养好本王的身体,非落穄子不能成!”

“王爷睿智!”她不得不服。

突然觉得,很多事是有因必有果的!

当初自己看穿了他的聪慧和能耐,提点宋诸铭提防,在当时的立场来说,原也没有错,而宋诸铭听了进去,防他甚至害他,确实是保住他自己的地位。

可是也恰恰因为如此,如今宋弈晟腹背受敌,她举步维艰,算起来,一切倒是当初自己的那些话造成的。

真是因果报应不爽啊!

“本王若是睿智,就不必把你叫来了!”他摇了摇头,“本王想听一听,你如何把他带入府中?”

没想到他所问的,恰恰正是自己在思虑的,这样直截了当的问出口,倒是省了她不好开口相问了。

“这也正是我所顾虑的!”她想了想,抬起头,眼睛盯着宋弈晟,轻声的问,“奴婢听闻,王府应有密道通往府外,不知传言是否属实?”

宋弈晟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变化,他摸起桌上的减到,慢条斯理的拨弄着灯芯,烛光跳了跳。

“既是传言,多半都是妄言!”他的声音轻飘飘的,让人分不清几分是真。

“传言也并非都是妄言,所谓空穴不来风。更何况,勿论王府,就是寻常大户人家为了防盗防贼,有密道也是众人皆知的秘密。”她顿了下,“或许,时至今日,王爷依然信不过小鱼?”

宋弈晟挑眼看她,眸色淡淡,“啪”灯花剪去,顿时屋子里稍稍亮了许多。

“并非本王不信你,只不过……”他顿了下,“确实没有!”

蓝茵眉心微蹙,没再开口,只是静默的看着他,目光显然犹疑不信。

“王爷……”她幽幽一声,近似叹息,“这是关乎您身体的大事,您可以瞒我,不信我,但是,您瞒不了自己!”

说完,她站起身毫不犹豫的往门口走去。

“站住!”宋弈晟唤道,“做什么去?”

“王爷既然说没有,奴婢也没有别的法子了,留下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去睡!”她淡淡的说。

“燕小鱼!”他声音多了几分严厉。

蓝茵站住脚,转身,“王爷还有何吩咐?”

两人对视,一时间竟然彼此无言。

034、秘密

“罢了,你去吧!”良久,他叹息一声,似乎有几分无奈。

蓝茵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沉默,离开。

她出门的时候,和守在外面的安福对视了一眼,察觉安福似乎有话想说,但是到底只是看着她,什么都没说。

她不懂,难道宋弈晟对她还是心存疑虑,还是为了什么?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请落穄子此言并非玩笑,可是依旧不肯说。

如果让她相信王府没有密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至少他的态度,表明了是在犹疑。那……为什么?

蓝茵离开以后,安福就推门进去了,看到自家主子坐在那里,身影看上去那么落寞,孤单。

烛光倒影下,形单影只就是这般吧!

“王爷……”安福忍不住唤道,站在门外,屋里的话并非一点都听不到,更何况,他有心,就更加听的真切。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宋弈晟淡淡的说。

虽然知道,可安福还是要说,“王爷既然知道,为什么不索性告诉她?”

抬眸看了他一眼,宋弈晟眼底似有笑意,“你倒是对她信了?本王记得,你不是从来不喜她的么?”

安福一点没有否认,“是,老奴承认,确实不喜这女子,但是这些日子的相处,点点滴滴安福看在眼里,小鱼倒是真真的为了王爷好!”

“安福,你不喜欢她,除了不相信,觉得她是细作,还有别的原因吗?”想了想,他突然问道。

宋弈晟这么直截了当的问,倒是让他微微一怔,顿了下,旋即犹豫着回答道,“有!”

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怕他不高兴,然后说,“其实,老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此女子没有好感,也许是有偏见,但总觉得她像那个人!”

他没有去问他是哪个人,那个人,他们心知肚明。

原来,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感觉,就连安福,都有这样的感触。

“是啊!”叹口气,他道,“安福,去给本王倒口水来,渴了!”

“王爷,夜深了,不如回房休息吧!”安福提醒道。

这里毕竟是厢房,平素又不住人,哪里来的茶水。

他这一说,宋弈晟才算回过神来,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点点头,“是啊,那……回房吧!”

说着站了起来,看他真的没有别的打算,安福开口,“王爷,您的身子最近愈发的不好了,那魅姬什么来头,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算她没有毒害王爷,也绝对没有什么好心思,这等情形,这等时机,若是有神医落穄子能为王爷医治,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可是王爷您……”

“本王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闭了闭眼,似乎不想再说下去。

安福沉默了下,看着他走向门口,跟在身后走了两步,“王爷,如果您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那个出口,何妨另造一个出口?”

“什么?”他顿住脚步回身,有点惊讶。

“其实本来,那出口就是出了事以后后建的,您忘了?先前的出口虽说已经堵了,但重新打开,也不是什么难事。”安福想了想,“这件事,不如就交给奴才去办!”

“去吧!”沉默了会儿,他摆了摆手,算是默许了,“只是现有的出口,不许堵了!”

安福眉梢皱了皱,终究还是忍住了。

…………

蓝茵一夜未眠。

回去以后想了整整一夜,既然宋弈晟不肯说密道的事,自己如何才能将落穄子引进来?

就算有易容术,也不能频繁的进出,总是会引起怀疑的。

或许,能从安福下手?看样子,除了宋弈晟,他应该是唯一知道这王府密道的人了。

正想着,突然见到柳儿匆匆忙忙的跑过,叫住她道,“柳儿,你慌什么?”

“小鱼,哎!小鱼你怎么在这里啊?乱了套了,王爷出事了!”她惊叫道。

蓝茵心头咯噔一下,一把拉紧她,“什么,你说什么?出什么事了,你说清楚!”

“王爷吐血了,你还愣着干嘛,我就是找你来的!”一把反抓住她的手,就往前冲去。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好端端的,宋弈晟怎么会吐血了,难道说魅姬?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就是那个女人。

不及细想,已经冲到了宋弈晟的房间外,她站到门口,看见安福站在里面,一抬头看她,招了招手,“小鱼,进来伺候着!”

魅姬果然在,坐在床畔,一脸正色的给宋弈晟把脉,面色有点奇怪。

她心头不由得升起一股无名火,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难道还由得这个女人兴风作浪么?

如果是她,现在装模作样的是什么,如果不是她,平日里把的都是些什么脉!

若是在前世,她一定毫不客气的上前一把抓住魅姬的手腕把她丢出去,可是现在,她只是一个婢女,没有这个资格。

压住火气上前,她道,“安管家,王爷好好的,怎么会吐血的?”

摇了摇头,安福道,“王爷早上起床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喝完药,刚要吃早膳,就……一切,等魅姬姑娘把完脉再说吧!”

蓝茵看了一眼那床,小声的说,“安管家,小鱼虽然愚笨,但是就算在我们乡下,一个大夫看不好,也会请几个大夫多看看的,只有魅姬姑娘一人,会不会太辛苦了?”

这时,一直沉默把脉的魅姬,眸光淡淡的扫了过来,声音清清冷冷,“你的意思,本姑娘是招摇撞骗,不会治病了?”

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蓝茵立刻转身朝她,“小鱼当然不是这个意思!魅姬姑娘是大夫,而且是出了名的好大夫,这个是云阳王都肯定的,可是素来给我们王爷瞧病的那些御医,就不是好大夫了么?”

顿了下,她接着道,“就算是好大夫,也总有疏漏和不到的地方,小鱼并非对魅姬姑娘不敬,可如今,我们王爷都吐血了,这等大事,总得慎重吧。多找几个大夫一起来瞧一瞧,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对她的话,魅姬只是冷冷一笑,“魅姬也算见识过的人,却没见识过哪个王府,一个小小丫环这般的伶牙俐齿,安管家,这就是安阳王府的家规吗?”

安福脸上一讪,低声斥道,“小鱼,这里怎么有你说话的份,魅姬姑娘在给王爷把脉,还不退下!”

“安管家,并非小鱼不懂规矩,只是身为王府中人,相信每个人都很关心王爷的身体,您也不例外!”她一脸严肃的说。

魅姬还想说什么,紧闭着双眸的宋弈晟忽然张开了双眼,“魅姬,本王也觉得小鱼说得甚是有理,不妨,多请几个大夫来一起瞧一瞧,也免得你辛苦!”

“王爷此言,是不信魅姬了?”收回手站了起来,一脸的不高兴。

宋弈晟闭了闭眼,然后又睁开,眸子中迸射出不一样的光芒,“如今本王身子的情形,就算是不信了吧,如何?”

“王爷你?!”没想到宋弈晟会这样说,魅姬又惊又怒,“您这是在辜负云阳王的一片好心!”

她开始拿宋诸铭来压人了。

宋弈晟唇角微微一勾,“三哥的好心,本王自然是心领的,但是三哥的原意,也是希望本王身体能够好起来,而绝非魅姬姑娘一人所把持吧?”

“如今,本王只是想多找两个大夫来瞧上一瞧,魅姬姑娘却如此大动肝火,到底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有什么不能对人言呢?”他微笑的看着她。

魅姬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默了会儿,冷笑道,“王爷既然执意如此,魅姬没什么好说的。更何况,魅姬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医者之心,王爷怎会懂!如果王爷坚持,那就随王爷的心意吧!”

说完,她一甩手,居然就这样走了。

皱了皱眉,安福有些不高兴,这女人,未免也太嚣张了。

再怎么说,这毕竟是安阳王府,打着云阳王的旗号,就可以嚣张若斯了。

看着她走了,蓝茵目光落在宋弈晟的脸上,苍白的吓人。

这两天,他愈发的形容消瘦了。

“王爷……”她唤了一声,看到他的目光示意,便上前一步,低低道,“你又何苦若此?”

本来,她奔过来的路上,以为是魅姬下毒。

但是后来想想不太可能,就算她真的有心要害宋弈晟,不会做的这么明显,以她的能耐,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办法。

当安福说喝了药以后吐血,她就更加肯定了。

在这王府里,也许有心害宋弈晟并且嫁祸魅姬的人不在少数,可是他的饮食完全都是魅姬在亲自调理的,能下手的,除了负责厨房的柳儿,就是宋弈晟本身了。

柳儿的态度不像,更何况这些日子的相处,让她觉得柳儿只不过想找些东西,并不是想要害人,那宋弈晟自己这么做,却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又知道了!”他微微一笑,笑容显得那么的惨淡。

“王爷真是何苦,那密道对于王爷而言,比身子还要重要吗?”她低声叹息。

他不肯说密道,却拿自己的身子做赌注,她是真的不懂了。

宋弈晟咳嗽了两声,“小小吐血而已,不成什么,现如今你有堂而皇之的理由,名正言顺去做你想做的事了,接下来的,就交给你了!”

咬住唇瓣,蓝茵看着他,“王爷就不怕小鱼是存心害您?”

“要害,早有多少下手机会了!”他笑,“不要再问这些没营养的问题,去吧!”

他转过头,显然很是疲累的样子,吐血不是假的,身体到底是虚了些。

方才魅姬脸色如此古怪,想来也是不明白为什么宋弈晟的身体会突然急转直下而吐血,他真的,不拿自己的身子当一回事。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消失,宋弈晟都没有转过头来,他何尝不明白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可是不下狠心做大的赌注,如何能有赢面?

“王爷……”身后,是安福在唤。

他叹息一声,也不应他,沉沉睡去。

035、吐血

蓝茵二话不说,直接冲着王府大门就去了。

方才柳儿领着她来了以后,就在外面等着,当时安管家吩咐她去找小鱼,她心中虽有疑窦,还是去了,王爷跟小鱼之间,似乎有许多的秘密一样。

看到她也不说话,脸色不太好的往外冲,柳儿先是一怔,旋即步履匆匆的跟了上去,紧着叫,“小鱼,小鱼,你做什么去,哎……”

她步子不停,“我去寻大夫!”

“大夫?”柳儿愣了下,追上去,“王爷的病很严重吗,府里不是有魅姬姑娘吗?”

“柳儿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奇幻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