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帝少蜜令:娇妻,别想逃

更新时间:2018-12-04 16:31:50

帝少蜜令:娇妻,别想逃 已完结

帝少蜜令:娇妻,别想逃

来源:掌书阁作者:小妖火火分类:都市主角:沐子溪承皓天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少蜜令:娇妻,别想逃》的小说,是作者小妖火火创作的都市婚恋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沐子溪有一副姣好的面相,能迷的所有男人七荤八素,但是她有一个悲催的家室,能拖后腿拖到后山那种,恰巧她也有一个恨她入骨的男人,恨不得扒她的骨,抽她的筋!某夜:他把钞票砸到她的脸上,各种解气:“出来卖的,总是要动真格的!”继而欺压而上。“不!我后悔了,我不卖身了!”她再也不想看到他。“做婊子就别立牌坊了,过时了,现在不流行绿茶婊,流行欲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是她的手,死死的攥着,指甲几乎陷入自己的掌心。

沐子溪,你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吗?你比任何人都想离开这个地方,这个噩梦一样,暗无天日的住所。

从小跟父亲相依为命的地方,她唯一的记忆就是父亲喝完了酒回来之后就会打她,骂她是拖油瓶,她除了哭喊,就是求饶,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那是她对这个房子唯一的记忆,是恐惧,即使现在长大了。父亲不在家了。她每天一回到那个房子里,都会恐惧,年幼时候的记忆仿佛刻在了灵魂里无法磨灭,天一黑下来,她就忍不住把被子蒙在头上蜷缩起来才能够找到安全感,勉强睡去。以前晚上她都是能在外面**工作到天亮,就绝不回来,上学的时候也都是尽量的住在宿舍,不回家。

可是面对这样一个仿佛噩梦一样的地方,她却依然是她所谓的家,因为除了这里,天地之间,竟然没有她容身之所,如果这里没有了,她就真的无家可归了。她所有赚的钱,都要给父亲做医药费,自己除了学费,连伙食费都交不起,每天的三餐,除了五毛钱的包子,就是不吃,还有同学省下来的一些饼干,面包,都会给她,可是她依然时常饿肚子。

在这样一个豪华奢靡的二十一世纪,她竟然过着这样的日子,或许,她不念书的话就轻松多了,可是那是她是她从小到大唯一为自己坚持下来的事情。如果她不念书,将来会什么样呢?不靠着学历找一份好工作的话,她要怎么生活?她的将来还会有希望么?所以,她必须坚持,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想改变自己现在的生活。她不想要太多的东西,只想平静的生活而已。

可是太难了。因为她很快就要无家可归了,所谓的“搬出去”的那一天,就是她无家可归的那一天。

上天,怎么能对她这么残忍?

沐子溪收拾起内心的痛楚,依然笑着,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对林诺凡道“林大哥,谢谢你今天这么帮我”

“谢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说话间,林诺凡也下了车“走吧,我送你上去。”他的声音,温和的如同六月暖阳一般,可是却让她的心更加抽痛。

她不能让他再送她上去了,看到她居住的地方,她只会更加无地自容。

“不用了。林大哥,我自己上去就行了。”沐子溪依然笑着,却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拜托。老天不要那么残忍,他看见的她已经够可怜,够落魄了,只想在她喜欢的人面前留点自尊心而已。

“可是,我只是想送你上楼而已……想看看你周围还有没有邻居,可以做伴,如果没有,我就给我朋友打电话,帮你找个住处吧……”林诺凡的心好疼,真的好疼,这一刻,他几乎能确定自己对沐子溪的感觉,他不舍得她吃苦,不想再让她受委屈了。

白天已经看到了她绝望而落魄的境地,晚上才发现,她比他所知道的更加凄惨,他怎么能放任她不管。

“林大哥……咳咳咳”沐子溪不想让林诺凡上楼去,看见她的狼狈住所,情急之下竟然咳嗽了起来。

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残忍?是,她是很落魄,她是很需要帮助,可是每一个自从自己喜欢的人嘴里说出来都仿佛一把把刀子,在告诉着她,现实是多么的残酷,她有多么的可悲,她怎么配和他站在一起,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她不想听,真的不想听了!

林诺凡愣愣的看着沐子溪,看见她受伤的表情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子溪,我只是……想帮帮你。”林诺凡的眼中闪过一丝歉疚,他太心急了。他忘记了沐子溪是一个多么要强的女孩子,多少次,他要伸出援手,她都拒绝了。这也是他欣赏她,甚至喜欢上她的原因,那么的倔强,那么的坚强,即使环境再糟糕,也不屈服,那份坚韧,在他的心里深深的留下刻痕,难以磨灭。“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你别激动,我车里有咳嗽药,而且刚刚看到你那边有贩水机,我去给你买瓶水,你吃点药再上去。”

林诺凡尴尬而关切的转移话题,然后笑着退开。

“谢谢。”沐子溪同样不知道如何再面对林诺凡,落寞的低下头点头

林诺凡太了解沐子溪的想法,他什么也不说的便转身去买水了。

看着林诺凡转身,沐子溪下意识的环抱住了自己的双肩。仿佛刚刚所有伪装出来的坚强瞬间瓦解。

好冷,现实真的好冷酷。她最不想在她喜欢的人面前这么狼狈,可是偏偏只能接受他的帮助,什么都做不到……

一滴泪,滑落她瘦的如同刀削一样的细致面孔,不美丽,却格外的凄美。

她的表情,好美,美的,他想亲手打碎她更多的美好。暗处,一辆银色的兰博基尼豪车之上,一双绝版的意大利皮鞋悄然落地,一个男人西装笔挺的从那车上下来,空气瞬间百转千回的凝结住,只为他那绝傲于世的气势。

他悄然靠近如同要融入冷风中瑟瑟发抖的少女。

冷笑着,如同一阵寒风一样将她拖进了身后的单元门,毫不留情的把她随意拖进了一个半开着的房门中。

沐子溪只感觉从身后出现了一个强横的存在,一把将她的嘴捂住,把她拉近了楼道里面不说,还把她推进了已经没有人居住的一楼房间里,一把把她推到在冰凉的水泥地面上。

沐子溪惊恐的抬起头,想要呼救,却对上了一双如同暗夜中鬼魅的双眼,那样的锋利,让她只能瑟瑟发抖的发出一句“怎么是你……”

一米八高的男人,身穿一件黑色的风衣式外套,立领,显得他整个人冰冷如刃。

俊逸非凡的面孔,依然完美,比林诺凡更胜一筹,狭长的眸子,闪烁着迥然的光辉,咄咄逼人,锋芒毕露,性感的薄唇,嘴角勾起,但是那笑容却是格外的残酷,好似一个残忍嗜血的侩子手。

“不该是我么?难道你还有其他的金主?”承皓天的嘴角,噙着一抹冷血无情的嘲讽,眼中充满了厌恶,仿佛在看着一件肮脏不堪的垃圾。

沐子溪惊讶的摇头,不,她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金主……只有他一个。

“我看外面那男人是不错,是你的下一个目标么?”承皓天冷笑着,上前一步,漆黑发亮的皮鞋在水泥地上发出一丝声响,让沐子溪的身子瑟缩了一些。

“不,不是……”她想不通,他怎么会在这?不是应该甩掉他了不是么?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又是在逼问她什么?

“不是?难道还是你的男朋友?那倒是很有意思,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你出去卖?”承皓天的眼底,如同沼泽一样漆黑有神,却释放着几乎想要将她吞噬的恨意。

对,是恨意。

他不喜欢,甚至很不喜欢之前还在他身下**,还在他脚下求饶的女人,转头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纵然她是人尽可夫!难道就不能等把他的下一次伺候完再找别人?

他很讨厌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让他,愤恨的想要毁灭一切!“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是小姐,会怎么样呢?

他的话,越发的残酷,却让沐子溪呆若木鸡。

是啊,小姐,她几乎忘记了。经过那天之后,她已经再没有资格去幻想喜欢任何人!

她是多么的肮脏不堪!还在幻想着和林诺凡站在一起吗?

之前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还感受到了那一丝丝的温馨,恍若恋人之间的感觉,可是一切都是她在做梦!她已经是一个**了!她不配和林诺凡在一起!也不配拥有爱情!

沐子溪的眼眸中,蒙上了一层幽暗的绝望,混杂着咸涩的泪水,心灰意冷。

她比谁都知道自己不配,纵然她没有失去身体,她也不配和林诺凡站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她最后的一点女性自尊?

可是心好疼,真的好疼,为什么,老天要这么捉弄她呢?她知道自己不配,她也从来没想让林诺凡知道自己的心思,为什么要让承皓天这般的羞辱她呢?

沐子溪支撑着自己,从水泥地上站起来,眸光中满是空洞,看也不看承皓天的道“谢谢你提醒我,你可以走了,我不希望他看到你。至于那五万块钱……”沐子溪咬咬牙,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下一次,你什么时候想要,都可以找我。”

好**,沐子溪你真的好**。

终于,连这种话都可以说的出来了么?你就**到为了五万块钱就出卖自己么?

她的心,在剧烈的收缩着,可是无路可退,即使痛,她也要把下一次做了,偿还他。

“下次?如果我说现在就要呢呢?”看着沐子溪空洞的眼神,承皓天的视线蓦然变得嗜血。

这是什么表情?面对那个男人的时候,就时而娇羞,时而微笑,面对他就是这幅死人表情?在餐厅门口的时候,前一秒还对着那个男人脸红,看见他就面色惨白!她把他当做什么?厉鬼么?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承皓天是谁?他什么时候缺过女人?哪一个他上过的女人不是依然对他死缠烂打?而她呢?却把一切都给了另外一个人?

女人,你好大的胆子!

说话间,承皓天已经一把欺身上前,把沐子溪抵在她身后冰冷的墙上!

沐子溪整个人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想要挣扎,但是手已经被他反剪在身后,她的身体,也在他的身体和墙面之间被夹的动弹不得。“你,你要干什么!这里,这里是室外!”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耽美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