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萌主夫人最全能

更新时间:2018-12-03 16:50:34

萌主夫人最全能 连载中

萌主夫人最全能

来源:微小宝作者:君子生锈分类:穿越主角:明月风易水寒

主角叫明月风易水寒的小说叫做《萌主夫人最全能》,是作者君子生锈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不就是死一死吗?怎么就穿越了?哎呦,这穿越的身体还是个公主哎呦,还嫁给了江湖中人……你们都觉得我下嫁没出息了,那我就跟我相公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翻云覆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右相府中

皇帝任命未来的驸马爷查案的旨意分发到各个朝臣的府中,右相宋德生携嫡子宋铭礼下跪接旨,高呼陛下英明。

待到传旨的宫人离开,宋铭礼跟在父亲宋德生的身后,拿着圣旨的手越发攥紧了起来,借此狠狠地压抑着心中的恼怒与愤恨。

直到回到主厅,宋德生也没有开口责骂他,只是平平静静地开口命令下人们退下。

他的语气淡然而普通,实在看不出与平常有什么两样,但是他的脸色和浑身的气压是在算不上好,所以下人们一听这话,都如释重负的退下了,只留下宋铭礼一个人。

宋铭礼垂首以待,并不多言语。

宋德生缓缓的转过身来,端起一盏茶,一饮而尽,全然不顾平时自己是个多么重视礼仪的人――而后,他竟然狠狠地将茶盏掷向宋铭礼。

茶盏是素白玉胚的瓷器,用了上好的瓷釉,市面上不可多得,如今竟然被宋德生用来狠狠地砸了自己素来引以为傲的嫡子。

宋铭礼不躲不闪,被狠狠地砸中了额头,茶盏掉落到地上,碎裂成好几片,碎裂出齑粉来,宋铭礼浑身一颤,额角剧痛,不多时,竟流出浓稠的鲜血来!

“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宋德生语气森寒阴冷,只开口质问,全然不顾自己的儿子额角上的伤口!

宋铭礼疼得皱眉,但也顾不得,只能直直得跪了下来,瓷器的碎片就垫在他的膝盖下面,锋利的碎片逼迫他的衣帛,狠狠地扎进他的皮肉里,痛得他将眉头皱得更紧了!

鲜血流淌而出,满满的,在地面上积聚成一片!

宋铭礼忍着痛,语气颤抖,开口道:“是儿子的错!是儿子考虑的不周全!请父亲责罚!”他狠狠地将头磕在地上,发出“咚,咚”的闷响,在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血印来,看得人心惊肉跳!

宋德生低头看他,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思虑事情不周全,废物!伴君如伴虎,多少人会盯着你,就盼着揪出些错处来着,像你这样,将来如何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得稳稳当当?”

宋铭礼乖乖地低头认错,并不反驳宋德生说的话,只是道:“是,父亲,儿子错了,以后做事,必定会加倍小心!”

“那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交到他手里,可并不意味着下手松快!”

本是打算借着这次的案件解决夫人的糊涂事儿,可是圣心难测,谁知道皇帝居然不把这件案子交给左右两相中的任何一边的人处理,反而交给了一个跟朝堂毫无关系的江湖中人!

偏偏那江湖中人还是个厉害角色,虽说从不曾入朝为官入职庙堂,但是在江湖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手腕魄力肯定是有的。

说到底,还是夫人太过糊涂,她那些个亲戚也都是废物,明明当初家世显赫,各个皆是名门贵子,可是那家族如今也只徒留声势罢了,仗着自己三代是个富贵人家,家族中人奢靡不堪醉心享乐,而捅出了麻烦,一个一个地都来找自己的夫人替他们解决丑事收拾烂摊子!

偏偏自己的夫人也是糊涂,念着什么血亲关系,狠不下心来不管他们,也就一次又一次的帮他们!

如今可好,卷宗都到了御书院了,不得不冒险给拦下来,可是那儿可不是一般地方,而是御书院,戒备森严――所幸,皇帝近来大力提拔寒门士子,将科举考进来的能人们分派到朝中各处去任职,而自己刚好有个十八戚开外的远房亲戚被分到了御书院,这才能够在皇帝过目之前销毁那卷宗,但仅仅是解决掉卷宗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皇帝已经知晓了其苗头,皇帝都是生性多疑的,你犯了一点错,做错了一点事,他都会怀疑你,疑心生变,所以重要的是消除这疑心。

所以,那石录生就是个很好的引子――小小的御录郎,死了也不会对朝局有多大影响,而一死就死了全家近百口,一家妻儿老小,仆人护院,案情严重,皇帝也不得不彻查,到时候自己再趁机做点手脚――

若是案子到了左相那边的人手里,就捣点乱,然后趁机泼脏水给他们的人,由自己这边的人盯着,他们不敢不报;若是案子到了自己的手里,那就更方便了,直接找个替罪羊,把这件事情终了,自己也落个松快!

可以,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现实却不如人意!

谁知道,皇帝居然找了个并不隶属朝堂的人来查案,这下子可好,底细不明,能力多大自己也不清楚,并不敢贸贸然的下手。

可是错过了这次机会,皇帝心中的疑虑不消,往后会失去很多在朝堂上做事的机会,那岂非得不偿失?

“说到底,还是你娘妇人之仁!非要出手相帮,最终给自己惹了一身脏水!”

宋德生不悦地开口,语气里满是对自己夫人的不满。

宋铭礼一听,连忙开口为母亲求情:“母亲纵然糊涂,可也是念在血亲之情,虽有妇人之仁,但情有可原,请父亲不要责怪!”

他深知自己的父亲的一贯作风,若是开口辩解,那母亲在父亲心中的形象会越发糟糕,转头消息便会传出去――右相府第的当家主母惨遭厌弃,嫡子处境如何如何……

那对自己才是真的不利!

所以,该说什么话可得用心仔细地斟酌!

“罢了罢了,”见跪在地上的儿子一心认错,加上他的样子的确很惨――额角的鲜血已经流到了脖颈,形成一条血柱,膝盖下更是有许多鲜血,几乎染红了他的衣袍,看起来真是十分凄惨,于是宋德生挥挥手道:“你起来吧,你母亲有你这么个聪明儿子,实在是她的福气……记住,我说过了,你是个聪明儿子,你是我宋德生的儿子,这件事,你得好好儿想法子解决了!”

说着,便转身拂袖离去。

宋铭礼已经跪了许久了,此刻膝盖仿佛失去了直觉一般,他深吸一口气,开口唤道:“来人,扶本少爷回屋!”

这是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失手,第一次罚跪,第一次感受到如此耻辱!

此仇不报,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

宋铭礼打定了注意,便开口吩咐下人:“去叫管家来,就说我有事要吩咐!再把府医找来!”

“是少爷!”

下人忙不送地答应着就离开了。

呼,吓死小的了,大少爷的脸色好可怕!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宠婚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