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拐个邪王宠着玩

更新时间:2018-12-03 16:50:26

拐个邪王宠着玩 连载中

拐个邪王宠着玩

来源:微小宝作者:斩月刀分类:穿越主角:倾月凌渊

主角是倾月凌渊的小说是《拐个邪王宠着玩》,本小说的作者是斩月刀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是魔域九州高冷女战神,一着不慎遭人暗算,差点魂飞魄散!附身成丑女废柴也就罢了,她居然还要和一个脾气臭嘴巴毒的男人共用身体!这教她如何能忍?!“哼,顶着一张臭皮囊,你肯定嫁不出去。”“那你要庆幸才对,你应该不会喜欢被男人压在床上的感觉。”一场荒诞的相遇,牵出两人纠缠不清的前尘往事。当记忆封印再度开启,命盘再次转动,这一次,他们并肩而战,睥睨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姐姐你人真好,他们都只顾着猎灵兽邀功,没人肯帮我。”

青衫女子名叫姜水笙,自称肚子疼,请求帮忙搀她回营帐,一路上夸了她不下二十遍,倾月都懒懒应着,不作多言。

待周边环境越来越偏,就连营帐都见不到一顶,倾月松了手,冷声道:“手都酸了,你戏还没演完?”

姜水笙先是一怔,随即直起身来退后几步,一张俏脸又羞又怒,咬牙道:“你竟然看出来了!”

倾月哂笑,不急不慢地挽起袖口,“把人都叫出来吧,速战速决。”

她不愿大动干戈引人注目,所以才耐着性子跟对方走了这么远。

这里人迹罕至,是动手的好地方。

正好她也很久没尝过与人对战的滋味了,很是想念呢。

身后草木微动,倾月迅速侧身,避过直击后心的银鞭。她拧身飞腿,脚尖扫过来人的脸颊。

来人轻巧落在姜水笙身边,一张脸傲气十足,正是温轻羽。

见她现身,姜水笙沉着张脸说道:“人我给你带来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

温轻羽虽已恢复容貌,但被挑断的手筋却无力回天,她自知眼下单凭一人之力难有胜算,所以赶忙拦下作势离开的姜水笙,小声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吗?这事你已然搅进来了,就别想全身而退!”

“你!”姜水笙涨红了脸,眼里皆是愤愤之色,但脚步却停下了。

倾月寒眸微眯,面露杀机,“行了,要上的赶紧上,要跑的赶紧跑,反正结果都一样。”

她五指成爪,指尖闪烁微微红光,出手如电,率先直取温轻羽腋下。

这次,倾月没有手下留情,招招直逼对方命门,不过数个回合,温轻羽持鞭的手已经开始颤抖,落了下风。

姜水笙一直站着没动,这会儿见了温轻羽左臂一直垂在身侧,毫无招式,她的眼里绽开一抹讥笑,“原来那些传闻竟是真的,堂堂温家三小姐被一个丑八怪废了条手臂。”

“你有空在那闲言碎语,长他人威风,不如先吃我一鞭!”说着,温轻羽竟然挥鞭朝着姜水笙攻去。

这个戏剧性的变故让倾月不禁微楞,随即鄙夷地摇摇头,吐出两个字:“蠢货。”

她抱着手臂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先前的盟友打成一团,姜水笙的功夫很差劲,就算温轻羽被废了一臂,也能轻松将她压制。

倾月不禁挑眉,心想温轻羽也太小看自己了,难道她以为加上一个无足轻重的姜水笙,就能联手除掉自己?

姜水笙吃了两鞭,精心梳的发髻已经散乱,看起来颇为狼狈。

再看下去也没意思,倾月拍了下手掌,叹道:“喂,要不要我一会儿再来应战?”

温轻羽已打红了眼,此刻见她在旁挑衅,不由分说挥鞭直上。姜水笙顺势而上,手中软剑舞得如游龙在天,可惜剑招漂亮,却软绵无力,不足以构成威胁。

倾月隔空一掌,一股霸道灵气直打在姜水笙肩膀,软剑应声而落,她飞踢一脚,就将人踢飞到了树丛之中。

灵力在全身游走叫嚣,丹田发胀微热,血液在沸腾!久违的畅快感在复苏!

就是这一招了!

她勾起嘴角,径直迎上温轻羽的银鞭,狭长凤眸虚眯起,眼底充斥着弑杀寒意。

只一眼,竟看得温轻羽后背生凉。

倾月左手运着灵力,如游蛇缠上银鞭,钳制住温轻羽的臂膀,右手迅疾如风,直拍对方的面门。

就在她挥掌的那瞬间,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倾月住手!”

倾月浑身一震,急急收势,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完蛋,露馅了。

温轻羽逃过一劫,狼狈起身,收了银鞭,这才后背衣衫已被冷汗浸湿。

先前摔进草丛的姜水笙也好不到哪儿去,倾月给她的当胸一脚,让她都快吐血了。

她踉跄地爬出来,看清出声阻止的人后,立即背过身去整理头发、衣衫,又擦了擦脸,再转过身来时候,眼眶已然红了,眉头微蹙,楚楚可怜的样子。

温轻羽性子虽然骄矜,却也看不上对方这种白莲花,当即不屑地嗤笑一声,心想若不是姜水笙也爱慕星殿,同意与她联手除掉倾月,否则她才不会找这种人合作。

只要除掉倾月,她与萧星寒之间就再无阻碍,她根本不把姜水笙这种战五渣放在眼里。

可恨!

倾月这个废物的功力似乎比上次更为精进了不少!温轻羽想不通她为何会咸鱼翻身,只是她明白了一点,若想除去倾月,只能暗地里耍些手段了。

在萧星寒走近的时候,倾月一直背对着没有转身,大脑在飞速运转,一直在想他看到了多少,又知道了多少,若是他质问起来,又该如何解释。

想到萧星寒可能会认为她在欺骗他,心就有点莫名发慌。

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姜水笙,倾月就知道这人要恶人先告状,电光火石间心思百转千回,下一刻,她抢先一步,转身迎着萧星寒走了过去。

“你怎么找到这来了?”倾月抢了姜水笙开口的机会,气得对方差点咬到舌头。

萧星寒面色依旧,看不出情绪,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倾月,见她无伤,才道:“寻你不到,就来这边看看。”

他的目光在温轻羽与姜水笙之间逡巡,虽然一字未发,但两人不约而同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刚刚这位姜姑娘肚子疼,说让我送她回营帐,谁知道带了我来找温轻羽。”倾月的目光淡淡扫向姜水笙,见对方眼神十分闪躲,明显心虚了。

温轻羽知道姜水笙素来胆小懦弱,忙开口解释:“星殿,刚刚我——”

“刚刚情形如何,本王看得分明。”萧星寒打断她的话,似乎耗光了耐心,他长臂一伸,揽住倾月的肩,带她转身往回走。

“殿下——”姜水笙开口挽留,声音颤抖着,已带了点哭腔。

萧星寒闻声停住脚步,侧过头凉凉开口:“今后你们离倾月远些,她是本王的人。”

说完,他不再停留,拉着倾月大步离开了。

一路上,倾月都在琢磨该如何开口解释,她自然不信萧星寒会如此轻易地接受她刚才的解释,他一定将自己的杀招看得分明。

直到走回到营帐,她也没想好是该坦诚一切,还是一口咬定方才是萧星寒看错了。

此时,燕归尘已经离开,营帐中又剩下她与萧星寒二人,先前被打断的暧昧气氛似乎又在慢慢氤氲。

“那个——”倾月摸摸鼻尖,似乎有点痒,“我刚才其实是……”

话到嘴边,又怎么都说不出口。

似乎,在萧星寒的灼灼目光下,一切谎言都会让她心神不安、难以启齿。

萧星寒听出她的犹豫,他也不再逼她,只是上前用手指勾住她的下巴,让两人目光相对。

“你不必解释,每个人出于自我保护都会藏有秘密,”他俯身,与她额头相抵,“这种秘密,你有,我也有,你没有任何义务要同他人分享。”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像柔软的羽毛扫过她的耳膜,直飘进她的心底。

倾月抬眼直看进他的眼底,眼睫甚至划过了他紧致的皮肤,这次,她没再犹豫,问出了口:“你为什么要娶我?”

“因为……”萧星寒捧住她的脸,目光陡然间变得有些空洞遥远,像是在看她,却又不是在看她。

他的手指覆了上来,倾月顺势闭上眼,感受着他柔软的指腹在她的眼角眉梢细细摩挲,随即她感觉到两片温热的唇印在额头,她听到男人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说:“因为我想沉溺在你的眼睛里。”

我想沉溺在你的眼睛里。

倾月躺在软榻上,翻来覆去地回想萧星寒的这句话。

她有点懵懂,又有点欢喜,心在胸膛里鼓噪得厉害,似乎只有放声大喊才能让她平静下来。

“啧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让人瞧见还以为你魔怔了。”肚子上一沉,她低头,见黑豆正窝在她肚子上,后爪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脖颈,一脸不屑的神情。

倾月起身,拎着它在自己眼前晃了晃,笑道:“你怎么来了?倾尘找不见你,还不得疯?”

“本座让他乖乖的,他自然听话。”黑猫一尾巴甩在她的脑门上,道:“本座今天来找你,是为了告诉你一声,不出两个时辰,你的容貌、筋脉就全部恢复了。”

“啊?”倾月一愣,随即笑道:“凌渊大人用这小短腿追了一路,就是为了来告诉我这个消息,真是有心了。”

黑猫一撇头,不耐烦地说道:“松开我。”

“不要。”倾月目光一闪,一手抓着它后颈,一手在怀里摸索了片刻,掏出燕归尘送她的那串红铃,笑道:“鉴于黑豆的过往表现,我得给你戴上这个。”

说着,她就要把红铃给凌渊戴上。

果不其然,凌渊一爪子拍开她,嘴里嗷嗷乱叫着逃离了她的魔掌。

玩闹过程中,那串红铃被打到了床下。

毕竟是燕归尘所赠的礼物,被胡乱丢掉不太好,倾月正打算弯身去拿,忽然帐外传来一阵异常的喧嚣声,还有人发出了尖叫。

她心中一凛,顾不得跟凌渊说话,就冲出了营帐。

夜晚的山风趁着帘幕掀起钻进了帐中,吹熄了烛火,软榻下那串红铃,正在黑暗中静静闪着幽幽红光。

而帐外,夏夜繁星并无不妥,只是在一片漆黑中,不远处半山腰间的一片冲天火光格外醒目,倾月本以为只是夏夜干燥引起的山火,正准备回营,却听到有人惶惶说道:“晚饭后星殿他去了巨灵山里还迟迟未归……”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暖婚小说
  3. 仙侠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