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九州烽火游侠路

更新时间:2018-11-19 10:41:47

九州烽火游侠路 已完结

九州烽火游侠路

来源:青墨云作者:飞雪分类:武侠主角:醉千愁

《九州烽火游侠路》是由作者飞雪所著的一本武侠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九州烽火游侠路》精彩章节节选:天下战国,道义弃世。楚国郢都的一个酒腻子到底从何处来,有什么样的过去?又会有什么样的将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者大笑道:“我不这样,你如何能进的了关?哎!把你的酒给你老子喝一口。”

风嗣叹了口气,递过酒葫芦,道:“你怎么来了?莫不是看着老三杀不了我,你这做爹的要亲自出马?”

风常大喝了两口,骂道:“臭小子,我要杀你,在郢都城外就动手了,还用等到这时候?”

风嗣道:“那你来干什么?不会真的改行做了商人吧?”

风常默然片刻,道:“小子,有兴趣陪我去个地方么?”

风嗣道:“哪里?”

风常靠着车栏,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道:“南山。”

风嗣一愕,道:“这回又是去杀谁?”

风常把酒葫芦丢给风嗣,瞪眼道:“你以为老子只会杀人么?”

风嗣冷笑道:“扯!你是刺客,不杀人去干吗?”

风常叹了口气道:“有约。”

风嗣刚要喝酒,听到这里,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向来知道自己父亲是独来独往,虽说刺客与人商量价钱少不得见面,但却一贯是雇主找上门来,断无两人约个地方商量的。毕竟几千年前不像现在,若是要找人刺杀,都在背地里交易,战国时代的刺客都是光明正大的行业。风嗣上下看了好几眼,才道:“有约?和谁?”

风常道:“百里渠。”

风嗣道:“相里勤的弟子,百里奚之后的百里渠?这人可是天下有名的剑士,老爹你去找他作甚?”

风常道:“十年前我与他有过一战,两者未见输赢,故而相约十年之后再战。”

风嗣沉吟道:“天下百家争鸣,各家学派或以治国,或以强兵,唯有这墨家学子不同,既修学又练武,游侠之辈多崇墨家。虽然说这相里勤本事不济,然而这百里渠却深得邓陵子真传,听说他剑法辛辣,早远超邓陵子,就算是他师祖禽滑釐也不如,只怕能与其祖师爷墨翟比肩了。不是易与之辈。你什么时候跟他结了梁子?”

风常也不回答,只是看着他道:“怎样?可有兴趣去见识一下?”

风嗣喝了口酒,道:“兴趣不大。不过看看无妨。”

风常看着他的神色,笑骂道:“你这臭小子!”

一行人过了两天才到于中城外屈匄大营,交割了粮草军器,风常即遣散各人,带着风嗣直奔南山。

不几日进了南山。这南山林深草密,飞禽走兽不计其数,足见少有人来。

风嗣埋怨道:“这百里渠可真是麻烦,竟然选了这么个偏僻地方。照我说,这人怕不是墨家子弟,倒像是庄子的弟子呢!”

风常道:“臭小子你懂什么?莫要以为你自己救了公子职就了不得了。天下之大多有雄奇,这山林险隘之处,才真正是藏龙卧虎。”

风嗣听着说教,脸上颇不愉快,却也只得满口应承道:“是是是。你到底是什么原因跟这野人扯上关系的?”

风常道:“十年前我接了一票生意,要来秦国杀一个人,这你是知道的。得手之后,半路上遇到百里渠,他墨家讲究什么兼爱非攻,问我为什么要杀人,还说什么杀人偿命。我听着不顺耳,两人便打了起来,谁知两人这一通打却谁也奈何不了谁。故而我们彼此约定十年之后再来这南山中一决高下。”

风嗣眼中虽然颇为不屑,心里却吃惊不小。自己父亲的本事他心里再也清楚不过,他近年来未曾与风常过招,自忖也不能胜他,这百里渠竟然能与父亲一场恶斗,谁也奈何不了对方,足见此人本事厉害。他乃学剑之人,以往听说百里渠如何如何厉害也都不过一笑置之,如今听自己父亲也如此说,不禁心向往之。

父子两人到了南山山顶,却并没有见到百里渠。

山顶上只有一间简陋的破茅草屋,一座孤坟,坟前一个女子正披麻戴孝在那里祭拜。风氏父子看见墓碑,上面大篆刻着“显考百里公讳渠之墓”九个大字。

风嗣还没怎样,风常先吃了一惊,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孝女听见声音,回过头来,打量了风氏父子两眼道:“两位来此,有何贵干?”

风常这才从失惊中回过神来,道:“这位姑娘,敢问与百里先生如何称呼?”

那孝女行了一揖,道:“正是家父,先生原来是先父故人。失敬失敬。”

风嗣看这女人,年约二十左右,鹅蛋脸,柳叶眉,一双眼睛如秋水也似,头上并未如同其他妇人那般挽着发髻,只是高高的扎了一个马尾,显得颇为英武。

风常走到墓前,行了一礼,问那女子道:“你父几时去的?”

孝女道:“先父两年前就病故了。阁下莫非是风常前辈?”

风常点头道:“正是,姑娘怎知?”

孝女道:“先父弥留之际曾对我说,他与前辈定下了十年之约,前辈信人,必定远来,只是他再也无法与前辈相较了。故而嘱咐我若遇到前辈,定要告知,十年之约,先父已然输了。”

风嗣愕然道:“这样也行?”

孝女瞟了风嗣一眼,道:“人生在世,原本很多事情就是要凭运气的。比如这天上白云,千变万化,岂是它们自己所能决定的?”

风常点了点头,喟然道:“姑娘此言不差。只是老夫此生失一对手,真乃一大憾事。臭小子,你那一点酒要留到什么时候?还不给老子拿过来!”

风嗣撇了撇嘴,喃喃道:“妈的,我就剩这一点了。”说归说还是把酒葫芦递了过去。

风常拔出塞子,把酒祭奠,直心疼得风嗣哆嗦,奈何这人到底是自己的亲爹,也不好说什么。只听风常祭奠道:“嗟嘘!公承先人之遗志,欲开万代之文章。奈何天不假年,此身以陨!曩者,余与公战,穷智力,彼此不可胜负。吾心常思,以为天下有相较者也。固定十年约,欲再酣畅。今吾至矣,奈何坟茔!嗟嘘!身无长物,只以楚酒祭,伏惟尚飨!”

风常这一通悼词,虽然不是酣畅淋漓文采斐然,却也有感而发。孝女听得不由也有些发悲。

便在这时,忽听山路上有人道:“是这里么?”

另一人道:“断然不会有差。”

坟前三人微微一愣,就看见山路上来了数十人。这些人腰佩宝剑,身穿黑白相间的长袍,在这崎岖的山路上健步如飞,显然都是身负武功之人。这一群人不多一刻来到,见到有人,只奇怪的看了三人一眼,便把目光定在了百里渠的坟前。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百合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