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腹黑小叔放肆宠

更新时间:2018-10-16 09:30:16

腹黑小叔放肆宠 连载中

腹黑小叔放肆宠

来源:掌中云作者:夏语冰分类:言情主角:费扬贝思恬

主角叫费扬贝思恬的书名叫《腹黑小叔放肆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夏语冰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贝思恬活这么大,第一次觉得人生如戏,自己像鱼,喜欢未婚夫费鸣七年却遭到无情的背叛,一气之下和费扬登记结婚。而在国外车祸双腿受伤的费扬同样遭到了弟弟和未婚妻的背叛,索性腹黑诱导了贝思恬去结婚。一个是霸道腹黑刚正不阿又坐轮椅的总裁,一个是心地善良又迷糊的姑娘。“你难受么?我的前女友和你的前男友在一起了。” “……难受。” “那让他们和你一样难受的方法是什么?” “总不能是结婚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还没亮,贝思恬就被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吵醒。

“费扬!你给我出来!”

她烦躁的翻了个身,谁啊大清早的。

接着是开门的声音:“父亲?您怎么来了?”

“哼!我再不来,你俩连孩子都有了!”

孩子?!

贝思恬瞬间清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没办法,昨天那个“孩子”的梗,实在是让她印象深刻。

她迅速的穿好衣服,打开了一个门缝:“费伯伯。”

站在玄关的费天祥见贝思恬从另一个房间出来,神色有了些许缓和,好歹两人还没睡在一起。

他神色慈祥的问到:“思恬啊,你怎么就和费扬这个臭小子结婚了?”

贝思恬有些无措,这消息这么快就传到费天祥的耳朵里了?

“费伯伯,我……”

“是不是费扬这小子欺负你了?有什么事你给伯伯说,伯伯肯定站你这边!”

没等贝思恬回答,费天祥就威严的对一旁的费扬说:“跟我去书房。”

费扬点了点头,还给了贝思恬一个安慰的眼神。

“到底怎么回事!?”书房里,费天祥怒不可遏的把文件摔到桌子上:“这是什么?结婚证明?”

费扬敛着眉不说话。

“好啊你,居然和自己的弟媳妇搞起来了,是不是去了一趟国外,就忘了礼义廉耻了?!”

“父亲,费鸣和贝贝分手了。”费扬终于有了点反应,不过面色还是平静的。

费天祥一下子就被噎住了,只消费扬这一句话,他就差不多能理清来龙去脉。

毕竟结婚是两个人的事,贝思恬不想,费扬也做不了什么,估计是思恬气不过,想以此来攻击费鸣。

费天祥的眼睛里再次有怒火冒出,费鸣这臭小子也太不让人省心了!

贝思恬可是他承诺要照顾的人,这么多年早就当成自己的儿媳妇了,费天祥隐晦的看了看费扬的腿,虽说这个大儿子千好万好,可毕竟残疾,说什么也不能让思恬受委屈。

他三步并做两步走出书房,把门狠狠的关上,贝思恬正在洗漱,听到“嘭”的一声,直接把牙刷刷到了脸上。

“思恬,你好了么?”门外费天祥的声音响起。

“哎好了好了!”贝思恬慌乱的收拾了一下,把门打开:“费伯伯。”

费天祥沉重的点了点头:“思恬啊,你和费扬今天就去把离婚证领了吧,费鸣的事我去说。”

贝思恬有些傻眼,昨天领结婚证,今天就领离婚证?

“父亲。”费扬缓缓的扶着轮椅从书房里出来,悠悠启口:“民政局,我今生只去一次。”

费天祥愣了一下,冷哼一声:“不管怎么样,你们两个,绝对不能在一起。”

话音未落,他就猛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贝思恬尴尬的招招手:“早?”

费扬还给她一个浅淡的微笑:“早”

贝思恬总觉得费扬这个人不近人情,老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犹如那什么来着?哦对,高岭之花。

空气都仿佛被凝住了一般,她逃似的奔进厨房:“我去做早餐。”

厨房收拾的很干净,打开冰箱,里面食材齐全。

可惜贝思恬虽然不是什么豪门贵女,但也是从小未沾阳春水的,说是早餐,她也就会下个面条。

水烧开了,贝思恬一鼓作气的拿着面条,准备往锅里扔。

“夫人真贤惠。”

她手一抖,面条悉数落到了地上。

在后面凝望已久的费扬勾了勾唇角:“也很会持家。”

贝思恬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上却升起两朵可疑的红晕。

“贝贝,晚上去费家吧,母亲很想你。”

贝思恬顿了顿,这时候去费家,面临的是什么显而易见。

想起那个优雅的妇人,她沉重的点了点头。

费扬早早的就出去了,贝思恬一个人无聊的窝在家里,这儿戳戳那儿瞅瞅,等到天色已晚,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好像需要把自己收拾一下。

打开衣柜,看着里面清一色宽大的体恤和牛仔裤,贝思恬沉默的选择了放弃。

等到费扬回来,看到贝思恬丝毫未动的装束,也沉默了一下。

“走吧。”

贝思恬满不在乎的上手就推,费扬被她推的有些猝不及防,拉住了手刹。

“怎么了?”贝思恬有些疑惑。

这个轮椅,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推过了,因为这样,会显得费家长子很羸弱。

“没什么。”费扬笑了笑,放开了手刹。

等上了车,贝思恬听见旁边的男人说:“去盛华苑。”

她不解其意:“我们不是去费家么?”

费扬意味深长的把她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今天是我父母的结婚纪念日。”

贝思恬随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身上运动款的T恤,有些尴尬。

车子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面前停下,一个紫色衣服的男人等候已久。

“哦天哪宝贝,你这穿的是什么东西?”贝思恬刚下车,那个男人就大呼小叫起来:“Yang,Whendidyourvisionbecomesobad(什么时候你的眼光变得如此之差)?”

贝思恬满脸的黑线,这句话她当然听得懂,好歹自己也是过了六级的人。

紫衣男人边看着她边啧啧啧:“这曼妙的曲线,这迷人的风华,都被这万恶的体恤给遮住了,哦上帝,这简直是罪恶!”

“行了**ith,我们还要去赴宴。”费扬像是终于听不下去,露出一张脸。

“OK!”

被叫做**ith的人带着贝思恬走了进去,不消片刻,又牵着一位华衣女郎走了出来。

费扬呼吸一窒,她很适合鹅黄色,衬的肌肤雪嫩,锁骨分明。**ith说的没错,是以前宽大的衣服遮盖住了她的芳华。

贝思恬还有些穿不惯高跟鞋,只好亦步亦趋的走向车。

费扬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渴望能站起来,拥眼前的女人入怀。

等她终于走到了,费扬牵起嘴角,扬起一个笑容:“冷不冷。”

贝思恬一时有些发愣,虽然之前也经常见费扬笑,但这个笑容,真正的让她感觉到了暖意。

“还好。”

一路上,两人都无言,贝思恬一直在紧张待会见到费母要怎么说,费扬则在想以后还是让她穿体恤吧,这么美丽的她只能让自己看。

费家很快就到了,贝思恬很自然的推着费扬走到门口,却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暴喝:“总之,他们绝不能结婚!”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贵族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