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闻说山海不相逢

更新时间:2019-08-20 16:24:32

闻说山海不相逢 连载中

闻说山海不相逢

来源:掌文作者:北街分类:悬疑主角:封城谢衣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闻说山海不相逢》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北街写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曾经他说,小爷道号叫春秋,春秋大梦的春秋。这话若被当年的师父听见,必得将他捆在天虞山最大的桃树上,罚个三天三夜。后来他说,我叫春秋,仍是春秋大梦的春秋。修道有什么用,连九世修为的师父,不也跟着师姐跑了么?他见了那么些的佛魔人妖,牛鬼蛇神,到头来,山南水北的两个姑娘站在面前,他就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封城而言,这是个平常的上午。

他在自家的阁楼上醒来,他记得昨晚和谢衣在城外的山路走了很久,月色很好,把山崖间的路照得透亮。

他仿佛从没那么细致的看过天虞山的草木,尺八的声音仍在耳畔低吟,他甚至能看清每一寸风都是怎样的掠过树梢,又是怎样跳跃着走远。

下了楼,屋里屋外却没有谢衣的身影,恍惚里他想起谢衣似乎说过,要去老掌柜那儿看望两兄妹。也罢,封城想,就先去衙门吧。

天虞镇的早晨一如既往的平静似水,和衙门口的差役打了个招呼,就先去巡街。

住在城外种田的大娘,依旧是挑着今早新鲜的菜急急的进城来卖;酒家开了门,站在门口就能看到伙计在熟练的擦桌打扫;挽着发髻的姑娘出门买菜,头上簪着这两天街上新出的花样;急着上工的人步履匆忙。

快到城门口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前头围聚的人群里站了七八个衙差,皆是一样的神情凝重,领头的老张来回踱着步子,封城知道这是他紧张时的下意识动作,他想,是出什么事了么?

紧几步跟上去,还没来得及问话,就看见远远有人从城外抬了什么东西进来,那是一块一人多高的木板,厚厚的白布下不知遮掩着什么。

心头突然惊了一下,莫不是又出人命了?不知为何,封城似乎本能的想要逃避那块木板,那东西越近,他就慌张的越想逃离。

别过脸去,试图长舒一口气来平复心情,再回头,就看到老张扯着白色的布沿一揭,露出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封城愣住了,他看着躺在木板上面无血色的自己,他突然意识到,他死了。

身后传来一个少年的声音,"官府办案,闲杂人等都让开"。封城回过头,见那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打扮,稚嫩的脸庞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

老张走到了少年身边,那分明是两张年纪相仿的脸,老张却低下头,认认真真的叫了一声,"师父。"

封城错愕了,他看着周围的人纷纷给少年让出道路,他们低着声和他打招呼,他们唤他"封捕头"。

下意识想按住腰间的佩刀,可封城忘了他新的佩刀还没有发下来,之前那一把,早就遗失了在护城河里。

封城怔住了,他想,我是谁。

《百妖传.天虞志》载:北宋末,山间生有一妖,食人骨髓为生,妖无形,唯心生欢喜可见,心之所念,目之所见。

只有当你喜欢上一个人,你才能看见这只妖的模样,它和你喜欢的人有着一样的皮囊,一样的故事,一样的性情,它就是你心头的欢喜。

而这只依靠人间爱恋生存的妖,春秋已经找了他整整三个月。

天虞山高险难攀,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躲过蛇虫虎豹,越过层层密林,道路会在某段陡然变成近乎垂直的路段,再往上爬,就不知道尽头是什么了。

天虞山的居民不会知道,这一片曾经荒芜颓败的山林,能在百年后的今天成为他们的衣食住所,只是因为这是玄尘道人的道场而已。

九世修道,半仙之体的玄尘道人,如今只等着位列仙班前的最后一劫。

春秋是玄尘收的第二个徒弟,那年他赴友人之约往天化山煮茶论道,途经一个荒村,恰瞧见村里有个弃婴,时值寒冬,婴儿身上没有御寒的衣物,碎石割裂了手指,他也不知道啼哭,只是一味的吮吸着手上的鲜血,咂得啧啧有声。

玄尘觉得有趣,就给他抱了回来,取名春秋,寓意天地春秋,千秋万岁。

春秋的上面有一个师姐唤作青绛,幼年顽皮,春秋没少给师姐添麻烦,他听说青绛这个名字也是师父取的,她原是西域人,如何到了中原,如何上了天虞山,师姐都没有说过,春秋也没问过。

他只需要听师姐讲那些遥远的故事,在烈日下作响的驼铃,在黄沙下飞昂的雄鹰,他就觉得有趣得很。

十六岁以前,师父不让春秋下山,玄尘不喜欢管人间的事,他说那些不过是过眼的云烟,散了就散了。

此番差春秋前来,确是因为有妖为害山民,那妖百年之前曾和玄尘有过渊源,只因玄尘到了闭关之际轻易走不得,只能让春秋代劳,顺道也历练几年。

穆楚死的那个晚上,春秋就已经到了天虞镇。那时穆楚的魂魄还没有散去,他强忍着骨肉分离的痛苦,茫然的站在山路之中。

春秋只当他是怕死,冷言相讽,穆楚却说"兄台不知,我有一心愿未了,须将这药送给一位姑娘。"

失去了骨头的支撑,穆楚甚至没办法抬手,春秋低下头,看见了落在自己脚边的药草。

师父说过,人有千万种烦恼,因为他们至死也不会放过自己。

春秋兴起,心说也罢,你总归要死,不如我助你的魂魄留到天明,天亮之前如何,看你的造化。

一个没了骨头的人,一寸寸的挪到春秋脚下拿了药草,又一寸寸的往城里爬去,皮肤以下的血肉被碎石乱草撕扯着,但他叫不出声来,他只想着我要把药送去,我要再见她一面。

春秋没有兴趣看下去,所以他不知道穆楚是如何穿过冰凉的石台,如何带着一张皮囊回到未央阁,薄薄的身躯穿门过户,放下药的那一刻,他想直起身子再看谢衣一眼,东方的第一缕光落了下来。

后来,春秋想去县衙翻翻卷宗,误入大牢,阴差阳错里救了谢衣一命。

要命的是,十六岁的春秋心里没有欢喜,他看不见那只妖,无形的敌人,只能放任它逃跑。

看着谢衣还有一口气,春秋用符咒封住了她的元神,也就是这个符咒,加快了谢衣伤口的愈合,后来甚至再次救了谢衣,并让春秋在中元节的晚上,成功从棺材里翻出了她。

春秋原想能趁敌不备,乘胜追击,但他不好意思说,自己居然在山林里迷路了。

在山上那么些年,脚下的土地不过巴掌大小,他如何知道东南西北都是什么方向。

为自己能顺着符咒找回原路,春秋窃喜不已,直在心里夸着自个儿聪明,直到他意识到,中元之夜,这妖的目标根本不是谢衣,或者说,远不止谢衣。

小说《闻说山海不相逢》 第十七章 阴阳两隔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江湖恩怨小说
  2. 鬼怪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