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窒命移情

更新时间:2018-11-03 16:20:35

窒命移情 已完结

窒命移情

来源:好书云作者:BarryK分类:悬疑主角:沈东刘晓芸

热门小说《窒命移情》是BarryK所编写的悬疑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东刘晓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蜿蜒的清澈小河,环绕着镇上很多个村子。但是突然河水里突然频繁出现的死尸,打破了人们的清闲安逸。一个有经验的老刑警带着一男一女两个菜鸟警员,主要负责这个案子的侦破。可是死者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连身份都迟迟无法确认。案件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僵局。一个自媒体记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刺眼,时间是上午九点多了。

周雷下车去小河边,用那河水洗了把脸,然后返回到车里,翻出些饼干之类的小零食吃了一些当做是自己的早餐。

周雷知道,村中虽然目前不是忙耕季节,但是早起干活忙碌到下午三点之后才开始休息闲聊时村中大多数人的习惯。

所以他并没有直接去村里找昨晚那些老人继续打听那神秘大宅子的事情,而是独自先开车去往村子的最西侧去查看。

那个人们口中的大宅子并不与其他村民的房子相邻,必须要穿过一条小道,几乎出了村子才能看的到。

从周边荒草的高度就可以看的出,那个建筑应该是很久没有人住了才对。不过周边几个方向有那么几个草被踩倒后形成的小路。周雷观察,这些应该都是村里大胆的孩子们跑进去玩耍形成的。

顺着其中一个小路周雷看到围墙下面还有垫的很高的砖头,从那砖头的高度就更能让周雷确定这些路是孩子们踩出来的。

蹬着那些砖头,周雷也翻围墙进了那个大院子。进去之后周雷才明白,村民们为什么说这个建筑是宅子,因为这建筑的风格比较复古。很像古时候大户人家的宅子

不过,不同的是它也有一些近现代的元素。

先不考虑什么鬼怪之类的事情,周雷站在那院子里看了一会儿里面的房子就能推断的出来当初建造这里的这户人家一定是很有钱才对。

周雷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这么好的房子,怎么就废了呢。”

这个大院子占地面积很大,院子内,除了大门那一面,其他三面都有建筑,而且是相连着的,左右两面是平房高度,中间的部分是一个二层高的建筑。它更像是仿江南一代古时的建筑风格,屋顶全部是琉璃瓦的。

走上前去仔细观察的时候,周雷发现,这个建筑很是有讲究。在大门口处,一进院门有一个石砖和水泥砌成的屏风,屏风上刻的图案是竹林。

再看房子,墙壁体都是石砖混合水泥砌成的,而窗框门框部分都是复古的木质的,走上前去周雷仔细看了看,那些木头呈紫红色,应该都是紫檀木的。复古风格的窗户有三角形交错的木杠,但是内部镶嵌玻璃。只是有些部分,以及很多玻璃大概都是被调皮的孩子给破坏了。

周雷一边用手中的相机不断的拍下照片,一边不禁又自言自语的感叹着:“我去。这得多有钱那?”

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周雷知道,这个房子荒废的得有点年头了。虽然具体有多少年周雷现在还并不清楚,即便是只往回推个十年。十年前就能有钱造这么豪华的院子,那么建这个院子的主人也一定是非富即贵的人。而且,这种跨地域式的风格,一定是有学识有见识的人才能有的想法。亦或者是这个人就是南方人移居到了北方来的。可是怎么会跑到这么偏僻的村子里来生活?现在人又去哪了呢?

瞬间,周雷暂时抛开之前的死尸的事,就光眼前这个大院子的故事周雷都想一点都不落的全部挖掘出来。

抖着胆子,周雷推开了正中间那二层建筑的门。

“有人吗?”周雷向房子里面喊了一句。但是空荡的房子里,并没有任何回答。他便迈步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很宽敞的大客厅,还有一张圆形的大餐桌,但是只有四把椅子,而且其中两把椅子已经破碎了。房子荒废了很久,基本上全屋里都落满厚厚的灰尘。但是看看桌面上以及椅子、地面上的一些脚印、手印等痕迹,以及桌子上摆放的一些破盘子、破碗以及矿泉水瓶隔开后的容器,里面装的都是石块、土块等物品,旁边还摆放着一些草棍当做的筷子。另外还有一些一看就知道是小女孩用采来的野草和野花编织的花束,虽然已经枯萎,但还是摆在桌上。周雷看到这些就知道不久之前还有孩子们进来玩耍过。

圆桌后面是一些仿古式茶几、沙发、柜子等家具。不过很多都破坏了,而且原本应该有的电话、电视等值钱的物品恐怕也早被淘气的孩子或者是哪家大人给私自搬走了。

周雷摇了摇头,嘴角上扬笑了笑。他是在笑村子里面人的无知,屋子里还剩下的家具,虽然都已显得老旧或者是被孩子们破坏了,但其实他们才是最值钱的东西。被他们拿走的那些电器之类的其他东西才是这个院子最不值钱的东西。

周雷瞬间的心动都忍不住想把这个地方给便宜的买下来。

“找谁买呀?”但是周雷想到这房子的主人可能早都不知去向了,还是无奈的笑着说。

再看旁边,两侧都有屏障式的木门,连接的是两边的屋子。看的出来,这个正中间的房子是大客厅两边的房子里才是卧室、厨房等地方。

有一个上二楼的楼梯,楼梯只有一侧,周雷顺着楼梯走上了二楼。

二楼只有一个房间,门是关着的。推开门走进去发现里面应该是一个类似书房似的屋子,推开窗户可以看到外面远处的美景。

当初的主人在这个环境里应该特别的舒服。周雷发现,刚刚一路过来看到的都是灰尘和陈旧的痕迹,而唯独这间屋子,似乎被人打扫过,很是干净。没有任何灰尘的迹象。有一把竹编的椅子,和一个竹编的长沙发。周雷坐在了那椅子上,静静的望着窗外的景色发了会儿呆。周围一切都很安静,很美。

周雷心想:闹鬼?哼。才怪。

这时的他认为这些所谓的闹鬼之类的传言,无非是吓唬小孩子们,让他们别再乱翻人家墙所编造出来的。

可是他又想起这话的源头是刘老太说出来的,刘老太身上的故事又怎么解释呢?

想到这里,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了,周雷又坐不住了,打算放弃这享受美景的时光出去找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再去跟昨天的老人们打听刘老太的故事。

可是就在周雷刚起身还没等迈步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楼下有“嗒,嗒,嗒”的轻微的声音。

周雷第一时间否认了什么闹鬼之类的念头,因为此时是白天,在任何正常人的思维中,白天是不可能出现鬼的。那么他就想到了可能是有小孩子又跳进来玩了。

于是周雷迈步出去要去看看楼下是什么人。

小心翼翼的下楼之后,他站在一层房子中央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在确定刚才的声响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可是周围此时却非常安静没有了任何声音。

周雷呆了一会才慢慢迈步向一侧的房子门口走去,边走边发声问了一句:“有人吗?”

他刚说完,就听见相连的右侧的房子里面的有咚的一个脚步声,周雷才赶紧返回去向那扇门走去,嘴里继续问着:“有人吗?谁在那?”

周雷走过去刚推开门,突然就看到一个人影嗖一下迅速的从窗子跳了出去。他赶紧迈步追了过去想要看清楚那个人,嘴里喊着:“哎!等一下!”

可是那个人影似乎速度特别的快而且对这里的地形好像特别熟悉一样,飞速的翻墙跑了。

在极短的时间里,周雷只看到了那个人影穿了个黑色的帽衣,牛仔裤还有白色的运动鞋。看身高和体型应该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此时周雷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瞬间让他心里“噔”的猛跳了一下。因为后面的墙面上,此时正写着血淋淋的几个大字“滚出去!”

那字迹的样子很是奇特,如果是晚上看到的话一定会吓的半死。

周雷冷静了下来后仔细的上前去看,才发现那红色的并不是血液,应该是墨水。写字的人应该不是用规则的笔或刷子之类的工具写的,所以很是不规整。字体看上去像是孩子写的。而且之前周雷没进入房子前趴着窗户看过这个房间里面,并没有看到这些字。此时突然的出现,所以才一时有些害怕,周雷想了想应该就是刚刚逃跑的孩子刚写上去的。可是那墨水怎么会干的那么快,周雷又有些奇怪。

随后又按逻辑分析了一下,想到或许那孩子一开始就在房子里,一直看着周雷走进了房子,早早就写了。只是周雷在楼上发呆了半天,这个期间墨水干了。

周雷皱了皱眉然后摇了一下头有些惋惜这么好的房子。随后,周雷又简单转了转,再没发现什么特别异常,毫无头绪的也走出了房子,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个院子,然后也跳出了院子走回到自己的车旁准备回到村里去打听这个房子的故事。

刚坐到车里,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王雪打来的。

“你在哪呢?怎么一直不回我信息?”

“哦,在榆北呢。昨晚跟大伙喝了点酒,睡着了。”

“打听出什么了吗?”

“也没什么。村儿里有个老太太说闹鬼的事。我想打听清楚,觉得写出来应该挺有意思的。”

“什么闹鬼?我在村口呢,见面再说吧。”

“啊?奥。好。”

挂了电话周雷开车向村口去了。

在村口转了一圈,周雷并没有看到王雪在哪里,下车转了一圈仔细看了看还是没有发现她,以为她去了谁的家里,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确认时,偶然侧头发现远处的小河边王雪正站在那里发呆。周雷便走了过去。

王雪正站在河边低着头,全神贯注的望着静静的河水流淌,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周雷走过来。

“想什么呢?”周雷走过来试图在跟王雪打招呼。

可是不料这却吓得王雪惊叫了一声,双腿发软的差点瘫坐在了地上。转回头去拍打了几下周雷,说着:“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周雷一脸茫然,只好轻轻抱住王雪,然后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了她一下。

过了一会儿,王雪平静了下来,才站直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后,说:“打听出什么了?”

“你有心事吧?”周雷看着王雪问。

王雪解释说:“没。没有。最近这种事可能关心太多了,自己老是疑神疑鬼的。你说女鬼是怎么回事?”

周雷又把之前的经历给王雪详细讲了一遍。

“走吧。我去陪你去弄清楚。”王雪一边说一边拉着周雷向车处走去。

“要不你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去就行。”周雷关心的跟王雪说。

“我没事。走吧,赶紧的。去听听鬼故事。”说着王雪直接坐进了驾驶坐,开起了周雷的车,一边发动引擎一边说:“我来开。让你看看我的技术有没有长进。”

周雷笑着坐进了副驾驶。

车子开了起来,王雪一边有些专注紧张的开车,一边故作放松状的去关心周雷:“倒是你,累不累?昨晚就在车里睡的?”

“嗨,没啥大不了的。河边睡着还挺舒服呢。”周雷捋了一下头发,然后用手搓了搓脸说。

王雪哼笑了一下,调侃着说:“你还挺会享受。”然后她收起微笑,转念又问了一句:“哎?你说会不会真是鬼做的?”

周雷听到这话,转头看了看王雪,然后尴尬的笑了一下,说:“世上哪来的什么鬼。那案子自然有凶手。刘老太说的女鬼没准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大多可能是孩子。两者之间不见得有联系。”

王雪却微微的摇了摇头,说:“我倒是宁可相信是鬼做的。”

周雷有些疑惑的看着王雪,也不明白她在表达什么意思。

王雪看到周雷的沉默,才赶紧转头回来解释说:“嗨。人杀人多残忍那。要是鬼做的,那这些死的人或许都是罪有应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嘛。”

周雷微微一笑,没再接这个话茬,然后指着不远处的院子,说:“诶。到了。那家就是。先去刘老太家看看。”

下车走去了刘老太的家,院门是开着的。周雷和王雪就走了进去。

起初周雷是在村中的空地活动广场碰到刘老太的,并没有来过刘老太的家。进去一看,是一户非常朴实的家庭。房子是比较陈旧的,院中没有什么值钱的摆设,都是一些普通的耕种工具。

刘老太家的窗户不知为何,都被黑布挡着,根本无法透过窗户看到里面。

“刘大姐!刘大姐!在吗?”周雷试探性的向着屋里喊着。

但是却没有人应声,周雷转头看了一眼王雪,王雪挑了挑眉一撇嘴表示没有头绪。随后两人一起推开屋门走进了屋内。

一进去,首先扑面而来的就是非常浓的香火的味道,整个屋子里面似乎乌烟瘴气,似乎一整天不知道点了多少柱香且空气不流通所产生的。

周雷赶紧把屋门开大了点,让空气流通起来,然后适应了一下那空气,周雷和王雪继续向里面走。

屋子里面黑漆漆的,因为窗户都被黑布挡着,现在门开着才有光亮照射进来。

“刘大姐?”周雷又试探的轻声叫着。

走到了里面的屋子,周雷和王雪终于见到了刘老太。此时的她正倒在地上,仿佛中邪了一样,不停的抽搐着,口吐白沫。她的手里还有一个似乎道士用的摇铃一样的东西,在不停地发出声响。

里面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摆放着三个香炉,每个香炉里都点燃了城捆的香,香炉后面,是一个小男孩的遗像,两边是一尊佛像,和一个关羽的雕像。

“刘大姐!诶呀!咋了这是!”周雷赶紧上前去查看刘老太。

刘老太双眼紧闭,整个身体抖着抽搐着,手里的摇铃“铃铃铃”的作响那声音令人心烦意乱。

周雷赶紧把那铃铛拿开,然后蹲下身去费力的抱起了刘老太,王雪虽然有些嫌弃,但是也只能上去帮忙。两个人将刘老太抬出了屋内,放到了外面。

周雷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而且还是个热爱八卦的记者,很多事情即便他没经历过但也听说过。眼下刘老太的症状多半是中风之类的。

周雷便把刘老太平躺在院子里,让她尽量呼吸新鲜空气。

“咋办那?这是咋了?”王雪在一边眉头紧锁的问着。而且她离刘老太的距离远了许多,露出了些许的本能的嫌弃的表情。

周雷回头看了一眼王雪,然后又回去继续盯着刘老太,说:“没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应该一会儿就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外面刘老太的老伴儿拿着个锄头走了回来。看到院子里站着的两个陌生人,就问着:“你们谁呀?干什么那?”

周雷回过头去看向刘老太的老伴儿。没用他做解释,刘老太的老伴自然就看到了地上正在抽搐的刘老太。

他赶紧丢下手里的锄头上前去查看刘老太,然后他又跑进屋子里,打开了家里的被橱,拿出一个枕头,看到屋子里乌烟瘴气点着的香火,他似乎很是厌烦的皱起眉头左右扇了扇,又跑出去把枕头给刘老太垫在了头下。

随后刘老太的老伴儿皱着眉头回头去看后面的周雷和王雪,厌烦的说了一句:“出去!”

周雷原本还想上前去关心两句,然后询问一下情况。但是看到他生硬且有些愤怒的情绪,周雷只好带着王雪往外走了。

王雪一边走一边嘴里还不服的念叨着:“哎。这人怎么这样啊?分明是我们救了她好嘛。”

“哎。别说了。走吧,走吧!”周雷赶紧拉着王雪走了出去。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宫廷小说
  3. 豪门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