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

更新时间:2019-07-24 10:17:12

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 连载中

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

来源:粉色书城作者:蝶兰香魂分类:言情主角:沈寒音谢凛怀

小说主人公是沈寒音谢凛怀的小说是《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蝶兰香魂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阮,明德二十七年,大寒。深夜子时,江南月白城罕见地下了一场大雪,水榭楼台全被一片白色覆盖。最上方的夜空弯月折下苍古月光,在盛满大雪的屋瓦之下反射出清冷的光线。侍女提灯踏阶而下,向沉梦楼的前院走去,雪下得过大,院落中的花可受不住。还未走至槛前,远远地便看到一个白衣清冷同大雪融为一体的身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阮,明德二十七年,大寒。

深夜子时,江南月白城罕见地下了一场大雪,水榭楼台全被一片白色覆盖。最上方的夜空弯月折下苍古月光,在盛满大雪的屋瓦之下反射出清冷的光线。

侍女提灯踏阶而下,向沉梦楼的前院走去,雪下得过大,院落中的花可受不住。

还未走至槛前,远远地便看到一个白衣清冷同大雪融为一体的身影。

“郡主?”侍女上前几步,在她身旁站定,“您……又做噩梦了?”

沈寒音立在大雪的中心,一只手随意地搭在雕着繁复花纹的石栏,过了很久才轻声道:“不算噩梦。”

“我梦到了凛怀。”

月砂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凛怀”是谁,下意识地向四周扫了一眼确认无人后才舒了口气,毕竟当今天子的名字不是能随便唤得的。

“郡主……”

沈寒音摇摇头,俯身下去看院落中盛放的清香,“这是什么?”

“是银丹草,推迟了这么久才开花。”月砂笑意微漾。

“这样啊……”沈寒音脱下身上披着的兔毛披风,轻轻地盖在了小小的白花上。

月砂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我回房了,月砂你也早些休息。”

随后她起身,往沉梦楼的深处走去,突然月砂似有些忍不住地出了声:“郡主!”

沈寒音脚下一顿回头看她,月砂手中的灯火明明灭灭,只听她急切道:“郡主!银丹草曾被古人认为是重逢的预兆,它的寓意是——愿再次与您相逢……”

月下的那人有些晃神,她轻叹一声,又转身走了,只剩声音飘渺在孤寂的雪夜当中。

“既是这样,但如它所愿。”

月白城的中心,景朔王府门口的长街上,数十辆装潢精美的马车并列候着。婢女小厮有条不紊地提着行李包裹进进出出,月砂手中一溜的礼品长单,正挨个对着物品的数量。

“这阵仗是在做甚么?云行郡主是要去哪儿?”

隔街的酒楼视线开阔,将王府大门口的动静收得一干二净。吃过午饭的几人闲来东张西望,边看边小声四下交谈着。

“再过数日可是除夕节,景朔王府的那位主子多半是进京庆贺。”

“进京?这除夕节年年都有,以前可没见进京……”说话的是个外地人,正一脸好奇的问着贵胄中的八卦。

“你懂什么!这云行郡主同那头的关系……可不一般。”

其余几人相视一笑,其中的心照不宣不言而喻。

大阮谁都知道江南的景朔王府对于皇家而言是个过于微妙的存在。

当今天子登位并非一帆风顺,几乎是踩着一路鲜血和尸骸才坐上那个位置。然而新帝临政,朝野并不太平,内乱外战不得安宁。一群老臣仗着过往功绩及资历公然挑衅,北方蛮夷四起烽烟不平,唯有景朔王沈傲全力辅佐新帝,而后又自请出征北方。

在短短一年时间中,蛮夷皆数平定,朝中奸臣杀剐无数,景朔王府一路高升,封地赐物毫不吝啬。唯一遗憾地,便是沈傲的尸骨,远葬遥远北方。而景朔王妃本就体弱多病,得知这一噩耗更是心神俱伤,没过多久便随景朔王去了。

然而景朔王府并未如外人预料中一般迅速没落,相反地,随着景朔王唯一的子嗣沈寒音的长大,沈家手中权势几欲与天齐。

外人看不懂这局势走向,朝堂上的那帮老狐狸可门清。当今天子帝位不稳,异心者蠢蠢欲动,若不拉拢军心所向的沈家,又何以制衡这其中权势。但这沈家,估摸着帝王也是防着的,不然多年以来为何沈家一直驻于江南不入京城。

沈寒音临近晌午方从屋内出来,精致的眉眼在日光之下更加动人心魄。

“郡主,东西都备好了,用过午膳后就可以出发了。”月砂将礼品单递给她。

沈寒音没有去接,昨晚半夜失眠令她精神并不是很好,辗转反侧合眼都是那个人的模样。今日天还未亮宫中的人便带着圣旨来了,急昭沈家入京。

幽幽的叹息落在半融化的雪地上,外人看的始终和真相有着出入。自六年前沈寒音自请离京以来,几乎每年谢凛怀都会在二人的来往信件中提到让她归京,只是沈寒音自个不愿,谢凛怀也不会强求。

沈家当年本如日中天,一朝变故只剩沈寒音一人,不知有多少政谋对立的人妄图落井下石。而彼时谢凛怀刚登上帝位,朝野不稳,有心去护一个偌大的沈家,只怕付出的代价过于大了。沈寒音年纪虽小却再明白不过这个道理,那年京城大雪如絮,她留下一支簌簌红梅便自请去了江南,从此六年,通信未断,却再也没见过一面。

“寒音。”

傅殊言刚踏进景朔王府的大门,就看见沈寒音衣衫单薄立在前院中,乔木植物上的雪融化后滴在青石板上洇开暗色的水迹。

“殊言公子。”月砂向他行了个礼,当年傅殊言放弃灵泽阁主的位置不顾挚交相劝,站到他唯一的师妹沈寒音身前,其中间几年大大小小的风雨都护了这景朔王府许多,沈家的人皆对他存了三分感激之情。

“嗯。”傅殊言应了一声,从怀中摸出一支拇指大小的细长竹筒,“那边来的信。”

沈寒音这次伸手接了,抽出薄薄一卷纸条,傅殊言只看到墨色缭乱,以及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情绪。

“车备好了?”纸条在她手中化成粉末,淡色的唇角笑意冷下,“现在出发吧,走陵江那条路。”

《独家宠爱:萌萌小甜妃》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