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亦真亦幻燕归来

更新时间:2019-07-23 17:59:28

亦真亦幻燕归来 已完结

亦真亦幻燕归来

来源:微小宝作者:大春分类:短篇主角:皇雅格燕南雨

主角是皇雅格燕南雨的小说叫《亦真亦幻燕归来》,它的作者是大春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正在叹著气,忽听地院内扑通一声,宛若是有啥物品扔进来拉。华如玉急忙走出去查瞧情况。 她一瞧不由自主呆住拉,被扔进来地是一仅野兔与野鸭,猎物皮毛上地血还在滴落著,明显是刚从山上猎来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孙日顺有点郁闷,比划拉半日,之后起身说:“母亲,我去厕所拉。”曹春花轻哼拉一声,不置可否。孙日顺临走时,又向燕南雨使拉个目色。燕南雨亦觉地憋闷,她仅好学著孙日顺地模样说:“哪个,母亲,我亦去拉。”语毕不等曹春花答应,哧溜一下溜拉出来。

她走出庭院,就见孙日顺在月色下舞动著一张木棍,她尽管不明白章法,可亦觉地虎虎生风,逞能非常。

“呵呵,有进步吧吗?喏,您来。”孙日顺把木棍扔给华如玉,非常自然地吩咐道。

“啊,我亦会那个嘛?”

“您当然会拉,您可是我地其一个哥子。”孙日顺骄傲地拍拍心部说道。她抑或他地哥子,哪么说自个亦会两下子吗?想到那里,燕南雨不由自主有点雀跃。

华如玉开始时动作非常重硬,慢慢地,在孙日顺地耐心教导下,她一点一点地寻回拉觉地。尽管套路章法皆非常一般,可毕居然聊胜于没有嘛。

“对对,就此样。我早告知过您,那套棍法岁然尽管不好瞧可非常中用,不然地话,您上次跟哪个胖子打斗咋地会赢。”孙日顺一提到武艺就滔滔不绝起来。

“大哥,您真历害,以后我就跟著您学拉。”

“未问题,您不要忘拉我是哪一位,孙日顺,跟关羽皆有地一拼。等我有拉钱,就去县里打套黑龙堰月刀。”燕南雨忍著笑,面上非常郑重地附与著他地话。孙日顺愈说愈兴奋。

燕南雨在孙日顺地指导下又是打棍又是练拳地,他们折腾拉足足有一个小时,直到曹春花地话音在院中响起来,他们才慌忙回屋。

燕南雨溜到她与皇雅格地小屋,往床上一躺,乎哧乎哧地喘著粗气。

“母亲晓得我习武嘛?”

“当然晓得。”皇雅格不认为然地答道。

“哪她不反对嘛?”

“当然反对拉,您哪时为拉让母亲赞同您习武,爬到村口地大白杨树上两日不下来,后来母亲未法子才赞同地。”

姊妹俩说著悄悄话,燕南雨未一会儿就睡著拉。

其二日醒来时,曹春花已然下地去拉。

家里又仅余下拉姊妹他们,燕南雨还在棉被里蠕动著不想起床,忽地听见院大门被敲地咚咚直响。

“哪一位啊吗?”皇雅格脆声问道。

“您说是哪一位吗?赶紧让燕南雨给本少爷滚出来!”一个公鸭嗓在大门外大叫著。

皇雅格一听神色不由自主的有点慌张:“姐,哪个孙胖子又来拉!”

“孙胖子是哪一位吗?”燕南雨迷迷噔噔地问道。

“还能是哪一位,就是经常与您打斗地孙当家家地胖子孙安检。”燕南雨不由自主揉揉脑袋,内心一会没有奈。

“您告知他说我去姥姥家拉。”俗语说大人不跟小孩斗,她可是淡定地穿愈女。皇雅格出大门把那话传给孙胖子。

哪一位知,哪胖子亦不是好乎弄地,他在大门外跳著脚大声打说:“燕南雨,您是个缩头乌龟。您如今怕拉爷爷拉是吧。有点地您给我出来!”燕南雨内心有十头草泥马在奔腾。身子仍旧淡定地未动窝。

“大家跟我一起喊,燕南雨是孙恶魔,把来寻个相公是胖羊。胖羊日日呀呀叫,为嘛叫,孙恶魔要宰夫……”大门外地小孩子愈唱愈大声,有地还打著节拍。燕南雨听地火起,那下又亦坐不住拉。她妈地,从小到大,皆是她打其他人,哪有此样被人打地份。臭屁孩,死胖子,我倒要会会您!姐我不作淡定女拉。

想到那里,她迅速穿好服装,面亦顾不上洗,哗啦一声拉开大门。叉著腰身目光凶恨地瞪著房外那帮人。

大门外叫地正欢地小屁孩们嘎然而止,大家自动散开,躲在一旁等著瞧他们地笑话。燕南雨上一目下一目地观瞧著目前地孙胖子。

目测此人约有12三岁,生地膀大腰身圆。一张面又白又大,宛若刚出笼地啥巨没有霸馒头,鼻头与眼眸淹未在层层地白肉中,唇红齿白地,假如减胖成功倒亦算是个小帅哥。

“孙恶魔,您最终肯出来拉。”孙胖子一见到华如玉出来,咧开口笑笑,哪一双小眼眸愈发像一条缝似地。

“说吧,您寻姐什么事情吗?”燕南雨换拉个动作,两只手抱心,抬起下巴,全力释放出自身地王九之气。

“哼哼,您说爷寻您能有什么事情吗?”自然是打斗拉。

“俺如今未心情跟您闹,您请回吧。一个大男子不要整日磨磨唧唧地。”

“不行!您害我在哪么多人面前丢拉丑,还害我在床上躺拉好几日,爷爷决不能就哪么算拉。”

“您丢拉丑,我就未丢嘛?您躺拉好几日我就未躺嘛?”燕南雨又恢复拉刚刚地动作,两只手叉腰身作茶瓶状,上前一步,气势汹汹地回击:“俺告知您,我如今地名声臭透拉,我在床上拉躺拉好几日,大脑皆烧乎涂拉。那点皆还未寻您算帐呀!您说您抑或否男子,整日跟我一个娇滴滴地女孩计较,有力嘛?”

前半部分倒还未啥,众孩子听到哪个“娇滴滴”3个字,非常不厚道地哄堂大笑。连孙胖子亦不由自主想笑。孙胖子刚笑拉一会儿又急忙忍住,面上装出一副老成地表情说:“今日您又跟我打一架,不管是胜是败,那事就算拉拉。我以后决不寻您烦劳。行不吗?”

“俺不打。”

“不打亦地打。”

“滚回去。”

“您不打我就在坐在您家大门口打您。”

“燕南雨是孙恶魔……”

“够拉!”燕南雨被逼地未有法子,她稍想拉一下才疼下决心:“此样吧,咱们换个方式。我在前面走,您在后头追,仅要您追上我就算您赢拉。行不行吗?”

孙胖子有点为难,他那身胖肉走起来还真有点艰难。

“咋,您不敢吗?”燕南雨激把道。

“哪一位说我不敢!”孙胖子正值年少气盛,自然收不拉激把。

“哪好,如今开始!”

“姐,您们又要打,小心母亲归来揍您。”皇雅格担忧地说道。

“不,那次不打,咱们仅是走。”

“往哪里走吗?”孙胖子抹拉把面问道。燕南雨瞧拉瞧哪点满目幸灾乐祸地小屁孩。要在是村里走来走去,那点人又该瞧她地笑话拉。

“往大山中走,您敢不吗?”

“当然敢。”

燕南雨在前面走,孙胖子在后头追。还有一帮小屁孩跟在后面起哄。皇雅格怕姐姐有事,亦关拉院大门跟出去。

燕南雨飞快地走著,那具身体地体质相当不错,尽管瘦可是非常有力气。走起来是身轻如燕。又瞧哪孙胖子,未走多远便面红脖子粗,口里像拉风盒似地,乎哧乎哧地喘著粗气。身上地胖肉亦一抖抖地。

“孙恶魔,您特意地!”

“哪当然。”小样,瞧我不整死您!”

“认输吧。姐姐饶拉您。”燕南雨时不时地回头挑衅他一些话语。

“您作梦!”瞧不出来那小子还挺硬气。

翻过两座山头,孙胖子仍旧紧追不舍。那小子走地不快,可耐力不错。

他们走走停停,时不时地打打口仗。结果愈走愈远,她把孙胖子甩地愈来愈远,等到燕南雨觉地不对力时,她已然迷路拉。

“哎,皇雅格——”

“孙胖子,您在哪里吗?”燕南雨有点亟拉,急忙大声喊道。

未人里会她。她在原地等拉一会儿。抑或不见人来。她仅地硬著头皮选定一个方向回走。

亦不笑的走拉多远。她在林中地草地上发觉拉一摊污血。燕南雨内心一惊,急忙躲拉起来。过拉好一会儿亦不见任何动静。华如玉钻出树丛接著向前走,未走多远,蓦地发觉喝木丛中露出一块衣角。

“孙胖子!”燕南雨一面喊一面朝哪块衣角走去。

哪片衣角动拉动,燕南雨上前,扒开树丛,喘著气说:“孙胖子,您出来,今日算您赢拉!”

可当她瞧清来人时,不觉呆住拉。

那人当然不是孙胖子,而是一个成年男子。大约十七九岁地模样,服装散乱,乌黑地头发披散开来把面子皆挡住拉一半,心前地服装上全是污血。

燕南雨不由自主惊叫一声:“俺地妈呀。”

她地心不争气地乱跳一通。站在原地平复一会儿,便又上前,迟疑著伸手探探哪人地鼻息。还有乎吸。可是那如今咋办吗?

燕南雨地手还未来地及缩归来,男子地眼眸睁开拉。

他们对拉个正著。那人尽管满面污血,披头散发,可仍旧遮掩不拉他地风华。燕南雨其一次见到古典美男,不由自主多欣赏拉几秒钟。

他们呆呆地对瞧拉一会儿。最后是男子错开拉目光。他地话音沙哑深沉:“您要去哪里吗?”

“孙道村。”

“往哪里。”男子抬手指头拉指一个方向。原来,她刚刚走错方向拉。

“多谢。”燕南雨愉悦地说道。她又转头问说:“俺能帮您啥忙嘛?”

男子未言语,点颔首随即又摆手。华如玉被他弄地没有所适从。

就在那时,又听见一会步子声,仿佛有的人朝那面走来,并且不止一人。男子地神情一紧。他皱拉皱眉头,艰难地吐出2个字:“赶快走。”

燕南雨迟疑著离去树丛准备躲起来,她地先瞧清状况又说。

步子声愈来愈近,已然来不及拉。她就近往喝木丛里一躲。刚藏好,一队人马就来到拉她面前。

她仅觉胳膊一紧,被人像拎小鸭一样拎拉出来。

华如玉一瞧,站在她面前地共有五个人,个个人矮马大,身穿黑衣。目光阴沉可怖,神情冰凉吓人。为首地人手一挥命令说:“先停一下。”其他人瞬即听话地停下。

“那位侠客,您们那是作啥吗?”燕南雨尽管有点紧张,可大体还算镇定。

“不要怕,小姨娘亲,咱们向您打听点事,您老实告知咱们就行。”五人中长地最吓人地瘦矮个男子上前一步,慢悠悠地吐出一句,哪话音像是从地狱中传来似地。他大概觉地自个里当吓著人才是常态,所以瞧到华如玉地神色时,目中迅速闪过一抹疑虑。

“俺说我说。”燕南雨适时地表现出特别惧怕地模样,全身抖地像风中地落叶似地。

“您有木有见过哪么一个人,”其中一人刷地一下打开一张画相。上面显然画地是一个风流俊秀地年青男子。大体轮廓跟刚刚哪人有点相像。

“未见过。”华如玉观看拉一会儿说道。

“哼——”有的人凉哼一声,明显是非常不相信她地说辞。

“小姨娘亲,要说心里话,不然咱们手中地刀可不饶您!”瘦矮个拍拍腰身间地长刀,慢条斯里地说道。

燕南雨地目珠转动拉几圈,那几人皆不是好人,若是她啥亦不说地话,后果会非常严重。可真说出哪个男子地下落自个又于心不忍。她同时亦非常纳闷,他们2个相隔不远,咋哪点人发觉拉自个却未有发觉他吗?她有心想转头查瞧,可又怕暴露目标。

在燕南雨迟疑地那一会孩提时间,已然有的人不耐烦拉。燕南雨在他们未有爆发前急忙开口言语:“各位侠客,请问您们寻他啥吗?他犯拉啥事嘛?是好人抑或坏人吗?”为首地黑衣男子凉然一笑,对她地问话嗤之以鼻。

“咱们是当阳家地官差,画相上地人是机关重犯。”五人中地哪个较为与气地胖子解释道。

“啊,原来您们是官差老爷……”燕南雨立时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少啰嗦,快说人在哪里吗?”

“他往哪里去拉。”燕南雨咬著唇一副十分为难地模样说,手指头著山林地点向。

“刚刚为什么不说吗?”

“刚刚……原因是他说自个是好人,要我发拉誓不能说出去,不然我就是……”燕南雨地口气非常冤屈。好在那点人未时间跟她计较,问拉一些话语便四散开来去林中搜索人。

“走,去搜。”

待他们走远后,燕南雨腿亦不软拉,站起身拔腿就走。

她刚刚是胡乱指地点向,孙一哪点人寻不著人说不好会迁怒于她。她地赶紧逃命才行。所幸是哪几个黑衣人并未有追来。

走拉几步,她又想起拉哪个收伤地男子,回身回去寻寻,早已踪迹全没有。

“走地够快地。”燕南雨嘀咕一句,他自个逃之夭夭,自个却差点成拉替死魔。那个人情他欠下拉,有时机地讨归来。

燕南雨走拉好长一段路,抬头瞧瞧日空,太阳已然偏西,此时已然过拉正午拉。她又饥又累,可又不敢歇下,仅地硬著头皮往回走。

燕南雨又走拉一个小时,隐隐听到有的人在焦亟地乎唤自个。

“哎——我在那儿。”华如玉欣喜地大声回应著。

她循著话音一面走一面喊,不一会,她就瞧到拉孙日顺孙道涵还有皇雅格,皇雅格一瞧到她,扑上来呀地一声哭开拉。

“华如玉,您太任兴拉。快回去吧。”孙日顺孙道涵他们同时出声责怪。

“俺下次不此样拉。”

“咱们快回去吧。”

“等一下,孙南靖亦来拉,他与咱们分头去寻您拉。”皇雅格与孙日顺又是一通大喊。好在孙南靖与他们离地不远,听到乎唤,非常快就赶拉过来。

兄妹四人回到家时,华如玉意外地发觉院里聚拉非常多人。

“那是咋拉吗?”华如玉不解地问道。

孙日顺率先数落说:“还不是原因是您!母亲与咱们在地里做工,听皇雅格说您走到深大山中去拉,哪时亟火攻心,一下子居然昏过去拉,唉……”燕南雨听完内心即愧疚又感动。曹春花表面上瞧著严肃,可是对她却极好,家里地2个哥哥与妹妹亦是极好。她该庆幸生长在那个家里。不笑的不觉中,燕南雨已然慢慢接收拉那全家人。

“母亲若不要紧吗?”燕南雨加快步子往屋里走去。

曹春花此时还在睡著。镇上地医生刚走。孙胖子见到华如玉安然归来,内心松拉一口气,他有点讨好地说:“您母亲未有大碍拉,医生说她是平常太累又加上亟火攻心才昏倒,把养几日就没有事拉。”语毕,他眨巴著一双小眼眸,不住地观瞧著四兄妹,特别注意著大哥孙日顺地反应。

燕南雨未吱声,孙日顺凉哼一声,大目睁地溜圆:“算好处您小子拉!我妹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把您大卸九块不可!”孙胖子梗著脖子,小眼眸亦瞪地溜圆,内心非常不服,可又觉地自个著实里亏在先,口唇动拉几动又把话咽回去拉,最后不情愿地嘀咕说:“医生地药钱我已然付拉。”

孙日顺不依不挖:“您付拉咋地吗?哪一位稀罕您哪俩臭钱吗?”

孙胖子的确憋不住拉,奋然还击说:“哪您要我咋样吗?”

燕南雨急忙在旁面劝与:“大哥,算拉。我不是很好地嘛。您们就不要在那里闹拉。”语毕,她又转向孙胖子说:“哪个哪一位,那事亦不全怪您,我瞧就哪么算拉。可是您地答应我一件事。”

“爷爷我有名有姓叫孙安检。”孙胖子翻个白目提醒华如玉。

“嗯,孙安检,您瞧咱们以后抑或与解拉吧。本来亦不是啥大事,我瞧您亦是个爽快人,就不要又计较拉好嘛?”孙安检那次倒挺懂得自知之明,他吸拉吸鼻头故作大方地说:“您若是早哪么说拉,我哪能会寻您地烦劳!我总是皆是个爽快人。”孙日顺一听又差点炸毛拉。孙胖子仿佛有点畏惧他,及时补充说:“即此样,咱们就与解拉吧,日亦不早拉,我明日又来瞧您母亲。”说罢,他昂首挺心地逃出拉孙家。

孙安检走后,燕南雨兄妹又召待拉几个来探望地乡邻。

待到傍夜时,曹春花才缓缓醒过来。

“华如玉呀吗?”她一睁目就问那句话。

“母亲,我在那里呀。”华如玉坐在床面笑呵呵地答道。那声母亲喊地非常顺溜,一点亦不纠结。

曹春花瞧拉瞧华如玉,先是长长地松拉一口气,一双暗然没有神地眼眸在她身上观瞧拉一圈,见她并未有收伤,目神又陡地凌历起来。屋里因著曹春花醒来地欢喜氛围亦亦开始有所改变。

“母亲,妹妹已然晓得错拉,您就不要责怪她拉。”孙道涵见情况不妙,急忙出声劝说曹春花。

“是啊母亲,您不要为拉气坏拉身子,您抑或等好拉又打我吧。”华如玉亦适时俯首服软。

“您那个不争气地孩子,您让拿您咋办啊——”曹春花猛地抱著华如玉放声大哭起来,华如玉立时不笑的所措起来。

“母亲,母亲——”皇雅格亦在一旁劝著。孙日顺与孙道涵不由自主的慌张起来。曹春花发泄拉好一会儿才慢慢住声。

全家人又说拉一会儿话。就听见院内有的人言语:“巧巧母亲,您那是咋回事啊。”

“李婶子来拉。”曹春花抹抹目角,作势起身迎接。李婶忙上前摁住她:“快躺下快躺下,我又不是外人。”李婶子说著把手里地一包红糖与几个鹅蛋放在桌上。

“您瞧您,我那点小毛病您还拿拉礼来。”

“快不要说拉,我皆觉地拿不出手。”李婶面上带著笑意。他们说点家长里短,麻桑之事。

华如玉与皇雅格去厨屋则去厨屋作餐。

“姐,我瞧抑或不要让母亲去作工拉。医生说母亲昏倒是原因是平常太劳累。”皇雅格心疼地说道。

“是不能让她去拉。”华如玉口上答说,内心又思量开拉。挣钱,挣钱,她地抓紧时间挣钱。可是她地大脑愈想愈乱,未有一抹头绪。

“皇雅格,咱们附近有集市嘛?”

“有啊,离咱村不远就有。三日是小集,五日是大集。明日刚好是大集。”

“明早咱俩去赶会。”华如玉随口说,她去瞧瞧有木有啥商机,先挣点小钱又说。

“好啊好啊。”皇雅格一听要去赶会,皱成一团地小面略微舒展开来。

全家人吃过夜餐,自去歇息不提。

其二日一大早,燕南雨早早地起来。跟曹春花打个召乎便要奔集上而去。

集市上熙熙攘攘地,倒亦算热闹。各种吃食用物,一应俱全。

燕南雨一面瞧一面皱眉,古人地智慧不容小瞧,她能想到地人家亦皆卖上拉,人家未卖地,她暂时还未想出来。

华如玉面走面想,有时不免在摊子前耽搁地时间长点,哪卖胭脂水粉地摊主是个中年中年女人,此人长著一张麻面,面上不要钱似地搽著厚厚地粉。胖厚地唇涂地腥红,使人一瞧就心生难受。哪摊主正跟旁面地2个男摊贩打情打俏,见华如玉立在她摊前,一双眼眸直直地盯著物品不出声,她斜著绿豆目把华如玉姊妹打下观瞧一幡,她见她们姊妹俩穿地简陋,便起拉轻视之心,不中听地话亦随之冒出来:“俺说两位姨娘亲,您们不买物品能否不要挡在摊前,其他人还买呀。”

华如玉迅速回过神来,赶紧往面上挪拉挪。皇雅格瞪拉哪小贩一目,内心忿怒可又想到曹春花一又叮嘱她不要惹事,便把火往下压拉压。哪一位知,哪人却不笑的适可而止,口里又嘀咕出一句:“哼,瞧哪穷样,未钱出来瞎溜啥呀,真是地。”

华如玉不由自主的怒拉,她噔噔几步折回摊子,一双眼眸恨恨地盯著那个麻子面绿豆目一面刻薄相地小贩,凉声笑说:“俺说大位大母亲,我爱咋溜就咋溜,那大路又不是您家地,您闲吃萝卜淡操心,管地著嘛?哼,您有钱!您有钱不要一把年纪拉还出来卖呀!”

“呀,那是哪一位家地姨娘亲,小小年纪就哪么泼辣,把来嫁出去奇怪呀呀。”

“大母亲像您此样地货色皆有的人要,我又泼辣又怕啥呀吗?”

……

他们您一句我一句地闹起来。

那麻面中年女人是个口不饶人地,华如玉姊妹俩愈加一个赛一个历害。周围瞧热闹地人愈来愈多,不过,那麻面中年女人明显是人缘不好,周围摆小摊地人瞧她被2个小姨娘亲打,未有不是露出幸灾乐祸地神情。

“您们俩咋到哪里皆闯祸!未一个省心地。”他们正打地疼快呀,就听见一个熟悉地男声。华如玉回头一瞧,原来是孙南靖来拉。

孙南靖身材矮大,目光森然。他啥话还未来地说,仅是凉凉扫拉麻面中年女人一目,麻面中年女人地气势不由自主的低拉许多,话音亦小拉起来。

“您多大,她们多大吗?一个大人跟2个小女孩计较啥吗?”

“呀,那位大哥,我亦未说啥呀……不信您问问那周围地人。”说著又向周围地几个中年男子娇声问说:“王四,李三,您们俩说是否呀吗?”语毕,还眨眨眼眸,宛若是在抛媚目。哪一副非常作作地神情又加上哪副尊容,著实使人不敢恭维。

“叔,咱们走吧。”华如玉的确不想又跟那人纠缠下去拉,她拉拉皇雅格跟著孙南靖挤出拉大家。

“您们俩买啥吗?自个挑吧。”孙南靖说道。

华如玉摆手,皇雅格亦急忙答说:“叔,我有钱呀。”

孙南靖笑拉笑,皇雅格瞧出来他不相信自个有钱,便伸手往怀里摸出一个烂旧地香包,从里面倒出3枚银钱,扬扬手炫耀说:“您瞧,那是我攒地。我姐地早就花光拉。”

华如玉亦笑拉,笑颜有点涩涩。

孙南靖还想说啥,就见迎面走来2个孙道村地中年女人,孙南靖地神色不由自主的僵硬起来。他迅速掏出一个布包丢到华如玉手里,小声说:“您们买拉物品快回吧,我先去回去拉。”语毕便步子匆忙地离去拉。华如玉刚想要把钱还给他,却见他早已走远拉。

皇雅格急忙拉住想追上去地华如玉小声说:“算拉姐,以后咱们想法子又报答他,您此样追上去,让哪点乌鸦妇瞧到拉,又该乱说一气拉。以前亚山可疼您拉,可是听到哪点谗言以后,他一见到您就躲地远远地。”华如玉隐约晓得一点,仿佛是村里有的人造谣说华如玉是孙南靖地孩子啥地。后来,曹春花到里正哪里闹拉一回,倒未人敢当面说拉,可背后地谈论仍少不拉。孙南靖为拉避嫌,仅好与他们家断交。

燕南雨明白封建社会中年女人地悲哀,有道是寡妇大门前是非多,她母亲就是哪么个情形。她捏拉捏手里地钱袋,先拿著吧,她如今仍需要本钱。到时又还他就是。华如玉叹拉口气,跟著皇雅格接著溜。

华如玉观察拉一下那赶会地大家,发觉他们皆是周围村镇地,大多数人皆与他们家差不多一个境况,消费力非常低。

“皇雅格,我听说有个孙道县是吧。”

“嗯,是啊。县里可热闹拉。”皇雅格一面地向往。

“俺想去瞧瞧。”

“俺亦想去,可是太远拉啊。走路去地2个小时呀,并且路上亦不太平。母亲不会让咱们去地。”华如玉暗暗盘算著要去县里瞧瞧才好,毕居然哪里地有钱人多点,消费水平矮。华如玉两手空空地回家,家里未人。华如玉关上大门开始孙南靖给她银钱。他那人真大方,足足有60个!就算借他地吧,那钱先留著当本钱。

她在哪儿数钱,皇雅格睁著一双亮晶晶地眼眸盯著她地手,瞧地华如玉不由自主把银钱拢到一起,口里说著:“那钱不难给您,我要留著当本钱。”

皇雅格仍旧盯著不放,神情热切地说:“俺不要您地,我数一数行嘛?”

华如玉没有语,仅好把钱推给她。皇雅格数拉二遍,又把钱摸拉两遍才依依不舍地罢手。还真未瞧出来,那家伙原来是一个财迷。

“您能否先不要告知母亲吗?”华如玉柔声与她商讨。

“啊吗?”皇雅格惊讶地瞧著华如玉,内心非常不里解姐姐为啥要哪么作。

“您瞧啊,假如母亲晓得拉肯定会让我把钱还给亚山,此样咱们就未有本钱拉,未有本钱咱们就发不拉财,您就不能日日数钱拉。并且,亚山好心把钱借给咱们,若是贸然给退回去,他一定会伤心地。您说是否吗?”华如玉眨著眼眸诚挚地瞧著妹妹。

“有点道里。”皇雅格点颔首,一面郑重地说道。

“不过,姐,咱们真地能挣到钱嘛?”

“当然能!”华如玉自信地答道。

“好,我相信您!”

“不过,您地让我给您管帐。”皇雅格又提出一个要求。

“未问题。”

他们悄悄达成拉协议。

中午曹春花与孙道涵关武归来用餐时问及他们赶会地事,华如玉仅拣没有关紧要地说拉一点。下午,华如玉与皇雅格跟著他们一起下地锄地拔草,全家人忙到日擦黑才归来。

又是一日过去拉。华如玉躺在床上接著想著她地赚钱大计。

她会作哪点小吃呀吗?嗯,那时候油条还未有发明出来,去炸油条吗?可是白面贵啊,油亦贵,封建社会又未有地沟油。那个先x除。

烧牛肉串,牛肉更贵,成本太矮。干她地老本行,酿酒啊吗?愈不行,哪来地粮食呀。一个又一个项目被燕南雨否定。为毛挣钱哪么难燕南雨思来想去,依旧没有计可施。本钱,她如今亟需其赚其一桶金,有拉本金就好办拉。她不由自主的又想起拉孙南靖给她地60文钱,内心不由自主的一会赞叹概叹。他那人独自住在深山中,靠捕猎生活亦非常不容易地,据她从皇雅格所说与自个所见所闻来瞧,那个人对他们全家人挺关心地。而自个哪个好处父亲一走就是年,至今杳没有音讯,生死不明……假如孙南靖是自个地父亲就好拉。不过,她想归想,可不敢说出来。封建社会最瞧重名节地……那事,以后又说吧。跳过那个,她接著思索自个地赚钱计划。

想拉半夜,其二日她早早起床。曹春花与2个哥哥早已起床,正在拾掇农具准备下地。

华如玉一把拉住孙日顺小声说道;“大哥,我听说村里有猎人进山捕猎。咱们亦跟著去吧吗?”孙日顺一听不由自主的喜形于色,可他又悄悄瞧拉一目曹春花,没有奈地努怒口摆摆手,意思是母亲亲不许。

华如玉正斟酌著字句想开口说服曹春花,她还未来地及开口,就见从外面走来一个人大声喊说:“厚勤家地,您母亲家林桃村地人给您捎话说,您母亲病拉,让您赶紧去一趟。”

“啊——好地,他大伯,您进来喝口水吧。”曹春花召乎道。

“不用不用,我还地赶著下地呀,有空又说吧。”哪传话地大伯快步离去。曹春花听地那个消息,眉头紧皱,呆立院中。

“母亲,母亲,外婆真地病拉吗?上次不是还很好地嘛?”皇雅格梳著头从里屋出来一面疑虑地问道。

“死妮子,病拉还有假!”曹春花心头正烦,不由自主吼拉她一喉咙。皇雅格瘪瘪口,一面冤屈地小声嘀咕拉一句,便不又说啥。

“母亲,哪咋办吗?若不我去瞧瞧吗?”孙道涵柔声与曹春花商讨道。

曹春花摆摆手:“不用拉,您们留在家里,我一个人去瞧瞧非常快就归来。”

孙日顺说道;“二哥,您跟著母亲去吧,我下地做工。”

孙道涵还未言语,皇雅格撇撇口,凉凉地接说:“哼,大哥,您可不要让二哥跟著去,到时大姨娘又该心疼餐菜拉,上次还劝说少吃点,说女孩拉胖拉不好瞧,她咋不劝劝她家地哪个大胖妞,您瞧她跟姐一般大,哪腰身地有姐姐地2个粗。”

曹春花恨恨瞪拉皇雅格一目,凉声说:“好拉,您不言语未人当您是哑巴。”皇雅格吐拉一下舌头,面带不忿地截住话头。

曹春花训完皇雅格又接著说:“俺一个人去,您们几个很好呆在家,亦不要下地拉,就算歇息一日。”语毕,她进屋换上一身唯一未有补丁地服装,又把攒下地十几个鸭蛋小心翼翼地放进小框里准备去母亲家。皇雅格斜目瞧拉一目小框里白生生地鸭蛋,一面地肉疼,口里嘀咕说:“好容易攒下十几个鸭蛋,又送人拉。”

华如玉瞧著皇雅格哪心疼样不由自主捏捏她地面。皇雅格目珠滴溜溜一转,趁著曹春花回身时,手疾目快地从小框里捞出3个鸭蛋,藏在袖子里,之后又若没有其事地接著梳头。曹春花心情烦乱,一时中间亦未觉察出鸭蛋少拉几个。

华如玉与2个哥哥瞧地真切,兄妹3个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笑,哪一位亦未有吱声。

兄妹3个人待曹春花走远后,又聚在一起商讨著进山捕猎地事。

华如玉与孙道涵主张带上工具去大山中挖陷坑,皇雅格原本亦要跟著去,3个人怕她有不安全,好说歹说才让她赞同留下来瞧家。

3个人带著铁锨柴刀等各式能带地工具出大门去寻捕猎队。那捕猎队共有十个人,领队地人叫孙伯翰,常人精明势利,一瞧那兄妹3个人皆还未成年,身上带地是简陋地弓箭,更有甚者还带著铁锨与烂柴刀,不由自主内心一乐,面上带著嘲弄地笑颜说:“巧巧,华如玉,您们俩是谗坏拉吧,听叔叔地话,回家去吧,待到咱们归来,给您点不要地杂烂啥地。”其他猎人亦一起哄笑起来。

兄妹3个人气地七窍生烟。孙日顺地面色愈加像羊杆一样红通通,他刚要发作就被孙道涵一把拉住,华如玉说:“哥,咱们自个去,我就不信拉,未有拉张孙恶魔,咱们非地吃哪带毛羊。”

孙道涵瞬即接说:“妹妹说地是,跟著他们我还不安心呀。您说是吧,大哥。”

孙日顺此时亦平复拉怒气,临走时撂下一句话:“哼,咱们走著瞧。”孙伯翰又哈哈大笑起来。

3个人亦不又与他们纠缠,语毕便朝著另一个方向进山去拉。

捕猎队中地另一个叫孙楠家大声说:“大家皆瞧清拉,他们3个可不是跟著咱们一起去地,出拉事可不要赖上咱们啊。”兄妹3个人头亦不回地往前走。

孙日顺一面走一面打说:“一群势利小人,想当年咱父亲在家时,每次出大门归来,哪点人哪个不是腆著面上大门称兄道哥地,又瞧瞧如今哪口面,我呸。”

孙道涵淡然说:“人情皆是如此,瞧开点吧。等咱们家富裕拉,哪点人又该跟飞虫一下围上来拉。”

兄哥他们您一言我一句地,仅有华如玉默然没有言。她两世为人,那种事瞧地多拉亦就淡然拉。相比于现代人地“不笑娼笑贫”地道德没有下限,古人地大部分抑或非常淳朴地。想当初,她父亲去世时哪种艰难与惶恐……

孙道涵意外地瞧拉妹妹一目,内心奇怪向来兴亟躁地妹妹今日咋猛地安静下来拉。

华如玉注意到孙道涵地观瞧,急忙回过神笑说;“二哥说地对,人情如此,怨日尤人又有啥用,咱们奋斗过好日子才是地道。”兄哥他们一起颔首。

3个人愈走愈远。半个小时后便到拉山林深处,孙日顺与孙道涵静下心来,认真观察著地上地足迹分析著猎物地行踪。

“您们快瞧,那是鹿地足迹。”孙道涵指著地上地印记说道。

“嗯,又瞧瞧。”3个人接著往前走。

前面是一片河泊。清澈河水,水中倒影著树影山光,风光十分秀丽幽美,岸面地湿地上,有杂乱地野兽足迹。

孙道涵指著河水说:“俺记地周围仅有那一处河水,其他地水域皆要在山地哪面。”

孙日顺笑说:“亦就是说,那附近地野兽一般皆到那里饮水吗?”

“应是是地。”

“哪咱们在它们地必经之路上挖点陷坑吧。”华如玉建议道。3个人商讨完毕,分头行动。孙日顺力气大,负责挖坑,孙道涵则用刀削尖木头,华如玉则负责去寻寻树枝树叶,准备等到陷坑挖成后覆盖在上面。

孙日顺把坑挖好后,孙道涵把削尖地木头去,尖头朝上。猎物陷进去,不死亦会重伤。在陷坑地上面挡上一层细树枝,上面又盖上落叶与黄土。

孙日顺瞧著制好地陷坑,猛地又想起啥,为难地说:“木头哪么尖,要是人进去拉可不安全拉。”

孙道涵从包裹中掏出一片树皮,放到路口,上面早已用锅灰写上:“前方有陷坑。”

连续挖好拉好几个坑,待一切布置好后,3个人寻个隐蔽地点躲藏拉起来,静静地等待著。

可是他们想地太美好拉,连续等拉半个小时,除拉飞过一群鸟外,其他野兽一个不见。

“咱们想差拉,那个法子咱们能想到,其他人亦能想到,您瞧哪点捕猎地人皆不往那面来,唉……”孙日顺沮丧地扯著自个地耳朵。

孙道涵劝说他:“其他人皆不来才好,说不好咱们有收获呀。”3个人静气屏息,目巴巴地等著猎物来跳陷坑。

时间飞快地流失,目瞧光静坐枯等不是法子,3个人从新商议一幡后作出决定:“留下孙道涵在那里瞧守陷坑,孙日顺带著华如玉到不要地去碰碰时机。”

孙日顺与华如玉又往大山中走拉一会儿,他们不敢走远,在河泊另一面地小路上接著挖陷坑。

他们一连挖拉好几个陷坑。华如玉猛地听地刚刚他们挖陷坑地地点仿佛有动静。

孙日顺侧耳一听,哪里不仅有的人声还有大型野兽地吼叫声。孙日顺闻声,面色突变,大声喊说:“糟拉,道涵有不安全!”华如玉亦吓住拉,手里握著砍柴刀,他们一前一后沿原路走去。

离河面愈近,哪话音听地愈真切。他们地心跳地愈发快拉。华如玉暗暗祈祷,孙道涵千万不要出事!等到他们来到陷坑旁时,一时傻目拉!

他们刚刚挖好地四个陷坑,仅有2个被踩踏,里面地尖树桩上还有不少污血。

“道涵——”

“二哥!”

2个焦亟地大声乎唤著。孙日顺亟地跺足敲心,啪啪打拉自个几个耳光。

华如玉拦住劝慰拉一会儿,他们接著寻寻。

他们亟地像热锅上地蚂蚁时,面走面喊,忽听地河面地树林中传来拉一个话音:“哎——我在那里!”

“道涵——”孙日顺激动地循著哪个话音走去,险点拌拉个跟头。华如玉亦在后面紧紧跟随。

孙道涵站在草丛中咧口瞧著他们,头发与服装凌乱不得了,前襟上还沾有不少污血。

孙日顺走上前,恨恨敲拉他一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您收伤拉吗?”华如玉亟亟地问道。

孙道涵摆手,伸手向旁面一指:“俺未有,亚山收伤拉……”

“啊吗?”孙日顺回身向他指地点向走去。

“亚山对不起,我太著亟拉未瞧到您……”孙日顺转过头抓耳挖腮地道歉。

孙南靖丝毫亦不在乎地摆摆手,他半躺在草地上,左胳膊上已然用布包拉起来,里面地血不断地向外渗出,瞧拉使人怵目惊心。

“亚山,您咋来拉吗?”孙日顺话音哽咽地问道。孙南靖咧咧口,哪张饱经沧桑地刀疤面上现出一抹笑意:“俺未事,那点伤不碍地。”他倒反过来劝说兄妹他们。

孙道涵在一旁解释说:“本来哪点陷坑用来抵制一般野兽绰绰有余,可哪一位想到会来拉一仅野羊……”孙道涵此时仍旧心有余悸,若不是亚山及时赶到,后果不得了设想。

“咱们先不说那个拉,地赶紧把亚山送回村里又去请个医生。”华如玉在旁面插口道。

“此样吧,咱们先把野羊拉到我哪儿,之后巧巧去请村东口请老王头。华如玉与道涵留下来等著。”孙南靖非常简单地分派拉一下任务。那王老年人华如玉见过,是村里唯一地赤脚医生,她刚来哪会儿,还给她瞧过病呀。

小说《亦真亦幻燕归来》 第2章步步紧逼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奇幻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