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妙世江湖行

更新时间:2019-07-20 11:07:32

妙世江湖行 已完结

妙世江湖行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彭文友分类:武侠主角:叶云吕三娘

《妙世江湖行》是由作者彭文友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妙世江湖行》精彩章节节选:元末,一名重情重义的剑客肖建魂在江湖被暗杀,他隐居江湖多年的朋友探花一笑得知后,重出江湖为他报仇,不料却引起江湖风波动荡,使得整个元朝政治动荡。朱元璋,张士诚,陈友亮三人先后实力增强,随后探花一笑得知岳好友肖建魂炸死,他心如死灰……被迫前往天山治病。 天意如此,宿命难为!一个隐藏多年的杀手赵啸天,原本可以一统江湖,为所欲为,但最终还是被探花一笑给击败,成为千古骂名。最后探花一笑流浪江湖数十年,创世天下太平,最终隐居于天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涯,何处是归途?

可恨的路途,该向何方?他的脚步越走越慢,而离家的路却越来越远,他到了何处?听说到了天涯!天涯又在何处,在他脚下,脚下就是天涯。

他很明白,明日便是中秋节,他每年中秋节都会去拜祭他的妻子秋霜,可这次不同,他不仅拜祭他妻子,还重出江湖为朋友报仇。

他抬头看着天空,看着一望无云炙热的火球,随后他低头看着满地灰尘扑扑渺茫的沙漠,他似乎有理由放弃自己活下去的借口,但他又想到自己退出江湖数年来却暗暗招人陷害,朋友肖建魂却不知为何被人暗杀,他想到这里,求生的欲望使他鼓起勇气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他不管向哪个方向行走都无所谓,只要他不回头,百折不挠,总有走出去的时候。

他这个人很奇怪,明知自己不愿做的事,偏要自己去做。

如今,他不想重出江湖,偏要自己穿过沙漠走进草原,来到这鸡不下蛋,鸟不拉屎的地方,他这是何苦呢?

他太寂寞了,偏居一偶的日子真的太寂寞,没有至亲至敬的人相伴,岂能不寂寞?也许这就是江湖人所言“英雄仗剑走天涯,唯有义气良心知。”

他背负着一把剑,江湖上没几个人见过这把剑,因为见过这把剑的人,不死已都不能说话了。

他脸色清秀,有一张俊俏的脸,不仅如此,他笑如慈祥,愁如乌云,无法辨别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故他在江湖上有这么一个响亮的名字“探花一笑叶云”。

而如今,叶云脸色早已干枯,嘴唇血裂,他坚持一步一步在沙漠中前行,他很绝望无食无水,他现在渴望眼前有片绿洲,有个沼泽,哪怕有两根草也好,可惜,都没有,唯独有的就是炙热的烈土,微热的风。

他实在渴得不行了,他打开壶盖仰头准想盼望有一滴水润湿喉咙也好,他都很满足,可他摇摇水壶仍然未有一滴水滴进嘴里,他有些着急了,他睁大双眼看着眼前狗不撒尿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他跪在沙漠上,风尘仆仆,痛苦不堪。

他挣扎从腰间掏出一把一尺多长的刀,随后撕下一块布来,慢慢用刀割裂自己手上的肉,鲜血流了出来,他用嘴吸自己的血来给自己解渴。

他心里明白,若不这样,他很快死去,但他也明白,只要吸了一口血,就得立马止血包扎伤口继续前行,否则他也会很快死去。

此刻,他求生的欲望强烈了许多。

他无需多言,他拼命的往前走,往前走,不知走了多少里路,忽然他听到了马蹄的声音,他边走边抬头张望,却不见马,也不见人。

“当,当”的刀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响起,他冲过山头,喘气看着五名官兵在追两名瓦刺的牧民。

牧民似乎看见了他,边打边施展轻功向他招手求救。

叶云哪有精神向他们招手,更不必说是救他们,他连人带爬接近官兵的战马,他喘气有些困难,眼睛盯着马背上的水壶慢慢爬过去。

五名官兵并没有理他,他很快接近了马。

他站不起来,也取不了马背上的水壶,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可惜又有什么用。

他挣扎了半会儿功夫,慢慢蹲了起来,他的手抓住了马笼,他颤抖的手好不容易勾住了水壶,然而却把水壶弄掉在地上,随后他高兴了起来,干燥的眼里有些**,始终流不出泪水来。

他整个人滚在地上,双手打开水壶仰头喝起水来。

现在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水,什么叫做生命之源。他举起水壶一饮而尽,就好像孩子就是父母的一切一样。

叶云爽快的叹了口气,卧躺在地上看着天道:“天无绝人之路,厚德重生!”

他慢慢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两个牧民狼狈不堪的样子四处奔逃,他想救他们,可惜他身子骨虚,使不出劲来,眼睁睁看着五名官兵追杀他们。

两名牧民感到很似失望,又朝叶云这边跑来,可其中一名牧民身上已受了伤,他始终还是倔强地向叶云招手求救,叶云的心真的无情吗?他的泪真的不会流出来?他为什么不去救他?

牧民很失望,他拼命的和元兵决斗,为了求得一丝生存,他的剑已刺进元军喉咙,同时他已被元军的刀刺穿了胸膛。

叶云是人,和普通人一样,有心,有泪,有情。过了半会儿,他的身子骨有些硬了起来,脚已勉强能向前移动一两步了,他慢慢伸手拔出背上的剑来,大声喝道:“兄弟,小心后面。”

牧民学过汉话,能听懂叶云说的话,他立即回头,只见一名官兵手中的刀向他头上劈来,他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官兵劈来的刀。官兵见未劈中,又向地上横扫一刀,仍然未中。

官兵见劈不着牧民,心里有些着急了,发怒道:“该死的牧民,”他一手抓住牧民后心,准备一刀从牧民后心刺去,不料就在牧民闭眼绝望之时,官兵的刀早已刺不进去了,等牧民睁开眼睛时,官兵松开了抓住他后心的手。

牧民回过头来看着官兵慢慢跪倒在地,惊“呼”,傻“呼”,眼前居然有一把雪亮的宝剑刺穿官兵的胸口。

紧接着听见叶云的声音喊道:“兄弟,你没事吧!”

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会有什么事?只不过是多了几具尸体罢了。

也许很快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因为这里是风沙的黄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风卷黄土掩埋。

牧民泪水洗面,看着自己的伙伴被官兵杀死,他心里好生难受。

叶云看着官兵都死在沙漠之中,他似乎觉得好累,歪歪斜斜倒在黄土上晕了过去,但他嘴角露出了微笑,也许他会想:“自己已换得了新生,”所以他嘴角才会露出甜蜜的笑容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江湖一直流传一句话:“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无非是智者所能做的事,”如今江湖又流传一句话:“英雄仗剑走天涯,唯有义气良心知,”这句话早在三天前就从一个十岁的乞丐口中说了出来。

剑并非是一柄好利器,只要他一出手,剑能让人生,也能让人死。可想他的剑早已练到纯青的境界。

江湖上有人会问:“为什么他的剑是天下第一?”这句话不只是一个人问了,就连江湖上嚯嚯有名的紫衣剑的传人白小川已问过。

白小川的名气可不小,他只要说一句不中用的话,有人也得把他的话到处宣扬,白小川是谁?他可是紫衣剑唯一的徒弟,想当年白小川跟随师父紫衣剑时,紫衣剑把自己毕生所学的独龙剑法传授给白小川而不传授给自己的亲生儿子紫金城,这是为什么?

有人会说:“白小川便是紫衣剑的私生子,这有什么奇怪。”

这句话在江湖上流传到紫金城的耳朵里,紫金城不但把自己父亲留下的金屋所烧毁,还把江湖上最有名的杀手已请了出来。

他要对付谁?这不是一个秘密了,紫金城从听到流言开始就已经做好准备对付自己的师弟白小川,这次他请了自己童年时的好友祝修武来对付白小川,可是他听到一句话:“为什么他的剑是天下第一?”

紫金城想了很久,面对好友祝修武道:“他到底是谁?”

这当然是个谜,可在某些人看来他并非是个谜,正如祝修武道:“他便是人称铁血儿铁笑花。”

紫金城取笑道:“一个乞丐,他的剑怎能自称天下第一,”说完便“呵呵”发笑,紧接着道:“我看他的剑简直跟木剑没两样,我敢跟你打赌,铁笑花还是当年的铁笑花,一点儿也没变!。”

祝修武并不觉得好笑,若他真无本事,江湖上的人又怎么会说“为什么他的剑是天下第一?”

祝修武欲证明这个事实是非真实,可他想到自己如今接下来的任务是对付白小川,他无暇思索,并对紫金城道:“大哥,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有他生存的价值,以其去猜还不如去做?如果你想知道铁笑花的剑法有多厉害,我可有个主意,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紫金城沉默不语,思量良久,故意“哈哈”大笑,随后双手按在祝修武肩上,道:“兄弟,大哥知道你平生谨慎,做事小心,你说来听听。”

祝修武两眼有神,眼角间有些恨意,懒懒地道:“大哥何不如让白小川与铁笑花决斗,到时不管谁生谁死,对我们都有好处。”

紫金城快言快语道:“好啊,兄弟那该如何让他二人决斗?”

祝修武脸色阴阳怪气,随后“哈哈”一笑,向前走了跑步,回过头来对紫金城道:“大哥,这件事我自有安排,请大哥放心,你就交给我办吧!”

紫金城心想:“只要能杀了白小川,我的心就会痛快,无论是何人杀了他,这都是件好事。”

紫金城向他办了个鬼脸,道:“兄弟,大哥信得过你,你放手去做吧!”

祝修武道:“是,大哥,兄弟就先告辞了。”

黄土的边缘风沙滚滚,很快就没了祝修武的身影,但却见到两匹马,一个人,不,两个人,还有一个是扑倒在马背上的叶云。

牧民听着风声鹤唳,心里有些胆寒。他找了一颗大树,在大树下他把叶云从马背上硬生生抱了下来躺在大树脚,然后给他喂了口水,轻声喝道:“大侠,你快醒醒,快醒醒!”

叶云仍未听见他的话,他只像个在母亲怀里睡熟的孩子一样安详。

牧民伸手拍拍他的脸,嘴上仍然喊道:“大侠,快醒醒,我们走出沙漠了。”

叶云有了一点反应,身子挪动,慢慢悠悠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草木凋零,风沙滚滚的迹象,再看看身旁站着的牧民道:“兄弟,这是什么地方。”

牧民苦笑道:“大侠,这里快到黄沙镇了,我们很快就有吃的了。”

叶云终于笑了出来,道:“兄弟,多谢你救我,我叫叶云,请问兄弟贵姓?”

牧民微微一笑,眼里向见了亲人似的,泪水流了出来,他哭笑着道:“我是汉人,名叫燕士郎。”

叶云差点笑出了声,道:“不会吧,你是好人。”

燕士郎微笑着道:“叶大侠你就别取笑我了,我祖先自从成吉思汗统治元朝以来,我们燕家世代为奴,没想到张士诚偷卖私盐,引起蒙军四处搜查,张士诚跑到了瓦刺,我们就被元兵当着贩卖私盐同伙到处追捕。”

叶云笑道:“真有此事,那张士诚被抓回去没有。”

燕士郎苦笑道:“他不是被抓回去的,而是自己回去的。”

叶云吃了一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士诚本是居住在元朝泰州,从小吃尽苦头,自从跟随父亲经商以来,认识很多官府中的人,并与他们称兄道弟,他自己回去并不奇怪,”燕士郎道:“听说元帅还让他领兵打仗,不知是真是假。”

叶云想道:“不管他是真是假,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回到黄沙镇。”

叶云精神恢复了几分,他站起身来,道:“燕兄弟,不如我们赶去黄沙真休息一晚,找点食物填饱肚皮在说如何?”

燕士郎听叶云一说食物,肚子便咕咚响了起来,他咽咽口水,道:“好,听叶大侠的。”

马鸣啾啾,孤鹰长叹,黄沙镇里有名姓铁名叫笑花的人坐在破烂酒铺里喝酒。

在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还真有酒喝也不奇怪的,只要你有大把银票,哪怕找个女人出来也不是难事。

叶云、燕士郎走进了破烂酒铺,他们两坐在酒铺大门口,叫上两碗羊肉两碗牛肉,再加上一壶烈酒,真叫人爽快之极。

燕士郎并非对食物感兴趣,他抬头四处张望,见一名两眼杀气,打扮得向个乞丐的铁笑花傻笑。

铁笑花也对他傻笑,然后继续喝酒。

叶云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头也不抬,嘴里不停地道:“兄弟,好吃好吃,大哥好久没吃到这么美味食物了。”

燕士郎笑道:“大侠,你慢点儿吃,别咽着了。”

叶云嘴里也塞满酒肉,哪里好能回应他的话。

酒没了,肉也没了,只见碗里白白净净的。

燕士郎眼睛睁得比熊猫眼还大,笑道:“大侠,你真能吃。”

叶云有些尴尬,笑道:“兄弟,你可别笑话大哥,大哥自从出生以来,什么都不会,就是吃得多,”叶云接着道:“当然,大哥一点都不胖,”叶云说完,燕士郎又傻笑起来。

他看着叶云,再看看他疲倦的身体,他不否认叶云所说的话。

他确实一点都不胖,也不肥。他反而有些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样子,但他已接近三十岁的人了,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伤心的人。

他吃完酒肉后便睡熟在这破烂的酒铺里,刚才发生的事他全然不知。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燕士郎看得很清楚。

有个女人从大门走了进来,她穿的裙子很短,胸的上半部也露了出来。这女人看见一个全身黄土,满脸脏兮兮的男人睡熟在破烂的酒铺里,他亲密一笑,慢慢悠悠接近铁笑花,并对他卿然一笑,身子靠在他怀里。

铁笑花的脸冷冰冰的,看也没看这女人一眼。

他全身跟叶云没什么两样,全身都是臭哄哄的,怎么会有女人敢接近他。

燕士郎想道:“这是怎么回事?连乞丐都有桃花运了么?”

燕士郎苦笑,在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连吃上好肉算是不容易了,怎么还有花容月貌的女人会喜欢一个乞丐。

铁笑花轻轻推开那女人,道:“我不喜欢女人,你走吧。”

那女子道:“你不是男人?连女人也不敢动,难不成你练了童子功?”

铁笑花就是铁笑花,说起话来也能笑出花来,他道:“女人我一生见过不少,从没见过你怎样喜欢找乞丐开金裤的。”

铁笑花一把搂住了她的腰,笑道:“你果真是一朵花,可惜不是我要的菜,”他推开了那女人。

那女子道:“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不是你的菜?”她的手也伸到了铁笑花的脸庞温柔一摸,接着道:“你知道在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见不到女人的男人有多寂寞?”

铁笑花没有回答。

那女子接着道:“你们男人,总喜欢嘴硬,其实心里不知多想见到女人。”

“嗖,”一支发簪进了铁笑花的手里,铁笑花冲出酒铺,不见了踪影。

燕士郎瞟了一眼那女子,再回头看着自己身上狼狈不堪的样子,喝道:“店老板,结账。”

“来了,”店老板道:“一共八两五分六文钱。”

燕士郎笑道:“给,刚好够付。”

店老板笑道:“客官慢走。”

他扶起叶云走出酒铺,却不知从叶云身上掉出一块玉佩。

那女子看在眼里,走过去拾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心道:“三年前退隐江湖的叶云怎么会重出江湖?”

女子看着牧民把刚睡熟的叶云敲醒,然后扶他上了马。

黄沙,在风中漂移,遮挡住白小川的视线。

剑声,在铁笑花的剑鞘中传出,在白小川耳边响起。

铁笑花心想:“我与他无冤无仇,为什么有人会给我字条说他要挑战我呢?”

他们真的会决斗?

白小川没有杀人的眼神,他的剑还未出鞘。他不明白眼前这位曾经做过乞丐的人为什么会挡住他的路,为什么会在他的面前拔出剑来。

也许他真的该问问他,可他还是没有开口,他看见两个人骑马走了过来,他打算上前去问路,可惜他前面站着一个早已拔出剑的人挡住他的去路。

铁笑花开口道:“白小川,你终于出现了。”

白小川一惊,道:“我们认识吗?”

铁笑花心道:“是你找我决斗,还口是心非说不认识我么?”紧接着道:“不认识,只要我认识你就行。”

白小川看着他手里握着的剑,是一把漆黑纯青的青釭剑。

白小川笑道:“原来你是铁血儿铁笑花,江湖传言你的剑法天下第一,我真想领教领教。”

白小川手中的剑已出鞘了,骑马的两个人已下了马,其中一个便是叶云,另一个便是燕士郎。

白小川、铁笑花二人大喝一声,飞奔向前冲去。白小川脚步并未停下,他一个转身,剑尖朝下,破解铁笑花刺来的青釭剑,他脚尖点地,跃地而起,同时使出独龙剑法中的天龙空劈直劈而下,铁笑花挥剑当空,剑架额头,一脚踢向白小川腹部。

白小川吃了一惊,一个横空跟斗站立在地。他剑走偏锋,刺向铁笑花。

铁笑花也吃了一惊,自从出走江湖已来,从未碰见过这样的对手使他惊讶!

他挥挥手中的剑,平地后退数步,转身便一剑封住白小川的剑。白小川换剑的手法一鸣惊人,使铁笑花顾不及防,立即松手避开。两人转身双剑相碰在一起,响声共鸣,两人双眼对视,简直是半斤八两。

黄沙镇上,连一点风声都听不见,只见两人站在房中眼望窗外。

紫金城“哈哈”笑道:“我要让白小川活不过今晚,过不了明日的中秋。”

祝修武道:“那是当然,在凭白小川功夫有多厉害,已抵挡不住我们先生的小小一计。”

紫金城肉笑皮不笑,嘴里叹道:“要是先生肯帮助我们,那天下不就是咋们的吗?”

祝修武“哈哈”一笑,道:“大哥可放心了,先生他一定会帮助我们的,虽说先生从不出走江湖,但他深谋远虑,深知天下大事,在加上你父亲与他的关系,他一定会帮助你做上武林盟主这个宝座,再说了,我刚才找他时,他便告知我铁笑花的下落。”

紫金城、祝修武“哈哈”大笑起来。

白小川忽听耳边剑声响起,铁笑花的剑已划破天际,向他刺来。

白小川并未吃惊,举剑而上,使出紫衣剑传授的独龙剑法来,他手中的剑挥洒自如,见招拆招,可怎么也攻不进去。

燕士郎根本看不清他们所使出的一招一式,他只觉得眼前就是一座剑山。

当然白小川的剑法虽得到师傅真传,但数十招后处于下风。

叶云拉开了燕士郎,他背上的剑已出鞘,雪亮轻盈,光彩夺目,飞了出去。

他喝道:“就是现在,”他施展轻功一跃而起,手接过剑,一招“飞鸿展翅”化解了白小川,铁笑花的剑。

白小川、铁笑花吃了一惊,退出数步,眼睛移到叶云身上。

燕士郎整个人都变傻了一般,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高手对决,更从未见过叶云是如何化解两名高手的剑。

铁笑花见此情形,不得不收回手中的剑。他走前来,敬了个礼,问道:“是你!”

白小川的眼睛移开叶云身上,再看看燕士郎一副牧民的打扮。

叶云也向他行了个礼,道:“我叫叶云,我们见过吗?”

燕士郎接过话道:“叶大侠,我们在黄沙镇酒铺见过他,你忘了么?”

叶云吃了一惊,道:“哦!原来如此。”

其实叶云当时并没注意店里的任何一个人,他只是想舒舒服服的吃上好肉,喝上好酒,因为在他走出沙漠以来获得重生的机会,他进了酒铺只想让自己充实一下胃口,所以他根本就没注意酒铺里的任何一个人,他只是低头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白小川笑道:“在下白小川,这位便是江湖中人称铁血儿铁笑花,叶大侠的剑法好生了得。”

铁笑花冷冷地道:“你就是三年前退隐江湖的叶云,为何又重出江湖。”

叶云笑道:“江湖人不给我安静,我只有再拜江湖,有什么不妥?”

白小川笑道:“叶大侠,我理解你的感受,就如同今日不知铁大侠为何在此跟我决斗我一样。”

铁笑花道:“若我要杀你,岂非在数十招,我是在黄沙镇酒铺识破别人的用心,才对你手下留情。”

“酒铺!”叶云大声喝道:“在酒铺发生何事?”

燕士郎道:“我来说吧!”

铁笑花点头默认,白小川,叶云惊讶的眼神移到燕士郎身上。

燕士郎道:“叶大侠吃完酒肉睡熟后,门外走进来一名女子,这名女子看上去只不过二十五六岁,她一进门便勾引起铁大侠,”燕士郎叹了口气道:“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怎么会跟一个身穿破烂,看似乞丐的铁大侠呢?可铁大侠没搭理他,忽然外面飞来了一支发簪,铁大侠接过发簪就冲出了酒铺,还没到半柱香便有美人,又出发簪的暗器,这以太巧合了吧。”

白小川笑道:“原来是这样,那女人现在在何处?”

“他应该还在黄沙镇,”燕士郎道。

铁笑花觉得这是一句废话,一个女人现在不在黄沙镇还能去哪?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看着白小川道:“白大侠最近似乎得罪过什么人?”

白小川摇摇头,道:“不曾得罪过人,难道有人要杀我?”

燕士郎惊奇地看着他,猜不出缘由来。

叶云笑道:“想必我知道答案了。”

铁笑花惊讶地道:“是谁想杀他?”

“你们想想,最近江湖上流传一句话,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叶云接着道:“我还听说为什么白小川能得到师傅紫衣剑的真传?这点并非难猜,因为他们认为白小川便是紫衣剑的私生子。”

白小川听了这话,退出数步,他绝望地道:“原来是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为什么?”

白小川走了,他要去问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但他不想伤害一个人,尤其是跟他一起长大的朋友。

叶云也走了,只留下燕士郎跟铁笑花,现在已进入黄昏,天边出现了红红的云霞。

叶云坐在窗前,回忆起在渺茫的沙漠上,他似乎很失望,但想起燕士郎来,他感觉很高兴,如果没有燕士郎,他可能已死在沙漠之中,他很庆幸认识这个朋友。

江湖,才是他的归途,才是他想要的正义。

叶云重出江湖,并不是他想要的,而是别人逼他的。因为三天前,他收到一封信,信中写到他的朋友死了,这个朋友是他一生中最敬佩的人,也是江湖上每个人都敬佩的人,他就是肖建魂,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所以三天前就开始流传了这样一句话“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无非是智者所能做的事,而今英雄仗剑走天涯,唯有义气良心知,”这句话早在三天前就从一个十岁的乞丐口中说了出来。

叶云取出信来,上面写道:“叶大侠,你的朋友在黄沙镇被人暗算,我希望你能为他讨回公道,”这是一封匿名的信,信封上无一个姓,也无一个暗号,所以没有一个人知道写这封信的人是谁。

叶云把信放回包袱之中,思绪由此难眠,却不知何时到了次日。

今日便是中秋佳节,黄沙镇上烈日当空,但却不知少了点什么?

正是穷到陌路绝望生,一笑江湖行路难。

小说《妙世江湖行》 第一章 求生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女强小说
  2. 修仙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