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刀客

更新时间:2018-11-01 16:10:31

刀客 已完结

刀客

来源:掌读520作者:骁骑校分类:武侠主角:元封哑姑

主角是元封哑姑的书名叫《刀客》,是作者骁骑校最新写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元末周初,西北边陲的偏远小镇上,黑瘦矮小的孤儿元封被马肉铺子老板收留,过着平淡孤寂备受欺凌的生活,一切从他以精湛的刀法杀死马贼头目的那一刻开始改变……古道边城、金戈铁马、碧血黄沙,古老银币上的浮雕人头,雪山之巅的蓝莲花,神秘的武帝遗书,那个推翻了蒙元,曾经辉煌一时却又顷刻间覆灭的神秘王朝究竟和元封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年轻的西凉王如何一步步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继而揭开一个旷世大秘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二月二,邓子明的马帮终于来了,这回的商队比往日壮大了许多,上百匹骆驼、骡马身上都驮着从关中采买的砖茶、丝绸、布匹、瓷器、铁器,另外邓子明还带来了元封梦寐以求的东西。

二十副弓箭,全是中原工匠制造的好家伙,韧性极好的多层竹片和桑木互相穿插接榫,表面贴着牛角,弓弦是拓蚕丝绞成的,坚韧无比,比元封手里这张简陋的猎弓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邓子明一脸的愧疚对元封说:“实在对不住,弩是禁物,有钱都买不到,弓还好些,不过也都是军中淘汰下来的,我想着你这边要得急,便全收了来,若是不合用,就只能再找机会买新的了。”

元封随便拿起一张弓拽了拽,道:“确实都是用了许久的,弓身已经泄了劲,顶多还有六十斤力道,不过也好,我这些徒弟暂时还开不得强弓,用这些软弓练练手也好。”

每张弓只配了一壶箭,而且不是什么好箭,是角鹰翎的竹杆箭,不过在众少年看来,这已经是精美绝伦的武器了,一个个围在旁边两眼放光,若不是赵定安弹压着,恐怕已经有人动手去摸了。

马帮只是路过十八里堡,打尖之后便再度上路,只不过队伍里多了一面三角红旗,上书四个大字“十三太保”这就表示马帮由十三太保提供保护,谁敢抢劫就是和十三太保作对。

这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元封自己明白,手底下这三十号人偷袭还行,面对面的战斗根本干不过那些经年老匪,所以根本没派人手随队同行,眼下紧要的任务唯有训练而已。

十八般兵器,弓为第一,作为远射程武器,弓箭可以将敌我双方经验、体格、武艺方面的差距缩到最小,一个久经训练的成年马贼,肯定要比元封手下任何一个少年都要强,但是如果使用弓箭的话,隔了几十步远就能把对方撂倒,弓箭的费效比可想而知了。

人有三十,弓只有二十张,无奈之下,元封只好让人砍了些树枝,绑上牛筋权当教具使用,先学弓法,了解弓箭的原理,构造,练习拉弓、脚法、手法、调息之法,由近及远,由易而难,循序渐进的学习射箭之道。

虽然箭矢可以重复使用,但是用多之后翎毛就会损伤,影响精度,正规兵工出品的箭矢还是留到战斗的时候用比较合适,元封领着人砍了些粗细适中的桦树枝,截成二尺一根,找一块硬木,上面刻出一道笔直的凹槽,把树枝按进去沿着槽一寸寸的拉过去,杆身便会变得笔直,即使原先有些头尾重量不均匀也能得到矫正,然后把前头削尖,后面粘上鸟羽,便是一根极好的训练用箭。

少年人喜欢舞刀弄枪是天性,若是用军营里那般刻板严酷的方法来训练,这些人恐怕就会生出逆反心理,可是元封的教学手段却如同玩耍一般,引得少年们乐此不疲,搁下碗就想摸弓摸刀,上了炕还琢磨着怎么发箭,怎么调息。

这种新奇的训练手段其实和元封本身的年龄有着莫大的关系,以前叔叔训练他的时候就是生硬严酷,几乎毫无乐趣可言,也毫无喘息的时间,短短的人生十五年里,几乎就没有过休息,全在各种武艺、兵法、权谋的学习中渡过,使得十五岁的他显得比同龄人老成许多,性格也略显阴沉忧郁。

叔叔死后,元封倒像是被解放出来,一切随心所欲,按照自己的想法实施,和一大帮同龄人在一起,阴郁的元封渐渐也变得阳光起来,面对少年们的爱戴和敬仰,一种威严,一种气度,也在元封身上暗暗滋长。

这回邓子明马帮带的货物极多,走的也比往常要远,等他们从西域回来,已经是春暖花开的三个月后了,这天元封正领着人练箭呢,现在他们已经不象三个月前那样立姿射击三丈远的土墙了,而是骑在马上行进间射击十丈开外的人形稻草捆,虽然成绩还不尽如人意,但是也已经很像那么回事了。

箭如流星,马如游龙,一干少年正在这里耍闹,忽见远处一骑奔来,负责警戒的哨探立刻将手指伸进嘴里吹了一声尖利的呼哨,不用吩咐,众少年便整理队形,严阵以待,前面几个人将弯弓拉得如同满月一般,瞄准远处那骑手,还气势汹汹的嚷道:“师父,我一箭就能放翻这个人,射吧。”

“射什么射!敌我莫辩你就要射,我看你是练箭练中邪了。”元封斥道。他早就看出来者速度虽快,但并无恶意,应该是个报信的。

果然,那人离得老远便开始喊:“救人,快救人啊。”

元封面色一沉,纵马迎去,两人交汇之际,那人竟不堪长途奔波之苦,一头摔下马来,扶起来一看,人已经虚脱了,双唇干裂,面色灰黄,身上更是风尘仆仆,那匹马也是累的不行,嘴边都是白沫。

一个水壶递了过去,可是那人却推开水壶,沙哑着嗓子道:“快,苦水井,商队,马贼……”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众人七手八脚将他抬起,才看见他身下有血,仔细一看,原来肩上被砍了一刀,这一路血流的不少,不休克才怪呢。

忽然有个少年扑过来大喊:“三叔!三叔你咋了!”那少年正是邓子明送来的徒弟,看来真是邓子明马帮遭遇不测了,来人口中所说的苦水井是距离十八里堡八十里开外的一处所在,地势平坦,有口苦水井可以饮马,所以来往马队总会在此打尖休息,同时这也方便了马贼寻找目标,只需要守株待兔便可,自打元封他们打出自己的旗号以来,凡是插十三太保三角旗的商队基本上都安全无事,怎么今天就突然出事了呢。

时间紧迫,来不及多想,元封让人将伤员抬回堡子交老孙头医治,然后对列队肃立的骑兵们喊道:“出乱子了!有人在咱们的地盘上抢劫商队,苦主不是别人,就是邓家马帮,我不说大伙也知道,马帮里有咱们堡子的股份,马贼抢他们,就是抢咱们爷娘的血汗钱,你们说,咋办?”

少年们怒火中烧,尤其那些邓家子弟,眼睛都红了,他们一起举起兵器怒吼道:“杀!”

杀,就一个字,喊的极有气势,虽然只是经过了三个月的训练,这些少年的眼中竟然都有了些许锋芒,元封扫视了一周,没有多少什么,右手向西一挥:“苦水井,出发!”

三十骑呼啸而去。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饲养,这些战马也都养的油光水滑,皮毛锃亮,浑身上下似乎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这种百里路程的中短途机动已经训练过许多次了,所以无论是人还是马都非常适应,不过这次可是实战,所以大伙的速度就更快了些,不到一个时辰就奔到了八十里外的苦水井。

一个圆形的驼阵以水井为中心摆开,上百头骆驼安详的卧着,马匹也静静站着,不时打着响鼻,似乎对零散躺在阵外的几具尸体毫不在意,阵中一片寂静,不时有人悄悄抬头张望。

由于担心被人伏击,十三太保们在距离目的地五里外便停下了,由元封带着叶开亲自去侦查,两人趴在附近的土坡上张望着,看到商队无事,心中的一块石头就先落了地。

距离驼阵一箭开外之地,停着百十名马贼打扮的骑士,有的下马坐着,有的躺着,还有几个头领模样的人在争执着什么,看起来似乎对如何处理这个难以下口的猎物的决策上有着莫大的分歧。

再看周围,连个放哨的都没有,元封心中便有了数,拉着叶开悄悄退了。

邓子明很郁闷,原以为有了十三太保的庇护,至少在凉州到十八里堡这段路上不会有危险,哪知道依然被人抢了,马贼趁他们饮水的时候蜂拥而来,若不是伙计发现得早,货物里又藏着不少给元封他们带的弓箭,这回恐怕就人财两空了。

三个时辰前派了一个伙计去十八里堡报信,按理说这会儿救兵也该来了,可是怎么还听不见动静啊,莫非报信的人被马贼追上杀了?那可是马帮里最快的千里马,身手最好的小伙子啊,若真是这样,马帮的末日可就不远了。要知道这伙马贼可不同于以往的马贼,和他们商量送些买路钱吧,人家根本不搭理,摆明了就是想吞掉整个马帮。

远处那帮马贼吃了弓箭的苦头,丢了几具尸体之后便停在远处不动了,看那架势是想趁夜色再动手,不过这一会儿他们内部却又起了纷争,两下里推推搡搡的吵闹了半天,最后似乎终于达成了一致,马贼们纷纷上马,抽刀,催动马匹朝这边冲了过来。

邓子明颤声喊道:“快,放箭。”

可是马帮里的伙计们根本没学过射箭,起初射死几个马贼纯粹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面对上百个高速的机动目标,他们拿着弓的手都发抖了,别说射中目标了,就是开弓都难。

这回真完蛋了,邓子明觉得后颈子里一滴冷汗流下,他一**坐到地上,马帮三十多号人,这回全死在苦水井了。

正心如死灰之际,忽听一阵激昂的唢呐声,音调简单明快,随之是另一个方向传来的马蹄声,邓子明一骨碌爬起来喊道:“救兵来了!”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历史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