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刺客残月

更新时间:2018-10-31 17:50:21

刺客残月 已完结

刺客残月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亲亲雪梨分类:武侠主角:金世安

《刺客残月》由亲亲雪梨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金世安,内容主要讲述:只影匹马过千境,少年侠骨负盛名。缥缈江湖任纵横,谁人不识残月弓。残月身为大虞国最顶尖的刺客,名震武林,声动朝野。只是除了至亲,无人知晓他是背负着怎样的绝望,一步步成长。无愧君主与苍生,不负信任与深情。沧海桑田,永远灿如少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京城到河西,越走越荒凉,开阔的平原渐渐演变成了起伏的山丘,又演变成了险峻的高山大川。此时已是四月了,本应鸟语花香,草木葱茏,可浦州境内却依然一片萧瑟寒冷。

这就是和顺九年的春天。不过几天功夫,三皇子赵佑真已经登上皇位了。夏皇后——应该叫夏太后了,迫不及待地想替儿子改年号,将先皇的痕迹摸干净。不过赵佑真因怀念父兄,坚决不肯改,说要过完这一年再改。

因为金穹的莫名失踪,所以弑君案还没有定论,可关在牢里的金家人却已经死干净了。夏太后一口咬定,太子佑元也参与到了弑君案中,应赐毒酒。不过左相蔡赟却极力劝阻,他说太子好歹是先皇子嗣,深受先皇喜爱,且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他参与了弑君案,赐他毒酒,恐民众不服。

夏太后虽有不甘,但蔡赟说得很有道理,她便放了太子一条生路,贬为“丹阳王”,即可前往河西,且没有圣旨,不得踏出封地半步。

太子受命时,神色坦然,行动如常,简单收拾了行装,便踏上了流放之路。一路上,除了为金家的覆灭感到伤神之外,他的言行举止,一点都不像一个被扫地出门的皇子。

这天行至浦州,远远便看到了连绵起伏的琵瑟山。琵瑟山横跨浦州、尚州,绵延数百里,山顶终年积雪不化。琵瑟山山峦秀丽,但山路陡峭,山体巍然,远观便能感受到一股庄严之气。

佑元掀起窗帘,看到肃穆的琵瑟山,不免涌起几分苍凉之感。他总觉得有几双眼睛盯着自己,便放下了窗帘。他这一路上已经想了很多遍了,他随时可能被一口水、一口饭毒死,也可能被冷箭一箭射死。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他的感觉从未像此刻这样强烈。

也是,这里地势险要,一边是崇山峻岭,一边是万丈悬崖,死在哪里,都可以用“失足”“不慎”来解释。

果然,没有他的命令,马车就已经停了。他听到了护卫们拔刀的声音,他反倒松了一口气,心想,以后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太子殿下,多有得罪了。”护卫首领低声说道。

“我已经不是太子了。”他掀开车帘,从容走下车,淡然说道:“我以为这一路上,你们已经被本王感动,所以改变想法,不再下手了。如此看来,还是本王想多了。”

“太子……不,丹阳王殿下,我们感念您的大恩大德,不过我们一家老小都在太后手中,也请殿**谅我们。”首领补充道:“您放心,我们肯定不会让您遭罪的,而且一定会厚葬了您。”

“别开玩笑了,你们肯定要砍下本王的头回去交差,如此一来,谈何厚葬?”佑元抬头看天,淡然一笑,说道:“别啰嗦,动手吧。”

首领犹豫了片刻,才给手下使了眼色。他们举着刀,哇哇呀呀地冲他砍去。锋利的刀片在阳光下闪烁着一道道银光,或许是那光芒太过刺眼,佑元闭上了双眼,等待最后一刻的降临。

“遮天蔽日!”

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似猛虎下山,又如平地惊雷,一个壮硕的大汉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凌厉地从天而降。大刀划过之处,召唤起了所有的碎石、落木、尘埃,一时间飞沙走石,天地一片混沌。二十几人的卫队立马晕头转向,不知身处何处。

“石破天惊!”

在一片混沌当中,一道白光凌空闪过,一半护卫已经身首异处了。

“赤日白练!”

第三句还没有喊完,天地间已然恢复了光明,而剩下的一半护卫,也以各种奇怪的姿势死去了,甚至还有几具尸体挂在了树上。

三招之内,就已经将二十几人斩杀完毕,干脆利落,一气呵成。饶是自幼看惯了大内高手的招数,也领略过他国勇士的风采,佑元也不免有些瞠目结舌——这位奇人的武功,实在是太可怕了。

“草民救驾来迟,还请太子殿下赎罪!”林充阳将刀插在地里,屈膝给佑元行礼。

“快快请起,敢问壮士大名?”佑元连忙将他扶了起来。

“草民是琵瑟山庄庄主林充阳,也是金家大公子金世宁的莫逆之交,受金公子所托,前来解救太子殿下。”

林庄主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将金世宁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给了佑元。佑元静静地听完,已是泪流满面。他哀伤至极,朝着京城的方向跪下,磕了三个头,怆然道:“世宁,你牺牲了家人的性命,保全了我的性命,我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若你泉下有知,请多多庇护我。我对天发誓,待我日后重夺江山,定会成为一代明君,定会为金家正名!”

林庄主将他扶了起来,无不遗憾地说:“金公子本来还将他弟弟托付给了我,可惜我一时没看住,那孩子便跑了。我听说他也被抓紧了直指司大牢,便去大闹了一场。可直指司大牢**厉害,牢房就跟迷宫一样,我就算闯进去了,也根本找不到路。后来,我听狱卒说,金家人全都死光了,我难过得要死,可是想起金公子的嘱托,不敢耽搁,就去西山救太子殿下。去了那儿才知道,您已经踏上去河西的路了。我一路紧赶慢赶,好不容易才追了上来。”

想起金家满门被灭,佑元又难过到无法自已。林庄主见他黯然,便劝道:“不过,你也别太难过了,待会儿我让你见个人……”

林庄主话音未落,就见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朝这边赶来。前面马车的驾车人,佑元是认识的,他是兵部尚书梁若水。此时他已经不是那副意气风发的样子了,几天不见,他已经两鬓斑白,脸上沟壑纵横了。

“见过太子殿下。”梁若水跳下马车,给佑元行了一礼。

“梁大人免礼,您如何……”

“臣得罪了蔡赟和江统,连累全家身陷囹圄,如今被贬到富川,任富川兵器局的府监。”梁若水神色淡漠,语调低沉:“臣的内人也在车上,不过长子梁颀在狱中突发绞肠痧,猝死狱中,内人一病不起,不能给殿下行礼了,还请殿下赎罪。”

“您这是哪里的话?您节哀顺变,到了富川,给夫人找个好大夫,好好诊治一番吧!”佑元劝慰道。

“喂,你就是太子吗?”

佑元闻声抬头,这才发现后面那辆马车上,是一个少年在驾车。他叉着腰站在车上,他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得有十五六了,后来才知道那时他不过十二岁。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唇边已依稀长出了胡须,他胡乱地穿着一身茶色短打,若不是长得还算英俊,他简直就像是从山上跑下来的野人。

“风遥,怎么说话呢?”林充阳斥责道。

叫风遥的少年嘻嘻一笑,从马车上翻了一个跟头,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佑元跟前。他年纪虽小,可内功已是这般雄厚,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我看看,太子也没什么不一样嘛,不也是两只胳膊两条腿,两只眼睛一张嘴嘛!”风遥大大咧咧地说。

“臭小子!”林充阳一记暴栗,打得风遥哇哇乱叫。

“你们小点声,这孩子还睡着呢!”

一个少女掀开窗帘,轻声呵斥道。她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一张丰润的鹅蛋脸,新月般的眉毛,琥珀般的双眸,朱丹似的双唇,微微一笑,两个小梨涡绽放在嘴角。

她一笑,春天便来了。

仿佛一刹那,山川解冻,百花盛开,万物复苏。

佑元一下子看呆了。

“想必你就是太子殿下吧?民女林雪影,见过殿下!抱歉,现在这孩子躺在我身上睡着了,我没法下车行礼了。”少女说完,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没,没关系的。”一向淡定如常的他,竟然结巴起来。

雪影嫣然一笑,说道:“这孩子已经哭闹了一路了,不吃不喝,要死要活的,可只听我的话。你看,他刚喝了粥,在我怀里睡着了。”

雪影的话有种魔力,佑元不自觉地走近了。

他一掀开车帘,顿时喜形于色,激动地喊:“世安!”

那孩子怕是太累了,睡得很熟,听到有人叫他,他也只是咋咋嘴巴,便又沉沉睡去了。他脸上的红疹已经消了,他肤色红润,呼吸平稳,神色安然。

雪影奇怪地看了佑元一眼,问道:“你认得他?”

佑元依旧激动地说:“当然认识,他是世安,是世宁的弟弟啊!”

雪影嘟起小巧的嘴巴,摇摇头,说道:“你就会胡说,他哪里叫世安,他叫梁翊!”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异世小说
  3. 冤家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