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妻在上池欢

更新时间:2019-05-27 18:28:35

娇妻在上池欢 已完结

娇妻在上池欢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十点听风分类:言情主角:墨西顾池欢

小说主人公是墨西顾池欢的小说是《娇妻在上池欢》,是作者十点听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1v1,身心干净)婚礼前一晚,未婚夫背叛,池欢还被自己的贴身保镖狠狠睡了!一转眼,保镖成了兰城只手遮天的神秘大人物!大床前,她穿着男人的衬衫高调宣布,“要么自宫还我清白,要么从此做我男人!”男人俯身将她壁咚,“好,这就满足你。”“……”等等,满足个鬼?男人在她耳畔低低的笑,“做你男人——首先不是要做到你满足吗”“……”从此,池欢从一个惨遭抛弃的落魄千金,成了最炙热可热的当红女星,只因她家尊贵的墨总高冷宣布,“试试看,贴上我墨时谦标签的女人,谁敢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去哪儿?我们的车不再那边。”

男人充耳不闻,直接往那边走去。

池欢不知道被什么什么东西再度砸中了,额头上淌出温热的液体。

她愣了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那是血。

那一秒钟她突然荒唐得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她的脸不能受伤,她是靠脸吃饭的。

可叫声正要冲出喉咙,却还是全部卡在了喉咙里。

她的样子很狼狈,她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她更加没有在别人的面前,这样狼狈过。

喧哗的吵闹仿佛都是全都堵塞着她的大脑,池欢一时间混沌得不知该如何面对,甚至希望自己能就这么消失。

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狼狈跟难堪。

又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她抬手下意识去挡,眼前突然暗了下,清冽熟悉的气息包裹着她的周身,将她的嗅觉笼罩。

头顶紧跟着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傻站在这里干什么?不怕脏还是不怕疼?”

墨时谦非常的高大,池欢被他的衣服裹着只剩下娇小的一团,人几乎在他的身前和车子之间,在如此昏暗的光线下,如果不仔细去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是她。

可这男人一出现,有几个人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来。

他低头,拧起剑眉看着女孩额头上的污渍和血,微微侧首瞥了眼那边的莫西故和苏雅冰,眉眼阴沉了下来。

池欢拉着他的衣袖,小声的叫他的名字,“墨时谦。”

他嗯了一声,低声说了句冒犯了,就抬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你受伤了,我带你去让医生处理下伤口。”

这一个动作,让更多的人看了过来,并且窃窃私语的议论着。

池欢直接就把脸埋进了男人的怀里,恨不得能把自己躲进他的衣服里。

墨时谦转过身时,视线自那两个人身上冷漠寒凉的扫过,眼神无意中对上正皱眉看向他们的莫西故,扯了扯薄唇,微微勾出几分讽刺的弧度。

莫西故心蓦然一沉,心头突然涌出众多说不出的情绪。

像是想伸手抓住什么东西,但它已经随风消散了。

池欢垂着眼,用他的大衣木然的擦着自己的额头,却又徒然碰到了伤口,疼得她直抽气,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转。

墨时谦低头看她一眼,低斥道,“别乱碰。”

“我不去医院,你送我回家。”

“你的伤口需要处理。”

“这些伤不算什么。”

墨时谦这次看都没看她,但脚步没有停,方向更没变。

池欢提高了声音,“我让你送我回去,你听到没有?”

男人淡淡的道,“你刚才也这么吼一句,就不用挨砸了。”

“墨时谦!”

他耐着Xing子道,“你爸爸说过,涉及到你人身安全的问题,由不得你任Xing。”

池欢看着他弧度坚毅的下颚,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

未婚夫满心满眼只有一个已经结婚了的有夫之妇。

不知道倒了多大的霉才会被自己的粉丝误伤。

养个保镖根本不听她的话。

越想越委屈,眼泪从红红的眼眶里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先是一滴接着一滴,然后就是止不住的汹涌而下,趴在他的肩膀上就开始抽泣。

古人说涕泗横流,墨时谦顿住脚步,低头看着他已经被污染了的大衣,以及身上唯一一件正在被污染的薄毛衣。

池欢哭起来根本没电视里那么唯美,眼泪鼻涕都蹭到他衣服上了。

墨时谦重重的闭上眼,太阳Xue两侧的突突的跳着,忍了忍才没把这女人从自己身上扔下去。

什么甜美系女王,这么怂,还脏兮兮的。

嫌弃。

男人声音低沉之余还有些僵硬,“别哭了。”

“我要回去我不去医院!”

墨时谦看着就在眼前的医院,再看看怀里红着眼睛满脸脏兮兮又受着伤还瞪着他的女孩,修长的腿还是转了方向。

银色炫目的跑车上倚着俊美颀长的男人,见他们走近,看了被男人抱在怀里的池欢,眉梢微微挑起,“池……大小姐?”

墨时谦面无表情,“开车。”

他眉毛挑得更高,“我难道是你司机?”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直起了身躯,顺便提拉开了后座的车门,摸着下巴似笑非笑,“池大美人这是被自己的粉丝围攻了?”

墨时谦没理他,抱着池欢上车,冷淡的瞥了眼站在车外没动的男人,“话这么多,你是女人?”

“……”

“不就是衣服被女人的鼻涕蹭脏了,你迁怒我做什么?”

银色的帕加尼上。

在前面开车的男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脏兮兮的池欢,顺手递了几张纸巾给后面。

墨时谦自然的伸手接了过来。

池欢原本想接,但身旁的男人在她抬手之前就接了,她理所当然的以为他要给她擦脸——

脸上不少脏兮兮的蛋清,还有血,眼泪,混在一起,糊在脸上很难受。

她甚至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可等了好半响,也没等到落在她脸上的纸。

她于是睁开眼睛,偏头去看一旁的男人。

他正皱着剑眉,面无表情甚至是面色阴沉的用纸巾在擦拭着他肩膀那处湿漉漉的痕迹。

她当然知道,那是她的鼻涕眼泪。

池欢一下就想起早上她给他夹了个饺子,他就搁下勺子连粥都不喝了。

她有这么让他嫌弃吗?

她生气又恼怒,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咬着唇气闷的看着车窗外,眼泪掉得更厉害了,只是没出声。

墨时谦在“清洁”他的衣服,没注意她的情绪,倒是前面开车的男人唇上勾出些好笑的弧度。

兄弟多年,他当然知道墨时谦这个奇葩明明混过底层混过黑道也混过军队,实在不知道他那点可笑的贵公子式洁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惯出来的。

他伸手把整盒纸巾都往后递,磁Xing的嗓音很Xing感,“池小姐。”

池欢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伸手去接。

谢谢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骨节分明的手指再次伸过来,又把她的纸巾给拿走了。

池欢觉得她的肝都被气疼了,正想发脾气,脸蛋突然被温热有力的手指抬起,正对着男人俊美的脸庞。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幻想小说
  3. 都市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