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使

更新时间:2019-05-24 18:26:49

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使 已完结

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使

来源:掌中云作者:世间的落魄魔法使分类:玄幻主角:雾雨弥生

《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使》由世间的落魄魔法使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雾雨弥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普通的魔法使,雾雨的轮回,仅此而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噼啪!

于时泽堡内,旅馆中,屋内的大火炉燃得正旺,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身负重伤的魔法使直径躺在屋内的地板上,淡淡的荧蓝魔力缠着他的身躯,没入,又渗出,周而复始。

唔......

好冷......

当我恢复意识时,世界一片漆黑,虚无的将我包围,连身体都感知不到,只有来自灵魂深处的绝对寒冷。

好黑......

我这是在哪?

我尝试驱动自己的身体,但仿佛身体已经泯灭,只剩下孤零零的意识,被囚禁在这虚无之中。

我怎么了?我开始思考,发生了什么?

对了,我之前还在虫巢,然后......

我有些明悟了,我被偷袭了,又解放了魔力强行释放了超大功率的彗星。

我是死了么?

我不清楚,在这虚无的空间内,我无法感知的我身体,更不知道时间的流逝,类似于心跳计时之类的方法完全无法使用,默念的话——你潜水憋气时的读秒是不是读得很快?而且,这完全没有意义。

一股悲怆之感涌上心头,被世界抛弃孤立的感觉笼罩了我。

现在不是该想这些的时候,雾雨!冷静下来,想想怎么办!

意识抖动着,并没有因为我的自我鼓舞而恢复冷静,被世界遗忘的孤独感愈发地加重,意识也渐渐的衰竭,情况异常的糟糕。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焦躁了起来,如果此刻意识有焦躁这个形式的话。

张眼望向虚空,但失去感应身体能力的我,亦或者已经没有身体的我,眼中还是一片漆黑。

用眼看不到的话......那就用心!

我将心神沉淀下来,幻想一颗心在缓缓地迈动着,源源不绝的力量通过强有力的律动输往身体各处,将身体逐步模拟出来。

——倾听。

咕咚!

咕咚!咕咚!

不知道过了多久,咕咚声突兀地响起,那是健壮心脏的律动,强有力的震声如雷鸣般开始响彻整个虚无世界,我默默地倾听着,随后。

——感受。

随着心脏的律动将血液运输往身体各处,虚无中,我再度感受到了身体的存在,缓缓地接管身体的使用权,我感知着虚空中的一切。

点点星光开始出现于虚空中,并渐渐地散发出夺目的光彩,随着时间的推移,虚空已不再是虚空,而是位于浩瀚星海中,而星海的正中间,在我的身前,我睁开了眼。

——思考。

美。

无法用言语形容,单调得只得用一个字来形容,美。

璀璨的星光充盈着整个世界,争相辉耀着属于自己的光彩,但在这群星闪耀的星空下,却有着一个庞然大物,将前者的光辉完全掩盖,如腐草之荧光,与天空之皓月对比。

那是一个巨大的棱形水晶,和时泽堡所守护的时之晶何等的相似。屹立于星海中的棱晶比之后者足有数百倍,亦或者不止的水晶通体绽放着天蓝的光辉,晶体上也并非光滑,而是有无数晶簇争相冒出。

这是由无数时之晶构成的!我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并为之深深震惊。

这么多的时之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这里是哪里?和时泽堡有什么关系?我到底怎么了?!

无数的问题和猜测如雨后春笋疯狂地涌出,巨大的信息量充斥在我的脑中,几乎让我的大脑当场当机。

“倾听——”

轻柔而舒缓的声音辗转于虚空中,将我从震惊中唤醒,还没来得及反应,声音又再度响起。

“感受——”

又是这个,这到底是要**嘛?

未知的迷雾将我的双眼遮掩住,不知所措下,我顺从了内心的选择——按照它说的做。

“思考——”

“思考。”与未知的声音同时响起,我默念着,同时将目光集中到眼前的水晶体上,我有预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乒!!

碎了!!!

在我的眼中,散发着天蓝光辉的棱形水晶体发出了清脆的破裂声,表面无数的时之晶骤然出现一丝裂纹,随后——乒乒乒!!

密密麻麻不曾断绝的晶体破碎声响彻了整个星海,巨大时之晶碎作无数的晶片向四面八方激射,化作无数的流星,拖着荧蓝的光辉向无垠的星海中散去。

为什么会这样!

震惊之中,一片晶片拖着光尾,以光速朝我逼近——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在眼中只有星点大小的晶片瞬间变大占据了视野,随后撞入我的“身体”,脑中瞬间出现了一段陌生的记忆,不知名的存在向我诉说着什么。

“救救我!”

你是谁?!

哗!

混乱的记忆中,如黑白电影般的镜面里倒映着一场尸山血雨,在乌云压顶的荒原上,无数的尸体躺倒在地上,到处都是断剑与箭矢,血液将整座战场染成了暗红色。而此刻在战场的正中心,正跪着一名有着一头乌黑碎发的少年,破旧的法袍下,不知名的少年正向我伸手。

“小心它!”

小心谁?!你到底是谁!

疑似法师的少年掌心正对着我,不断地朝我匍匐前进。

什么它那么像我?!无论是面貌,还是衣着,那简直就是另一个我!

“安乐!小心安乐!”少年的声音受到了干扰一般,模糊不清的电磁音开始出现,画面变得模糊抖动起来,这一段记忆似乎快要结束了。

“等等!”

我骤然起身,张着手要抓住他,但眼前确是一睹木墙,粗糙的原木上能看得清有着虫洞。

噼啪!

火炉燃烧着,发出噼啪声,空旷的木屋内,只有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对着墙张手。

是梦么?

不是的。虽然没有依据,但我很确信,这不是梦。而且,目前最重要的是——

好痛!“呃.....”紧咬着牙,压抑着痛觉,我低头开始检查我的身体。

先前被魔力匕首开了一个大口的伤口此刻结了一层薄薄的血痂;腰侧不知何时围了一圈绷带,渗着暗红的血迹;肿胀的右手不时地传来刺痛的感觉,可想而知超大功率的魔炮已经严重破坏了我的右手。

真是糟糕啊......寒冷又再度将我包围,只有靠近燃烧得正旺的火炉的那边,才能感受到丝丝的暖意,就目前身体的状况,之前我能撑下来,被锐林包扎好,不得不说真是个奇迹。

望向腰侧的绷带,我能感受到,被触手洞穿的部分,此刻已经重新被血肉给填充上了。这也是锐林的力量么?他到底有多少底牌?

那么,锐林呢?

我转目四望,很快的,在这栋木屋的门口,一张木桌上,我看到了一张纸条。

我准备起身走过去,习惯性地运转魔力,然而之前一呼百应的魔力却离奇的消失了,不论我怎么感知呼唤,都没有再度出现。

也是......之前魔力圆盘被我这么折腾,早就碎成两半了,哪有什么魔力再给我挥霍。

闭上眼,意识世界中那一轮月轮已经碎成了两半,甚至两半上布满也布满了裂纹,整座月轮黯淡无光,没有一丝魔力流淌在其中。

果然啊......

体内空荡荡的,失去了魔力的增幅,我又回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艰难地用手撑在墙上,我缓缓地朝木桌挪去。

随着我的靠近,在我略微有些近视的视线中,一行奇异的字体写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字体不是我所熟悉的汉字,也不是英语或其他语言,而像是来自其他世界的文字。而且出乎意料的,即使不知道这是什么文字,但它的意思我却能理解。

“醒了就过来时枢塔——锐林。”

......

这种状态我怎么走动啊!!!

然而不管内心怎样吐槽,我的身体还是老老实实地,一步又一步地挪到门前,伸出完好的左手,将木门推开。

呼!!!

强劲的冷风从门外袭来,灌入我的袍口,令我打了一哆嗦。而随着门打开,先前在屋内一直听到的模模糊糊的声音清澈了起来,是士兵的呼喊和枪械的轰鸣声。

还没打完么?

紧了紧衣服,摩挲着腰间的魔导书,我望向天找到了时枢塔的方位,缓步走去。

路途上,只有零散的士兵在巡逻着,街道旁的木屋前的灯笼,除了偶尔一两盏,清一色亮着红光,在天空时之晶散发的朦胧光辉中,染上一抹抹血红。

我记得母虫已经死了——拼上了全部,甚至魔力圆盘都碎裂成了两半,轰出去的彗星也将母虫蒸发得连渣都不剩,没理由它还不死。

那为什么虫潮还没退下?

是因为母虫的死亡使它们都沸腾了么?我隐隐猜测着,在空旷的黑石街道上拐过一个弯。

突然,.心中悸动起来,冥冥中有一股冲动,促使我打开魔导书。

停下脚步,将系在腰间的魔导书解开揣在怀里,我掀开了鎏金封面,扉页上出现了几行字——

“成功解决异变。”

“预备调查员雾雨完成第一次调查任务,解锁调查员权限,返回后权限生效。”

“异变已解决,因队友锐林缘故,调查任务强制转入第二阶段。”

???

前两行的信息没等我来得及高兴,因为锐林被强制转入第二阶段就令我有种吃屎了的感觉,虽然我绝对没有吃过。

这家伙!到底是我的救星还是灾星啊?!心中哀嚎着,我将魔导书合上,重新系在腰间,向时枢塔缓步走去。

生活中的挫折就像xx,而调查员就活在xx中。

一句算不上哲言的哲言在我心中涌现,我只得接受这一切,然后享受它。

铛——!

铛!铛!铛~!!!

突然的,一阵钟声响起,惊讶中我抬头望向时枢塔的塔顶,钟声在那里传出。

凄凉。这是钟声给我的感受,没有胜利的信息,仿佛包含着世间一切负面情绪,随着钟声传播开来,将我的心蒙上一层纱雾。

随着钟声的响起,远方城墙上的枪声一下子剧烈了起来,比之虫潮来袭之更加的轰鸣,就连在这么远的地方,仍然听得清清楚楚。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加快了脚步,忍着痛楚朝时枢塔疾走而去。钟声的响起,城墙上的战事加剧,令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像是......丧钟。

那是丧钟,破城的丧钟。

猜你喜欢

  1. 江湖恩怨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都市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