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往生

更新时间:2019-05-24 18:26:38

往生 已完结

往生

来源:掌中云作者:不知名分类:玄幻主角:十三席月茗

小说主人公是十三席月茗的小说是《往生》,它的作者是不知名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少非少(小屁孩不是小屁孩),年非年(神明不是神明),转禁锢为秩序(),镇信仰为偏执(),天下大势(故事里所有有ID的角色),皆为往生(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回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一边打一边嘲讽是这些高手过招时的定律啊……”十三一边往嘴里塞着果子一边评价道。

“这叫心理战,”茉止逸也从食盒从拿了一颗果子,解释着说,“如果能引人发怒的话,更容易揣摩到对方的攻击节奏。”

“是吗。”十三闻言,不禁觉得嘴中一酸。无奈地笑了笑,暗忖道,“怪不得我会觉得这种场景很熟悉呢,原来还是有‘科学’依据的吗?”

萱苍玲认输之后,裁判立即宣布了茉止青的胜利。

他往萱家的坐席区深深地望了一眼后,便缓步离开了擂台。紧接着,裁判又宣读了下一场的对战名单。

这么多场对决看下来,十三一共总结出来了两个结论。

第一,就是高手之间的所谓“心理战”。

第二点则是,这个海市之中的所有人,其姓氏都和“草木”有关。

到目前为止,十三只记得姜玄这么一个在海市扎根,却没使用“海市姓氏”的人。

正当十三整理着这些无关紧要的情报时,茉止逸又低声道:“这一场,你仔细看看。”

十三闻言,收起了神游的思绪向擂台上望去。

“萱……苍宇。”看清擂台上的少年后,十三回忆着他的名字念道。

“刚刚他的对手都不厉害,所以根本就没使出全力。”茉止逸眯着眼,盯着萱苍宇道,“不过,这次就不能随便糊弄过去了。”

“……什么意思?”十三不解道。

“他之前的几场,面对的都是可以用技巧取胜的敌人,根本没有动用多少脉轮的力量。”说到这,茉止逸又将视线移到了擂台上另一人的身上道,“不过,这场对上了莲崇重,恐怕他是没办法再靠投机取巧获胜的。”

“莲……”十三皱了皱眉,寻思着这个名字已经不仅仅是拗口这么简单了,甚至连念出来都会感到麻烦。

“莲家虽是以商道起步,底蕴不及茉萱两家,但他们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茉止逸道。

“呃……是什么?”十三心中苦笑着,附和着茉止逸的意思问道。

“他们,能主动探知到中土的消息。”茉止逸随即说明道,“不仅如此,因为家中财力不菲,收集到的武学心法也不少。”

“原来如此。”十三点点头,心中翻译道,“就是讲莲家的功夫更多样化一些嘛。”

一边想着,十三一边将视线放在了那个名字念起来很麻烦的家伙身上。这会儿虽然他和萱苍宇已经入场了,裁判却迟迟没有对两人的对局宣始。

“照这样看来,估计下一场就会点到我的名字了。”茉止逸瞥了眼看台上的萧承德,低声道。

“……为什么?”十三问。

“这次的十六强中,只有萱苍玲,萱苍宇,以及我三人是第一次参加,其余的皆是近年来榜上有名的人。”茉止逸解释道,“对于第一次参加的人来说,止步于十六强就足够了。更何况……今年的‘奖励’又那么丰厚。”

十三闻言顿了顿,想了想之前萱苍玲对阵茉止青的事情,喃喃念道:“就是说,主办方会为你们选个比较强的对手,把你们适时地涮下去吗?”

“嗯,这莲崇重,是上届海市演武的亚军。”茉止逸点头轻道,“茉止青,便是惜败于他手。”

“这……总觉得不太公平啊。”十三接道。

“公平?”茉止逸闻言愣了愣。接着,他像是刚刚回想起这个词在语境中的含义那般,苦笑道,“主办方倒也不会干涉太多,只是操作一下对局者的次序而已。历年来,每次海市演武都是遵循着这个指标进行的。那萱苍海,在三年前便是预定要止步于十六强的。不过……”

“是吗。”即便茉止逸没把话说完,十三还是意会道,“这么说来,这个萱苍海,三年前就厉害的……一塌糊涂了啊。”

这种奇怪的形容方式,是因十三自己总结的一套“武力标准”而起的。

在十三看来,只要是上过场的,哪怕是那些动用不了太多脉轮力量的人,都比他厉害。眼界止步于此的他,只能一层一层地将他们换着方式比较了起来。

前二十场的真实系选手,能催发的力道和速度都和自己差不多,有些甚至还不如十三。算上他们的“搏斗技巧”,其客观武力值大概只高出十三一点点。

而从第二十一场开始登场的超级系选手,武力值最差的也是十三的三倍以上。

毕竟,十三根本就控制不了灵韵为自身战斗所用。

至于进入十六强的人,全都是一跺脚就能震飞自己的存在。

听茉止逸的意思,萱苍海如今的实力,好像是挥挥手就能制裁这所谓的“十六强”。

所以其武力值,十三已经没办法以自己为单位计算了。

“你不必担心,”见十三沉默了起来,茉止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要不了两年,你们俩也会变得和我差不多厉害。”

语气中虽说有些“老前辈”的关怀,但听起来也不像是单纯安慰。而且,他顺道连十七也一起带上了。

十三扭过头,看了看藏在椅背下,捧着食盒的十七,不由再次苦笑了起来。

这会儿,食盒里的水果已经空了。

甚至有一部分,十七连皮都没剥就吃掉了。

“要开始了。”在兄妹俩眼神交流的途中,茉止逸突然神色一凛,沉声道。

十三闻言,即刻将视线转回了擂台上。

“演武,开始。”

像是和茉止逸打好了招呼一般,裁判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宣告。

“……萱苍宇?”两人对视了一会后,还是莲崇重先开了口道,“没听过你的名字啊。”

“家父……萱问道。”萱苍宇闻言,客客气气地拱手答道。“不认识。”莲崇重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你不是萱家直系子弟吧?”

“嗯。”萱苍宇点点头说,“我确实不是。”

“那你认输吧,我不想跟你打。”说罢,莲崇重打了呵欠,朝萱苍宇摆了摆手。

“呃……重公子,对吧?”萱苍宇似是有些尴尬,干笑道,“即便实力真的不敌,我也……”

“——你说什么?”莲崇重没等他说完,便昂起头,眯眼俯视着萱苍宇打断了他的话。

萱苍宇见得他这番鄙夷的态度,终究是卸下了脸上的干笑。他叹了口气,似是放弃了一般摇了摇头。

接着,萱苍宇侧移了一步,右手负于身后,左手化掌,轻抬于身前说:“重公子,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哎?这个姿势……总觉得有些熟悉啊……”十三看到萱苍宇的动作后心里纳闷道。

“哼哼~”莲崇重听了,冷笑两声道,“对付他,我没必要手下留情了吧?”

这句话,好像是在询问在场的观众。然而空空的演武场内,既没有传出异议之声,也没有生出对其放任肯首的态度。

此时的萱苍宇已经收起了多余的表情,面色淡然,似是陈年古井。

“萱苍宇,你注意点。”莲崇重身体微伏,冷笑道,“护着脑袋,别被我打坏了。”

说完,莲崇重化作一道猩红的疾风,挥掌轰杀而至。

萱苍宇的应敌之法很简单,在尽量闪避的情况下,抵挡一部分会影响步伐的挥击。

这毕竟是个擂台,若是一味闪避,被人逼至边缘,怕是一不留神就会打出范围。

莲崇重掌中似是带着兽啸,往往掌劲未至,掌风就已经擦到了萱苍宇的衣角。这一连串追击下来,萱苍宇逐渐被压制了些许步伐。

“这个人,可不是你用《听雨步》就能周旋开来的啊,萱苍宇……”茉止逸眯着眼,紧盯着擂台低声自语道。

十三闻言,回想了一番之前萱苍宇上台时的表现。

前几场他一直用一种诡异的步伐和敌人迂回,瞅准时机后,便借着对方的力将其推出擂台,自始自终都没有显露过一手攻势。

感觉上,就像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在和一个几岁的孩童闹着玩一般。

不过,在面对莲崇重时,确实就如茉止逸所说的那般,萱苍宇显得没之前游刃有余了。

几次三番,每当萱苍宇调整好力道准备接下莲崇重的掌劲,顺便将他扔出去的时候,都被莲崇重接踵而来的猛攻打乱了计划。

这还不算,莲崇重在察觉到萱苍宇的意图后,出手一掌便快过一掌,瞬息之间,萱苍宇便没了躲闪的空间,只能招招硬接。

只见,莲崇重在踩准了萱苍宇的步伐后,以左掌横劈佯攻,顺势欺身向前,右手握拳,对着萱苍宇的胸前狠狠地砸了过去。

招式未现,虎啸已至。

莲崇重的右臂周围骤然浮现出一股刚猛的气劲,随着拳头与萱苍宇的胸骨相触,前劲遂止,后劲徒生。积攒在拳头上的寸劲瞬间炸裂开来,如凶虎猛扑而至,结实地轰在了萱苍宇的胸前。

但见那萱苍宇,眉头微皱,在受创伊始,便以左掌拍向了莲崇重的手臂。一番力道互斥,萱苍宇后退了数米,步伐已然乱若无章。

“嘁。”莲崇重不屑地咂了咂嘴,收回了附着在右臂上的气劲,一脸不爽地盯着不远处的萱苍宇。

“这……”就在十三纳闷着剧情时,坐在前面的茉家老者又适时做起了解说,“《苍龙劲》?”

“没错,”另一位老者附和道,“正是《苍龙劲》。”

“闻其声,这莲崇重已经练到了‘虎啸’境界,这萱苍宇……”听他的意思,似乎是有些好奇。

“我只看见,萱家的小子挥手拍了下莲崇重的手臂。之后……”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番,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擂台上,萱苍宇脸上也有些许费解的意思。

“喂,我说你,叫萱苍宇是吧。”莲崇重松了松筋骨道,“我们来好好打一场怎么样?别躲躲闪闪的了,我知道你根本不需要躲的。”

“重公子这是哪里的话……”萱苍宇闻言,又露出了客气的微笑。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莲崇重摆摆手道,“既然你有实力,那么就和我痛痛快快地打一架,我若是输了,会为之前的冒犯道歉的。”

这番直截了当的言行,让萱苍宇突然失了会神。

“呵……”良久,回过神来的萱苍宇苦笑了一声道,“倒是我……显得矫情了吗?”

“你说什么?”由于是低声自语,莲崇重并没有听清萱苍宇的自嘲。

“没什么。”萱苍宇摇摇头,举起右手,以两指为剑,架于空中,低声道,“当心了。”

说罢,萱苍宇身如电芒般穿行而上,化出的指剑直追莲崇重的咽喉。

“这才像话。”莲崇重见状,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当下他不进反退,握紧了拳,直勾勾地对上了萱苍宇的攻杀。

两人嘴角都缀着笑意,目光淡然,似是对此战的结果毫不在意一般。

刹那间,虎啸再起。

须臾中,疾风作响。

萱莲二人皆是引动了灵韵之力,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指一拳,蕴含着的庞大能量甚至干扰到了观战者的视线。

锵——轰——

拳指交汇之时,聚变徒生。继金铁交加之声后,积累在擂台上的尘土像是受到了强风洗礼一般,骤然旋转着升腾了起来。

一时之间迷雾层层。饶是在座的观众里眼力不凡者大有人在,还是没能第一时间得知这强强碰撞的结果。

“那是……《追风剑法》?”在这种连两人的身影都看不清的时间点下,众解说又卖力地工作了起来。

“……是《追风剑法》没错。”“呵呵……后生可畏啊。”

“萱家,倒是把这小子藏得够深啊……”

听完了一通解说后,十三又把视线看向了茉止逸。

茉止逸脸上倒没有什么惊讶的神色,察觉到十三的视线后,便解释道:“不用兵器使剑法,怕是不太妥吧?”

“有什么……说法吗?”十三顺着茉止逸的意思问道。

“嗯……”茉止逸想了想,答道,“即便是我,肉身也承受不住过多的灵韵灌注。他这样做,应该会伤到自己的吧。”

“哦。”十三点了点头,心中想到,“就是说,兵器是个容纳爆裂能量的载体吗?”

两人交谈之间,覆盖着整个擂台的迷雾已经缓缓散去了些许。

擂台上的萱莲两人,依旧维持着拳指交汇时的动作。

只是,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萱苍宇的手指处,正一滴一滴地流着鲜血。

“你……是个好对手。”这会儿,莲崇重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笑容,神色凝重道。

“承让了。”萱苍宇再次露出了客气的微笑,低声念道。

两人并没有以灵韵传音,因此除了几个听力较好的老头子外,演武场内没几个人听到他俩的对话。

“结果……究竟是怎么样?”解说们心中有惑,当即四处询问了起来。

“胜负已分。”正当人们交头接耳之际,裁判那浑厚的声音冷冷地宣告了此战的终结。

观众们——尤其是少年们闻言,神色一顿,纷纷将视线又放到了擂台上的两人身上。

“胜者。”像是想延长悬念一般,裁判等了好一会,才宣布道,“萱苍宇。”

语毕,莲崇重右臂上的衣物猛地爆裂了开来。化作一片片花瓣大小的碎布,飘散在了尘埃落尽的空中。

瞬间,全场又哗然了。

擂台上的两人,这才收回了手。

“哼,你留情了?”莲崇重问道。

“没有,”萱苍宇笑道,“这招……我还不太会用。”

——其实,他说的还真是实话。

不过在莲崇重听来,就是另外一番风味了。他倒也光棍,冷哼了一声后,抱拳对萱苍宇行了一礼道:“输给你,我心服口服。”

“重公子客气了。”萱苍宇立刻回了一礼道。

“之前……出言中伤你,对不起。”莲崇重又凝重道,“是我太目中无人了。”

萱苍宇轻轻一笑,道:“大丈夫,何拘小节。”

“你这家伙……我倒挺喜欢。”莲崇重闻言,神色也松懈了一些,微翘着嘴角笑道,“以后有机会,再打回来啊。”

“一定。”萱苍宇应道。

两人和颜悦色地说了几句后,便纷纷离开了擂台。

将这个场面看在眼里的十三,心里又突然冒出了一个陌生的词语。

“君子之交……”确认着嘴中的发音时,十三又皱了皱眉,暗忖道,“怎么感觉,要对他不利的梵狱,像是个反派啊……”

念及此处,十三看向了从刚才开始便只言未发的茉止逸。

这会儿他正皱着眉,盯着远去的萱苍宇,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十三比较识相,并没打扰他,而是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十七。

显然,十七对这种不好吃的事物一向没什么好感。要不是十三次次叮嘱着,估计十七连神印都懒得学。

贴着椅背蹲坐在地上的十七察觉到哥哥的视线后,也抬起头望向了他。

在这个视角下的十七,身上虽然带着女孩应有的娇弱,但脸上的表情却更偏向于少女的文静。这种反差此消彼长下来,居然让十三的回忆症再次发作了。

然后,被知识的激流冲洗着的十三,不知为何,对这样的十七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见哥哥的笑容后,十七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阵莫名的悸动。

所以,她也有样学样。眯起月牙,轻轻地露出八齿对着哥哥笑了起来。

笑容之中,有股腼腆和喜悦混合在一起的情愫。

不管究竟更偏重于哪一方,在十三来看,十七的这个微笑已经没了之前的生硬和做作。

这确实,是她自己从内心深处挖掘并表达出来的,真实情感。

不过两人也没维持这种傻笑多长时间,没一会儿,演武场内又响起了裁判的报幕声。

“八强之争,第三场。茉止逸,对莜均。”

“……哈啊,仔细想想的话……”回过神来的十三在目送茉止逸离去后,嘴中念道,“这些人的名字都很别扭啊……”

报幕结束之时,莜均便已经一闪身形落入了擂台之上。

看过他之前几场对决的十三,对此人的评价是“速度超快,快到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这也是莜均能闯入十六强的最主要原因。这少年约莫十三岁的样子,身上穿着不算华丽的便衣,脸上总是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

以海市的势力分布来看,这家伙能出现在这种级别的对局中,算得上是种奇迹了。

尽管大家都没有道破的意思,但只要是个坐在演武场里的人都明白,所谓“海市演武”,只是城中两巨头——茉家萱家,加上刚刚崛起的莲家,以及萧氏一脉的演武场而已。

萧领头的家族并不大,海市中姓萧的满打满算也不过五十人。因此,即便他们也有足以和两巨头分庭抗礼的武学心法,由于家中香火不足,萧领头也没有扩大家业的意思,所以并不是每年都有参加海市演武的合适人选的。

另外三家就不用多说了,每年的前十榜单上,无非都是“茉萱莲”三个姓氏换着位置排列而已。

因此,这个近两年才出现在榜单上的莜均,着实是个异类。

他一没有显赫的家世,二没有名师指点,三没有完整武学心法。最重要的是,莜均连姓名都只有平民之权,不可在姓与名之间穿插“字辈”。简单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钱没势的人为孩子取名只能取两个字的。

就是这么一个平民的孩子,竟然仅凭一部心法残篇,阴差阳错之下开辟出了脉轮。而且在缴纳了高额“报名费”后,成功地“混”进了海市演武之中。

不仅如此,还打到了榜上有名的好成绩。

茉家的几位公子哥儿们见莜均上了台,脸色都不太好看。

首先,莜均确实挺厉害。再者,他前年和去年分别拿到了第六名和第五名的好成绩。

最后,和他对局的是茉家的自己人。

对于茉家的公子哥儿们来说,在早就落实了阶级观念的现在,看着这位出身平民的少年有可能会踩着自家人往上爬的场景,总是有些不自在的。

就连茉举蓝,这个茉家家主,在听到了这个结果后,都忍不住瞪了萧承德一眼。

这倒不是因为他不相信自己的族人。即便茉止逸只是个旁系公子,在目睹了他闯进十六强之后,茉举蓝心中还是有些欣慰的。

只是,这个莜均,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连茉举蓝自己,有时候都看不清他的动作。

幸亏他没有学过什么高深的武学,仅凭着速度一路打了上来。否则这海市的势力分化,恐怕还真有可能被这小子给改写。

茉止逸上台之后,裁判立即宣告了比赛的开始。

不过,两人在听到指令后,都没有立即动手。

“这位公子哥,”莜均腼腆地笑了笑,有些滑稽地拱手道,“一会儿,万一我伤了你,你可别见怪。想必你也知道,我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

“无妨。”茉止逸神色淡然,回了一礼道,“你尽管放手攻杀便是。”

“好嘞~”莜均闻言如获大赦,欠了欠身道,“嘿嘿,得罪了,茉公子。”

他的话还没讲完,所处的原地就只剩下了一道残影了。

“啊哈……”十三见了此景,心中不由有些无奈,“一个二个都这么快,我能看出个什么来啊……”

对于十三来说,且不谈莜均的速度,哪怕是其他不以速度见长的选手,在全力游动起来时,他都看不清动作。而像萱苍玲这类注重于速度的人,他们每有一次动作,都是直接消失在十三的视野里。

凭他的肉眼,根本捕捉不了。

所以,这种时候,他只能看向正缓步走向擂台中央的茉止逸。

一时间,擂台上、房檐上、观众席扶手上……哪怕是空气之中,都隐隐传出了一阵踢踏的声响。

莜均一上来便使出了招牌战法,身体周游在演武场内所有空余的空间之中,像是鱼在水中般自在。

至于,高速移动中的莜均究竟有没有符合“离开擂台”的失败条件,我们还是先不谈了吧。

总之,莜均在一番加速之后,身形已经达到了几乎所有人都看不清的程度了。

反观茉止逸,他这会儿正立在擂台的正中央,表情上寻不到一丝凝重。

不仅如此,他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茉家的几位老者见状,不由都为他捏了把汗。

这时,萧承德身处的那方看台之上,一直托腮假寐的某个人轻轻地睁开了眼。

他似是被什么吵醒的,揉了揉稍显惺忪的睡眼后,不雅地打了个呵欠。

“啧……没想到,这地方居然也能遇到这种人。”松了松颈椎后,他便调整好了坐姿,眯起眼看向了场中。

这人,正是一开场便倒头睡去的司徒文训。

“‘心轮’……”司徒文训自语道,“果然挺快的啊。”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贵族小说
  3. 都市小说
  4. 欢喜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