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海豚文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妾不如妻:王的最后一个宠妃 > 第一卷刺客

第一卷刺客

吴眉婵 2019-05-24 17:24:38

  三月三日晴,琅邪王征西大捷凯旋,太子代表当今皇上亲迎出皇城五十里之外,设立行宫犒赏三军。

  未时三刻,献俘仪式开始,先是金银珠宝,武器利刃,接着是一干从敌国俘虏回来进献宫廷的女奴。太子居上,目光扫过一干胜利品,笑着起身,态度温和而亲切,大手伸出:“王弟连番大捷,驱逐敌虏,真是功在社稷。”

  琅邪王面不改色,神态谦恭:“有劳太子哥哥在父皇面前美言了。”

  不提封赏,也不提回京,太子眉开眼笑:“王弟,你连日劳顿,请先去享受你该得的享受。”

  “还是太子哥哥知我,臣弟谢恩。”

  行宫铜台是一个天然的温泉大池,常年征战在外的武人最大的享受自然是美女香汤,片刻旖旎。。

  琅邪王刚一露面,四壁的香艳便将之团团围绕,他来者不拒,哈哈大笑,“皇兄好意,岂能辜负?美人儿们,都过来吧……”

  水花四溅,无边香艳的空气弥散开去。

  从日落到夜幕,氤氲的雾气里,一壁小孔清澈而明净。那是设立在墙壁之上的监控室,能把里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一双目光正注视着里面的一切。但见水池里的男子古铜色的肌肤,……听不见任何声音,能看见他脸上帝王一般如痴如醉的享受。

  但是,那也许是一种假象。他忽然睁开眼睛,于水花四溅里看了一眼对面的墙壁,显得极其冷漠和无趣,就像刚刚过去的一切,完全是毫无意义的。就算隔着一段距离,也能看出那目光之中精光一盛。

  转身正要离开,但见身前的小孔忽然被一只大手遮住了,一团暗黑。

  她心里一紧,飞身跃出去,却不料,来人速度极快,身后已经传来急促的追逐声。

  琅邪王批了一件外袍飞身而出。他喜欢享受,但是不喜欢被人观摩,尤其,不喜欢被皇兄派来的人“观摩”——

  衣袂飘飞,长臂伸出,他已经牢牢捉住那个淡绿色的身影,掌心一带,一股香软之气扑鼻而来,几乎是不假思索,已经将她攫取……

  大手用力,身下一声惨呼,充满了疼痛和惊惧。

  她挣扎得厉害,就像一尾刚刚被网住的鱼儿。

  他当然不会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就地将她一打横,她手上的匕首已经被打落在地。但是,很快,她的手里又多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弯刀,只水果刀一般大小,动作那么敏捷,飞速地刺向琅邪王的胸口。

  琅邪王掌风再起,将弯刀打落,四周水雾那么朦胧,树影里一片暗黑,纵然是面对面,也看不清楚彼此的面容。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好像都藏满了武器。

  残留在身的布条飘忽着,女体若隐若现,他觉得很碍事,唇舌一干,刀尖挥出,说时迟那时快,本应该全部断掉的碎步片忽然飞起来——他眼前一花,才发现不是布片飞起来,是一个人飞了起来。

  一团阴影铺天盖地,脚尖卷起无数的枯黄的树叶。琅邪王本是占据着绝对的上风,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待宰的羔羊居然会有这么强的力道,他根本来不及躲开,树叶已经飞到脸上,其中两三片正好打在额头上,眼睛上,一阵刺疼。

  十年征战,几曾如此狼狈?琅邪王完全不考虑后果,甚至不再管女人手里还有什么利器,纵身就扑了上去,长臂一伸,也不管伸过来的是尖刀还是匕首,冷哼一声,硬受了一掌。肩头一阵生疼,原是一个石块重重地砸过来,当的一声掉在地上。

  琅邪王强忍巨疼,已经抓住了一截滑不留丢的东西,那是女人的小腿。

  这一次,他没有再有半点的犹豫,一掌击在她的后脑勺,大手毫不留情地抓住她的衣襟,狠狠地一撕,臂膀上的裂痕扩展,从背心处裂开,碎成一片一片的。

  没有武器!

  再也没有了!!!

  任何人的裸体都不能掩藏凶器。

  月色之下,女人浑身打着颤,乌黑的长发散落遮挡胸前。

  琅邪王的喉头咕隆一声,狠狠地就合身压上去……与此同时,他忽然察觉嘴唇一阵刺疼。

  一股鲜血的味道,混合着药粉的腥味。

  他浑身一震,想起那些传闻中的死士——牙齿里藏有剧毒,遇到危险的时候,咬破牙齿,和敌人同归于尽……

  他手一松,跳起来。

  就是这一刹那,身下的女人已经跳起来,她的动作快得出奇,一手抄起地上被撕烂的衣服披在身上,飞身离去。

  琅邪王痛呼一声,竟不料,煮熟的鸭子也会飞了?

  他怒吼一声就追出去。

  外面守候的侍卫早已应声追出来,四面八方的,将这片丛林所包围。

  琅邪王对这里的地形极其熟悉。追出去的侍卫何止上百人?那个女人,纵然是插翅也逃不了。

  可是,那个女人真的不见了。当暗黑的乌云慢慢地移开,黎明快要到来的时候,小树林里只有侍卫刷刷的脚步声。

  琅邪王并不死心。

  他忽然停下脚步,那是一种极其奇怪的直觉,暗处,有危险的气息。就如有毒的蝙蝠,随时会煽动翅膀,突然一击。

  轰隆一声,的确是两半——那是一截枯萎的树桩。

  可是,这假象根本瞒不了他,他的身形敏捷如豹子,猛地扑过去,这时候,那棕色的树桩居然移动了——

  原来,不是树桩,是人所使用的一种保护色。

  此时,见被敌人识破,立即就地一滚,就如一只混在土里的刺猬。

  声势很惊人,他硬着受了一招,胸口**辣刺疼方发现掉在地上的武器竟然只是一根树枝。

  这刺客何德何能?

  居然敢拿树枝当武器?

  琅邪王哈哈大笑,猛地扑上去。

  “扑哧”一声,一大幅布料被撕成两半……

  这衣服很粗糙,触手处大是不同,而且衣服非常完整,跟之前的绿色人影华贵的丝绸有天渊之别。

  这个丛林里面,难道还有别的女人?

  他丝毫也不敢大意,大手一横,浑身上下摸了个遍,确信没有任何武器。

  “皇太子殿下待我还真不错,找了这么多美女杀手光顾我?哈哈,走了一个,又来一个?”

  他不假思索,长臂伸出,牢牢地将她搂住,但觉一股幽幽的体香钻入鼻孔,干净,纯粹……

  他忽然觉得喉头很干,嗓子冒烟,大手一探……

  怀里的女人缩成一团,她并不反抗,一点也不,就像被猎人敲昏了的小白兔。

  琅邪王恍惚起来:不像被追逐的那个女刺客!一点也不像。

  就如野狼和小白兔的区别。

  气味都大大的不同。

  可是,这黎明之时,除了那个杀手,谁会这么早跑到这里来?

  装的!

  他立即判断出,这个女人在伪装!

  “如果是皇兄派你来的,我当然不能辜负他的美意……这地方虽然黑不隆冬的,但也还将就……”

  他一边说话,一边在思索着什么,低头,不经意间,甜蜜的香味一阵一阵地往鼻子里窜。

  那是一种淡淡的新鲜玫瑰的味道,又似是新出土的野草的鲜味,从鼻孔里一缕一缕地往神经中枢扩散。

  他大手一紧,女子被狠狠握住,疼得一咧唇,几乎惨呼出声:“快说,你是谁?”

  依旧无人吱声。

  他笑起来,大手一松,女子的身子已经掉下去,重重地,落在堆满了阔叶的林中。

  “再给你一次机会,本王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耐心……说,你是谁派来的?”

  女子的身子在落叶上颤抖得厉害,牙齿也咯咯作响,显然,这是绝境之中感到的极度的恐慌。

  而这样的场景,她做梦也不曾想到。

  乌云已经彻底散开,朝阳慢慢地显露出来。

  适应了黑暗的目光把草地上的一切看得朦朦胧胧。

  女体也是朦胧的,她蜷缩成一团,楚楚的,就如掉入陷阱的小鹿,在猎人的刺刀之下已经失去了逃生的机会。

  因为害怕,一双手抱住头,一径地痉挛着。

  琅邪王微微奇怪,这根本不似杀手的表现。

  吓成这样,也太没种了吧?

  那些女刺客,传说中不都是死硬派?

  就像他之前揣测的,大不了咬舌自尽?

  再不济,就施展媚功,把男人迷惑得七晕八素,三魂失了两魂,然后,逃之夭夭……难道不是这样???

  是不是被人掉了包?

  可是,他自忖速度那么快,刺客根本不及逃走。

  他后退一步,不经意地让开一条路来。此时,侍卫的距离也很远,真正地有了一个逃生的空挡。

  如果是经验丰富的杀手,必定不会错失这样的良机。

  就连琅邪王自己都捏了一把汗。

  如果再叫她逃走,必将追之不及!

章节 设置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卷刺客第一卷心经第一卷“刺客”是个傻瓜第一卷不是杀手第一卷琅邪王是不是变了一个人?第一卷我也认了第一卷殿下驾到第一卷赐婚第一卷谈笑释兵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