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情寄锦时

更新时间:2019-05-24 15:12:03

情寄锦时 连载中

情寄锦时

来源:掌中云作者:叶蓁分类:都市主角:宁希程锦时

小说主人公是宁希程锦时的小说是《情寄锦时》,是作者叶蓁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人生最难堪的时刻,是在我爸的婚礼上。 我闯入那个人的生活,也是在他们的婚礼上。 从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头到老。 在这场无爱的婚姻里,能守着他,也是好的。 四年婚姻一朝走到尽头,我心死如灰,只愿此生不复相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能是心灵感应,肚子里的孩子陡然踢了我一下,比以往每一次都要用力,像是无声的抗议。

我眼泪一下就绷不住了,心里不住的说,对不起,妈妈是骗爸爸的……

只要程锦时同意打掉,我一定立马下车,反正,我早就做好了独自养大孩子的打算。

至于报复,总能想到其他办法。

程锦时已经敛下了怒意,不含任何情绪的开腔,“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我微怔,“什么?”

我不明白他突然问这句话的意思。

“当年为了报复,爬上我的床,这一次呢?”

他手肘撑着车窗,低声冷嘲,“离婚了,也消失了四个月,现在突然出现是想图什么?”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明白过来,神经骤然紧绷,硬着头皮道:“我说过了,是因为孩子。”

他偏头看我,薄唇紧抿,泛起一层薄怒,“宁希,别把我当傻子,离婚前你就知道自己怀孕了,对不对?”

我有一瞬间的愕然,呼吸都慢了一拍,努力压下情绪,强行辩解,“当时你们逼我离婚,我要是能发现有了孩子,不就有了筹码?又为什么还要和你离婚?”

因为我从没对他说过一句谎话,此时不由紧张地收紧手指,直视着前方,不敢看他,却仍然能感受到他锐利的目光。

他显然不信,冷笑,“行,你要玩,我就陪你玩。”

话落,他踩下油门,打着方向盘离开酒店。

我松了一口气,也没问他是准备去哪里,只要不是医院,我都不担心。

二十分钟后,他的车驶入一个高档小区的地下车库。

我明白他的意思,在他停车前,淡声道:“我认床,陌生的地方我晚上睡不着。”

搅和他们婚礼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婆婆不能称心如意。

我要是住在外面,又怎么给她添堵。

再有,我想找机会弄清楚我妈的死因,我婆婆到底和我妈说了什么,居然逼得她自杀。

所以,我绝不能让他把我丢在这里。

“告诉我,你究竟想做什么?”

程锦时直接踩下刹车,腮帮咬紧地质问我。

我笑了,“我能干什么,我只不过是后悔和你离婚了而已。”

既然他要一个理由,那我就给他。

他愣了一下,又低声警告,“宁希,我不会和你复婚,你必须清楚这一点。”

我捏着手心,“我清楚,所以我只是希望,在孩子出生前,可以和你在一起……”

以退为进,这一招,还是和宋佳敏学的。

当初,她就是打着照顾小宝的名头,住进了我们家。

他眸光复杂的扫了我一眼,再次开动车子,看来,他是答应了。

大约十余分钟,车子四平八稳的停在了我曾经的家门前,下车前,他拉住我的手腕,冷冷道:“不许惹事,否则就收拾东西滚蛋。”

我偏头看他,微微勾唇,“好。”

我没什么事情好惹的,这次回来,我什么都不做,就足够让某些人不痛快了。

我刚下车,还没站稳,他就火急火燎的开车离开,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想必,是急着去安抚宋佳敏?

我在冷风中吹了好一会儿,才打起精神,举步走到家门前,按下门铃。

很快,何姨给我开了门,看见是我,眼神中有一丝怪异,“少夫人,哦宁小姐……你怎么回来了?”

改口也挺快,大概现在已经称呼宋佳敏为少夫人了吧。

“嗯,锦时送我回来的。”我简单的告诉她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走进家门,在鞋柜里却没找到自己常穿的家居拖鞋,怔了怔,开口询问,“何姨,我的拖鞋还在吗?”

何姨关上门,“扔了,鞋柜最下边那排全是客人拖鞋,你随便穿双吧。”

我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就感觉何姨今天有点奇怪。

我应了声,也没太在意,随便换了双拖鞋就上楼。

谁料,何姨忙跟了上来,在我踏上最后一节台阶时,赶忙问道:“宁小姐,你要干嘛?”

我不由停下脚步,和她解释,“何姨,我未来几个月,应该都会住在这里,我现在累了,想休息一下。”

自从怀孕后,我总是容易疲惫,今天很早就起来准备赶飞机,到现在只觉得精疲力竭。

何姨露出几分为难的神色,“那你在客厅稍等下,我收拾下客房。”

我微微一愣,反应过来,这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当然只能住客房,难不成还要住自己原来的房间吗。

“好。”

我应下,声音发涩。

何姨转身去了一间客房,我一边下楼,一边往下看,这才发现,家里的家居基本全换了。

就连地毯,都是宋佳敏喜欢的风格。

我等了一个多小时,想起什么,把短信里的那张匿名照,发给一个做摄影的朋友,让她帮我看看有没有合成的痕迹。

刚发出去,何姨下来了,不咸不淡的道:“房间收拾好了,三楼右手边那间。”

三楼?

我蹙眉,有些疑惑,“你刚才收拾的不是二楼的客房么?”

何姨道:“小宝平常喜欢在二楼玩,小孩子太闹腾,容易吵到你。”

我敛下眸子,看来她刚才不是去收拾客房了,而是去打电话了吧。

怕小宝吵到我,不过是个借口,说白了是想让我离程锦时远点。

我觉得有些好笑,左右也就这么大的房子,隔一层,有什么区别。

我有点分不清是我婆婆的意思,还是宋佳敏的。

我也不想为难何姨,从沙发上站起来,“好,谢谢,那我上去休息了。”

明明很累,躺在床上后,又压根睡不着。

我没有骗程锦时,我是真的认床,每次换个地方,都比较难入睡。

况且,回到这栋房子里,往日的一幕幕都在脑海里逐渐清晰。

我还记得和他刚领证的那一天,一起搬进这栋房子时,我心里的满足和踏实。

那时候,我捧着一颗无比真诚而火热的心,想要温暖他。

结果呢,非但没能温暖他,反而凉透了自己的心。

我侧躺着,抹掉从眼角滑出来的湿润,看着窗外的黄昏,觉得物是人非,心里装满了不安和茫然。

未来的每一步,都太难走了,而我,没有任何依靠。

一不小心,也许就是万丈深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却越睡越冷。

好冷,如同睡在冰窖里,冷得我发颤。

……

“宁希,宁希。”

耳边响起一道我无比眷恋的声音,一双干燥温暖的手覆上我的额头,我迷迷糊糊的伸手握紧,想要汲取一点温暖。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奇幻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