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玉骨祭相思

更新时间:2019-05-24 12:05:11

玉骨祭相思 已完结

玉骨祭相思

来源:掌读520作者:十七月分类:言情主角:连侯英白佛指

热门小说《玉骨祭相思》由十七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连侯英白佛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相传,南连国有一种药引叫做蝴蝶泪,可生死人肉白骨。当年鲁国国君病重时,曾派出一位妙龄女子前往连城盗取。可惜那女子武功卓绝,但却并非合格的细作。鲁国兵败之际,她捂着小腹,穿行在刀光剑影之中寻觅一位敌国的大将军。城破之后,她和腹中的胎儿于乱箭下惨死。为解心头之恨,他命人剖尸取胎,剔骨制伞。他说:“你欠我的就用万世风刮、日灼、雨打来偿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嗖!

一声破风的撕响!

利箭穿过她的身体,一支又一支的穿过她的身体,万箭穿心,死得极惨。

“连侯英!”她的声音撕破了天际,含着恨,喊着他最好听的名字。

令她死都不能瞑目,紧紧盯着那道宫门,他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来?

都说人在死的时候,可以看见一生最快乐的画面。

十一个月前

她初到南连,初见连侯英。

那时候佛指和他的第一次相遇并不美丽,犹记得当时是她掏出自己的银月刀,一腔孤勇地冲向坐在轿里的连侯英。

她以为自己的刀法练得很好,以为自己可以万无一失的把刀架到他的脖子上,然后威胁他哭点眼泪。

结果,她的刀还没有穿过轿帘,连侯英便一掌将她拍在了地上,摔了一个非常狼狈的姿势。等她坐起来时,脖子上已经架满了冰冷的兵器。

他的侍卫那么多,她一个人,根本不是对手。

“你是刺客?”他走近她,弯下腰低视她。

那张脸说不出的妖孽,对上他的视线,只见他目若朗星,峨冠博带,美哉,美哉。

佛指摇摇头,她不算刺客,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刺杀连侯英。

“那你掏出这么利害的武器想对我做什么?”连侯英微微一笑。

一个大将军倒是很有趣,竟然是这样审问手下败将的。

诚然,那时候的白佛指光明磊落。直言:“我就想威胁你,逼你哭出眼泪儿来。”

佛指那么坦荡,也那么单纯,毕竟那时的她才十五岁。

如今回想,鲁国能让一个小姑娘来完成这么重要的任务,怕是气数将尽了。

“哭出泪来?”连侯英直起腰,嘴角一勾,他笑起来的样子却是很好看,方方寸寸都很得体得宜。

他的嘴角一掀,笑意更是绵绵软软的让人心动。

佛指不明白他为什么摆出那样的笑,好像在嘲笑她脑子有病一样。

连侯英转身,冷冷的吩咐下去:“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而已,放了。”

那抹月锦色的白衣少年,留下了那么深刻难以忘记的背影。

佛指当时就在想,连侯英到底是什么厉害的人物,竟然敢如此无视她?

她白佛指在鲁国好歹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为何在他面前,竟成了乳臭未干的丫头。

此后,佛指一门心思只想接近他,想了很多法子,用了很多方法。可是,身居高位如在云端的连侯英,哪里是她想见就能见的?

后来,她听说连侯英立了什么大功,皇帝要把一个公主许给他。

连府因为要改成驸马府人,手不足的原因正向外招入一批仆人。

佛指也是被逼无奈,才选择走下人这条路。

为了不被连府的人发现自己是鲁国的细作,她摘了腰间的牙月飘带,丢掉所有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信物,毅然决然地进了连府当丫鬟。

一切都很顺利。

刚进府,佛指就有点后悔,甚是想过离开。府上的事情特别多,每个人都很忙碌。

佛指从小过的就是锦衣玉食有人伺候的生活,从未吃过苦,所以……伺候人的事情做的那是非常糟糕。

那时候,连家仆人的日子一点都不好过。

连家上上下下都在期盼两个月后,连侯英和公主成亲,那是何等大事!

因此,所有的丫鬟都要学习宫廷礼仪,偏偏佛指最讨厌这些礼仪,为了留下来,她只能人前柔顺,人后嚣张。

还记得,那时的后院里有几个丫头总喜欢勾心斗角。

她总是冷冷的出现在旁,扔了一把菜刀下去,吓得众人发抖。若有人想要告发她,她就毫不收敛的亮出自己的银月刀,吹着气说:“谁敢说出一个字,我现在就削了她下面。”

自那时起,佛指就在连府的后院建立了自己的黑暗规矩,成了实打实的丫头头。

半个月后,佛指在连府已经混熟络,府上的门路道道几乎也都摸清楚。

她知道连侯英住在哪个院子,什么时候又在府上,什么时候会干什么事情,她统统了如指掌。

所以,她最后卖通了丫鬟打算劫泪。

那时的她总是提醒自己,太后,君上,还有鲁国的百姓都等着她,蝴蝶泪必须快点得手。

至少,那是一个目标。她一直往目标方向而行。

为了劫泪,她半夜三更摸进了连侯英的房间。

里面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她还没有找准床在哪里,也还来不及亮出自己的银月刀。

一个尖利的硬物突然顶住了她的腰。

暗夜里,只听得耳边传来了幽幽清冷的声音:“不许动,否则你小命不保。”

佛指又被连侯英捉了个现形,她唉叹一声:“我只是想要一滴眼泪而已,为什么这么难?”

漆黑的屋里顿时亮堂,昏暗的光线下,连侯英的俊脸清晰可见,身上只着了一件白色的寝衣,许是发现佛指摸进了房中才起床的。

顶在佛指腰后的剑轻轻移开,可令人紧张的气氛却一直持续着。

连侯英掌着灯绕到佛指面前,故意抬高灯盏在她面前一照。

温和幽明的光线下,连侯英看清了她的脸。

连侯英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淡淡的笑着。

“你本事不小,能够混进连府,还能摸进我的房间,你叫什么名字?”连侯英缓缓坐下,手里的灯也落在了桌上。

他看着面前的女子,突然有了一点点兴趣。

“是不是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就能哭出泪来?”佛指激动地走到他面前。

她兴奋地以为,自己可以跟他讨价还价。

可是这对连侯英来说,没有谁的名字可以让他听了落泪的。也许,很多年后,他听到佛指的名字会落泪。但现在,他根本就不在乎。

“你倒是有趣的很。”他淡淡地笑着,对她的名字似乎真没什么兴趣。

“有趣?有趣就对了。我且问你,是不是我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你就会哭出泪儿来。”她看着他,那般较真的说。

当时的佛指实在是太急切了,她不想辜负太后,不想让鲁国子民失望。所以,才会那么天真的以为,以为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可以简单直接。

“那你说来听听,要是能把我吓哭也不错。”连侯英笑着说。

不过是戏耍佛指而已,他哪有什么兴趣记住一个小丫头叫什么名字。

可是佛指天真地以为,他是认真的。听到连侯英松口,她立马从旁边抱来一个很贵很重还很大的花瓶,那骨子干劲,把连侯英都吓傻了。

只见她把花瓶放在桌上,拍着瓶口说:“过来,等下把哭出来的泪水滴到这里,我的名字可是很贵的,你得送我满满的一瓶泪。”

连侯英看着她,烛光下的女孩,那么可爱呢。他也没有想到,终有一天,他流的眼泪何止是一个大花瓶?

她的名字确实很贵,只是他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青春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