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官场笔记

更新时间:2018-10-29 17:40:41

官场笔记 连载中

官场笔记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杨柳春风分类:官场主角:杨泽涛李媛媛

小说主人公是杨泽涛李媛媛的书名叫《官场笔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杨柳春风所编写的职场官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官之道,如履薄冰;步步为营,不容有失,错一步,万丈深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哦……”阮凤玲已经全身酸软的没有了一点力气,猛然被杨泽涛松开,一**就坐了下去。坚硬的地板和她圆润丰满的翘腚亲密接触之下,毕竟还是软的吃亏,阮凤玲哦了一声,脸蛋子更加的羞红,坐在地板上娇嗔的看着杨泽涛,恨声说道:“你干什么啊,还不拉我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四十多岁,戴着眼镜,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一看房间里面这种情况,不由愣了一下,看着阮凤玲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啊?怎么病得这么厉害才来看医生?小伙子,不是我说你啊,侍候病人可不能这么粗心大意的,赶紧把你老婆扶到那边床上去,我给她检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大夫,是我受伤了来看病的……”一听他让自己把”老婆”扶到那边床上去,杨泽涛的脸也腾地就红了起来,心说这医生什么眼神啊?就这你还能给人看病?

阮凤玲一听那医生把自己和杨泽涛误会成了两口子,心里猛然一阵跳动,看了看杨泽涛那张英俊的脸旁,不由得咬了咬下唇,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心说我们家那口子要是有杨泽涛一半儿就好了……

阮凤玲的对象徐锦鑫在法院工作,只不过不在城里上班,是山城区最北面那个乡镇辛庄镇法庭的法官。辛庄镇距离山城城区25公里,徐锦鑫平时都是住在单位,只有周六下午才回来住一个晚上,周曰下午又走了。虽然结了婚,但两口子却依然过得是牛郎织女一般的生活。

要说起来,小两口在法院宿舍倒是有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和其他人比起来算是不错的了。可法院宿舍在最北面,农林水利局却是在城市的最南面,平时徐锦鑫也不大回来,为了上班方便,阮凤玲平时也住在局家属院最后一排的单身宿舍楼里面。

徐锦鑫中等身材,其貌不扬,和身边的杨泽涛根本就没法子比。要不是当初觉得徐锦鑫的老爹是山城法院的副院长,阮凤玲都不一定答应嫁给他。看看英气勃勃站在自己身边的杨泽涛,阮凤玲不由得再一次脸红。

在触摸到杨泽涛的那东西之前,阮凤玲实在是不知道,男人的个头有高低,那个东西居然也有大小之分。只怕要是比起来,徐锦鑫真的没有杨泽涛一半儿……

那大夫给杨泽涛包扎完伤口之后,又给拿了一点药,回去之后杨大华已经被送进了外科病房。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依然需要在医院里面观察几天。李媛媛看看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就批假给杨泽涛让他在医院里面照顾他哥哥,可以晚两天再去上班。

想想陈冰婧临走时候说的话,又让阮凤玲和孙玉梅两个人先去派出所录口供,录完了之后再回来一个人替杨泽涛,然后杨泽涛再过去。

李媛媛还算是好说话,让司机把自己送回局里之后,又回来接了阮凤玲和孙玉梅两个人把她们送到了派出所。只不过晚上原本安排给杨泽涛接风的事情却泡汤了,在路上的时候,阮凤玲和孙玉梅说起来还在议论,可不知道张伟会气成什么样子。

两个人录完口供回来,孙玉梅执意要留下来照顾杨大华,阮凤玲就伸手要走了刚发给杨泽涛的宿舍钥匙:“这几天你也没时间,还是我抽空给你收拾收拾吧。”

看着她那张似羞似嗔的脸蛋儿,想想在外科门诊发生的事情,杨泽涛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经历过了那一幕之后,两个人却从心里面觉得亲近了许多,杨泽涛也没有客气,就把钥匙交到了阮凤玲白生生的小手里。

因为第一次记材料的事情,等再一次见到了陈冰婧之后,杨泽涛的脸上还表现的气呼呼的。

可是,这一次陈冰婧却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脸上不苟言笑,按部就班的询问杨泽涛打架的经过。

杨泽涛也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两个人就好像不认识似的,让坐在陈冰婧身边担任记录员的张乐都忍不住有点好奇的偷看了陈冰婧好几眼。

等到记录完了材料,陈冰婧才看了杨泽涛一眼,淡淡的说道:“杨泽涛,根据你们双方交代的事实,基本上可以认定你们双方斗殴的原因是由于牛斌酒后失态,调戏你的同事阮凤玲引起来的。由此造成了对你哥哥杨大华的伤害,责任一方在牛斌和李胜利。如果杨大华不同意公安机关调解,可以申请法医鉴定,诉诸法律解决。而你在看到哥哥杨大华挨打之后,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暴力措施,致使牛斌和李胜利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至于李光带人持刀行凶,对你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则由李光极其同伙承担责任。你如果不同意调解,需要验伤的话,我们也会给和你出具证明,走法律诉讼的程序……”

杨泽涛听着,不由得就眨巴了眨巴嘴,心说你这基本上就算是各人给了五十板子啊?

不过,杨泽涛知道,从法律角度上来说,自己这件事情是属于民事纠纷引起的打架斗殴。按照治安处罚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对此类事件的解决方式只能是调解。除非有一方的受伤程度达到轻伤。

因为要是达到轻伤程度的话,案件的姓质就发生了变化,那就是伤害案件了。

不过,轻伤是刑事自诉案件,也是由受伤的一方自行去法院起诉。如果达到重伤程度,才由公安机关立案侦察。

伤害案件在定姓上是不管事情起因的,只看结果,也就是只看伤情程度。这个程度的认定,必须经过法医鉴定,并且开具法医鉴定书才行。如果你认为自己的伤害可能已经达到了轻微伤以上,可以向公安机关提出做法医鉴定的申请,就算是去做申请,这个费用也是要自己承担的。

这类事情上法院,一般情况下也都是各有责任承担,一般是双方医药费双方平摊,这还不算自己搭进去的时间和精力……

想想,陈冰婧还真的算是一碗水端平,根本就没有偏袒他那个表哥的意思。

“算啦,就这样吧,只要对方没什么意见,我哥花两个钱也没什么的。”杨泽涛的话音未落,陈冰婧就把脸一沉:“请你听清楚我的问题:是要求公安机关调解,还是你申请做法医鉴定之后走法律程序?”

看着她那张冷冰冰的面孔,杨泽涛就不由得闷哼了一声:“我要求公安机关调解。”

这女人不愧叫小辣椒,真是变脸比翻书都快。去法院打官司?我有那份时间和精力么?再说了,我这今天刚报到,就出了这么一摊子事情,还不定上班之后怎么挨批呢?再跑去法院打官司,那不是给农林水利局丢人么?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儿,惹恼了局领导,还不得处处给我小鞋穿啊?这样的傻蛋事儿我可不干。

听到杨泽涛要求调解,陈冰婧就转头对张乐说道:“那好,既然你也同意调解,张乐,你把牛斌和李胜利李光三个人全都叫进来……”

杨泽涛心说她还真的是行事果断、雷厉风行啊?我没上她什么当吧?

正想着呢,张乐已经把三个人带了进来。这个时候牛斌和李胜利的酒早就已经醒了,和李光三个人都低着头,失去了在龙泉山庄时候的威风。

“表妹……”牛斌一进来,就带着讨好的口气叫了一声。

“叫我陈所长,这里是派出所,没有什么表哥表妹的。”陈冰婧瞪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说道:“你们都坐好了……身为政斧部门工作人员,喝的醉醺醺的调戏妇女,你们还真觉得自己是旧社会的官老爷了?幸好杨泽涛同志不和你们一般见识,愿意和你们达成和解,不然的话,我一定会严格处理,把你们全都拘留十五天……”

一听不会被拘留,李光忍不住咧嘴笑了一声。

陈冰婧的脸色更加的冰冷,瞪着他说道:“李光你高兴什么?我给你说,今后你要是敢再在我们城南派出所的辖区乱来,我绝对不会饶了你。鉴于杨大华被你们打得住了院,杨泽涛的手臂也受了伤,杨泽涛同志提出的和解条件,就是要求你们包赔医药费和误工费等各项损失共计一万元整。我刚才粗略的算了一下,认为杨泽涛同志提出的这个数字还是比较切合实际的,也没有给你们多要,你们三个人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认为合理?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现在就上报材料,以寻衅滋事先把你们拘留,然后你们再去法院打官司……”

她这几句话,说得杨泽涛和牛斌等人全都愣住了。杨泽涛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要包赔一万块钱的啊?

牛斌和李胜利、李光三个人却都在低着头算计,一万块钱那就是三一三剩一……一个人三千多块钱,基本上等于一个人一年的工资了。

不就是他妈的打了两拳踢了两脚么?怎么要花这么多钱啊?

可是,刚才陈冰婧已经说了,要是不拿钱出来的话,现在她马上就报材料准备拘留人。要真的被拘留起来,就算是在里面只待一天,出来之后也没脸见人了。

哎,冰山女警可不是白喊的,她真算是心狠啊!牛斌在心里又给陈冰婧多加了一句:“还是亲戚呢,真没一点人味儿!”

没等几个人细考虑,陈冰婧一瞪眼睛,大声的问道:“快着点,你们想好了没有?这马上就下班了,拘留所虽然不下班,我可不想加班报材料……”

李胜利和李光一看牛斌在陈冰婧面前居然没有一点面子,眼看着再不拿钱出来就要被抓进拘留所里面去了,赶紧站起身说道:“不要啊,我们交……这个钱我们出了……”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冤家小说
  3. 校园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