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幻界仙途

更新时间:2019-05-05 10:40:15

幻界仙途 连载中

幻界仙途

来源:掌文作者:沙荷四对分类:仙侠主角:何一诺萧雨馨

小说主人公是何一诺萧雨馨的小说叫《幻界仙途》,它的作者是沙荷四对创作的武侠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下之大,无奇造化!芸芸众生,不过蜉蝣蝼蚁。古来英豪,须臾白发。沧桑尽历,哀哀而终••••••然而,世事无情,天公有意。当你立足于这片天地之始,便早已有无数双贪婪的眼睛注视着你。何一诺,一个平凡的世人,又该如何修真道、得永生,摆脱命运的枷锁••••••交流Q:635563201...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下一刻,在那一个电光火石之间,一切仿佛都归于平静。几个人的身影就这般消失在仙塚深渊中。
多少次曾徘徊于生死之间,可是什么让你依旧是心存一份执念,终究是无法释然。那电光火石的刹那,伴随着多少声叹息,牵扯了多少人的心绪。
"这是,,界之气息!!"一句话从后生界各处响起,甚至是那后生极远之处,毗邻灭生之海处也有阵阵叹息传出。
"哼,成何体统!"望月宗大厅内传来一声怒哼。此刻大厅内聚满了各脉长老,道厄看着内厅地上躺着的六个人,怒容满面,大袖一挥顿时一股劲风扑向地上之人。
不消片刻六个人均是如大梦初醒般缓缓站起来,却依旧是惺忪朦胧,待定神看了看四周,个个面上是惊讶疑惑,但随即又都反应了过来,连忙拜见各位长老。
但是见在场众长老面色都不是甚好,作为他们中年纪最大,修为最高的赵志闯压低声音恭恭敬敬的对着文忠长老道"师傅,这是,,,"
文忠看了一眼道厄,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这时道厄看向边上的一个弟子,缓声道"责义。",随机那弟子便似明白一般,抱拳道"是,师傅。"
那被唤作责义的弟子走到六个人身旁,但看他一身素装,身材魁梧,举手投足间尽显道宗风范,而此刻迈入灵境的何一诺也能明显的感觉到此人修为乃是灵境中最后一境渡灵之境,不用想便知此人便是道厄坐下大弟子唐责义。
唐责义也如道厄一般,神情严肃,不苟言笑,看着何一诺众人,朗声道"诸位师弟,师妹,不知这三日都去了哪里?而又为何会昏迷在满月小镇水潭边?"
他这一说,何一诺等人也是一惊,没想到已是过去三日之久,而且听他意思自己好像是昏迷在水潭旁被人发现的,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哼,成何体统,想我望月千年威望,却不想被你们几人丢尽。"道厄面色难看,随后转过身去,不再言语。
一旁的清夙长老,其满脸皱纹的面上此刻却是相当平静,一双眼眸深邃如水,看着雪漫,雨馨二人,略带关怀的道"雪漫,你二人这三日遇到何事?为何帘瀑出现之后你们几人便消失不见?把期间发生的事情和各位长老说说。"
雪漫看了看众人,回到"是,师傅。"随后便由雪漫将几人之前发生的一切一一讲诉给众人。
说话间,在场的众位长老渐渐皱起了眉头,似是这些事情他们也不甚明白,
不消一炷香的功夫,雪漫便将几人从当初被无故吸进去,到最后遇到神兽莫名其妙的昏倒一一说了出来,当然最后一诺拿出珠子的事情她或许知道但看了何一诺一眼便明白了哥哥的意思,将这一段省略。
道厄转过身,面上的怒意已被一阵疑惑所取代,目中似有一道精光闪过,他看向场中,心想这几个孩子看似也不像说谎,而且那些东西也不是随便就能编造出来的。
整个内厅忽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随后道厄叹了口气,语气略微平缓说道"罢了罢了,仙缘造化本不可强求,也许是你们几人本该有此造化,你们都退下吧。"众人相互看了一眼,便应了一声都退出了望月大厅,在相互聊了几句后便都跟随着长老师傅回到自己的住地去了。
望月宗,峰顶一处石洞内,燃烧着五盏油灯,火苗微弱,照的整个石洞幽暗通明,风卷过,火苗摇曳,却依旧是那般燃烧着。
此刻,一身着灰色长衣之人站在石洞旁眺望远方,其眉发已白,双手背负,似历经沧桑,但其仙风道骨,神态自若,任谁看了也不会轻视于他。
此刻他看着身前的一处画面,里面正是刚刚何一诺他们在大厅内的景象,只是他却没有在意,面上更无半分波澜,而后他将视线落到了远方那一处【五步之渊】上。
叹息了一声,带着沧桑的声音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目光深邃,似乎隐隐有精光闪过,远山之大尽收眼底,苍穹之大莫过于此。
文仙殿,赵志闯,何一诺,楚万里三人站在内厅中央,文忠长老此刻看着面前的三人,面无波澜,半晌后方才缓缓说道"你们如今已是修为突飞猛进,此乃无上之造化,我希望你们能再接再厉,修道要有始有终,长路漫漫,要永不满足。"三个人恭恭敬敬的齐声应了句"是,弟子谨记。"
文忠似欣慰的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什么,沉吟片刻说道"还有,望月宗历来都有每隔百年举行一次新人试炼,今日算起再过五年便又逢望月百年大试,届时与我宗相隔千里的奉仙门也会有弟子参加,尔等好好准备,切不可丢了我望月之威"
三人听完,相互望了望,便齐声道"是,弟子明白。"说完,文忠拂袖一挥,示意众人退下。
入夜,海风凄凄,寒入骨髓。何一诺一人坐在海边岩石上,回想着这几日发生的种种,随后右手摊开,幻化出之前得到的那弯月之物,表面除了锈迹斑斑之外看不出有任何奇特的地方。
"这个东西不知道和穆冰语所拿之物有何联系?光看表面二者似乎很像。"何一诺呆呆的自言自语道,而想到此处,便不由的想到了那一身淡紫仙裙的穆冰语,巧笑嫣然,俏丽无双。
何一诺拿出身上的长箫,对着天空,独自演奏。箫声婉转,只不知牵动了谁的心绪。月华如许,照亮了黑夜中一双温柔的眼眸,风萧瑟,吹动树丛,沙沙作响,似一曲心殇。
曲终了,远方传来阵阵海鸥鸣叫声。
时光匆匆,寒来暑往,转眼已是三年悠悠而过,因得当初福缘造化,三年间,当初帘瀑之行一席人修为在这期间可谓是突飞猛进,短短三年时间,便已踏进灵境第二阶段炼灵之境,而早在三年前便已是踏入灵境的赵志闯如今的修为更是进入到了炼灵一境的巅峰,在修道之路上可谓已是佼佼者。
然而他们当中却只有何一诺还停留在引灵一境,这让他自己也是百般费解,心想自己的资质倒也不算差,虽比不上萧天明,赵志闯那般惊才艳艳,但最起码再不济也比楚万里那小子好点,可此刻为何偏偏就自己的修为精进最慢。
他时常会想到是不是因为自己身体内那股道法真流的缘故?然而每念及此几年前那个晚上的神奇凶险的情景就会历历在目,这三年间何一诺自己也是发现,自己辛辛苦苦所修得的仙家真气灵力与原本体内的灵力融合时总是有一部分被抵触被胸口那股暖流吞噬,而仅留下一小部分融合,每每想到此处他都想找个人问清楚,但想到朴尘曾经告诫他的话语,每每到嘴边的话便被收了回来。
而另一个问题却又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这个朴尘到底是谁,为何他所教道法不同于望月道法,或者说是不同于后生道法?
然而想归想,现在迫在眉睫之事便是两年后的百年大试。
"一诺,快走,永远不要回头!!"
"哥,你在哪里?我害怕!!"
黑暗中传来奶奶和雪漫焦急的声音,何一诺用力的睁开双眼,耳边风声呼啸,身体竟是径直的向下坠去,没有任何知觉,就是这边的坠落。
忽然前方亮起了一点火光,一点一点,越往下越大,火光耀眼,热浪扑面,似乎要将其吞噬,他嘶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火浪焙烤中他缓缓睁开了双眼,前方如若一条火龙,肆意的向着他的右前方咆哮吞去,何一诺转头看去。
那地方,竟是站着几个人!!!
"啊!!"一声惊呼响彻空荡荡的房间,何一诺喘着大气从梦中惊醒,他看了看四周,稍定心神,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
何一诺起身,点了灯火,黑暗仿佛也瞬间退了回去。屋外响起了雨声,他打开门,顿觉一阵清凉,心中也是畅快许多,而后他看着远方,却又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奇幻小说
  3. 现代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