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狂傲质妃

更新时间:2019-04-21 10:42:49

狂傲质妃 已完结

狂傲质妃

来源:连城书盟作者:狂狮七院分类:言情主角:程墨烈何晓悠

主人公叫程墨烈何晓悠的小说叫做《狂傲质妃》,是作者狂狮七院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放弃了深爱着她的男人,自愿走入那个充满未知数的皇宫。他是一个恶魔!这是她见到他第一的感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水悠凝倒退几步,想去拉住大门却已经于事无补,她转过身,四周真的伸手不见五指。她定了定神,压制住要跳出来的心脏,扶着墙壁轻轻的走了一圈。

除了愕然就是恐惧,这里竟然什么都没有,而且所有的边边角角都柔软的不能让你自杀。

一下子跌落到地上,“暗室”水悠凝听说过,却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传说中的刑罚,最摧残意识的刑罚。

身边是无尽的黑暗,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咚咚的心跳声提醒她依然活着,而且比死去更加痛苦。黑暗带给她除了压抑还有紧张愤恨恐惧,她终于明白了当时程墨烈说出送她来天狱间时,所有人眼里惊骇的表情。

这是什么天狱间,简直就是地狱,可以让人疯掉的地狱。

水悠凝仿佛看到了程墨烈那张精致近乎邪恶的脸在黑暗的角落里冷冷狞笑。

水悠凝明白,她不能让自己静下来,于是她挣扎着站了起来开始在黑暗的房间里走动,脑子里时而呈现程墨烈的邪恶,时而呈现凌致宇眼中的温情,她还想到了父母百筱甚至袁羽影,还有袁羽影走时塞给她的那个圆球,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黑暗中一无所知。可是在这种没有时间感空间感的情况下,她总觉得想的太快,直到她想到了前世的种种之后,再无可想。

于是整个世界不得不沉寂下来,在这种了无生息的环境里,沉寂比死亡还要痛苦。

水悠凝就觉得整个人压抑的厉害,头部就要炸开一样,呼吸都开始困难,她躲在墙角身体开始瑟瑟发抖了。

他说让她反省,她能有什么错,只不过拿起了一把短剑,这时候她才想明白根本没有刺下去的决心。

她无比憎恨自己的软弱,如果当时能挥下那把短剑,就算不成功,也会被那些侍卫乱刃砍死,总比这种折磨要好得多。

水悠凝不禁一颤,她在不由自主中就想到了死,她实在受不了,想去想和凌致宇的约定,可是大脑处于一片空白之中。心里像是埋藏着一根针,水悠凝第一次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哪怕是她被动的穿越。她咬紧牙关,没有求饶没有哭闹,只是抱腿在软绵绵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就在水悠凝感觉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一扇小窗口突然亮了起来,原来是侍卫来观察她到底还活着没有。

这一点点微弱的亮光,让水悠凝心中立刻燃气生存的希望,她几乎一箭的速度冲向了那个小窗口,就在到达的时候,窗口的微光瞬间消失了。

“不要走求你不要走,跟我说说话也好,告诉我现在什么时辰,不要走啊……”

身体开始软了下去,手上滴落上她冰冷的泪水,她靠在墙壁上意识开始涣散,猛然又想起袁羽影的小球,赶忙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打开来,看不清里面是什么,她也不得是什么,既然他就是曾经救了她的恩公,还有什么不能相信呢。哪怕这是一颗毒药,在此时此刻都是对她最大的恩赐。

于是,水悠凝毫无顾忌的吃了下去。

于是,神情忽然涣散到了极点,眼皮再也太不起来了,她觉得死亡就是这种感觉,没想到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身体栽倒在地,心理念着,凌致宇,终归是我没有守住承诺。

辰时,厢心殿正殿。

程墨烈从内室里走了出来,伸了一个懒腰看着早已等候在殿上的袁羽影微微蹙眉道:“这个时辰过来做什么?”

袁羽影眼神一丝抽动,没有说话。

程墨烈无奈的抖了抖袖子对殿里奴才说:“你们都下去吧!”

所有的太监婢女都退了下去,袁羽影才冷着脸走到程墨烈面前说:“你一夜未睡?这又是何苦!”

“什么都瞒不过神医袁羽影啊!”程墨烈端起一杯早茶慢慢饮了下去。

“你明知道她当时不会痛下杀手的!”

程墨烈嘴角掠去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放下茶碗抬头眉头一挑说:“那又如何?”

“如何?你知道对于一个弱女子来讲,那天狱间是多么的恐怖,她已经在里面带了四个时辰了,你难道真的要把你的妃子逼疯么!”

“她是没有要杀我,可是她却拿起了刀,她心中就算没有,可是嘴上却说会!这样弑君杀夫的人,难道不应该好好管教!”说着背过身去,转身观看者窗外的翠竹。

“如果换做是我,被你天天羞辱折磨,如果有那个机会一定会选择刺下去的,今天她竟然犹豫了,难道还不难能可贵么?”

“袁羽影!”程墨烈猛然转身,颜色不悦,“换做是你,同样会杀了孤?”

袁羽影一怔,察觉到刚才话的不敬,立刻跪倒在地说:“臣……不敢!”

“诩之,我自有我的打算,看守不是未报她如何么?那就证明她能受着,既然她愿意受,孤就让她受个够!”

袁羽影起身,看着程墨烈眼中闪烁的神情,不由得一动,他发现了这位不可一世的王,竟然这么在乎那个女人的点点感受,最初的折磨她来侮辱那个男人的目的什么时候转变成紧紧的想要她软弱的一个态度呢。

程墨烈说不上此刻是什么感觉,恨亦或怒。也许袁夫子说的很多,那种情况下能犹豫下来也是需要巨大的精神支撑的。

这般想着,程墨烈脸上笑意更浓,胸中不由得畅快起来。

“陛下,旧都郾城差人来报,王后十天前动身前来行歌,如今已经进行歌城了!”

“什么!”程墨烈眉头一皱,“没有孤的旨意,她贺忆茹胆敢擅离旧都!”

常封咽了一口唾沫,瞄了一眼主子说:“陛下,王后是代老国丈给您贺喜来的!”

“哼,又是那贺老头!不要忘了孤是九离王,他只是九离丞相!”

袁羽影没有说话,他知道丞相贺子易在程墨烈心中关系深重,这也算是九离皇室的家事,他一外人不好插嘴。

“陛下,您看是不是准备迎接王妃一下……”常封忐忑的提醒道。

“这些小事不要再来烦我,常封你这个侍卫长是干什么吃的,自己看着办!”

“是!”常封知道就得挨骂,唯唯诺诺的转身就走。

一侍卫跑进来单膝跪地说:“禀皇上,天狱间守卫差人来报!”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古言小说
  3. 异世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