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只愿爱你如清水

更新时间:2018-10-25 13:50:27

只愿爱你如清水 已完结

只愿爱你如清水

来源:掌中云作者:刘淡淡分类:言情主角:李木子秦牧森

主角是李木子秦牧森的小说叫做《只愿爱你如清水》,本小说的作者是刘淡淡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年前,我拿剪刀戳伤了他的眉心,我被关了半个月的少改所。十年后,他指着我说我下贱,勾引了他的弟弟。我和他相看两厌,他厌恶我,我痛恨他。本以为就这样一辈子在无交集。一天,他却装醉欺辱了我我恨他,致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次见王贺这么开心,感情这次还真是大项目。

不多时,我就跟着王贺出了公司大门,坐上了车。

“对方是要做一批厂房设计,跟我们平时做的有些不同。”做厂房我一次都没做过,我参与的都是公寓别墅类型。

我心里有些紧张,“王总,我怕我表现不好,厂房我没做过!。

王贺笑道:“不要担心,人家有主体团队,我们就是帮助处理细节。”

等到了对方公司后,气派宏伟的建筑,让我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集团。

我问王贺,“这是哪家公司,看着建筑真是气派。”学建筑设计这块的,对建筑物总是有莫名的亲切感。

王贺说,“这里可是a城秦氏旗下的一家子公司。”

我听了a城的秦氏,瞬间有些发蒙。

天知道我现在最不想的就是跟素家的所有有关联。

“王总,工厂这个项目我怕我做不好,你找别的设计师来做吧!

王贺看着我,“木子,刚才你怎么不说,这来都来了肯定得去看看。”

我还想说什么拒绝王贺,但是王贺并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了。

对方公司的员工跑过来,问道,“请问两位是非象设计吧!”

王贺点头:“是的,我们是非象设计的,我是设计部总监王贺。”

王贺指了指我:“这是我们公司年轻有为的设计师,李木子。”美女员工朝我们点点头,“请两位随我到十楼会议室。”

我被王贺硬拉着跟着美女员工去了+-楼的会议室。

让我放心的是并没有见到我讨厌的人,整个会议室里坐了很多人。有几个人是我认识的,都是C城家装圈子里还算知名的设计师。

秦氏总部派来了几个主要设计师,他们要找一家本土的设计公司,协同工作。虽然参与的设计可能不会很多,但是想抱秦氏大腿的公司却很多。

我老实的坐在位置上,听着各家公司的代表对工厂设计侃侃而谈。

王贺在不停的做着笔记和待会儿要说的内容。

他让我准备的,我一个字都没写,眼神空洞的看着光洁的纸张。

王贺捅了捅我的肩膀:“木子快把你的想法写下来,马上就临到我们发言了。”我看了看王贺,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我没做过厂房,哪来的什么想法啊!

我的态度让王贺很不满,他说:“你这是消极怠工啊,回头我要扣你奖金。”

我很无所谓的点头,“随便,扣就扣吧,这个项目我无心参与。”我亮明了自己的态度,王贺也拿我没办法。

前阵子做了不少项目,公司一直都说给我休一个长假。

我怕自己一休息下来就会胡思乱想,所以没有休息。

正好这次可以休息了,这样就不用参与这个项目了。

王贺发言自己的设计想法时,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时间,会议室里有些喧哗,不少人还站了起来。

我向会议室门口看去,就见秦牧森精神焕发的走了进来。

会议室里立马就有很多人上前对秦牧森阿谀奉承。

我的手指狠狠的掐着手心,真是倒霉,怕什么来什么。我尽量低着头不娶看他,当然也是希望他注意不到我。

秦牧森坐在主位上,示意大家安静,继续听王贺的发言。整场会议时间,我都是一分秒数着过去的。

真特么的太煎熬了,我这辈子最恨的人离我不过咫尺。

会议结束的时候,秦牧森率先起身高开。这过程中,我并没见他有多看我眼。

这就好,我们心里藏着恨,再见面就应该这样彼此不认识。我以为我和秦牧森即使再见了面,也不会再有交集的。

可是没过几天,王贺通知我,秦氏那边属意我们公司。

而且秦氏那边还要求必须由我担任这个副设计师。

当王贺把这事儿跟我说了后,我立马就觉得这是秦牧森的意思。他以前明明那么厌恶我,怎么现在反而打算跟我纠缠不清了。秦牧森指明让我来做这个副设计师,这其中肯定是有陷阱。

王贺一脸期待的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我只能让他失望。

我说,“抱歉,王总我不想做这个项目,派别的设计师过去吧。”王贺听了,当场就拉下了脸色,极其的生气了。

他将我刚递过去的厚厚的一省设计图甩在我的办公桌上。

“李木子你算什么,现在是跟我在摆架子么?”

我在王贺手下干了许久,他这还是第一次对我发脾气。

我平静道,“王总,我最近身体很不舒服,你还是找别人吧!”

王贺听了冷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接下这个项目,二是辞职。我从毕业就在这家公司干,干了两年,发展的也不错。

公司自然也是没有亏待我的,我肯定是不想轻易高开这家公司。

再去别家公司,又是以一个新人姿态从头再来。

但是这个项目我是真的不想参与,原因却无法跟他说。

“对不起王总,如果你这样说,我只能选择辞职。”

我知道自己这样有些不近人情,但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还好,我当初和非象设计就签约了一年的劳动合同。

合同满了后,又往下续约了一年,走的也干净。

本以为我都辞职了,更不可能跟秦牧森有任何的交集了。

却没想到,公司打来电话说,我当初续约签的是十年的合同。如果我辞职不干就属于毁约,我要赔偿公司一百万。

我不相信,当初明明是续签一年的,怎么突然变成十年。我去看了一下合同,白纸黑字写的就是十年,还有我的签名!我盯着王贺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王贺不敢看我,眼神有些躲闪,“木子,我就是个打工的,老板说了,这个项目你必须接下,只我你接下了想。切都好说。

明明就是一年的合約,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十年。

这其中谁在搞鬼,我想我已经猜到了。

第二天,我去了秦氏,跟他们的团队一起工作。我只能去,不然我哪里来的一百万去赔偿。

到了秦氏,秘书将我带到了二十二楼。

秘书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我熟悉的声音:“进来!”

我的指甲狠狠的掐着我的手心,但还是逼迫自己冷静。

秘书开了门,让我进去。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踩着高跟鞋,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桌上秦牧森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电脑。

见我来了,他微微抬头,上下打量了我几下。

然后,秦牧森开口道:“不还是来了么。”

我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对着秦牧森,“你想要我来我能不来么。”

秦牧森听了,脸上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容。他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道:“坐。”

我刚坐下,秦牧森就从他抽屉里掏出一份文件甩在我的面前。“非象已经把你的合約转到秦氏了,如有违约,赔偿一千万。”

我听了,并没有多少的吃惊,他若想整死一个人有的是方法。我还是头一饮听,劳动合同还能不经本人同意就转签的。

“怎么不看看合同,还是觉得不可能。”秦牧森说完笑了两声。

“李木子如果我说,我弄死你,我都不用做一天的牢,你信吗?”我冷眼看他,“怎么不信,你是无所不能的秦家大少爷,只……”

我话还没有说完,只是故意的顿了顿罢了。

而秦牧森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你为何不直接将我弄死得了,省得惹你心中不快。”

秦牧森听了笑出了声儿,他的心情貌似突然变得很愉快。也起身,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弯腰低头恨不得跟我脸贴脸。

他早餐一定吃喝了红酒,他嘴里吐着淡淡的红酒香气。

“直接弄死一个人有什么乐趣,慢慢的折磨致死这才叫有趣呢?”我就知道,他指明我来做这个副设计师,就是为了能好好折磨我。我本想一个人过着简简单单与世无争的日子。

可是秦牧森偏偏不让我如意。

他竟然非要向我发出这个挑战,我何不应战呢?

好在,我也不是一个怕死之人。

既然注定要死,死之前,何不试试也弄死个人呢?秦牧森见我无所谓的样子,他好像很失望似得。

他竟然会问出,“李木子你怎么不怕。”这种**的问题。

我说:“怕,我怎么不怕,只是怕又怎样,你就会放过我了吗?”

秦牧森打,“当然不会。”

我无所谓的摆摆手,“那不就结了么。”

接下来的几天,奇怪的是,秦牧森并没有怎么为难我。他只是让他的秘书将我的办公室安排在他的旁边。

我和他的办公室中间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

我能看到他,他也能看到我。

有几次,我都发现,秦牧森在偷看我。

他到底怎么折腾我,我还不知道。

因为也现在还未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举动。

这几天,我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图纸与数据。

厂房看似简单,其实真正的设计起来很难。

五点下班的时候,我起身收拾,秦牧森还未走。

我出了公司门口时,就见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我的面前。

车窗摇下,秦牧森那令我厌恶至极的俊脸探出来:“上车!”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问:“何事?”

秦牧森道,“去工厂。”

我知道自己就是不上车,他也会拽我上车。我没说什么就去打开后座的车门。秦牧森略微不满的声音:“坐副驾驶。

我甩上后座的门,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

我的听话,到是又让他开始困惑起来了。

秦牧森开口问道:“怎么今儿这么听话。”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鬼怪小说
  3. 校园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