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恐怖 > 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

更新时间:2019-04-17 12:17:46

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 已完结

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发宵分类:恐怖主角:苏小凌燕宇

小说主人公是苏小凌燕宇的小说叫《阴婚不散:恶夫缠上身》,是作者发宵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凭空掉下来一个鬼夫,好吃懒做,花天酒地,哪次不是美女左拥右抱在怀,这些,她都能忍,唯一不能忍的便是他吃软饭了!吃着她的,喝着她的,住着她的,到头来还意气风发地对她指指点点。可是这些,她最终还是忍下来了,本该在爆发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动了心。他突然失踪后又强大归来,人发生重大改变,许她一生承诺,一世幸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酒品见人

燕宇喝得酩酊大醉,抱着怀里的女人就想离开,怀里的女人步伐轻盈,一袭长裙将脚踝遮住。

可是这一切让我看来只觉心惊,从脚底吹上来的阴风,让已经有些上了口的酒气退散去。

那女人分明没有脚,脸上的白也有些过分,温柔的眼神儿之中总是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死沉感觉,像是一个死了许久的人重新套上活人的衣服。

我紧盯着燕宇的一举一动,顺手推了推旁边的乌灵,半晌儿没有回应,回头一瞧,发现这个家伙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心想八成是指望不上了,我叹了口气儿,心里没底,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提醒一下燕宇,想着之前燕宇是怎么对自己的。

心中虽然气不过,但是好歹燕宇也是她我从小的童养夫,就算不看这个,也得看在外婆的面子上。

起身往燕宇身边走去,燕宇酩酊大醉,步伐飘虚,我一把推开燕宇怀里的女人,挽住燕宇的胳膊。

被推开的女人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上,猛然间回头,一束灰暗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惨白且狰狞的表情让我心里一凉。

燕宇转头看了眼我,当即甩开我的手,问道:“你怎么来了?”

说罢,赶紧去地上扶摔倒的女人,“如烟,没摔疼吧?”

如烟转变一副甜美楚楚的笑容,“我没事儿,倒是你,怎么样了?”

愣在原地的我,愤然又委屈,她这个好人还真是当错了。

燕宇上上下下检查完如烟之后,突然回头瞪向我,“你这个女人来这里干什么?该不会是真的入戏了吧!告诉你我的生活你少来插手!”

我气不过,上前一把揪起燕宇的衣领,由于俩人身高实在是有些差距,我也只能昂着头。

怒道:“谁稀罕管你的私生活,我现在巴不得你赶紧被那女鬼缠身!”

“你说什么!”

如烟在一旁气得直跺脚,我定睛一瞧,竟然在如烟的身下发现了一双脚,难不成刚才是她看错了?

乌灵不知什么时候醒来,在我气到不行的时候上前将其拉开,“燕宇,真是好巧啊,你怎么在这里?”

“乌灵,别装了。”

我一旁低沉说道,乌灵一惊,“原来你都知道了啊!”

“我又不是他,这么**!”

我学着燕宇,瞪向他,再看看旁边一脸委屈的如烟,冷哼一声儿,“鬼配鬼,真是天生一对,祝福你们!”

燕宇在身后不知说了些什么,但那些话都被酒吧的音乐给掩盖住了,真正飘到我耳朵里的也只有离婚二字。

莫名地心有些难过,我明白,她并不是在替燕宇难过,而是那种被人误解的委屈。

一定是这样,我拿过乌灵的酒,一饮而下。

酒量并不浅的我,竟然被这一口酒呛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巧的是乌灵正巧这个时候跑过来,见我这样,一脸哀愁。

说道:“燕宇出来喝花酒是他的不对,你也不至于伤心到自己糟践自己吧?”

嗓子眼儿被烈酒辣的生疼,加上刚才咳得有些猛,我只是捶打着胸口想要顺一顺解释一下,她并不是因为燕宇喝花酒才这样的。

不成想乌灵抬起手掌,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帮她顺气儿,边顺气儿边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婚后夫妻生活难免会有摩擦,这些都是小事儿,我,你还是需要大度一点儿。”

大度你妈个头啊!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连忙直起身子,脸颊通红,嗓子眼儿仍旧**着。

好容易顺了气儿,怒道:“乌灵,你八成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说罢,我愤然离开酒吧,乌灵愣在原地,想不明白现在的女人情绪怎么变化这么猛烈,做错的难道不是燕宇?她又干嘛将火气撒到他自己身上?

我摔门上车,乌灵也紧跟着上了车,我本想着庆祝一下自己当了老板,谁能料到全被燕宇那个家伙给搅乱了,想来便是气氛。

乌灵刚启动车子,燕宇抱着如烟摇摇晃晃大摇大摆地从酒吧走出,我见此,立马上前打开车的大灯,晃得燕宇睁不开眼睛,只是一个劲儿地在那里骂。

解了气的我看着燕宇那泼妇模样,冷笑一声儿,转头对乌灵说道:“那家伙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想不到骂起街来还是个好手儿。”

乌灵挠挠脑袋,“我,其实燕宇他并不这样,大概只是喝了点酒罢了。”

“喝了点儿酒?”

我再次冷笑,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酒品见人品吗?酒后发酒疯就怨不得别人扯他了,开车!”

乌灵一副放心不下燕宇的表情,但碍于旁边坐着的是老板,也只好一踩油门,经过燕宇身边的时候一不留意开进了一滩泥水之中。

哗啦啦,泥水刹那间溅了燕宇跟如烟一身,惹得车上的我激动地拍手大叫好样儿的。

**燕宇,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高冷的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一尘不染的模样,实则却是个流连风花雪月的渣男。

在我的心里,对燕宇又厌恶了几分。

乌灵先是将我送回了学校,正巧我也想把宿舍的东西都收拾一下,准备搬去古董店,毕竟已经毕业,再赖在学校宿舍保不齐最后会被怎样扫地出门。

大包小包都打包好,我指挥着,乌灵拿出体力,将东西都搬上了车。

我是第一次做老板,经商方面的很多事情是没有经验的,但是人都是会有第一次,经过一家书店,我还特地顺了一本经商策略大全,准备好好啃一啃。

前店主已经将个人东西都搬走,我乐此不疲地清理着古董店,一趟下来累个够呛。

乌灵气若游丝地侧靠在沙发沿儿上,幽怨的眼神儿看向我,问道:“为什么要让我来干这种苦力活儿?”

我捏着鸡毛掸子,弹着高架上的灰尘,不假思索回道:“因为你是个男人,有力气。”

“燕宇难道不也是男人吗,怎么不叫他来?”

我将鸡毛掸子往乌灵身上一扔,怼道:“他的男人劲儿都用在了女人身上,要是你能把他请来,我倒是不介意古董店多一个帮手。”

乌灵听后,眼睛一亮,随即说道:“我现在就去找他。”

不等我阻拦,乌灵已经凭空消失,叹了口气儿之后,我一鼓作气将剩下的活计全部做完。

悠闲地闪着扇子在店里走来走去的时候,乌灵丧着脸归来,“我,你说得没错,燕宇确实不来。”

我见怪不怪,问道:“我们去吃饭,都饿了。”

同乌灵吃过晚饭,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心头一直被阴婚的事情烦闷着,至今我无不太能够原谅父母的袖手旁观,便没有去接电话。

关机,我又打包了几分饭菜,准备明天早上热一热就成。

同乌灵从餐厅走出来的时候,我眼尖,正巧看到了行踪诡异的如烟。

乌灵的精力全放在打包饭菜上,我便找了个理由将乌灵先支了回去,自己一人跟踪如烟来到了一家宾馆。

一路尾随,我跟着如烟进了宾馆之后便迷了路,此时夜色也渐渐暗了下来,如烟又来去不定,鬼魅如同影踪,作为人的我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宾馆前台是个大妈模样的女人,身材臃肿毫无美感,我趁前台有人办理房间的空隙快速往电梯拐弯去走去。

如烟的身影闪进电梯,被跟上来的我瞧见,决定等下一班电梯。

电梯停在四楼,我方才按下了电梯,紧随着也上了四楼。

四楼静悄悄,好在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以至于走起路来的声音并不大。

我并没有在四楼找到如烟,但我很肯定如烟一定在四楼的某个房间里,至于到底鬼鬼祟祟地在做什么,正是我想要知道的。

如烟不是人,我看得出来,尽管如此,我心里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走廊尽头的房间传来一阵儿窸窸窣窣的声音来,我听得浑身汗毛直立,此时心中十分后悔,想来如烟不是人,她跟乌灵不同。

乌灵没有危险性,但是如烟不一样,从她的所作所为之中我十分肯定如烟一定目的不明。

想到这里,我转身开始往回走,手上碰上电梯按钮的时候,突然间犹豫住了。

脑海里浮现出的不是别人,正是燕宇,酒吧里他们虽然吵了架,水灵也知道如烟接近燕宇的目的一定另有目的,只是于心不忍。

心中气着,我还是放弃了离开,径直往走廊尽头的房间走去。

恐惧感在慢慢升起,我突然间想到了外婆临终前留给自己的那本日记本,上面记载的东西,我认为很可能跟阴婚有关。

想着想着,人已经来到了房门外,屋内传出一声儿闷哼声儿,我眉头一颤。

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忽略了点儿什么,燕宇虽然不是人,但好歹有个肉体寄居,如烟就不同了。

但说到底,人家两个你情我愿的,大晚上干点儿什么事情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她这般屁颠跑过来救人,传出去到底也是她我理亏。

房间内突然陷入一阵儿许久的沉寂,我叹了口气儿,刚想转身离开,面前的房门却‘吱呀’一声儿打开了。

无尽的恐惧漫上心头,走廊的声控灯却在这个时候突然熄灭,世界瞬间陷入了漆黑之中,借着窗外的月光,我看到了站在面前的如烟。

晚上的如烟果然是现了原形,因为是提前心里有预计,我并没有表现出惊恐的模样,只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儿。

如烟一身红衣,面容苍白,活脱脱一下人的女鬼。

似乎是见我没有多大反应,冷笑一声儿,瞪起猩红的眼睛,幽灵问道:“你是什么人,竟然不怕我?”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穿越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