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乱世殇雄

更新时间:2019-04-03 15:51:15

乱世殇雄 连载中

乱世殇雄

来源:掌中云作者:罔生分类:武侠主角:敬威郁雪

主角是敬威郁雪的小说是《乱世殇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罔生创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首先明确的说这本书没有绝对的主角,也不是什么争霸三国的爽文,全书会充斥着悲哀。三国不只是有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豪气。这样的乱世里也时刻有着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哀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不回去!你无非是想带着这臭道士邀功,但可曾想过这普通的百姓家庭被你害的家破人亡的凄惨?”敬智述说的每个字中都透露着怒意,而令史万宝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一个小屁孩的气场居然会令自己感到紧张。

不过史万宝终究是一个历经沙场磨练的猛士,稍微调整了一翻,便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少主年纪尚幼,某不多言。只求少主发话,要如何才愿回去?”对于史万宝来说自然直接绑回去来的方便,不过恐这孩子在回去后给自己添乱,而且现在也不急于一时所以还是早点解决的好。

“一,要将这女孩带回去。”敬智看着红昌父亲的尸体,头也不回的说到。

“这自然没问题。”史万宝十分豪爽的回答道,毕竟多带个女孩而已。而且这女孩还生的绝世。主公正值青壮,没准带回去还是一功。

“二,你要立即为这女孩的父亲掘墓下葬。只能你一人不得他人帮忙。”敬智依旧冷冷的说到。

这时史万宝眉头紧蹙,思虑的片刻。想到,虽然浪费些许时间,但自己身手了得,也不缺这点时间。也就答道:“也没问题,可还有要求?”

敬智也不顾史万宝的不满,依旧冷声回到:“最后一点了。三,待红昌醒后,你要在红昌父亲坟前磕头认错!磕到红昌原谅你为止!”

此时史万宝的太阳穴处已然青筋暴起,向一个老百姓磕头?即使是一个死人,但对于傲气的史万宝来说依旧是不可能的。在经过一翻心理挣扎之后,史万宝立即说道:“大丈夫生于世,当建功立业。怎能因一布衣掉膝下金?末将恕难从命!”

“那你也不要指望我跟你回去了,若要强求,我便告你滥杀无辜,我兄长能原谅你。我怕那个朱将军也容不得你。你若照做,我可以将此事既往不咎!”很明显,敬智没有退让的意思。

此时史万宝太阳穴处的青筋已经可以用盘虬卧龙形容。思虑再三后,史万宝缓缓说到:“容某三思,如今当务之急还是先将逝者入土为要。”,“也好,你们几个。给我准备些毛巾和热水。”敬智对朱儁的士兵下令到。

这些士兵对史万宝已然是俯首听命了,而史万宝又称这小孩为少主,怕是哪家的显赫自然不敢不从,慌忙准备。

而敬智则自己把红昌抱进了屋中,用毛巾沾上热水擦拭去红昌身上的血迹。一个六岁的孩子不知哪来的力量能抱起十二岁女孩,不知哪来的气魄能够罩住史万宝,一举一动和眉宇间散发出的温柔也全然不像一个孩子。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也许便是因为经历的不同吧,虽然时间并不长。可所经历的却是常人一辈子无法经历的事情,仿佛命运的召唤,一切都在催促着敬智的成长。

“啪!”红昌醒后,看着疲惫的敬智也是一愣但随即便给了他一巴掌。敬智被这一巴掌打的脸色通红,但也不做过多解释,只是无力的说着:“抱歉……”

红昌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剥开心中恨的迷雾,含着泪咆哮道:“没用了!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已经没用了!我父亲他已经去世了!回不来了……”

说着,红昌边哭边打开了抽屉拿起了里面安放着的小刀,操起小刀便向敬智刺去,敬智却也不躲闪只是跪在红昌面前像是执意赎罪的圣徒般。

在小刀逼近中,红昌想起那个同样躺在这张床上无助的孩子,听自己述说,为自己擦干眼泪,要为自己报仇的孩子就在眼前……在父亲逝世的恨意推动下,红昌还是迟疑了。

就是这迟疑的瞬间,一块飞来的石子将红昌手中的小刀击飞了出去,石子打的不偏不倚击飞了小刀却未曾伤及红昌分毫。史万宝也不莽撞,疾步逼近将小刀踢远,便单膝跪地说道:“任姑娘,尊父因我而死与少主无关,是某擒贼心切失手误杀了令尊。”

不料红昌却冷笑了声说到:“失手?误杀?别开玩笑了!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用你身旁那杆破枪,眼睛都不眨的杀害我父亲,你说是误杀?我怕你是觉得杀了来的轻松吧?好为你们省下干粮、马匹……”

此时的红昌虽然依旧生的那副绝世容貌,然而披散着秀发,面目狰狞,目光流露着无尽的恨意。“你们这些权贵都一样!天下的乌鸦一般黑!一点都没错……”红昌的咒骂依旧没有休止的意思。

是啊?她还能做什么呢?为父亲报仇杀了史万宝?痴人说梦罢了,她现在所想的不过是骂痛快了,自尽留下无尽的恨意到阴曹地府去找这些权贵索命!

一旁的史万宝自然早已听的怒火中烧,对于他这般自我的人来说,下了如此大的决心要来给一个普通老百姓磕头道歉已然是天大的退让了。而这个女孩还不知抬举。

就在史万宝难以遏制的时,敬智却一把抱住了比自己高大半个头的红昌。红昌低下头来看见的是一个已然泪流满面的孩子,不像上次那般没点孩子样。

敬智带着抽泣的语调哽咽道:”红昌我知道你恨我……但你要相信你父亲和母亲都会在天上看着的。他们肯定希望你好好活着的,你不要想不开。你想骂就使劲骂我,想打也随便打!史万宝也会给你爹磕头认错,你千万不要想不开!”

也许孩子终究是孩子,说不出什么更好的话语来。但往往以孩子的身份说出纯真的话来比世界上任何著名的演说家都更具有说服力。

也许是因为红昌也还是一个孩子,心智也并不算成熟,看着这样的敬智,红昌突兀的软下了心来,表情也略微的舒缓。但这也只是转瞬即逝。

敬智见到红昌表情有所缓和,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就放下了。敬智也就不在多说。立马擦干了眼泪,恢复状态对史万宝说道:“史将军,领红昌姑娘到其父亲坟前祭奠吧。”

史万宝见红昌消停了,自己的火气也就消了。也不废话,一句:“任姑娘请。”,便自顾自的迈腿走了。而敬智则搀着仿佛神游的红昌紧跟着。

红昌理智下来之后,也不说话。敬智自然无法张口说些什么,再者说一个孩子不经世又能说什么?至于史万宝自然是不愿搭话,对于这红昌什么状态全然漠不关心。

红昌父亲的墓离的不远,红昌居住的村子本就是大山环绕。红昌家后门大约一里多些路程便是山林,这山也只能说是丘陵高不过五百米出头。史万宝倒也是个言出必行的君子,答应一人做就一人。只是对于这种对他而言无关紧要的事情,办的就敷衍的很。

在不到山腰的地方找了处土质松软的地方刨了个坑就给掩埋了,在这乱世老百姓想要棺材?难呐!能入土为安,不丢进山里给猛兽吃的干干净净就不错了。

墓碑打磨刻字的时间史万宝自然是等不得,找了块还算凑合的木板。拿起笔墨就打算写上名字加个之墓便算完工,可却想起连名字都不知道。也疏懒于去询问,就索性写了个“任公”,心里还暗想道“便宜了这黎氓。”总之一切都是敷衍了事。但又能奢望什么呢?

红昌一路跟来,看着凄凉的坟墓。却也不埋怨什么,这乱世又能奢望什么?能找一块净土令父亲安息便好了。其实她是想埋怨的,为什么不让她自己来打理父亲的墓陵呢?

再怎么样也好过漫不经心的史万宝。但看见父亲的陵墓后,一切俗世的规章制度也就不重要了。无所谓墓的规格好坏,总不能再将父亲掘出重来一次吧?红昌只能无助的哭泣,边哭边将墓边的杂草拔去。

敬智看到这翻景象便恶狠狠的瞪了史万宝一眼。不过史万宝却有意装作没看见。略微做了些准备便极为浮夸的跪在了地上,说到:“任姑娘,某失手误杀令尊,某在这里赔不是了!”说罢便自顾自的磕了个响头。

磕完,便等着红昌发话。却不料红昌也是自顾自的哭泣,完全没理史万宝的意思。这不由令史万宝的火气又腾了上来,但还是忍住加大声音说到:“任姑娘,某给你赔不是了!”

……

沉默了许久,红昌依旧没有发话。这令史万宝的忍无可忍,正打算起身走人时。红昌却带着哭腔和恨意开口了:“不是向我道歉!是向我爹!”说罢便又归于沉默。史万宝听罢带着怒意,也不迟疑又一次磕下头说道:“任公,某擒贼救国心切,失手误杀足下,还望海涵!”

史万宝这一磕,却不是立即挺身。当然也不是将头一直磕着。而是俯身侧耳,仿佛在听什么。听罢便立即起身,跑向高处极目远望。这一连串动作令敬智有些摸不着头脑,当然红昌还是在自顾自的哭泣。

山并不高,所以近处看的也还算清晰。史万宝见村口处的烟尘滚滚,行军无纪。便大呼了一声:“不妙!”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鬼怪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