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金屋藏娇:隔壁有良人

更新时间:2019-04-02 15:30:58

金屋藏娇:隔壁有良人 已完结

金屋藏娇:隔壁有良人

来源:暴走追书作者:秦勤分类:言情主角:豆子秦肖

主人公叫豆子秦肖的小说叫做《金屋藏娇:隔壁有良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秦勤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几年前意外走失,新的家庭却待我如蝼蚁。走出大山的那天我对天起誓要做巨人,涅槃重生。无意间,遇到了改变我一生的男人。我利用他,讨好他,步步为营,目的只有一个,走上人生顶峰。当目的达成,我想要离开,才发现,破碎的心早就有了他的位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奈呵呵的笑了一会儿,指着我奶奶介绍,“这个人是豆子的奶奶,恩……说是来要人,今天不是周末吗,并且非要带人走,还要钱,不然就闹事。就说豆子把她的宝贝儿子打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死了倒是省心,我觉得钱也没必要给,如果没死,那你告诉我们人在哪里,现在我叫人去把他打死,反正也是给钱,给死人的钱应该会多一些。”

秦奈是笑着说这番话的,听着尤其叫人害怕。

不知道脑子里面怎么就想起来一个成语,觉得形容他再恰当不过,“笑面虎。”

秦奈笑着,要吃人。

秦肖听了之后,很是淡定的一点头,“行!”

我惊愕的看向他,惊得浑身一个激灵。

我知道有钱人在市内很有本事,可生死在他们口中却只是钱多少的事情,这是我无法想到,并且,我觉得秦肖应该会是随便决定人生死的人,尽管我恨透了奶奶跟爸爸,也希望他们死,可至少不是现在死,我还不知道他们是从谁的手里将我买回来,我还想要回到原来的福利院去看看,那里是的一个给我温暖的地方。

我盯着奶奶一张惨白的脸,起了恻隐之心。

我知道我在这里肯定安全,回去了注定挨打,不过奶奶那种无奈来了肯定不会白来,不拿到钱是不会走的,我想,我应该先回去,挨打就挨打,肯定死不了,这笔钱是不能给的,回去也只是不想奶奶继续闹事,更不想叫两个哥哥因我的事情真的闹出人命来。

我低声说,“秦哥,我想还是我跟奶奶回去一趟吧?”

秦肖回头撇我一眼,跟着皱起眉头来看向秦奈,无奈的叹息强调说,“叫我大叔。”

我咬了咬嘴唇,有些不情愿,之前叫大叔觉得挺好,可知道了他比我大不了多少我就不想叫大叔了,可我还是不得不乖乖的叫他大叔,“哦,知道了大叔,我说我回去,行吗?今天是周末,我回去是应该的,之前不是就这么讲好的吗,我,我回去。”

奶奶哼了一身,眼珠子要瞪出来。

她还以为我们在山里,可以只手遮天,只自己来闹一闹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想秦肖说,“不可以!”

我也知道肯定没那么简答,不然就不吭声了,我知道奶奶的厉害,今天来闹也肯定是有准备的,不然怎么是这个时间过来而不是我一大早天亮才来。虽然我还没想到她会如何闹,反正我是不想她继续闹下去的,出丑这种事我可怕丢人,她没脸我要啊。

我急了,说,“大叔,我回去没事的,明天我再回来。”

秦肖又回头看我一眼,这一次眼神凌厉起来,似乎在给我警告。

秦奈也说,“我们再帮你,你却在退缩,豆子,可不能把我们卖了,尽管说这件事我们可以不管,可今天见识了你这个奶奶的本事,我还真想管一管了。哎,老阿姨,我听说你们家参与了买卖人口的事情,是吗?要知道最近几年这种事可是抓的很紧的,市内之前宣传了很长时间关于这方便的法律,你知道我们如果揭发你了,你跟你那个酒鬼儿子要在里面待多少年吗?是,年纪大了,还能从轻发落,进去后还能宽大处理,可你要知道,你们这种犯人进去后都会被特殊照顾,懂什么叫特殊照顾吗?那死在里面的人有多少知道吗,突然出意外又有多少,知道吗?当然了,你如果觉得无所谓那我们也没办法啊,可你要想想,你那个就酒鬼儿子,你们家的香火没了,你死了以后你家老头子怎么对你?”

肖奈好像很了解山里的事情,或者说很了解我们家的情况,他说的很对,我奶奶最在乎我爸爸,是因为他必须要求我爸爸生出儿子来,奈何我爸爸一直都不行,我记得当年见到那个软趴趴的东西拿出来在我脸上狠狠拍打的时候就像是猫的尾巴,尽管懵懂,可也知道那是生不出任何孩子的。

这件事成了奶奶跟爸爸的心头恨,所以每次爸爸喝醉了酒都觉得心里憋屈,狠狠的抽打我,就像用他的软趴趴的东西抽在我的脸上时候一样,一个是疼痛,一个是屈辱。

想到这些,我发狠的捏了一下的手腕,心想,我还必须回去,爸爸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死了最好,不死,我就再叫他难受几天,最好个月都不要起来,这样我手上就有了钱了。

于是我又说,“大叔,我跟她回去,我必须回去,我明天早上肯定早点回来,行吗?”

秦肖这一次没有回头看我,只安静的坐了下来,手指头放在膝盖上,一下一下的敲打,在盘算什么。

他脸上满是冰霜,好像已经生出了很多根锋利的刀子,正等着飞速的剐向我奶奶的脖子。

安静的时间越久,奶奶越紧张,我也紧张。

我太想早点有钱早点离开那个家,可我实在没想到好的办法,眼前的笨法子还是刚才突然冒出来,不知道是否可行,可我愿意冒险一试。

不想,秦肖仍旧说,“不可以。”

我无力的吐了口气,知道今天是肯定回不去了,那我下周估计还是没机会拿到工资,到时候我爸爸再来,或者再带上我奶奶,两个人死死地看住我,回去后折磨我,我怕是回来的机会都少了。

他们向来都是有气就撒,从来不会隔夜,这一次我没回去,他们不知道憋了多杀怨气等着往我身上撒,我似乎已经看到了他们两个将我绑在凳子上轮流用鞭子抽打我的场景。

我惊得浑身一跳,脊背起了一层冷汗。

突然,肩头上多了只手,我歪头看过去,秦肖对我微微蹙眉,他的举动有些僵硬,可也能看出来他这是在安慰我。

我愣了一下,心头一暖,满足子的想要回去的理由都消散了。

“留下来,这件事我处理,你先山楼等我。”

上楼?我来了这里一星期,从没上去过去,每次我走到楼梯的最后一层都收住脚,多少次心生好奇的想不顾一切冲上去,可我都没有破除这一重底线,现在却直接叫我上楼。

我有些不知所措。

秦奈也说,“上去吧,等会儿去叫你。这里交给我们,听话!啊,老师,你领着豆子上去,不能耽误你授课。”

我被老师牵手往楼上走,一步连回头,在迈过最后一道楼梯的时候我回头,对上秦肖的那双坚定的双眼,身子瞬间传来一阵暖意。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职场对决小说
  3. 鬼怪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