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禁爱总裁之狂妻在上

更新时间:2019-03-19 12:00:32

禁爱总裁之狂妻在上 已完结

禁爱总裁之狂妻在上

来源:微阅云作者:风信子 .分类:短篇主角:陆霆琛宁思羽

独家完整版小说《禁爱总裁之狂妻在上》是风信子 .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霆琛宁思羽,内容主要讲述:他本是报复敌人,却不想牵扯了无故的人,更想不到的是这个无故的人有一天回事他一辈子想要呵护的温暖。“陆霆琛,你大爷的,以后想做,你在下面。”“……”陆霆琛眼角龟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思羽。

她没有不自量力……她最多算是有眼无珠,认识了两个白眼狼。

不过一想到刚才喷了白眼狼们一身水,她又觉得解了些气。

欺负她的人,她都会当场报复。

坐在地上的宁思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摔倒……又爬起。

脚上钻心的痛混合着喝多酒的浑浊大脑,很难受,但头脑还是清醒的。

既然想要依靠自己,身体上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若你求我,我可以考虑送你回家!也可以帮你报仇。”男人轻飘飘的声音让宁思羽咬了咬唇。

曾经,她也被呵护在掌心过,可如今,随便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说出让她求他的话。

这就是没人依靠的感觉。

宁思羽终于站起身,快速伸手从包包里拿出防狼喷雾剂,朝着没有防备的男人就是一阵乱喷。

“让你看我笑话。”她冷声道。

喷完后,连看都没看男人一眼。

赶紧一瘸一拐朝远处缓慢移动。

想跑快,但身体不听使唤,根本就跑不动。

陆霆琛半眯着深眸,虽然他没有防备,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别过脸,所以喷雾剂只是喷到了他的军装上。

待得他转过身来,看到的便是宁思羽单薄又脆弱不堪地往前行走的步伐,他就这么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这时,陆霆琛的副官霍然从阴影处走出来。

恭敬地唤了一声:“将军。”

霍然才不会说,他刚才憋笑憋得内伤,还从没见过如此狼狈的将军。

更重要的是,将军没有将那个女人抓起来,才是最奇怪的。

难道将军对这个女人有好感?

陆霆琛冷眼扫过霍然,将霍然的一切情绪洞察,声音寒冰刺骨:“收起你心里的龌龊思想,跟着她。”

“是!”霍然被陆霆琛突然的冷眼吓得头皮发麻,他赶紧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应声之后,脚步远去。

陆霆琛站在原处,视线不自觉锁定着那个摇晃着、已经越来越远的倔强身影,她几次摔倒,几次艰难爬起,拒绝了所有要帮助她的人。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倔强。

有意思。不过就是不知道她以后还会不会这样倔强下去。

……

宁思羽所去的地方,是她另一个好闺蜜的家。

妈妈心脏一直不好,她半夜回去,怕妈妈会担心。

顾馨瑶一见狼狈不堪的宁思羽,就急得赶紧上前扶她坐下。

“出什么事了?你这是被打劫了吗?”

“到底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欺负回来。”

顾馨瑶看宁思羽也不回答,急的就快哭出来了。

宁思羽看着这样的闺蜜,被背叛的痛苦与压抑似乎找到了宣泄口,抱住顾馨瑶哭了起来。她从来不轻易的哭,但是面对着自己信任的人,交心的人她还是选择任性了一把。

顾馨瑶看到这样的宁思羽后,便选择任由她,不说就不说,哭出来也就好了,她轻拍着宁思羽的后背,直到她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清晨,她定时开机的手机屏幕刚亮,便接到邻居的电话,说是她爸爸因为贪污罪一早被抓,她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心脏病复发,已被紧急送往医院。

宁思羽还没睡醒的大脑就像是突然被重物击打了一般,瞬间血气翻涌,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踉跄着起床,拉开卧室门。

“小羽?”听到开门声,顾馨瑶从卧室里走出来,一见宁思羽红肿的眼睛,她焦急上前,一把抱住她,问,“小羽,出什么事了?”

宁思羽含泪的眼朝顾馨瑶看去,趴在顾馨瑶的肩上,颤抖了一会,才将心里的压抑释放出来。

两个女孩一起急匆匆赶往医院时,宁母已在急救室。

“别担心。”顾馨瑶竭尽所能地安慰宁思羽。

宁思羽精致的黑眸眨了眨,将头仰起四十五度角,都说人在悲伤时,仰起头,悲伤就会散发出去,便不会再流泪。

可她却发现,这都是骗人的。

当医生的话飘落在宁思羽耳畔时,她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狂流而下。

“需要尽快手术,手术费三十万。”

医生的话像是做了特效,在宁思羽的耳畔响了一遍又一遍。

怎么也停止不下来。

三十万?

如果是爸爸没出事之前,几十万,对于宁思羽的家庭来说,也容易。

但人生没有如果。

家里的财产已被冻结。

只余下一套写在她名下的房子,而她身上仅有两千多块的现金。

“麻烦医生先给我妈安排手术,我马上去筹钱。”宁思羽紧紧握着医生的手,低声哀求道。

她从来不会软弱,可在随时会离开她的妈妈面前,宁思羽没法再继续坚强。

宁母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之时,脸色苍白得惨不忍睹。

唇瓣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血色,只剩下一片灰白。

宁思羽紧紧盯着宁母虚弱的脸,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紧。

爸爸一向廉洁,不可能贪污。

爸爸是妈妈的一切。

是谁要害他们家?

宁思羽焦急地想着她还可以去哪筹钱。

医生拒绝了她刚才的提议,并且说医院不是慈善机构,医院是先买单后消费的地方。

这个道理,谁不懂?

宁思羽一时找不到办法,连顾馨瑶也因为急着去上班离开了医院。

她就像一个失去所有依靠的泥娃娃,守候在宁母床边,连身上仅存的两千多块钱都先交给了医院。

中午时分,顾馨瑶下班来到医院。

“小羽。”医院走廊里,顾馨瑶将一张储蓄卡交到宁思羽的手上,轻声道,“这里面有二十万,你先拿着。”

宁思羽看着她手里的卡,还是摇摇头。

顾馨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对于宁思羽来说,已是很难得。

“瑶瑶,谢谢你。”谢谢你在我最困难之时,还愿意伸出援手,“但是这不是小数目,你自己也要用的,所以我不能收。”

“小羽,我们之间说这么见外的话就不是好姐妹。”顾馨瑶紧紧握着宁思羽的手,将手中的卡固执地摁在宁思羽的手上。

储蓄卡在宁思羽的手里沉甸甸。

宁思羽抿了抿唇,望着病床上的妈妈,突然冲着顾馨瑶说道:“瑶瑶,我有办法,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妈,我出去一下。”

想了一个上午,宁思羽终于想到办法。

她走得很匆忙,没有看路。

医院的走廊上不经意间撞到一个坚硬的胸膛,撞得她鼻尖生疼,一抬手,手里一片血红。

宁思羽当场就晕了过去。

陆霆琛:“……”真看不出来,这样倔强又坚强的小野猫还会晕血。

宁思羽醒来之时,入目是一片雪白,头顶的灯光很刺眼,她微微眯了眯眼。

“醒了?”男人温润的声音自病床边响起。

宁思羽麻木地顺着声音别过头,看到的便是一张迷人的笑脸。

英气的五官,宛如从画里走来。

冷硬的眉眼,俊得不似人间人。

偏粉的唇,看起来特别适合接吻。

今天的男人没有穿军装,而是一袭裁剪得体的手工西服。

但宁思羽认为不是很名贵的那一种,这个牌子的西服,顾馨瑶的哥哥也穿过。

宁思羽一直以为顾馨瑶的家庭也很普通。

宁思羽收回打量的视线,昏迷前的一幕浮上眼前,她不自觉抬手触上鼻尖,还好,没有再流血。

“宁小姐似乎很脆弱?”陆霆琛笑意盈盈,“不知宁小姐可有兴趣与我组个队?”

“混蛋!”疼死她了,她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这一次宁小姐家里的事情明显是有人捣鬼。”陆霆琛嘴角勾起一抹玩味,“跟着我,我帮你找出幕后凶手。”

“道歉!”宁思羽的思路就像是与陆霆琛不在同一条线上,她紧咬着唇,怒视着陆霆琛。

他走路都不看路的?撞到人也不会道歉?

陆霆琛唇角抽了抽,小女人这是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他身上?

“宁小姐,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是你撞了我。”他的声音里多出一抹揶揄,“并且撞疼了我的胸膛。”

宁思羽听了这话,转过头来。

刚好看到男人微勾的唇角似笑非笑,英气的眉尾轻轻挑起一抹浅弧,刮过胡子的他显得更加英俊迷人。

真是一个得天独厚的男人。

只是,为什么总是会觉得男人与陆昊天有些相似?

是因为她与陆昊天恋爱时间太久,所以看所有人,都是陆昊天的脸?

宁思羽烦躁地甩了甩脑袋,收回打量陆霆琛的视线,试探地问道:“这位先生,撞人这种事情一个人也撞不起来,我们各自退一步?”

陆霆琛追问:“如何退?”

宁思羽打量了一圈病房,宽大的空间,只有一张大床,还有漂亮的沙发,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VIP病房。

她现在没钱付病房费用。

“这间病房毕竟是先生没经过我的同意整的,房费由先生掏。”

陆霆琛追问:“我帮你付房费,你给我什么?”

他的身体朝宁思羽靠近。

宁思羽条件反射往后退。

“先生,请与我保持距离,否则,你可能会有无妄之灾。”宁思羽不是吓唬人。

她的父母同时受到伤害,她可能真的不祥。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穿越种田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