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佞华妆

更新时间:2019-03-19 10:01:31

佞华妆 已完结

佞华妆

来源:掌文作者:商璃分类:言情主角:林锦婳赵怀琰

精品小说《佞华妆》由商璃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锦婳赵怀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的情既已化作世间最毒的药这世她便要用这毒药,为自己染上最红的妆!本是她拉他脱离苦海,不想最后,竟是被他渡为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府门口。

高禀看着立在门口迟迟不动的人,有些急:"王爷,您若是再不进去,怕林小姐就要答应他们了。"

赵怀琰没出声。

昨天御医看过了,说他身体无碍,那就是说他梦里那些反反复复出现的画面有可能真是前世之事。那么林锦婳呢?她对赵阚这样深的恨意,是不是也源于前世?

"王爷?"高禀又唤了一声。

赵怀琰凤眸轻转,看见墙角落满了大红的梅花花瓣,倒是像极了梦里的她极爱的颜色,便俯身捡起了一些,才又转头往府里而去。

林锦婳还在犹豫,她不确定自己能在德妃之前救下父亲,但必须要嫁给赵阚吗?嫁给赵阚,父亲和兄长一定不会放任赵阚夺位失败的,这就意味着前世之事又将重现。

"臣女不懂朝中之事。"下定决心后,她才冷冷看着林惜腾:"不过父亲若是出了事,身为林家次子的二哥想必一定会奔赴边关,为我大锦抛头颅洒热血。"

"你在胡说什么……"

"胡说么?"林锦婳淡淡上前一步:"林家如今可是顶着将军府的名头。二哥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林家好不容易从田埂上爬出来,又要原地爬回去遭人耻笑?"

老夫人闻言,眉头微微拧了起来,望着林锦婳清冷的小脸若有所思。

德妃却是十分不满:"七小姐的教养也太差了些,之前阚儿说要请宫里的教习嬷嬷来,本妃看倒是不必了,这番直接随本妃回宫,由本妃亲自教导吧。老夫人,你意下如何?"

老夫人自是不会违背,连忙点头:"一切听从……"

"本王的准王妃,哪里敢劳烦德妃娘娘。"

略微低哑的嗓音传来,让所有人都很诧异。

老夫人瞧见已经站在了门口一身玄色长衣的尊贵男子,凤眸似冰,面若玉冠,虽不曾发怒,却好似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你是谁?谁让你进来……"林惜腾看到不认识的男人忽然出现在院里,刚从林锦婳这儿受的气一下子撒了出来。

老夫人心里暗骂这孙子没眼力见儿,转头高禀便一脚踢在了他的膝盖处,压着他的肩膀让他猛地一下跪在了结实冰冷的地板上,疼的他脸变得煞白。

老夫人吓了一跳,听这人方才自称'本王',又如此年轻面生,那定是传闻极少路面性格古怪的宁王殿下了。她急急上前见礼:"宁王爷,孙儿年幼,不曾见过王爷,还请王爷息怒。"

"无妨。"赵怀琰淡淡扫了一眼林锦婳,看着她微肿的脸,道:"谁打的?"

老夫人见他竟如此袒护她,心里暗暗后悔没事先打听好,在林锦婳开口之前忙道:"只是误会,锦婳,对不对?"

林锦婳不会傻到现在就跟整个林府为敌,只垂眸点了点头,可眼前忽然递来一只修长的手,白皙的手心捧着些梅花花瓣:"好看,送你。"

林锦婳哑然,昨天还威胁要杀了自己,今日就来送花?

同样看不懂的还有德妃:"怀琰,虽然你寄养在皇后名下,但也不至于如此不把本妃放在眼里。"

"自是不会。"赵怀琰见林锦婳不收花瓣,略有些恼,抬手便洒在了地上,淡淡负手,竟是一个字也不再多说,他就是没把德妃放在眼里,也不需要放在眼里。

德妃尴尬的微微咬牙,到底是浸营深宫多年的人,反而笑出声来:"都说你性子孤傲,如今看来,倒也不是。为了心爱的女子,竟擅闯将军府,皇上知道了,想必也会很开心。"

高禀有些着急,却见赵怀琰眉梢微微一挑,侧开身子:"正想跟娘娘一道入宫,请。"

德妃抓着帕子的手又是一紧,却不好在众人面前失了仪态,只冷冷睨了眼被赵怀琰不知什么时候挡在身后的林锦婳一眼,道:"七小姐,方才本妃说的话你最好慎重考虑一下,边关之事瞬息万变,若是错失良机导致殒命,可就再没有活过来的机会了。"说罢,扶着身旁嬷嬷的手径直往外去了,路过老夫人时还不满的轻哼了一声。

赵怀琰转过身看着林家人,看着面有不甘的林惜腾,道:"军营招人,若有下次,本王亲自送你去。"说罢,转身而去,竟是看也未看林锦婳了,仿佛赌气一般。

"恭送王爷!"老夫人连忙恭送。

等一行人全部离开,她才有些疲乏的扶着婆子的手坐了下来。

那婆子就是之前去接林锦婳的余妈妈,转头又心疼的将林惜腾扶起,道:"二公子何必逞一时意气,反倒让自己吃了亏,来日方长,往后有的是机会。"她这话,明摆着就不把林锦婳放在眼里。

老夫人心里还有些忌惮宁王:"行了,锦婳没错,腾儿胡闹了,罚你三日不许出府,就在府里修身养性吧。"

林锦婳嘴角冷冷勾起,他无缘由打了自己还要杀了自己,竟只得三日不许出府这样的惩罚。说到底,她终究只是父亲的继母,即便父亲一直孝敬她,她却只一心只想着利用爹爹为大房二房谋夺利益。

"锦婳……"老夫人看着她微冷的神色,顿了顿,试探道:"你跟宁王殿下……"

"孙女心慕宁王,宁王殿下本是邀请孙女明日去参加明日德妃娘娘的宫宴,不过明日怕是去不成了……"她淡淡垂着眸子,不让人看清她面上神情。

老夫人面色登时黑了起来:"你怎么能不去?宁王爷邀请,方才腾儿打得也不重,回头我使人送些好的膏药过去便是。"

"就是,七小姐别太上纲上线了,老夫人和二公子连夜赶回来,都疲乏的很,不像您每日在府中过得悠闲自在。"余妈妈不满道。

老夫人也跟着摆摆手:"罢了,你早些下去休息吧,明日我会安排马车送你入宫。"

"老夫人,奴婢送七小姐回去吧,这天黑路滑的,万一七小姐摔了磕了可怎么好。"余妈妈眸光闪烁的跟林惜腾对视一眼,忙道。

老夫人没察觉她跟林惜腾的异常,想着暂时不能得罪宁王,只疲乏的扶住额头点点头:"也是,雪天路滑,你仔细些伺候。"

林锦婳看着笑容怪异的余妈妈,余光瞥到林惜腾看向自己时的杀意,手心微微攥紧,怎么,这么快就耐不住了么……

夜色已晚,风雪依旧呼呼刮着,落在人脸上好似刀割般的疼。

走了一段,林锦婳看着提着灯笼刻意绕路的余妈妈,凉声道:"余妈妈许久不回来,似乎忘了路?"

余妈妈头也不回的冷声道:"奴婢怎么可能忘路呢,只是这雪天路滑,奴婢总要小心些。"

"可是再往前去,便是二哥的院子,不是吗?"林锦婳脚步停住,嘴角反而冷冷勾起:"不过余妈妈作为二哥的乳母,直到现在还不忘喂养,想必祖母和大伯母知道,一定十分高兴。"她之所以对这个年逾五十的婆子如此印象深刻,全是因为前世爆出的她跟林惜腾不可描述的关系。

"你……"余妈妈浑身一僵:"你怎么知道……"

"余妈妈,你身上身上的香气虽然很淡,但我还是闻到了。我记得这香乃是宫里赏的,仅此一份,老夫人唯独给了最疼爱的孙儿林惜腾,你们若不是亲密接触,何来同样的香味?"林锦婳看着她眼里冒出的杀意,一边淡淡说着,一边朝湖边垂柳慢慢靠近。

余妈妈闻言,倒是哈哈大笑起来,之前的勉强维持的卑躬全部消失:"看来太聪明了,也不是件好事,今日奴婢就不脏了二公子的手,亲自替他处置了吧!"说罢,便猛地朝林锦婳扑了过来,尖利的指甲狠狠掐入她的脖子中。

林锦婳忍住钻心的疼痛,一把猛地将她推开后,才快步往湖边一扑,而后扯着柳枝险险转回岸上,但急急追来的余妈妈因为扑了个空,直接就跌落了湖中。

她挣扎着要往湖边扑来,林锦婳赶忙搬起一旁的青石狠狠砸了下去。

余妈妈被砸中,只能狠毒的瞪着赤红的眼,被厚重的棉衣拖着慢慢往湖底沉去。

风雪袭来,这里的一切归于平静,好似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

林锦婳微微喘着气,看着这漆黑的好似没有尽头的夜,仿佛是一只面目狰狞的怪物正等着吞下自己一般。

她红着眼咬着牙,捂着脖子上不断溢出的温热,好似要跟着黑夜猛兽宣战:"我林锦婳便是万劫不复永不超生,也绝不会再让人欺我父兄,害我亲人,你们且等着瞧吧!"

暗处的人盯着她脖子上的一片鲜红,看着她强撑纤弱的身子往回走,眉头狠狠拧了起来。

"王爷……"

"替她处理干净。"

猜你喜欢

  1. 女强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