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美狐仙妻

更新时间:2019-03-15 16:20:20

美狐仙妻 连载中

美狐仙妻

来源:追书云作者:镜花水月分类:灵异主角:张远白淑琴

小说主人公是张远白淑琴的书名叫《美狐仙妻》,本小说的作者是镜花水月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奶奶给我安排了一门亲事,结婚后我才知道,娶进门的媳妇儿是只狐狸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淑琴凑到我的耳边喃喃低语,她的声音有一股蛊惑人心的魔力,我原本就疲倦不堪的大脑,根本抵挡不住,很快就昏昏沉沉的。

极力压制心中的睡意,还是没有用,在昏睡过去之前,我隐约听到白淑琴穿鞋子的声音,紧接着门开了,再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早上起床,我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身上还有几处地方隐隐作痛,躺在床上缓了好一阵儿,精神才好一些。仔细回忆昨晚的经历,我只觉得遍体生寒,整个人都不好了。

刚穿好衣服,我听到隔壁传来一阵恐怖的尖叫。

跑过去一看,张明的媳妇儿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哭,看样子是被吓坏了。连忙朝张明的卧室跑,还隔着很远,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我吓了一跳,以为张明遇害了!

冲进张明的卧室,只见他坐在床上,满脸呆滞的望着我,冲我呵呵的傻笑。

在他的床上,躺着一只大黄狗,黄狗的脑袋碎了,床上到处都是凝固的狗血,看样子已经死了很久。

看到这一幕,我连忙问道:“谁干的?”

张明根本不理我,只是神经质的笑着,那模样和以前的二傻一模一样!

笑了好久,张明从床上爬了起来,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张明突然说了一句:“三弟娶了只妖精,要吃人咧!”

“你说什么!”

伸手拽住张明,我的心里慌得不行,可是张明已经疯了,除了冲我傻呵呵的笑之外,什么话都不和我说。看到张明这副样子,一股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看来事情已经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我记得很清楚,昨晚张明说了白淑琴的坏话,而且在我睡着之后,白淑琴出去过,这件事情已经不言而喻。除了郁闷,我的心里憋了一股子火气,帮张明把卧室收拾了一下,我怒气冲冲的往家里走。

白淑琴和我妈正在做早饭,看到我起来了,白淑琴很温柔的和我说话,说早饭很快就好了,还给我端了一盆洗脸水,把毛巾递给我,一副贤妻的样子。

哼!

我的心里有股莫名的烦躁,又不敢对她发火,拿着毛巾随便擦了两下,连早饭都顾不得吃,就往张麻子家里跑。

到了张麻子家,张麻子也在做早饭。

看到我这副样子,张麻子脸色大变,过了好一会儿,才用很惊讶的语气说道:“张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我心烦意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张麻子说了,特别是对白淑琴的怀疑,已经让我快要失去理智。我原本以为,是祖坟冒青烟娶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媳妇儿,没想到却是一只害人性命的狐狸精。

听我说完事情的经过,张麻子沉默不语。

又过了好一会儿,张麻子才很谨慎的说道:“当年的事,我也是目击者,你们村儿的那位保家仙,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隐忍16年才回来寻仇,看来已经做好了周全的准备,要想对付她,难!难!难!”

张麻子一连说了三个“难”字,可见连他都没有把握能够对付白淑琴!

“那该怎么办?”

我是彻底慌了,我承认当年的事情,张家村的人做得太过分了,不过白淑琴的报复手段,也实在是太狠毒,动不动就杀人。十五条人命啊,唯一一个活口,也被弄成了疯子。

这段时间,我明显感觉到,白淑琴在吸我的阳气,估计要不了多久,我也会死吧!

蝼蚁尚且偷生,我不想坐以待毙,就算是个死,也要和她拼一拼!

“办法倒是有一个!”

张麻子又想了一会儿,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说穿了这件祸事,是因为当年的事而起,冤家宜解不宜结,说实话你们也斗不过保家仙,所以最好的办法不是争斗,而是和解!”

和解?

我有些头疼,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想过,只是毁了保家仙的神龛,还毁了保家仙的真身,这个梁子实在是太大了,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补偿白淑琴。我才不信许诺一辈子对她好,她就会放了我们。

说穿了她之所以愿意嫁给我,只是为了报恩,等她觉得两不相欠的时候,就会把我一起杀掉!

“你们毁了保家仙的神龛,那就再修一座更气派的祠堂给她!”

张麻子想了一下,很严肃的说道:“只要把祠堂重立起来,保家仙就能收到香火供奉,然后再好好的给她请罪赔不是,或许她会原谅你们也说不定!”

“万一她不原谅我们怎么办?”

我还是很担心,随口问了一句!

“最好希望她能原谅你们,否则。。。”

张麻子冷冷一笑,笑得有些冷酷,后面的话他没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张家村绝不会有好下场就是了!

我已经是病急乱投医,张麻子这么说,我也只能照着做,又向他请教了一些细节上的东西,打算回村和诸位叔叔商议,把保家仙的祠堂重新立起来。

临走之前,张麻子反复告诫我,这时候千万不能冷落白淑琴,更不能让她发现我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否则一旦撕破脸皮,整个张家村的人,恐怕会在一夜之间全部死绝。

回到村里,把那些叔叔辈的人全都找了过来,我说要给保家仙重立祠堂。

开会的时候,白淑琴也在,我当然不敢说现在杀人的就是当年的保家仙,只说我们张家村,本来就建在一处阴地上,很容易出脏东西。我们以前有保家仙守护,张家村风调雨顺了几百年,这都是保家仙的恩德。文革那会儿村里人为了自保,才拆掉了保家仙的神龛,这是我们的不对,我们现在重新给保家仙立祠堂,弥补当年犯下的过错。

我的话一说完,村里的叔叔婶婶儿立刻争论不休。

一些人觉得,是应该把保家仙重新供起来,另外一部分人觉得,修建祠堂耗资不小,张家村这么穷,这件事情要慎重。不过现在情况特殊,整个村儿的人都被吓怕了,赞成修祠堂的人占了大多数,纷纷表示愿意出资出力,重新给保家仙修一座祠堂。

村里人发表意见的时候,我有意无意的盯着白淑琴看,她的表情至始至终都很平静,仿佛局外人似的,这让我感觉很不妙,这一招亡羊补牢的法子,她似乎不领情啊。

绝大多数人都同意,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新祠堂坐落在原来的遗址上,不过面积要扩大几倍,而且还要修得足够气派。

这件事情由当生产队长的大伯亲自操办,需要多少人出工出力,需要进山砍多少木头,还需要多少钱,等他合计好了,我们立刻去办。

白淑琴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等散了会后,白淑琴就要回家。

我连忙跑到她的面前,伸手把她拽着,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说道:“陪我走走好吗?”

白淑琴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任由我牵着手,朝村里的晒谷场上走。我们这里是山脚,下午四点钟太阳就落山了,我们到了晒谷场,刚好看到夕阳西下,一片绚烂的彩霞流淌着,美极了。

在一个石墩上坐下,白淑琴想往旁边一个石墩上坐,我一伸手把她拽进了怀里。

“你干嘛啊?”

白淑琴白了我一眼,脸色又羞又气,有些慌张的朝后面看,生怕被人看见了!

“刚才他们开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啊?”

把白淑琴抱在怀里,我装作有些好奇的样子问道:“你现在也是张家村儿的人,也应该发表下自己的意见啊!”

我这么问,白淑琴沉默着不说话。

我的心里很忐忑,说实话对于张麻子的这个主意,我心里本来就没底,刚才白淑琴的态度,让我心里更慌了!

“怎么?”

白淑琴突然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睛,她的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冷冰冰的反问道:“不说不行吗?”

这。。。

被她这么盯着,我的心里发毛,难道被她识破了?

我刚要想着怎么解释,白淑琴突然扑哧一笑,脑袋一偏躺在我的怀里,甜甜的笑道:“这些大事,有你们男人拿主意就好了呀,我们这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在一边看着就好啦!”

呃!

白淑琴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我竟然无言以对,就像胸口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一口气顺不过来,憋闷着很难受。。。

猜你喜欢

  1. 情有独钟小说
  2. 异世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