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冥劫

更新时间:2019-03-15 15:48:23

阴冥劫 连载中

阴冥劫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娘子分类:灵异主角:程缺

小说主人公是程缺的小说叫做《阴冥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娘子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未出生遭人算计,不足月被剖出母体,先天有缺,招厉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9章独赴临河

看着纷纷扬扬的纸钱,老村长蹙眉沉声道:“老程,它们不肯收!怎么办?”

外公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仰头对着半空喊道:“各位乡亲,你们究竟想要什么?给我们个话儿,只要不是伤天害理,有违天和之事,我们定尽全力而为。”

外公话音刚落,河滩上阴风大作,纸钱乌泱泱一股脑往我这边涌了过来,我被纸灰层层笼罩,呛了满口满鼻,冷的瑟瑟发抖。

这阴森诡异的一幕吓得我魂都飞了,边咳着边歇斯底里的喊叫:“外……外公,这是怎么回事……快……快救我!”

外公并没有立刻救我,而是对着我的方向抱拳道:“诸位,当年发生的事情,这么多年一直如一块沉重的大石压在我们的心上,可当时的情况大家都清楚。这么些年来,参与当年之事的人,寿数将近时都会选择回到临河赴死,这一是为赎罪,二为替换大家去投胎转世,三为解开心中那幅沉重的枷锁。我们犯下的罪孽我们愿意一力承担,也会尽全力去弥补,还请诸位有什么怨恨尽管冲着我们来,不要伤及无干之人。”

外公话音刚落,一个阴测测的女声忽然在我耳边响起,“哼,老杂毛,你们一个个说的大义凛然,当年为何不代替我们去死?”

我被这凭空出现的声音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双腿一软,一**坐在了地上,仰头慌乱的去寻找声音的来源,可漫天纸灰,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

这时,那个声音又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是无干之人?当初你们一个个道貌岸然的打着为天下苍生某太平,为临河镇求安宁的幌子,干着杀人害命的勾当时,可曾考虑过我们与那事有何干系?你们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女鬼的声音越说越凄厉,言语之中充满了怨毒,这不仅让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女鬼形象。

听了女鬼的话,外公跟老村长跪在地上,一时竟无言以对。

“怎么?老杂毛,无话可说了吗?哈哈哈……你们不是问我究竟想要什么吗?我就想要这无干之人,感受一下我们当年经历的那种绝望与痛苦!”

女鬼恶狠狠的说完,围绕着我的阴风打着旋儿退走了,与此同时,临河河心处,幽幽的升起了一盏白色灯笼。

走了?就这么走了吗?

缓了半天,我浑身哆嗦着往外公的身边爬去,直到抓住外公的裤脚,这才感到了一丝安全。

外公没有理会我,直勾勾的望着那盏白灯笼出神。

“外公,那~那是什么?”我爬起来,轻唤了一声,问道。

“引路灯”。外公幽幽的吐出三个字。

引路灯我并不陌生,在我们这里有讲究说,人死后头七,是要返家探视的,头七那天晚上,死者的家人会在大门口挂起一盏纸糊的,上书‘冥’字的白灯笼,名曰‘引路灯’以此灯指引阴魂顺利返家,不会迷失在外。

而头七一过,那盏灯便要拿到死者坟上烧掉,意为死者照亮去往阴间的投胎之路。

那天我看到阴桥的时候,阴桥上的众鬼手中都提着一盏白灯笼,那便是引路灯。

此刻阴桥未出现,诺大的临河之上却出现了这么一盏灯,难道是刚才那个女鬼?

我想问问外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转脸发现外公正在一瞬不瞬的盯着我。

他的眼神中带着一种说不清道明的情绪,有纠结,有不忍,似乎还有一丝决绝。

我被他盯的心里一阵发毛,忍不住问道:“外公,你~你为啥这眼神瞅我。”

外公摸摸我的头,指着河面上的白灯笼道:“程缺,你划着船去那盏灯处待一个晚上,天亮之后外公去接你。”

“啥?”我惊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让我一个人划船去河心?外公,你~你开玩笑的吧?”

外公摇头道:“你刚才不是都听见了吗?它点名要你去。”

我刚才都吓蒙逼了,哪顾得上听,现在外公这么一说,我才在脑海中将女鬼说的话回顾了一遍。

她说要让无干之人感受一下她们当年经历的那种绝望与痛苦,这里与当年之事无干的人可不就是我吗!

“我不去,我不去……”

我连连后退,生怕外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我丢到船上。

“老程,要我说还是算了吧,程缺还是个小孩子,咱们再想想其它……”

老村长替我说好话儿,可他话未说完忽然顿住,目光望着临河呆住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往河上看去,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河面上,阴桥又出现了,古老的拱形老桥上,一群穿着寿衣,提着灯笼的鬼机械的走着,一切幽静无声的像一幅会动的黑白画,诡异的让人窒息。

外公望着老村长叹道:“你说,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法子?难道要将它们全部杀掉,然后再将当年之事重演一遍?或者你我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任其发展,这样你我心中能安吗?”

听了外公的一番话,老村长不再替我求情,他愁眉不伸的望着河面,久久未语。

一时间,耳边之余潺潺水声。

我站在距离他们几步之遥的位置,看着外公跟老村长单薄的身形,心中万般滋味。

外公七十多岁,老村长年近八十,这个本应颐养天年的年纪,他俩却一再为临河之事忧心忡忡。

我虽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可此刻看着他们瘦巴巴的身架,不再挺直的腰身,以及还在流血的额头,我心中鬼使神差的竟生出一种沉甸甸的情绪,像是一种责任,一股热血,当然,也可以说是一时冲动,总之我觉得我应该替他们分担些什么?

最终,我挺了挺胸脯走上前,“外公,我过去。”我说。

外公一愣,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盯着我,显然没有想到我会主动说出这话。

外公这么一看,我又有些怂了,吞了口唾沫梗着脖子问道:“我~去了,是不是会很~很危险?”

“会有一定的危险,不过你放心,外公会保护你的。”

说话间外公将一个薄如鳞片,中间镶嵌着一块小石头的东西塞进了我的手中,道:“你把这个带上,待会它要为难你,你就将这玩意含进嘴里,往河里跳。”

我心说,我跳啥跳啊,那可是河心,离岸几百米呢,就我那点狗刨的本事……再说了,人家可是水鬼,我一跳岂不更没活路了吗?

我将那东西揣进兜里,心想,权做个心理安慰吧。

河滩上有许多船,外公替我解了一条,我上了船,对外公挥挥手,大有一幅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

夜黑沉沉,天空中的那轮弯月不知何时被云遮住了,我机械性的滑动着船桨,心中那点突如其来的冲动,早已被冷风吹的烟消云散,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毒蛇一般爬上了脊梁。

要接近那个灯笼,就要穿过阴桥,小船很快划到了阴桥底下,桥上阴风阵阵,鬼影重重,我在桥下忽然生出一种错觉,仿佛我跟它们是一路的,此时正在与它们一同赶赴阴间。

这个想法将我吓了一大跳,我甚至想掉头将船划回去。

可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阴风吹来,船随风而动,径直往河心飘去。

近了,更近了,看着距离我越来越近的灯笼,我仿佛看到了我人生的终点。

船停在白灯笼处的那一刹那,一团浓到粘稠的黑雾,带着凛冽刺骨的寒意将我包围!

瞬间,我像身处在冰天雪地里,寒气如针刺入我全身的每一个毛孔,直抵心脏,冻得我寒颤连连,牙齿嘎嘣嘣打颤。

我记得外公说过,冤魂恶鬼皆因阴气不散,郁积而生,散则成气,聚则成形,气越黑越重者,表示积怨越深,越阴越寒者戾气越重,眼前这团阴气浓重如墨,阴寒刺骨,怕是一只特别强大的厉鬼。

我紧紧的抱着肩膀,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头埋在膝盖里,瑟瑟的发抖,我不敢看,存着鸵鸟的心态,等待着厉鬼对我的最终宣判。

不知过了多久,阴风散了。

怎么回事?莫非它走了?难道今晚叫我来只是为了吓唬吓唬我?

想着,我怯怯的抬头一看,那盏飘荡在水面上的白灯笼不知何时居然出现在了船上,借着灯笼的光,我看见船头背对着我坐着一个瘦弱的跟豆芽菜似得小女孩!

在这阴森恐怖的子夜时分,在停在河心的小船上,忽然出现一个小女孩,这让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这肯定不是个人,难道这就是那个女鬼?可我听那女鬼说话的声音,分明是个成年人啊,这怎么是个七八岁的孩子?

我警惕的盯着她,一瞬不瞬。

半天,她幽幽的转过身来……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种田小说
  3. 青春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