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最强妖孽兵王

更新时间:2019-03-14 16:40:31

最强妖孽兵王 已完结

最强妖孽兵王

来源:暴风看书作者:执笔元分类:都市主角:辛史夏天

新书推荐,《最强妖孽兵王》由执笔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辛史夏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辛史觉得这个世界到处是坑,当个兵吧,被弄进了最苦最累的特勤部队;惩善除恶吧,又被开除军籍,偷渡出境以为躲过一劫,却又被迫成为雇佣兵;做卧底,杀毒贩,掀暴恐组织老窝,哪一样不是拿命在玩啊?不行不行,老子回家当个保安总行了吧?得,这一下又落进了一个又一个陷阱。只不过到头来回想一下,不跳这些坑,人生未免会显得太枯燥了吧?既然躲不过,那就让坑来得更猛烈些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双版纳,国境线被终年隐藏在雾气弥漫的山林里。偶有小队武警全副武装的列队巡视,但是战争留下来的伤疤,还时不时的会被陌生来客和野兽揭开。那是二战中留下来的地雷和山林中的诡雷。虽然很多年过去了,仍有不少大面积的雷区被解放军划为禁区,进行排雷之后再交给当地边民。可是没有被证实发生过战争或者小规模冲突的地方,如果踩到地雷,那几率跟踩狗屎是一样的性质,虽说不常有,但是架不住概率在呢。

眼前就有一个踩狗屎的案例,辛史目前面临的一个状况。就在他们即将越过国境线进入缅甸的时候,同行的李翰文一脚踏下去就呆立不动,带着哭腔向同伴示意,他踩到地雷了。

辛史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周围的人散开,蹲到李翰文的脚下。从腰间拔出匕首,一阵挖掘之后,一个类似罐头大小的铁盒子显现出来。“阔剑反步兵地雷,算你走运。这个东西我能拆。”说完,从迷彩服的口袋里掏出多功能军刀,三两下拆卸掉引信。然后呼出一口浊气。

正准备抬脚的李翰文忽然又被一双手压住了脚。“别动。”辛史严肃的轻呼“还有……”说完,顺着地雷针脚摸了过去。“此面向敌”几个充满年代感的埋设说明在泥土中浮现出真面目来。

“双层阔剑反步兵地雷。这样的埋设方式,是针对有一定山地作战经验的老兵设置的。看来设置这个诡雷的家伙,是个久经沙场的老鸟。”辛史说道,紧接着吹了一声口哨,调侃道:“小子,我又救你一命。”

李翰文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说道“兄弟,救命的恩情,说感谢太草率了。过了国境线,看我行动就是了。”

辛史不再言语,熟练的再次拆卸引信,然后拍拍手站了起来。看了眼前这个人一眼,之后背起行囊继续朝前走去。要不是临行前队长的要求,他自己早就到了缅甸境内了。

过了国境线,自己就像是一颗无根的浮萍了。飘到哪里,看缘分。如今跟着一帮累赘,除了增加暴露的风险,真没看出有什么好处来。形式比人强,谁叫自己总改不了冲动的性格,一脚断送了那个号称驻地第一号衙内直立行走的下半生。

那人老爹也是能量巨大,开除军籍也就罢了,黑道上的臭鱼烂虾也蠢蠢欲动,想要用他的五肢来邀功领赏。最后在队长的帮助下,狼狈逃窜,甚至需要偷渡境外才能避开锋芒。热血方刚的年纪,除了一身军事技巧,到境外能干啥?

辛史也有些黯然。怀着满腹的心事,示意众人跟上。按照经验,这条国境线今天上午刚被武警巡逻过,没有意外的话,境内这边过去是没问题了。

漫长的国境线,在山脉中自然有天然的屏障,本地的居民有边民证,出国方便得跟去自家厨房一样,自然不会为了出境冒险去走崎岖的山路。而边防巡逻的队伍,主要任务是巡视路标,确保国境线不被别有用心的人转移,破坏,更多时候,其实是一种宣示主权的仪式。

偶尔有收到线报,会组织一小支部队过来打击有组织的贩毒团伙或者某些恐怖组织。零散的小范围走私或者偷渡,其实在任何边境线上都无法完全杜绝。只要不是往枪口上撞的,一般都可以成功。

辛史就曾经到过这样一个地方驻训。桂西,华夏与越南边境。走私货车就停在口岸边上,边民钻政策的空子,每次通关只搬运政策允许范围内的货物入境。两国边检也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边民其实一天下来也搬不了多少货物,这样的走私也成不了规模。且不要说,到了枯水季,挽个裤腿走几步就能不经海关到达彼岸。

这也是辛史考虑通过这样的方式偷渡的依据。国境线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是一张无形的网。总能有一些足够小足够狡猾的鱼虾穿过去。一旦记录在案的那些团伙,或者已经进入官方视线的组织,只要靠近边境。其行踪其实已经如黑暗中的灯火一样耀眼了。

刚才的的诡雷,证明这条路线还是鲜有人知。从安全的层面上来说,无疑是更有利于他们越境。几人终于跨过界碑,进入了缅甸境内。越过边界线,众人不约而同的深呼吸了一口。似乎在放松自己紧张的心情,又似乎在品尝自由的味道。

回头看了看界碑,上面用红油漆从新填涂过的繁体“中国”二字,就像一盏明灯一样刺眼。辛史暗叹一口气,还是扭头朝众人走了过去。

“出境了,我的任务完成,你们自己快速离开这里,各安天命吧。”辛史说道。

一个手提保险箱的小个子有点诧异的说道“不是说你负责护送到地方吗?怎么才过了边境就要我们自己走了?”

“你记住,”辛史沉着脸盯着手提箱,一字一句的说:“我不是你爹,管不了你死活。”

“你!”手提箱一口闷气堵在胸口,满面通红胸腹急速起伏。缓了几秒才急道:“可是黄队……”话没落音,就被一旁的李翰文打断了。“没有可是了,到了缅甸,军政府和反政府武装都只认钱,人民币通用。”说完抬手要跟辛史握手。

辛史还在品味“手提箱”说的那个黄队是谁,看见李翰文递过来的手,下意识的握住摇一下。手中多了一张折叠的纸条。李翰**了个打电话的姿势,率先离开了众人。

众人一看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也是作鸟兽散。辛史在众人离开之后,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绕了一圈,确定安全之后,猫进了一个视野较好的灌木丛里,闭目养神。

时间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惊醒了假寐中的辛史。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取出单筒望远镜,看向来人的方向。只见手提箱又一次出现在望远镜的那端。辛史只是冷笑了一下,并未采取任何的行动,而是继续蛰伏下来。手提箱没在原地多做停留,找了一圈没发现什么,便再次消失在丛林里。

日头偏西,丛林里光线变得灰暗下来。各种虫鸣鸟叫声在安静声环境中传来,交织成一场大自然的交响乐。在普通人的耳朵里,这种自然美妙的声音无疑会给人带来极大的享受。然而,辛史却从声音的间断处听出了危险。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