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女奴要翻身

更新时间:2019-03-13 15:12:21

重生之女奴要翻身 连载中

重生之女奴要翻身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梦溪笔叹分类:重生主角:秦玉苓沈钦衍

甜宠新书《重生之女奴要翻身》由梦溪笔叹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玉苓沈钦衍,内容主要讲述:前一世的秦玉苓是被自己的夫君活活打死的,重生在一个小丫鬟身上之后,秦玉苓只好抱紧自家公子沈钦衍的大腿保命。却不料,这抱大腿需要技术,更是一件“体力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玉苓把她的手给她放回去:“我帮你不是为了你的回报,你也知道大夫人的意思,我这是奉命行事罢了。”

阿欢默不作声了,秦玉苓便把她给带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等她把阿欢给安顿好,就急急忙忙去了沈钦衍的书房。

一开门,见沈钦衍跟福顺都在里头。

他好像刚从前院回来,福顺正帮他脱去外头的锦衣。

秦玉苓悄声的进去,到沈钦衍旁边行了个礼:“公子……”

沈钦衍侧头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跑哪里去了?”

秦玉苓立马就想着要告状:“奴婢跟阿欢姑娘交情不错,所以去了阿欢姑娘那里。”

沈钦衍没让秦玉苓失望,果真下一句问的就是:“她这会儿在做什么?”

一听这话,秦玉苓当即就露出一副愁容,还偏生就让沈钦衍看到。

见她这副模样,沈钦衍皱了眉:“怎么了?”

“阿欢姑娘真是命苦,自小没爹没娘,好不容易跟了公子能稍稍好过些,今日却又被人欺负了去。现在尚且如此,往后恐怕更是命苦。”

她说得凄凄凉凉的,倒像是再说自己命苦一般。

“到底怎么回事?”

沈钦衍继续往下问,秦玉苓就顺水推舟的往下说:“方才奴婢去看阿欢姑娘,大老远的就听见院子里传来咒骂声。别以为是哪个主子在训斥奴婢,却没想到是那何家小姐的丫鬟在斥责阿欢,话里话外都是说阿欢勾引公子,总之说得难听。”

福顺听了来气,忍不住说两句:“那何家小姐真是过分,人还还没进家门呢,手倒是伸得挺长的。现在尚且如此,往后更别说得有多嚣张。”

沈钦衍问:“那她现在如何了?那何家的丫鬟可有对她动手?”

秦玉苓深思熟虑,还是不要叫沈钦衍小的阿欢被打了耳刮子的事情,省得他嚷嚷着要去看阿欢,到时候她还怎么跟阿欢换屋子。

“这个倒是没有,兴许是知道自家小姐还没过门。”

沈钦衍点了点头:“那就好,你让她先休息休息,晚些时候我再去看看她。”

秦玉苓连连道是,准备退下。

谁知刚站直了身子,沈钦衍就叫住了她:“你就在一旁伺候吧,帮我研磨,我写点东西。”

秦玉苓身形一顿,回过身去:“是……”

福顺见状,识相的退下,屋子里就剩下了秦玉苓和沈钦衍。

这夜色渐深,可把她给愁坏了,万一沈钦衍不肯让那个她走,那她哪有时间去阿欢房里准备?

心里想着这些事情,研磨的时候也心不在焉的,墨汁都给弄到桌上了。

沈钦衍刚写完一张,看见墨汁顺着桌面往下流,一抬头就看见秦玉苓那魂不守舍的模样。

他放下笔,面上不太高兴:“你今日到底是怎么了?清晨没精神想睡觉,这会儿又走神魂不守舍的,难不成有心事?”

秦玉苓让他给拉回神来,见流到桌上的墨汁,连忙找东西来收拾了。

收拾完了就去跟沈钦衍认错:“是奴婢不好,想了些心事。”

“什么心事让你想得这么入迷?”

秦玉苓能有什么心事,身无分文当不了守财奴,连个亲人也没有更别说想念谁了。

不过总要找点理由搪塞过去,她干脆把阿欢那一套编扯编扯用在自己身上:“奴婢养父母卖之前有个从小玩得极好的哥哥,那会儿哥哥还教我识字来着,看公子夜里伏案写字,奴婢便想起了他。”

沈钦衍脸色一沉,抬头看向秦玉苓,愣是不说一句话。

秦玉苓一头雾水的,想着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良久,才听他问:“你那哥哥跟你可有沾亲带故?”

秦玉苓想都没想:“自然是没有了,他就只是住在我家隔壁罢了。”

话说完,沈钦衍没反应了,不再理会她。

秦玉苓心里不禁打起鼓来,她这又是说错什么了?

一刻钟之后,沈钦衍停下了手里的笔,把写完的宣纸如往常一般丢到暖炉里给烧掉了。

“你回去吧……”

秦玉苓如释重负,收拾好桌上的宣纸和砚台,福身离去。

都已经这个时辰了,也容不得她耽误时辰,连忙赶去阿欢的屋子里,换上阿欢的里衣钻到被窝里。

睡在榻上,她耳朵却一直听着外头的响动。

未多时,外头响起了脚步神,而后便又听见了推门的声音。

秦玉苓背对着门那边,听见沈钦衍进来的脚步,也听见了他渐渐靠近的呼吸声。

“是公子来了吗?”她学着阿欢柔弱的声音。

“嗯……”

只听见他不带情绪的一个嗯字,再没有别的话。

秦玉苓心里慌慌的,又说:“公子把烛火灭了吧……”

下一刻,烛火灭了。

可是榻上的秦玉苓等了许久,沈钦衍也未曾上榻。

这是怎么回事?

她又尖着嗓子问:“公子怎么有,有心事?”

沈钦衍还是一个嗯字,似乎真的心情不太好。

秦玉苓想了想,也不能这么一直耗着,干脆就开始安慰起他来:“公子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可以跟我说,我虽然肚子里墨水不多,但也不说定能帮公子排忧解难。”

他沉默了很久,在秦玉苓以为他不会回应的时候,他开口了。

“你说,女子对青梅竹马的男子是不是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谊?又或者,有没有可能被旁人取代?”

秦玉苓听得云里雾里的,这都什么跟什么?

“公子为何有此一问?”

他叹息一声:“我身边有一个这样的女子,心里想着别人,所以百般的决绝我。”

秦玉苓心一惊,这怎么听上去那么像是在说阿欢?难道他都知道了?

“这……不知公子说的是谁?”

他突然就翻身上了榻,手又伸过来搂住秦玉苓的腰,头贴着她的发丝:“睡吧,不说了。”

这可把秦玉苓被折磨坏了,提一句又不往下说,搞得她胆战心惊的。

该不会真的知道了阿欢的事情,说这些都是说给阿欢听的。

这一夜,她又没睡好,满脑子想着沈钦衍说的那些话,过了午夜才睡着。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未来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