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的妖孽夫君

更新时间:2019-03-12 14:10:32

我的妖孽夫君 连载中

我的妖孽夫君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何年希分类:言情主角:沈千寻南宫寒

小说主人公是沈千寻南宫寒的书名叫《我的妖孽夫君》,本小说的作者是何年希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一个男尊女贵的朝代,男多女少,因此一户一妻;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出色法医,三十二岁的大龄未婚女青年,一朝穿越,成了大梁国定远侯府千金小姐沈千寻。沈千寻不知道自己走的什么狗屎运,前世她孤家寡人,这一世一下子就从天而降了这么多帅哥;南宫寒邪邪一笑:落我手里你别想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雅芸有些急了,她可不要那个奴才,这不是明摆着和太子殿下作对吗?该死的沈千寻,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口才了?

“妹妹你……你冤枉姐姐了……”朱雅芸的眼窝又红了,一副自己比窦娥还冤的可怜相。

朱月容瞪着眼睛,“千寻,你怎么这样对你姐姐说话,你……”

“千寻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沈镇岳也没想到宝贝女儿这次会一改往日的风格,不仅没有顺从朱雅芸的意思,而且还句句带刺的顶回去了,看来这丫头终于想开了。

“芸姑娘已经及笄了,开了春就是十六岁了,十六岁的姑娘早该出嫁了,我已经托人给她寻了一户好人家,虽然比不得咱们侯府富贵,温饱是没有问题的!”

沈镇岳顿了顿,“一个姑娘家的,正夫还没有,就养了一堆面首,传出去别人会笑话我侯府的家风,对千寻以后嫁人也会有影响。”

朱月容显然也没想到沈镇岳会有这样的打算,脸色变得很难看,反驳的声音带着几分尖锐:“侯爷,芸儿的婚事,你怎么可以都不与我商量一下就擅自决定呢?她还小呢!”

“小?”沈镇岳冷笑两声,看着朱月容的眼神也透着薄情,是的,对这个妻子,他早就没了耐心,他也曾经如寻常人家的夫君那般讨好着这个妻子,想要分到更多的恩爱,奈何这个女人的心被狗吃了,整日里就知道吃喝玩乐,完全没有一点妻子的自觉性,这也就罢了,偏偏她对沈千寻这个女儿又是那般冷漠,怎么能不让他心寒。

“夫人是打算将芸姑娘留到二十岁等着官配吗?”沈镇岳反问,“我之前就与你说过几次,你每次都说她小,不着急,可我瞧着她房里的男人却不少,怎么我替你养了女儿,还要替你女儿养一群面首么?”

朱雅芸脸色苍白,这样的闺房秘事被沈镇岳拿出来说,简直就是对她的羞辱,看向沈千寻的目光也透出怨毒和妒恨,尤其是沈千寻此时也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朱雅芸恨不得扑上去抓花她那张脸。

“母亲,算了,您别为了女儿的事和侯爷争论了,不值得,怪只怪女儿命苦……”朱雅芸说着眼泪就啪啪的落下来了。

“我的芸儿……”朱月容立刻心疼的护住朱雅芸,瞪着沈镇岳和沈千寻这对父女,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沈千寻却在这时候开口了:“朱雅芸,你其实一点也不命苦!”

这句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可沈千寻这时候说出来,而且是一种十分公式化的口吻说出来,显得格外的突兀,一下子打破了刚才那种凄凄惨惨死气沉沉的气氛,朱月容愣了一下,看着这个女儿越发觉得陌生了,朱雅芸更是意外,因为沈千寻直呼其名,连姐姐二字都懒得喊了,手指搅着帕子,“妹妹,你贵为侯府大小姐,又怎么懂得姐姐寄人篱下的辛酸?”

朱雅芸这模样,生生的就是《红楼梦》里的林黛玉,偏偏这样的女人骨子里十分的卑劣,沈千寻也懒得做戏,她本就不是薛宝钗那样罢免林龙的人,“朱雅芸,我这次出去,见过很多寻常百姓家的女儿,虽说女子金贵,却也架不住家里贫苦,你的出身并不比她们好到哪里去,可自打出生以后就在侯府养尊处优,所有的东西都是照着我这个侯府大小姐的标准给的,和那些平民百姓家的女儿比起来,你还觉得你辛酸吗?要知道外面有的是人羡慕你这样的生活。”

沈千寻看着朱雅芸越发狰狞的眼神,继续打击道:“你既然这般有骨气,大可以搬出去,也就不必寄人篱下了,更不必日日体会这寄人篱下的辛酸,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而且据我所知,父亲待你们父女不薄,你父亲虽是勾栏院出来的,可也是有些银钱傍身的,虽不能和你一样进侯府的大门,可我父亲看在母亲的面上,还是给他安置了一个外宅住着。”

朱雅芸一个趔趄,抬眸盯着沈千寻的眼睛,那是一双仿若能洞悉人心的瞳孔,带着几分讥讽和戏谑,朱雅芸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沈千寻也变得这般伶牙俐齿,她却也毫无反击之力,该怎么说?该说什么?朱雅芸的脑袋里嗡嗡的,最后只能求助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朱月容。

朱月容自然是舍不得这个女儿,正要开口时,沈镇岳已经开口了:“千寻说的很有道理,这事儿我也是欠缺考虑了,芸姑娘马上就要成亲了,的确不适合继续留在这侯府了,索性就一并搬出去,出嫁的喜房就定在那个宅子里,想来那个……芸姑娘的爹也是希望亲自送女儿出嫁的。”

“不要,我不要走……”朱雅芸到底是个孩子,还是个被宠坏的女孩,听到沈镇岳要将自己赶走,她想也不想的抗议了,却换来了沈镇岳更加厌恶的眼神。

朱月容也没想到今日的沈镇岳这般冷酷无情,一改平日里尖锐的泼妇样,心疼的搂着朱雅芸,“不可以,我的芸儿不可以离开我,我舍不得我的芸儿……”

沈镇岳冷眼看着朱月容,这对夫妻走到今时今日这一步,也是真的让人寒心了,或者应该说,沈镇岳早就寒心了,年轻时候,他喜欢的人并不是朱月容,朱月容不过是一个寒门女,在这个男多女少的年代,对女子的出身其实要求并没有那么苛刻,但是当时沈镇岳已经有了追求的目标。

一次出远门,遭遇贼匪的袭击,虽然侥幸逃脱却受了伤,被朱月容的父亲所救,他原本是想要用银钱报答这个救命恩人的,却没想到,朱月容这个女人为了能嫁入侯门,摆脱贫寒,居然对自己下药,最终自己不得不娶了这个女人,原本想着朱月容容貌姣好,不失为一个好姑娘,以后为她选几个安分的侧夫,日子还是可以的,却没想到,这女人本性恶劣,没几年就招惹了一个勾栏院的小倌,还生了一个朱雅芸,侧夫一个接一个,那些个不上台面的小侍也不曾停过,重点是还拿着他的钱养着别的男人。

大梁国的规矩,任何一个娶妻的男人,都要用自己的金钱来养妻儿老小,但这也是对名正言顺的夫君要求,毕竟还有一些没名没分的小侍、通房之类的。

“母亲舍不得也没关系,可以陪着她一并搬出去!”沈千寻已经是厌烦了这对恶心母女,虽然朱月容是这身体本尊的亲娘,可如今这身体的主人是她,她对这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和自己实际年纪差不多的女人实在是没有一点好感,这大约就是同性相斥,女人之间天生的敌对。

“沈千寻!”朱月容终于还是发飙了。

“母亲又是怎么了?”就在这时候,半天没见的沈明宇又回来了,这一次他的身边还多了一个温婉秀美的女子,说她温婉,是因为这女子的气质,只一眼就给人一种非常柔和舒适的感觉,不似朱雅芸那种可以伪装出来的楚楚可怜;眼前这女子,虽然也很温柔,但那双漂亮清澈的眸子里,却没有一点柔弱,反倒让人觉得此女很强大。

这样的女子,大约就是言情小说里说的那种,一双眼睛就足够俘虏人心的女猪脚。

沈千寻十分有自知之明,她现在这皮囊的确是漂亮,但人家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上辈子她的眼睛没能勾引人,这辈子估计也迷惑不了谁。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耽美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