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慕门心计

更新时间:2019-03-08 16:51:08

慕门心计 连载中

慕门心计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九寸心分类:重生主角:慕伊人平厉

小说主人公是慕伊人平厉的书名叫《慕门心计》,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寸心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她糊里糊涂,被远送塞外和亲。十年为奴,生不如死。一朝重生,回到十六岁那年,一些重新开始。伊人觉得,她应该也让这些位高权重的男人们,以及心狠手辣害她致死的女人们,也试试出塞和亲,为奴为畜的滋味。什么?男人不能和亲?不好意思,男人都能入赘,和亲当然不是问题。什么?心肠太狠,要给她找个男人好把她化成绕指柔?不好意思,她喜欢个男人还不如喜欢一条狗。某人:汪,汪汪,汪汪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三章

自家嫡女被将军府强娶了去,慕家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呢,慕伊人就带着新女婿回门了。

老爷子差点被气出个好歹,慕淞更是一脸愤恨无奈。

老太太拍着桌子,吩咐管家:“去,把门都锁了,不准让他们进门。我慕家,没这门亲戚!”

却忘了对方连人都敢抢,如今回门,大不了再闯一回,根本没有一丁点儿的心理负担。

老太太刚把话吩咐下去不多一会,伊人就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祖父,祖母,父亲,孙女回来了。”

慕伊人笑吟吟地,奉上她的回门礼。

老太太脸上表情莫测,狠狠盯着伊人半晌,想要说什么,可看了一眼站在她身旁如瘟神一般的平厉大将军,又把话咽了回去。

这时候老爷子终于顺过了气,被慕淞扶了回来。见到平厉与慕伊人两人,老爷子沉声呵斥一句:“你们来做什么!”

“当然是来看您们呀,祖父忘了,今日可是孙女三朝回门的日子。”

“我慕家,没有你这样的不孝女。”

慕伊人听了她的话,立刻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泫然欲泣地说:“祖父何出此言?是孙女哪里做错了吗?为何祖父要这么说孙女。”

“你还有脸说!”老爷子看着慕伊人,怒斥道:“你不忠不孝,得罪何太后在先,不自尊不自爱,被玄家唾弃在后。作为父族,我们接你回来,原以为你早已知错,谁想到你竟然这般不知廉耻,做出与人私会这等丑事,还有什么脸大摇大摆到我面前!”

这老头子,当着平厉的面,居然说她跟人有染,真正是一点活路都不给她。

但凡女儿家,对名声看得极重,外人说都还罢了,若连自己家人都默认了流言,那基本是把事情给坐实了。

慕伊人以前只觉得慕家软弱无担当,现在还是头一次,发觉慕家还这样厚颜**。

她收敛了笑意,静静地看着老爷子,语调轻慢地说:“祖父说的这话,孙女可不懂了。先说玄家,孙女那时不过两三岁,便被带到汴京,后来外公去世,玄家留人,祖父为何不来接我?慕家与玄家无亲无故,放任自家女儿养在旁人家中,似乎本就不妥吧?至于被人驱逐,也是好笑,孙女一不是玄家子孙,二不是玄家奴婢,难不成还要在玄家待一辈子不成?难道孙女姓慕,却连自己家都回不得了?至于何太后,众所周知,如今后宫干政,外戚掌权,这一切都是因为何太后,汴京上下,不论是玄氏慕容还是宁王几家,都对太后行事颇有微词,祖父熟读圣贤书,日日耳提面命,让家中子弟上进为官,难不成,却要让自己的孙女与太后等人同流合污不成?”

“你……胡言乱语!”老爷子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这个孙女,竟然这般伶牙俐齿,而更让他气愤的是,作为小辈,她居然敢当着外人的面,顶撞自己的祖父,真真是不孝不悌,狼心狗肺。

慕伊人见老爷子被气得直拍胸口,反而更来劲了,她根本不知适可而止。扫视慕淞跟老太太一遍之后,依旧盯着老爷子,要笑不笑地说:“要说起来,我也是奇怪的很,孙女从汴京好不容易回来,本以为终于可以在老爷子老太太还有父亲跟前尽孝了,却没想到不过几日,家中便莫名其妙给定了亲事。也罢,女大当嫁也是自来有之,只是孙女也不明白,为何外面传言孙女败坏门风,孙女委屈不已,却不见家族父亲替孙女出头撑腰,洗清冤屈。我慕家,传言也是有来历的读书人家,却因为外人几句话,有缩头乌龟一般,竟准备毒杀自家子孙,帮着外人把自家罪名坐实了,与那街头无赖每个两样,您说奇怪不奇怪。”

“慕伊人,你闭嘴!”

慕淞听不下去,强硬地打断了她的话。“你桃花寺私会外男,父亲不过清理门户,有何不可!到底是你,不知廉耻,竟……竟……”

他想说竟然自己抢着嫁人,可以看到旁边的平厉,话又说不下去。毕竟慕伊人是坐着花轿从慕家离开的,媒人庚帖也都有,不能算是与任私奔。

对于平厉这个有吃人名声的武夫,他们是非常惧怕的,敢这么跟伊人说话,也是发现他对慕伊人的态度比较冷淡。

然而伊人根本不管旁人对自己态度亲切不亲切,对她来说,这个人此时站在慕府,站在身后,就已经是他的态度了。

她对慕淞道:“还请父亲慎言,桃花寺乃世外清净之地,容不得父亲污蔑。至于清理门户?也正巧了,女儿刚好也觉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往后伊人无论如何行事,也与慕家没有关系。不过在此之前,母亲的嫁妆,还是要请父亲给女儿拿出来的,说起来慕家也是赟都数得上名号的人家,不至于贪墨母亲那点嫁妆,您说对不对。”

“你娘若知道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恐怕早早就掐死了。”

伊人面色更沉,冷声道:“那就不由父亲操心了,母亲若生气,自然会亲自教训女儿。因此便请父亲尽快把嫁妆搬出来,免得女儿在慕家住的久了,惹祖父和祖母生气。”

这是在慕家赖上了,不拿出嫁妆,她就不准备离开。

慕淞几乎也要被气昏过去。

可是慕伊人有平厉陪着一起,来时待了不少人,此时整个慕府,都被将军府的人围得铁通一般。慕家若是不从,谁晓得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罢罢罢!家门不幸,今日就打发了她去吧,就当我慕家,从来没有这么个人!”

他们慕家,本来也就没有当家里有过她这么个人。

慕伊人吩咐茶嬷嬷:“把母亲的嫁妆单子拿出来,记得一一对比,可千万不要遗漏或者看错了,免得连累慕家担下夺人嫁妆的坏名声。”

说完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往长夏轩去了。

整理嫁妆可不是小工程,短时间内核对不好,伊人得在慕家住上一段日子。

平厉默默地看完自家小媳妇儿以一敌三战胜大魔王,又默默地跟着去了慕伊人未嫁时居住的闺房长夏轩。

长夏轩的位置虽不能说偏僻,但也绝对说不上好。

因为慕伊人多年来一直住在汴京玄家,几乎没有怎么回过赟都,因此作为自己家的慕府中,根本就没有准备过她的住所。

这才她突然从汴京回来,家里才临时把长夏轩打扫出来给她住,里头的东西本就是胡乱凑起来的,跟她在玄家时住的地方,根本没法比。

不过那时她沉浸在失恋的悲伤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过这些,或者就算注意到了,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她从小跟在那人身边长大,被他教得,是那样与世无争不谙世事。

于她而言,吃穿住行,荣华富贵,一切都不过是身外之物。若心不安,便处处不安,若心安处,便处处都是仙境了。

若不是后来吃了那些苦,她大约真要活成一颗观音草,随时都能羽化而登仙了。

平厉打量了一下她的闺房,也说了一句:“清幽雅致,不像你的住所。”

那是自然,前世他不认识她,今生也娶的是死了又活回来的慕伊人。

他所看到的,当然是经历了十年磨难,变得尖利庸俗的女人,哪里是从前那个清丽出尘的菟丝草画中仙?

长夏轩虽说是临时收拾出来的,但慕伊人住了一个来月,茶嬷嬷也是照着她从前的喜好布置了一番,与现在的她不可同日而语。

慕伊人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处置,也是淡淡一笑,道:“那时候傻,以为人不用吃饭穿衣,也能活下去的,后来晓得,其实不能。”

男人挑了挑眉,很是不解一个生于富贵长于深闺的女孩,为何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尤其他发现,他所认识的慕伊人,与传言中的她根本不像一个人,这奇怪的很。

慕伊人见他在打量她,知道自己说了不该现在的她说的话。

倒也不在意,只自顾自坐了下来,问:“将军处处被当做瘟神一般避让,难道从不生气?”

“有何可气?”

“世家贵族养尊处优,整日奢靡无所事事。将军战场拼杀,以命相搏,却还要被处处为难耻笑,实在让人心中不忿。”

“呵!”男人轻笑一声,道:“夫人想问什么,只说就只,何必拐弯抹角。”

“也没什么,就是心里不安。”伊人直视男人眼睛,认真地说:“将军也看到了,我虽为慕家女,但母亲早亡,父亲不喜,老爷子老太太,也因外人几句话,便要致我于死地。将军强娶我去,的确算是救我一命。然而往后我一无兄弟撑腰,二五家族扶持,大将军呢,虽为伊人丈夫,却不知想要何样妻子,这让我心中,实在不踏实。”

“夫人是想问,我之前所说与公主的渊源,到底是什么?”

伊人满意地笑:“将军聪明。”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想问什么,只说便是,不必这样拐弯抹角。”男人看了伊人一眼,深深叹一口气:“你跟你母亲……也就只是长的像,跟青州公主比,也没有那样的直爽。”

伊人不语。

男人又道:“好吧,你既想知道,我说给你听就是。”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修仙小说
  3. 校园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