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取次花丛懒回顾

更新时间:2019-03-01 15:01:20

取次花丛懒回顾 连载中

取次花丛懒回顾

来源:掌中云作者:水流长分类:仙侠主角:花晓轩辕澈

主角是花晓轩辕澈的小说叫做《取次花丛懒回顾》,它的作者是水流长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待我长发及腰,你归来可好?此身意逍遥,怎料世事萧萧。暮野秋风遇,晨雪白头老。寒剑默听奔雷,长枪独守空壕。醉卧荒野君莫笑,一夜微霜白鬓角。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上古黄帝嫡系后代轩辕氏本是隐世世家,终抵不住世间诱惑重新掌了江山,炎黄血脉也渐渐不再纯粹,终落入世俗争名夺利的漩涡,太子心爱的嫡子承乾王轩辕澈却是首当其冲。突变中,他用一块被血祭了的家传上古神玉扭转了时空将她带到了他的身边,从此患难与共,生死相依。只是可惜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她本就是个冷静洒脱至孝之人,全然陌生的异时空,处处的阴谋算计,即使九死一生她也可以含笑面对,红尘里,尽量逍遥。世事可笑,终是知这场几欲灭顶的异时空之灾乃人祸,枕上十年事,异界二老心,终是何去何从?还好,她是花晓,天黑开盏灯,落雨带把伞,难过归难过,但也不作死。世人言“承乾王,如玉似山,儒雅天成,风逸似仙”,即使曾经再多的愤慨,她听了亦能洒脱一笑,终是知-----烟雨没处相思淡,回首已安然。另:本文女主高级知识分子,情商高,三观正,性格洒脱利落,绝不会为了爱情自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吃完烤鱼夜已经很深,燃着的火堆烤在身上暖融融的,吃饱喝足了就犯困,花晓在火堆旁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合身躺了下来。

地上凉飕飕的,寒气像一阵阵阴风似的直往衣服里钻,花晓拿眼去瞧轩辕澈,他正在捡胡杨叶,花晓一拍脑袋,暗道自己怎么变傻了,赶紧爬起来也去捡树叶。

这里水源还算充沛,那胡杨的叶子并没有如常见的一般,狭长如柳,相反,肥肥大大的,宽厚如杨。轩辕澈看见了,道:“你歇着,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花晓摆了摆手:“自己的事自己做,我晚上吃的也有些撑,正好消消食。”

轩辕澈不再言语,花晓捡了一抱抱过来,在地上铺平,他二人你一方我一方各忙各的,轩辕澈终究没忍住,厚脸皮的问道:“今晚不一起睡了?”

花晓笑道:“当然,当初那是没条件。俗话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咱们肯定要讲究讲究啊。”

轩辕澈点点头:“有道理。”嘴上说着,心里怎么想就没人知道了。

他把自己捡的叶子全包了过来,对花晓道:“下面铺厚点,暖和。”

花晓阻止他:“给你自己留点,感情你不需要在地上睡是吧。”

轩辕澈道:“我再捡。”

花晓阻止不了,看他把叶子铺了厚厚一层,一睡上去就会陷进去似的,散发着暖暖的气息。

他铺好了,叮嘱花晓赶紧休息。叶子也不是那么好捡的,周围的叶子快被他们捡光了,他转身又要往林子里去。花晓最看不得他孤零零的身影,沉静而遥远,仿佛下一刻就要羽化登仙了似的,她喂了声:“我陪你去捡。”

轩辕澈转头:“你要陪我我就不去了,大不了今晚真不在地上睡了。”

花晓摸着下巴道:“哎呦,这武功恢复了就是不一样,这口气都大了。”

轩辕澈扭头,像个孩子,微微的侧影在朦胧的淡月里竟再也看不分明,他总是知道如何在花晓面前展示自己的千万情绪,花晓叹道:“哎,你这翅膀是硬了,我说不了你了,别捡了,夜里这么冷,跟我一起吧。”

轩辕澈背着手,一副君子如玉的坦荡:“仓廪实而知礼节,礼不可废。”

花晓听的牙根疼:“废你妹呀,这大半夜的你折腾个球,不睡就滚远点。”

轩辕澈立即就怂了,跟个鬼似的飘到花晓跟前,站了好一会儿,嗫嗦道:“能给我腾点地方吗?”

花晓白了他一眼,没多言语,往里让了让,露出巴掌宽的地方,轩辕澈赶紧侧着身子趴了上去,花晓咕哝了句“受虐狂”,软软的胡杨叶子,还带着淡淡的香味,不远的地方还有温暖的火堆,太舒服了,花晓翻个身就睡着了。

轩辕澈听着花晓的呼吸,等到她沉睡了之后,爬起来把破破烂烂的外袍脱了,盖在花晓身上,轻轻合衣抱起,把她往里面放了放,自己又爬了上来,将花晓揽在了自己的臂弯。

他虽不奸邪,却从没说过自己是君子,君子怎么能带兵打仗,阴谋诡计魑魅魍魉是他的生活,他只是长了副好皮囊,而花晓却只看到了他赤子的一面,她也只需要看到他这一面,因为轩辕澈于她,是真真没有任何威胁的。

他无声的笑,想着如何在自家小媳妇的面前树立光辉形象或者可怜的形象,人家都委婉的表明了自己心意不知多少回,他却仍旧画地为牢,把自己深深的套了进去。

轩辕澈的武功能有多高,没人知道,因为还没人让他使出过全力。晨光熹微他就穿着个单薄的中衣起来了,草草洗漱完毕,他拿着匕首削了些树枝,火已经熄了他也不忙着生,折了几根树枝,踏水无痕,插鱼去了。

花晓醒来的时候,轩辕澈正在那收拾插上来的鱼,她看着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袍,一把扯过来,走到轩辕澈的身边没好气的说道:“穿上!”

轩辕澈给她看自己血糊糊的两只手,花晓重手重脚的给他披在了身上,顺手摸了摸他脖子,冰凉凉,霜打的似的。

花晓叹道:“你还说你不小,以后能不让我担心幺?”

轩辕澈道:“我有内功护体,你放心吧。”

花晓道:“内功护体就不需要御寒了?”

轩辕澈心虚道:“需要,只是比一般人耐冻。”

大清早的,花晓见他活蹦乱的,内力这个东西她也不懂,便不再多说。昨天晚上又累又兴奋,忘了照镜子,现在终于想起来了这茬,她赶紧到了水边,趴着头去看自己的脸。

脸型什么的还可以看到,要是想看清那皮肤状态实在就无能无力了,她对着水面感慨道:“这比镜子差的也太远了。”

没有家伙眼,只能草草的洗漱了。她擦干了脸,轩辕澈正在洗处理好了的鱼。明火已经灭了,花晓拿着干树叶在那用死火去引燃。

把嘴当成了风扇,好不容易有了苗头,那狼烟差点没把她熏瞎,花晓换了个方向,那烟也换了个方向,花晓哀嚎一声,道:“感情是八面来风。”

轩辕澈在一旁把鱼往枝子上串,“你放着,等我来弄就好了。”

花晓道:“你昨天是不是钻木取的火?”

轩辕澈点了点头,心里一阵发虚,没办法啊,要让花晓知道他的内力不仅能御寒连火都能点燃,估计是没可能在一起睡了。

花晓叹道:“那玩意儿可比我这难弄多了,烟火烟火,有烟就有火,我非把它生着了不可。”现代人,先入为主的永远是自己世界的思维,内力这些东西对于她陌生而虚幻,以至于总是忽略它。

花晓鼓着腮帮子在那吹,轩辕澈暗输了一指内力弹了过去,火光一下大了起来,花晓高兴的鼓足气继续吹大火苗,那火苗迅速有了燎原之势,花晓揉揉吹酸了的腮帮子,高兴道:“开烤。”

二人饱餐一顿,花晓道:“我们暂且修整一番,吃饱喝足趁着夜凉赶路。”

轩辕澈点头称是。

花晓道:“趁着现在白天气温不太低,我得洗个澡。”

轩辕澈不允,花晓嘴一撇:“今天你就是我姑奶奶我也得洗洗澡。”

轩辕澈毫无悬念的败下了阵,他道:“气温不低,但水冷。我在泉边再生一堆火,你就靠着火堆洗。”

花晓答好,轩辕澈把树枝架好,下面塞上易燃的胡杨叶,拿了个燃烧正旺的大树枝过去点着了树叶,不一会儿火堆就熊熊的燃烧了起来。他在火堆边挖了个大坑,没一会儿,沙坑里就蓄上了水。

他对着花晓道:“待火光把这水烤的温热了,就在这里洗吧。”花晓点头,他支了几个架子,留着花晓烤衣服,自己远远地走开,沿着胡杨林往前行,大概是探路去了。

花晓将穿了十几天的背心、内衣都脱了下来,都是汗渍浸了一遍又一遍,硬邦邦的,自己都差点有了再也**的冲动。

忍了忍,披着羽绒服,在泉边挖了个坑,将衣服就着沙子好好搓洗了几遍,将沙子涤去,放在了轩辕澈支起的架子上。摸了摸水温有些温了,花晓二话不说的往身上抄,拿着沙子跟搓衣服似的搓的脱了力才作罢。

将身上的沙子洗去,擦了擦身上的水,花晓赶紧穿上羽绒服。裤子背心都不厚,花晓上下翻着在火上烤。内衣裤烤的七分干花晓就赶紧的穿身上了,没办法,万一轩辕澈回来了,岂不是很尴尬。

沙漠风大,花晓正在烤背心儿,一个不留神,突然一阵大风就把裤子给吹进了潭子里,花晓紧赶慢赶没拽到裤脚,那裤子顺着水流打着旋儿往潭子深处去了。

花晓爆了句粗,想着反正轩辕澈鱼都能逮着,那裤子就更不在话下,索性等他来了帮自己捡吧。她把背心烤干了,站起来远远地也看不见个人影,放下了心,索性又把捂到八分干的内衣脱下来烤了,等内衣裤也烤的干丝丝的,她重新又穿上了身,正往头上套背心的时候轩辕澈回了来。

轩辕澈离她的距离还有些远,却也够他看的明白,只一眼,她那妖娆而完美的身材就记在了脑子里,他赶忙背过身,心虚的又往前走了好几里路,躺在沙丘上念清心咒。他磨磨蹭蹭的过了一个多时辰才回去,花晓托着腮帮子正在打盹儿,他一过来花晓就惊醒了。

花晓站起来去迎他:“怎么现在才来,晚上还要赶路呢。”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