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边城情侠

更新时间:2019-02-26 16:38:15

边城情侠 连载中

边城情侠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千喜弘分类:武侠主角:羽飞

完整版小说《边城情侠》由千喜弘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羽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雨霖铃不知母亲好好的何以忽然动怒,嘟起小嘴咕哝道:“输便输,这样的蠢男人谁希罕!” 董彩娱敛容正色道:“谁希罕?女人希罕!女人的美不给那些蠢男人瞧,难道还留给女人自个儿瞧不成?女人要到了自己的美只自己来欣赏,那便只剩下顾影自怜、自怨自艾了,这女人一生算是完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雨潇遵了董彩娱之命扶送羽飞,心中十二分的不乐意,瞧着羽飞那丧魂落魄有气无力的模样,只觉憋气:一个大男人持残作娇,学那女人模样,有腿自己不走,偏得要人扶持,还算个什么男人?现时且有师娘宠你,敢么你能依赖师娘活一辈子?这般的没志气,偏又生作个男人,没的丢了男人的脸。一时对羽飞既鄙夷又怒恨,急急火火地把羽飞拉拽回房,极不耐地将他推到椅上。见羽飞仍自一副神不守舍模样,愈发恨怒冲心,阴着脸立在羽飞跟前,瞪视着羽飞,越瞧越不顺眼,越瞧越生气。

江雨潇虽长于边城,但自小与戌边军汉行居,既为汉人文化薰染,又受下俗习气濡浸,一般的有些汉人的自大自妄,唯我为尊,且存着下俗男人的愚执偏妄,往日听得军汉鄙薄苗人,排视狄夷多了,自亦框见在心,不容于物。且又有武人遗风,崇武尚力,好凭武琢物,顺合己心。他以己心而量世,见异己便排扼,迁养成性,此际见得羽飞那为色所迷痴狂不能自持的不争气贱样,自生出井蛙之忿,欲待以语刀意斧斫削一番方快。

江雨潇越瞧越怒,呼呼喘着粗气,皱眉忍了厌恶道:“羽飞兄弟,你好歹也是个堂堂七尺男儿,怎就这么没男人骨气,让一个女人迷得这般颠三倒四,丧魂落魄,脸面也不要了,你还算个男人么?”

雨霖铃美艳媚荡,一众师弟都为她美**惑,甘作她裙下之臣,一个个神魂颠倒,丑态百端,江雨潇早瞧得气憋难忍,这时见了羽飞情态,便也认定羽飞与众师弟一般为色癫狂。他既成见在心,先入为主,便认定羽飞是为雨霖铃美色所诱而至癫狂无行。

羽飞听得江雨潇恶言斥责,见得他凶神恶煞般模样,一时惊诧糊涂,张口望着江雨潇,心道:“铃妹这般的美,我爱恋喜欢她有什么不对,世间男人和女人总要结成夫妇,爱恋女人怎又是没了男儿骨气?江大哥他干么这般说?”

他心内迷徨,疑疑惑惑的道:“我我不能不能喜欢铃妹铃妹么?,是是了,铃妹是天仙一样的人物,我原本原本就配配不上她,我我是不能娶铃妹的,这这太太委屈了她。”

江雨潇一番言语责诫,羽飞没听入分毫,反说出这番没骨没气的话来,江雨潇气怒愈甚,忍不住一拳击在几案上,喝骂道:“天生的骨贱!扶不上的刘阿斗,没出息的孬男人,不可救药,气煞人了!”

羽飞听他骂得狠恶又气怒,更自又羞又愧,垂头低声道:“我我是是没出息,我什么也也干不了,总总是个个累赘,铃妹那样的美,我真是真是不配喜欢她。”

江雨潇听得羽飞愈发不清不白,只气得气噎身颤,铁青了脸死盯着羽飞,双目如欲喷出火来。

羽飞听得江雨潇喘气如牛,一言不发,徨疑地抬起头来,见了他神色,更是惶恐不安,疑惶道:“江大哥,你要要我怎样?”

江雨潇呼呼喘了两口粗气,强抑怒火,戟指叱道:“你既知道自己没出息,便该学好上进,男子汉大丈夫,干么学那没骨没气的**样?”羽飞茫然道:“甚么没没骨没气的**样?铃妹她她那样的美,我不会负了她,我怎怎会学那**样。”

江雨潇听羽飞句句不离女人美色,气怒难抑,暴喝道:“你是定要一心的在女人身上,只以女人为念,沉溺迷恋女人美色了?”羽飞疑惑而决然道:“铃妹那样美,我自自是爱恋她,有了铃妹,我什么也不奢望了,什么也不希罕了,我只一心一意爱着铃妹,那便很快活。”

江雨潇脸上皮肉抖动,只从牙缝中迸出话来:“你怎么生作个男人,男人的脸都给你丢光了!你还有没有一点儿男子汉大丈夫的样?”

羽飞愈发徨惑道:“甚么男子汉大丈夫?丢甚么脸?”江雨潇见羽飞一副说痴不痴的模样,气怒不是,忍了火气道:“你一个男儿汉,甚事也不干,尽想些爱啊恋啊的无聊事,心里只念着女人啊美貌啊,还不算丢脸?你算个堂堂男子汉大丈夫么?”

羽飞心下一片迷徨,喃喃道:“我我丢了男儿汉的脸?要怎么才算个男子汉大丈夫?”

江雨潇大声道:“咱们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有骨气,有脊梁,有担当,有作为。要立业置家,光宗耀祖。有道是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男人活在世间,便是要创置基业,糊养家口,争强者之气,斗男儿之胜。或搏功名富贵,人前光耀,或发家争脸,为人敬仰,传继香火,身后留名。师娘固有些银钱,你便要知道守业持家,谋干世务经济,这才是正道本份。男儿汉岂能只以女人为念,把与女人戏娱当正事,那不是与那苗夷蛮子一样了么?咱们男人是天,生来便是世间主宰,女人,嗯,女人生来便是给男人使唤支用的,男人天生便是女人的主宰,女人女人总得依傍男人而生,女人女人便是给男人生儿养女,给男人取乐才生的,总之,总之女人生来**,男人也不必把女人放在心上。男人又怎能把女人抬上天去,那成个什么道理?一个大男人整日与女人厮厮混混,情呀爱的,把那女人当世间一等稀宝似供着惯着,没天没地的,却把正事不干,象那些苗夷蛮子一样,那成个什么?那些苗夷蛮人,男没男样女没女样的,哼,那些蛮野之人那也不用说了。”

男情女爱本乃人之天性,羽飞既生情萌爱,又为边城苗家风情濡染,只以那男欢女爱为人世之欢娱人世之寄恋,听得江雨潇一番言语,脑中一片昏乱,迷徨中只想:“江大哥这般严责我,我一定是错了,难道我不可以这般迷爱铃妹?义母也说我有心魔,难到我是陷入了魔道?”胡思乱想,惶惶恐恐,一时无语

江雨潇见羽飞默然不语,又道:“你好好的富家子弟,娶上三妻四妾,那也该的,却不该去那烟花柳巷浪荡。你道岩湾那些院子是好地方么?那是销银窝,化财窟,管叫你富家子进,败家子出,金山银山也给你销尽。再说了,那粉头最贴心体意,终不是自家老婆,白花花的银子干么往她那送,她能给你管家么?我今儿明白告诉你:你若学那浪荡子,一味恋着那风月场,那便是败家化财,丢卖祖宗,任你有家财万贯,也总有叫你一朝败尽时,那时落魄潦倒,造孽子孙,便悔也迟。”他是贫寒下俗出身,惜物吝财,于那蔑视礼法追寻放任的嫖妓浪荡行径,自是大大不以为然,视作败家行径而恨恶。

羽飞红了脸道:“什么岩湾院子,什么风月场?我我又去那干么?我我只喜欢爱恋铃妹,我我又怎能娶三妻四妾?铃妹便不嫁我,我也不娶别的女子”,话犹未了,猛听得啪的一声,江雨潇一掌拍在几上,震得几上茶盅掉落椿木地板上滴溜溜乱转。

羽飞愕然惊住,疑惧地望着江雨潇。江雨潇粗声暴气的喝道:“不用说了,我不知道么,你瞧瞧你,神颠魂倒,什么样儿?夜不归宿,你当旁人全是傻子?这本不干我事,只不愿你这般浪荡下去,我才良言相劝,自古忠言都逆耳,你别听着不顺耳,便拿谎话来糊弄,当人是傻子。”

羽飞急辨道:“江大哥,我怎会用谎话糊弄你,我当真只喜欢铃妹,昨晚我”,江雨潇断喝道:“装痴卖傻,瞒得过我?那也不用说了,我只问你,你喜欢师妹,不就是贪恋她貌美如花么?”

羽飞呆怔片刻,恳然道:“铃妹生得美,我自然喜爱,我”,江雨潇哼的一声打断羽飞,冷冷地道:“贪花好色,你倒是认得爽快,好好的男子汉,沉溺美色,有甚么出息,甚么好下场?常言道得好,红颜祸水,你当那艳福真是福么?醒醒你的蠢脑子!人又常说,好看不好吃,中看不中用,女人一张漂亮脸子,当得什么?能当饭吃?能当钱使?让你这般迷三倒四的。古来人人都知道:丑妇才是家中宝。偏你色迷心窍,贪恋美色,一味的没些男人骨气,你”,越说越怒,颈上青筋暴起,神情极是吓人。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百合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