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梨花欲落,情已殇

更新时间:2019-02-04 16:10:28

梨花欲落,情已殇 已完结

梨花欲落,情已殇

来源:青墨云作者:阿敏小姐分类:穿越主角:杜子舒易水寒

主角是杜子舒易水寒的书名叫《梨花欲落,情已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敏小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们之间有百年的间隙,无法道出真相的她,该怎么对他们说?原本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意外的穿越,却发现不过是惊人的阴谋。她真诚待他,不,应该说是他们!但他们却不过当她是个祭品!就算这是她命运,她也下定决心必须要搏一搏,不管是为了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饭吃完之后杜子舒就住进了安排好的帐篷里,帐篷虽然比不上屋子但是也算是应有尽有了,总之还算不错,杜子舒也是第一次住这样设施齐全的帐篷,心里难免有些小兴奋。

叶泽好像很忙,吃完晚饭就钻进了自己的帐篷里了,不停地有人进进出出,杜子舒不知道哪些人都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看他们一个个面色凝重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过这些事情和自己也没有关系啦!杜子舒还是乐呵呵的躺在那个还算柔软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白天的时候弦绷的太紧了,杜子舒睡得很踏实也很沉,叶泽好不容易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手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自己一段时间不在朝中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还险些让自己的父亲和哥哥把自己给架空了!

叶泽越想越可笑,自己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哥哥和父亲给陷害了!面具下,叶泽自嘲的笑了笑,把双手放在脑后撑着身体看着好不容易静下来的帐篷,忽然想到了杜子舒,白天的时候看她那么难受,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想着想着叶泽干脆出来跑去了杜子舒的帐篷看她!叶泽在帐篷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感觉里面很静很静,便蹑手蹑脚的进了杜子舒的帐篷,果然杜子舒已经很恬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叶泽的嘴角浅浅的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坐在杜子舒的床边,叶泽从来没有留宿过女人的房里,每次办完了事就穿上衣服离开了,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女人如此舒适坦然的睡姿,叶泽忽然觉得杜子舒真的和别的女人不一样,那些女人没有一个可以让他像现在这样坐在身边静静地看着她们熟睡的容颜,而杜子舒就这样让自己自然而然的坐在身边,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叶泽伸手拂过杜子舒的面颊,柔软滑腻,竟然让叶泽有种情不自禁的冲动,叶泽赶紧三步并两步走出帐篷,心里还有点压抑不住的激动,呼吸到外面干净清爽的空气还是让叶泽平静了很多,又呆了一会儿便回了自己的帐篷。

第二天一早叶泽便让人准备了止吐的药端给杜子舒服下,匆匆的吃了早饭大家都收拾东西上路了。

“你真的要骑马?你已经吃了药了,应该不会再觉得难受了。”叶泽为难的看了看杜子舒,实在是担心。

“王爷放心吧!我很会骑马的。”说着,杜子舒轻巧的上马了,自从和易水寒一起骑马之后也和府上的人学了几次,现在也算是可以轻巧驾驭了。

看着杜子舒爽朗的样子叶泽的心里也明媚起来。

“不需要和本王骑同一匹马吗?”但是杜子舒怎么说也是姑娘家,叶泽难免有些担心。

“王爷的好意子舒心领了,但是请相信我。”杜子舒浅笑一下便策马扬鞭了。

“子舒,不要骑的太快。”叶泽见此情景也赶紧骑马追了上去。

杜子舒的骑术的确还算不错,叶泽也就不再担心,放心的让她骑!只是这半天骑下来杜子舒还真的有点吃不消,连下马都费劲,大腿被马鞍咯的生疼生疼的,叶泽见她如此苦不堪言的样子竟然失声笑了出来。

“王爷,你笑了。”杜子舒也算是第一次见他笑的如此开朗吧。

“咳咳……本王抱你下来吧。”叶泽尴尬的咳几声便把杜子舒从马上抱了下来。

“王爷,你是不是很多不开心的事情?”杜子舒看着那冰冷的面具心底竟有一丝的心疼,他是得受了多少的委屈才会变得像这样的冰冷无情?

“我看我们下午还是坐马车吧。”叶泽没有回答杜子舒,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越过了。

叶泽一直把杜子舒抱进马车,虽然随行的侍卫知道杜子舒的来历和将来可能成为的身份,可还是被叶泽的这个举动惊到了。

自从杜子舒走后,山庄整个的清净了很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连黑蝴蝶都觉得日子变得太无聊了,杜子孺虽然心里隐约的有那种感觉,但也在第一时间忽略掉了!不应该有的感情就一定不能有。

“常乐,易水寒回来了吗?”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杜子孺已经在书房等了易水寒一天了,可是自从送走了杜子舒之后他也没了人影,杜子孺本来是想和易水寒好好商量玉蟾蜍的线索,可是奈何等了这么久也见不到他,杜子孺有些着急了,生怕他会做些他想不到的事情。

“还没有。”

“马上派人去找,不管他说什么,你们用请的还是绑的都可以,但是一定要立刻带来见我。”

“是,属下这就去办。”常乐战战兢兢的退下了。

“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黑蝴蝶这么巧走到门口就听到了杜子孺的声音。

“易水寒到现在都还没有踪影。”杜子孺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坐在椅子上淡淡的说到。

“哦?难不成他还能去追车队去了?”黑蝴蝶有一丝魅惑的笑萦绕在唇边,杜子孺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的心里也有个和黑蝴蝶大致的想法,让他害怕。

“好了,你也在这里等吧!等他来了,我们商量些事情。”杜子孺看向窗外的月亮,心里有一丝的涟漪。

易水寒瘫倒在地上后睡了很久,直到被地上的露水浸湿了衣衫感觉到一丝的寒冷才悠悠的醒来,身上还是传来一阵阵的酸疼,让易水寒皱了皱眉头!但是还是咬着牙站了慢慢的向前移动,天色越来越暗,寒冷和止不住的酸疼让易水寒移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

尽管这样易水寒还是坚持走到了自己的药庐,赶找来了內丹服下运气!又歇了一会才烧了热水泡澡来驱走身上的凉气!身上渐渐暖了起来,易水寒靠在木桶边上回忆着杜舒离的场景,子舒,你是有苦衷的,对吗?还是你就像子孺说的只是想要逃开,但是叶泽真的会是一个好的选择吗?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易水寒躺在杜子舒躺过的塌上,静静的躺着,就好像她还在。

“易水寒,主人要找你。”常乐是派了两批人马去找他的,一批人马追着叶泽的车队的方向去了,另一批则是来到了药庐,常乐其实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易水寒真的是追叶泽的车队的话,那么去追的那批人则会全部群起而攻之!不过幸好去药庐的人来通知易水寒在药庐,常乐也松了口气,总算是免去了一场恶战。

“是什么要紧的事吗?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明天再去。”易水寒现在心情很低落,实在不想谈任何事情!而且现在过去免不了是要说杜子舒的事情,心情只会更乱。

“主人说,不管是用请的还是用绑的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我知道了,你们在外面等我一下。”易水寒嘴角浅笑,看来子孺是怕我去劫人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易水寒就和常乐他们一起回去了,杜子孺的书房的灯还亮着,隐约能看见两个身影,是黑蝴蝶吧!易水寒叹了口气,看来自己今天的举动着实让杜子孺担心了!易水寒在门外踌蹴了很久,但还是进去了。

“啪。”易水寒刚进门,突然眼前冒出一个黑影扇了自己一个巴掌,易水寒错鄂但还是没有还手,再抬头时那个人已经安然的坐在椅子上了!易水寒擦了擦嘴角的血走到他的面前。

“让你们担心了。”易水寒看着他一脸冷漠的凝视着自己。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如果被叶泽发现你必死无疑。”

“是啊!看来我醒悟的很及时。”易水寒在心里无奈的笑了,骗了子孺了,不是醒悟啊!只是身体坚持不下去了。

“不管你喜欢谁,但是只要影响到我们的计划就是不行!你也不要忘记你的初衷。”杜子孺大概是真的生气了,眼里的怒火像是要把易水寒吞噬。

“今天是有什么事要商量吗?”易水寒转身坐在了黑蝴蝶的身边!黑蝴蝶讳莫如深的对着他笑了一下。

“听说玉蟾蜍的线索是真的,你和常乐一起去查一下,如果确定属实,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把玉蟾蜍带回来。”此时的杜子孺眼里早已一片清明。

“嗯,常乐不呆在你身边可以吗?”易水寒还是有些担心的,常乐可是杜子孺的左膀右臂。

“我想相比之下你比我更需要常乐跟着。”易水寒一丝苦笑,是啊!就凭自己那点功夫没有常乐在的话可能会死的很快吧。

“我和黑蝴蝶会一起去武林大会,明天出发,京都离那里很近,估计等他们回了京都再去武林大会的话会在路上遇到。”

“叶泽为什么会去武林大会?”易水寒好奇的问道。

“他说一是他是今年朝廷派下来监督,二来,我想大概是想监督我吧?”杜子孺的嘴边泛起冷笑!眸中带着一丝杀意。

“好了,都说完了吧?我先回去了。”黑蝴蝶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易水寒还有些不适应,好像刚刚这里是没有人的。

“子孺,为什么让我去找玉蟾蜍,如果让黑蝴蝶去的话,那常乐也不用离开你身边了。”易水寒的让黑蝴蝶也止住了脚步。

“我以为你知道。”杜子孺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他,让易水寒低下了头!易水寒走在黑蝴蝶的面前离开!易水寒骑马回了药庐,在门口的时候黑蝴蝶也跟着出来了。

“怎么?你也有话和我说?”易水寒带着一丝的明朗的笑,嘴角还有一丝的疼痛。

“那孩子,我也蛮喜欢的。”黑蝴蝶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易水寒准备策马离开。

“难道你想她就那样的死吗?”黑蝴蝶的话让易水寒僵住了身子,扬起缰绳的手悬在了半空。

“你忘记了子孺的话了吗?”易水寒说完就赶紧离开,丝毫不给黑蝴蝶说话的机会。

“难道,你也想变成我这样吗?”说着,黑蝴蝶的眼角有一丝的湿润!往日那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心里的痛和难过阵阵袭来。

易水寒拼命的挥动着手上的马鞭,让马儿疯狂的奔驰着!他不知道他的心里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你明明在心里数不清的次数说道再见到这个人绝不会和他说话,可是见到了之后还是忍不住的对他笑……所以,易水寒只能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放空,不让自己有机会想任何事情!可是黑蝴蝶的话还是一阵一阵的在脑海里盘旋,怎么也挥之不去!易水寒停下了马,看着这周围的寂静和黑暗,内心一片荒凉。

“杜子舒,就算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可是你为什么非要和叶泽离开?为什么?哪怕是别的人……也可以啊?”易水寒的无奈的笑道,树林里的鸟儿也悲伤的叫了几声,却让着夜添加了几分神秘感。

易水寒对于这些事情是屋里挽回或是阻挡什么的,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资格,在这个世界上,他大概连自己的生死都不能决定呢!这就是我的人生呢。

这次杜子孺刻意的把自己调走去找玉蟾蜍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自己若是以后影响到他的计划恐怕他也不会手软吧?

杜子孺,你这冰冷狠毒的个性可真的和你的妹妹一点也不像呢。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玄幻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