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海豚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神洲武皇

更新时间:2019-01-28 14:02:48

神洲武皇 连载中

神洲武皇

来源:掌中云作者:壁虎尾巴分类:仙侠主角:陈霆楚灵儿

《神洲武皇》是由作者壁虎尾巴所著的一本仙侠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神洲武皇》精彩章节节选:一个在异国为质的皇子,一个被剥夺了宗室名号的皇子,被迫修炼神魔图录,却从中悟出无上武道,从此鱼跃龙门,开启了精彩的人生,修炼绝世的武学,手握定鼎天下的神器,经历着爱、恨、情、仇,种种恩怨纠葛,最终成为无上皇者。 什么是神,什么又是魔,不过是在一念之间,所谓: 中土神洲起风云,皇图霸业梦一场, 茫茫天地终有道,仗剑独行叩天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远古时代的结束,天地大变,元气流逝,武道衰落,神魔早也成了传说,不知道什么原因,武者的身躯也发生了变化,十三条经脉只剩下八条,也就是武经上所说的奇经八脉。

十余日的苦修,不仅打通了阳跷、阴跷两脉,更是开启了眉心处的隐脉,这种收获已让陈霆十分满意,看来这本神魔图录还是能够修炼的,却是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凶险。

薄薄的书册上共有三十六幅神魔图像,越往后面,姿势越为古怪,鬼画符般的文字越来越少,但标注的细线却是更为繁杂,理解不透的地方也越来越多。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摸索下去。

嘭!

就在陈霆温养经脉,竭力探寻隐脉奥秘的时候,突然间,一声巨震传来,劲风鼓荡,竟然将石室铁门撞的扭曲变形。

“小子,还不出来受死。”尖细的声音中,毫不遮掩的散发着冷酷的杀意,甚至显得有些疯狂。

“终于到一个月了吗?”

陈霆轻轻吐了口气,倒是并不意外,这数日间,每时每刻都有身影在石室门口掠过,仿佛被群狼盯上的猎物,随时都能感到那**裸的杀意,只是碍于夜无忧的威慑,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一个月的时间刚到,立时便有人按捺不住。

陈霆顺着声音看去,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站在那里,脸色苍白,眼神冷戾,双目中透露出一股嗜血的腥红,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却仿佛在尸山血海中打滚了年,尤其是他的神态,给人一种极其残忍的感觉,看上去甚至比夜无忧还要恐怖。

陈霆自然不认识这少年,门徒间的战斗,只有一个能够活下来,他甚至没有兴趣去询问对方的名子。

“小子,将剩下的丹药全都交出来,我或许可以留你一条性命,让你成为我脚下的狗。”魁梧少年冷酷的喝道,脸上的笑意更为残忍。

陈霆面无表情,心底却陡然生出凌厉的杀意,握拳如石,很随意的一拳轰了出去,强烈的飓风随着拳劲飞速的旋转着,石室内的空气刹那变的紧张起来,形成强烈的压迫。

在幽暗冥宫,只有强大是远远不够的,手段必须狠辣,除了这魁梧少年,石室外的黑暗中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窥伺的门徒,陈霆必须一击立威,震慑住所有人。

“找死!”

魁梧少年被激怒了,爆喝声中,也是一拳打出,他身形魁梧,拳头也是极大,随着拳劲的催动,手臂竟然壮大了一圈,强健的肌肉,乌黑发亮,如道道钢柱,隐隐有金属的光芒渗透出来。

铁砂掌,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掌法,修炼简单,威力却是奇大,但却很少有人去修炼,因为强大的力量也伴随着巨大的代价,修炼铁砂掌的武者,最终的下场都是双臂尽废。

这魁梧少年修炼的竟然是铁砂掌,内息极为凝练,修为更是达到了打通五条经脉的地步,以更为霸道的力量反击回去,强烈的元气冲击下,整个石室似乎都在震荡着。

噼里啪啦,一连串的爆响从陈霆的身躯中发出,拳劲变的更为猛烈,夹着飓风,带着雷霆,风雷响动,龙虎双行,他的双目间已闪过一丝噬血的腥红。

轰!

两股拳劲撞击,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更伴随着愤怒的怪叫,魁梧少年的眼中显现出极大的恐惧,坚硬如铁的拳头上竟然出现了无数道裂口,指骨碎裂,腕骨折断,难以忍受的剧痛蔓延到全身,瞳孔更是猛烈的收缩着。

怎么可能,一个月前,对方还是个半死的残废,无论是境界还是内劲都在自己之下,这才多长时间,怎么会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以坚硬霸道成名的铁砂掌竟然不堪一击。

魁梧少年来不急思考,心神尽数被恐惧占据,怪叫声中,拼命的向后退去。

门徒间的挑战乃是生死之战,逃走的下场比贬为剑奴还要凄惨,但面对如此可怕的拳头,若是不退,肯定会死。

但他退的快,陈霆进的更快,阳跷、阴跷两条经脉打通,身法速度大幅提升,逍遥太虚、游鱼化龙,当真是快若闪电,动如惊雷,直接欺入对方怀中,以掌化刀,连斩三刀。

闷响声中,魁梧少年的胸膛塌陷,脏腑尽碎,喷出来的鲜血中更是带着碎肉,陈霆出手狠辣,雷厉风行,不留任何余地,直接断绝了这少年的生机。

“这种废物,也敢来挑战!”

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胸膛之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滚滚戾气化为杀意,眼中的腥红更盛,一脚踏出,直接落在魁梧少年的头颅上,仿佛踩烂了一个熟透的西瓜般,咔嚓一声碎裂开来。

呼啸的杀意,浓郁的血腥,冷酷的手段,强大的力量,顿时让暗中准备伺机而动的门徒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脚下的脑浆和血污,胸腹间的燥热散去不少,陈霆心中突然涌出一丝警惕,他确实是想以霸道的手段立威,但在刚刚的刹那,却是有些失控,竟然被杀意主宰了自己的心神,以他平时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如此狠辣。

莫非是修炼了神魔图录的缘故。

陈霆的身形没有任何变化,背心却已尽是冷汗,神魔图录上的功法太过霸道,轻而易举的击溃了铁砂掌,但同时却影响了自己的意志,狂暴、燥热,充斥着残酷的杀意。

似乎是被陈霆的手段吓到了,石室内外,已是一片安静,没有人现身挑战。

幽暗冥宫中唯一的规矩,便是只能一对一的挑战,纵然有些门徒自忖比陈霆的实力强大,但却没有必胜的把握,一旦两败俱伤,便会被其他人有机可趁。

有些人悄悄退去,但更多的人选择了观望。

胸腹间的燥热再次涌动,陈霆的脑海中再次涌现出狂暴的杀意,他并没有压制这股杀意,既然已经动手了,索性趁热打铁,彻底粉碎这些人的念头。

“怎么,还不滚吗?”

眼中的杀意更盛,陈霆一步踏出,已来到石室之外。

这是他第一次走出石室,同样是石砌的墙壁,蜿蜒的通道没入黑暗之中,虽然看不到深处,但却是能够辨别出很多岔路,因为几道短促而微弱的呼吸声显然并不是来自于同一个方向。

看来只杀一人,还不足以立威。

陈霆的目光横扫,瞳孔中的腥红色再次弥漫,已锁定了黑暗中的一道身影。

感觉到陈霆的杀意,这道身影一下子跳起来,同样苍白的面孔,明明是个男子,眉眼间却尽是阴柔之气,黑色的长袍包裹着身躯,如灵蛇般扭动穿梭。

能够在幽暗冥宫中生存下来,而且敢在暗中窥伺,自然不会是弱者,这阴柔男子的反应极快,在飞掠的同时,双手急舞,数十道银光爆射,仿佛夜空中闪烁的寒星,纵然远远比不上魏老怪的幻灭银砂,威力也是不俗,在狭窄的空间内,杀伤力更是巨大。

但数十道银光一闪即灭,眼前已经失去了陈霆的踪迹,死亡气息的笼罩下,一只拳头已出现在了阴柔男子的面前。

咔嚓!

骨骼碎裂的声音再次响起,陈霆面无表情,迅捷如雷,狠辣沉稳,甚至没有看清对方的面孔,便再次收割了一条性命。

连杀两人,胸腹间的杀意非但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猛烈,内息滚荡,散发出霸道而血腥的味道。

原本以为是个软柿子,想不到竟然是一尊杀神!

在暗中窥伺的门徒,都是心性狠辣,杀戮决断之人,没想到陈霆比他们还狠,还要疯狂,竟然摆出血战到底的气势。

没有人愿意被一个疯子缠上,破空声响起,黑暗中,一道道身影悄然退去,很快,石室外的通道中已安静下来,

确定再没有人窥伺,陈霆暗暗松了一口气,重新退回石室之中。

昏暗的烛光早已被打灭,寂静的黑暗中,他的身躯如筛糠般颤抖着,脸色苍白如纸,一口乌黑腥臭的污血喷出,气息飞泄,直接摔倒在地。

远古神魔的功法确实霸道而恐怖,但对身体的负荷却同样也是极大,杀意散去,极度的虚弱感袭来,身躯仿佛被掏空了一般,空空荡荡,再也提不起力气,幸好所有人都被陈霆的手段惊住了,若是再有人上前挑战,恐怕便危险了。

陈霆心中清楚,隐脉的力量比奇经八脉要强大的多,若不是开启了眉心处的隐脉,只怕击杀魁梧少年之后,身躯便已承受不住。自己的体质还是太弱了一些,只有足够强大的身躯,才能发挥神魔武学的真正威力。

在摸清自己的底细之前,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挑战自己了。

陈霆长长吐了一口气,盘膝坐下,从手臂上取下五枚银晃晃的飞针,刚才阴柔男子发出了数十枚飞针,大部分被他躲过,却仍有五枚钉在了他的手臂上,还好飞针上没有喂毒。

吞下了最后两枚养元丹,一阵调息过后,丹田之中才渐渐充盈,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陈霆沉默了片刻之后,便开始打扫战场。

门徒间展开血战的原因之一便是为了获取对方的资源,幽暗冥宫之中,资源有限,最为稀少的便是丹药,其次便是杀人利器,几乎所有门徒都会将这些保命之物随身携带。

丹药是消耗品,收获不大,只有两瓶止血生肌的金疮药,至于杀人利器,除了四十九枚飞针之外,还得到了一条软鞭和一口长刀,品质虽然一般,但有兵器在手,总是占得一些便宜,而且从阴柔男子身上,陈霆还翻出了一本刀诀。

刀诀名为迎风斩,只有一刀,直接而霸道,威力也是不俗,倒是与自己修炼的神魔功法相合,却是不知道内劲阴柔的人如何驾驭刚猛的刀意。

陈霆一面搜刮着战利品,一面恢复着内息,却是不知道,从战斗一开始,便有两个人在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幽暗冥宫之中并不完全都是昏暗之地,在地宫深处,有一座青铜打造的大殿,巍峨雄伟,肃穆空旷,墙壁上镶嵌着一枚枚硕大的明珠,柔和的光芒给大殿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在大殿正中,矗立着一块丈许高的玉石,晶莹通透,表面上仿佛有云雾涌动,光影变幻间,竟然映射出陈霆的身影。

巨大的玉石前,站立着两个人,其中一人包裹在漆黑的长袍中,连面孔都被掩盖住,气息阴沉,并不高大的身躯却仿佛如山峰一般,赫然便是曾在翠竹林出现过的魏老怪。而另一人却是个女子,紫色长裙坠地,容貌倒是清秀,左边脸颊上却有一道三寸长的血痕,如同一块有瑕疵的宝玉,让人不由得心生惋惜。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真的能够从神魔图录中悟出一些东西。”紫裙女子口唇微动,却发出沙哑的声音,仿佛金属在摩擦,让人听的十分难受。

“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武学极少,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从忘川河的深处拓印下这些神魔图像,但远古神魔的身躯与现在的武者截然不同,我已经在数十个少年天才的身上实验过,却是无一例外的爆体之亡,或许这小子身上有什么古怪之处。”魏老怪声音平静,但微微抖动的黑袍,却显现出有些惊讶。

“陈国皇室血脉,也算是尊贵。”紫裙女子手中把玩着一口短剑,竟然认出了陈震的来历,但却显然并不在乎。

能够与魏老怪平等的交谈,如果不是有着深厚的背景,定然也同样是先天境的绝世强者,在这等人物的眼中,就算是大周王朝的王公贵胄,也算不了什么,何况是偏远之国的皇子。

“断玉剑乃是当年玉林国灭亡后留下来的几件遗宝之一,传闻其中隐藏着玉林国宝藏的秘密,想不到陈恒竟然赐给了他,看来他们父子间的关系,并不是如外界传闻。”紫裙女子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你拿陈国皇子当实验品,不怕陈恒找你麻烦?”

“陈恒倒也罢了,真正让我在意的是傲雪峰,”魏老怪冷冷说道:“不过,这已经不是问题了,数日前陈国便发出了诏书,革去了此子的宗室名号,不再承认他是陈室子孙,他的死活根本不会有人在意。”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校园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